诸天最强大佬第七百二十二章 他乡偶遇苏学士,诸天最强大佬第722章 他乡偶遇苏学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七百二十二章 他乡偶遇苏学士

第七百二十二章 他乡偶遇苏学士

既然确定此物的确是董仲舒手书之天人三策,楚毅便定了定心神,聚精会神的翻看手中的竹简。
  
  竹简的确是经历了漫长的时光,哪怕是楚毅翻看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将这些竹简给损坏了。
  
  看得出孟家父子的确是没有动什么手脚的意思,实在是楚毅惊走鸠摩智太过令孟天阳忌惮了。
  
  鸠摩智的实力明显要强国孟天阳一头,现在楚毅连鸠摩智都能够惊走,如果说真的交手的话,那么他们孟家怕是没有谁能够挡得住楚毅,既然如此,何不相信楚毅的话呢。
  
  就算是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失去天人三策,所幸的是他们孟家已经留下了副本,所以就是失去了天人三策,也最多就是失去了一件传承久远的珍本宝物罢了,还动摇不了孟氏的根基。
  
  可是一旦交手的话,孟天阳必然会被楚毅所震杀,那个时候失去了孟天阳这么一尊强者的镇压,孟氏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候墙倒众人推,孟家可就真的完了。
  
  当最后一个字翻看完,楚毅长出一口气,心底浮现出一篇心法来,这一门心法便是被董仲舒藏在天人三策当中的一门堪称绝世之功法。
  
  而孟天阳显然就是修行了这一门功法,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修为,以楚毅的眼光来看,这一门功法玄妙绝伦,深韵儒家之内核,如果说非是书香门第之家,得儒家文化熏陶的话,一般人怕是难以修行。
  
  就像少林七十二绝技一般,如果说不是精通佛法的佛门高僧的话,除非是天纵奇才,否则的话,根本就别想将这些功法修炼到高深处。
  
  同样,这天人三策当中所蕴含的功法也有着这样的效果,没有同功法相符的心境的话,能够达到无上大宗师之境那已经是极限了,至于说再进一步,显然是没有什么希望。
  
  而孟天阳乃是一名读书人,孟家更是书香世家,一代一代的传承,也不过是出了孟天阳这么一位无上大宗师而已,可见这些绝世功法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修行的。
  
  心法在心底流淌而过,楚毅自然是不可能去改修这一门功法,但是并不妨碍楚毅借鉴其中的精华啊。
  
  如今楚毅修行的葵花宝典便是在那残缺的葵花宝典的基础之上,结合楚毅自身的学识所推演出来的,已经是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如果说没有什么远大的志向的话,那么前人所留下来的神功秘籍自然是最好的修行之法,可以不用担心会走上歧路一路直达巅峰,但是任何想要突破之天人之境的存在,必须要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否则的话,无上大宗师之境便是一个修行之人的天花板了。
  
  这也是世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无上大宗师,而天人之境的强者却是寥寥无几的缘故了。
  
  就在楚毅翻看天人三策的时候,孟理、孟天阳父子二人站在不远处,于祠堂之上就那么看着楚毅。
  
  孟天阳既然做出了选择,心情很是平静,他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至于说接下来楚毅会如何做,那就由不得他掌控了。
  
  如果说楚毅如其所言只是借阅一番话,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可是如果楚毅想要将天人三策霸占的话,那么他们孟家也认了,失去了天人三策总比整个家族覆灭要好。
  
  正在孟天阳、孟理父子二人心中纠结不已的时候,楚毅将手中的竹简房间了锦盒当中,淡淡的看了父子二人一眼,一挥手便将那竹简向着孟天阳抛了过去道:“孟家主,原物奉还!”
  
  孟天阳显然是有些惊讶,毕竟他心中都已经做好了失去天人三策的心理准备了,结果楚毅竟然真的将天人三策还给了他们,这如何不让孟天阳有些反应不过来。
  
  下意识的伸手接过锦盒,孟天阳深吸一口气,回神过来向着楚毅点了点头道:“朱公子果然言而有信,孟某佩服!”
  
  楚毅摆了摆手,一步踏出,身形便在数丈之外,而鲁达反应过来,连忙跟上楚毅的身形,楚毅的声音自空空荡荡的夜空当中传来:“深夜前来,多有搅扰,就此告辞。”
  
  眨眼之间,楚毅同鲁达二人便出了孟府。
  
  第二天,孟府一如既往的打开府门,这让许多盯着孟府的人心中生出几分失望来。
  
  最重要的是那几名黑衣蒙面人背后的家族在焦急之中等了一夜,结果等来的却是噩耗。
  
  他们各家所安排的人没有归来便已经让他们有了不好的预感,只是有些难以接受罢了,可是现在孟府的府门正常打开,众人才算是彻底的绝望了。
  
  孟府无恙,那们他们所派出的人结果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
  
  孟府如何楚毅却是没有兴趣知晓,如今他已经同鲁达几人离开了蒙城。
  
  一片山野之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过往的行人、客商便会选择聚集在一起以应对荒野之中可能会遇到的危险。
  
  而楚毅一行几人还真的不怕遇到什么凶险,但是天色渐晚的情况下,自然是不便赶路。
  
  一座略显破败的山神庙为中心,四周倒是停驻着不少商队以及行人,大概看去,差不多有数十人之多。
  
  楚毅一行人接近山神庙的时候自然是引来了这些人的关注,确定了楚毅一行人不是山贼之类的危险人物之后,也就没有什么人再去关注。
  
  可是楚毅却是感受到一道目光从自己身上一扫而过,等到楚毅试图循着那目光寻找的时候,却是没有什么发现。
  
  眉头一挑,楚毅翻身下马,同鲁达几人寻了一处所在落脚,还没有等到楚毅几人升起篝火,就见一道身影缓缓走了过来,行至近前,带着几分恭谨向着楚毅道:“这位公子,我家主人有请!”
  
  楚毅抬起头来,看了那人一眼,这明显是一名仆从,只是不知道此人背后的主人是什么来头。
  
  鲁达几人则是下意识的做出戒备,毕竟这荒郊野外的,若是被莫名其妙的人给盯上的话,可是非常之凶险的。
  
  楚毅微微一笑,冲着鲁达几人摇了摇头,起身道:“哦,不知道贵主人如何称呼?”
  
  那仆从的口风很紧,楚毅开扣询问,那仆从却是依然保持着一副恭谨的模样道:“我家主人说了,公子见了我家主人,自会知晓。”
  
  楚毅目光在这名仆从身上扫过,似乎是感应到了楚毅的目光,这名仆从心中一震,却是不敢小觑了被自家主人所看重的楚毅。
  
  楚毅同样也是好奇,将一名有着宗师之境修为的武道强者当做仆从来用,也不知道这人背后的那位到底是何方神圣。
  
  越是如此,楚毅越是好奇,大笑道:“既然贵主人想要,朱某若是不应,岂不是驳了贵主人颜面,此君子不为也!”
  
  说着楚毅向着那仆从点了点头道:“有劳在前引路!”
  
  仆从连忙后退一步道:“还请公子随我来!”
  
  在这名仆从的引领之下,差不多有百余丈,楚毅只看到前方停着一辆车架,在那车架之前,几名相貌出众之女子正忙着在地上摆上地毯并且摆好吃食。
  
  不过这也就罢了,真正吸引了楚毅目光的却是背对着他站在那里的那一道挺拔的生硬。
  
  这人背对着楚毅站在那里,一身儒雅之青衫罩体,衣带飘飘,看上去何其飘逸,只是背影便给人一种卓尔不俗之姿态。
  
  楚毅的目光落在这人身上的时候,原本站在那里的男子缓缓转过身来,就见一张儒雅的面孔浮现,鬓角苍白,看其面容,大约四十许,但是这么一位修为高深的文士,鬓角斑白,只怕其实际年龄不下五十多岁了,甚至更多。
  
  “蒙先生相邀,朱某甚为荣幸,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文士背着双手,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楚毅,微微一笑,冲着楚毅招手道:“小相公且来陪苏某小斟两杯!”
  
  这会儿立于一旁的仆从恭敬的道:“这位是我家主人,苏轼苏相公!”
  
  楚毅脚步一顿,脸上露出几分愕然之色,说实话,当知晓这文士的身份的时候,楚毅是真的非常惊讶的。
  
  苏轼一生起起伏伏,但是总体而言,一生其实都在大宋官场奔波,而这里可是西夏境内啊,原本应该身在大宋境内的苏轼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心中闪过这般的念头,楚毅上前,脸上适时的露出几分惊讶以及仰慕冲着文士一礼道:“朱厚照见过苏相公,尝闻苏相公之大名,不曾想今日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相公真是风采果然,令人见之心折啊。”
  
  苏轼只是笑了笑,伸手一引道:“小相公且落座,能够在异域他乡得遇小相公这般人物,乃是苏某之幸啊!”
  
  楚毅听得苏轼之称道,先是一愣,当即便反应过来,苏轼之所以这般称赞于他,只怕是这些时日,他打着朱厚照的名头,几度出手抄袭了几首传于后世的诗词的缘故了。
  
  若非是如此的话,以苏轼的性情,恐怕也不会对一个陌生人这般的客气。
  
  深吸一口气,楚毅看着苏轼道:“朱某何德何能,实在当不得相公这般称道。”
  
  苏轼捋着胡须,笑道:“若是小相公当不得的话,怕是年轻一代当中,就没有几个人能够当得了。”
  
  若是让人知道当今文坛领袖之一的苏轼竟然会如此称赞一人的话,不知道会是何等的反应。
  
  不过楚毅却是保持着足够的平静,他不知道苏轼究竟有何用意,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苏轼的名头非常大不假,但是更大名头的历史人物楚毅都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因此苏轼那名人光环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用。
  
  保持着足够的冷静的楚毅只是看着苏轼道:“不知苏相公寻某前来,所为何事?”
  
  苏轼眼中闪过一道惊讶之色,显然是没想到楚毅这个时候竟然会如此的冷静,不过楚毅越是如此,苏轼越是欣赏。
  
  捋着胡须,苏轼神色一正,看着楚毅道:“苏某甚爱小相公之才学,不忍见小相公一身才学埋没于此间,特命高俅将小相公请来,只为问小相公可愿前往大宋……”
  
  楚毅不禁呆了一下,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低眉顺眼的立在一旁,一身仆从模样的仆从,听苏轼的意思,这名仆从竟然是高俅。
  
  如果说真的是那位高俅的话,倒也对的上,高俅曾为苏轼之书吏,允文允武,后来被苏轼推荐给了王洗,这才开始了高俅步步高升的帷幕。
  
  楚毅的目光虽然说看似无意的扫过一旁的高俅,但是却瞒不过边上的苏轼。
  
  如果说不是亲眼所见的话,说实话,楚毅真的想不到苏轼这位名动天下的大文士竟然会是一名修为高深莫测的武道强者。
  
  哪怕是以楚毅的眼力,都无法看透苏轼的修为,当然这是苏轼收敛气息,隐藏修为的缘故,在外人眼中,苏轼就是一名不通武道的普通人,然而在楚毅眼中,虽看不透苏轼修为,但是楚毅却是可以肯定,苏轼一身修为绝对不差。
  
  当然楚毅同样为苏轼的一番话而惊讶,苏轼之所以派高清请他前来,竟然是因为不忍其展露出来的才学埋没,欲让他前往大宋。
  
  说实话,当今天下,无论是西夏还是大辽,又或者是吐蕃、大理各国,虽然说大宋相比这些国家并非是最强大的,但是这些国家却都受到大宋的影响。
  
  可以说名动天下的文士、文豪皆是出自大宋,要说大宋乃是天下文人士子的圣地的话,料想不会有什么人反对。
  
  再说了,大宋自开国之初便有刑不上大夫的说法,这就更使得文人士子在大宋的地位极度高涨,朝中重臣同官家作为论道,共治天下,简直就是文人之天堂。
  
  苏轼冲着高俅道:“高俅,且将我那名帖取来一份交给小相公,他日小相公若是前来大宋,不妨持名帖前来寻苏某。”
  
  等到楚毅回神过来,高俅已经将一份名帖取来,眼中带着几分羡慕之色将之交给楚毅。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苏轼对他没有什么恶意,甚至一切都是为了他考虑,楚毅虽然说有些发懵,但是也没忘了向苏轼道谢。
  
  眼见楚毅离去,高俅带着几分羡慕道:“相公,这位朱公子似乎并不怎么愿意前往我们大宋啊。”
  
  显然楚毅先前的反应看在高俅的眼中,莫说是高俅,就算是苏轼也是看的分明。
  
  听到高俅这么说,苏轼微微一笑道:“不妨事,他有这般才华,终究一日会前往大宋的,也只有那里,他才能够寻到与其志同道合之辈,蛮夷之地,尽皆粗俗之辈,何人可与其为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