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七百三十四章 命不久矣的官家,诸天最强大佬第734章 命不久矣的官家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命不久矣的官家

第七百三十四章 命不久矣的官家

赫连铁树却是什么都不管,眼中只有楚毅,手中长矛似有万均之力,哪怕眼前是一座大山,他这一矛下去也要将之削平了!
  
  就在那长矛落在楚毅头顶上方一寸处的时候,就见楚毅一只手缓缓抬起向着长矛抓了过去。
  
  赫连铁树见状嘴角露出几分狞笑,楚毅真是太过狂妄了,纵然是无上大宗师也绝对不敢硬悍他这一击。
  
  正向着一击之下将楚毅当场打爆的时候,赫连铁树脸上就像是见鬼了似得,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楚毅,准确的说应该是看着楚毅那一只握住了长矛的手。
  
  楚毅就那么轻飘飘的将他狠狠的砸下的长矛给握住,就像是握住了一根鸿毛一般。
  
  可是他那一击所蕴含的力量即便是一座小山都能够打爆了,但是楚毅只是一只手,一只手便将长矛给握住了。
  
  就在赫连铁树被镇住的时候,楚毅一抖手中长矛,下一刻,一股可怕的力量席卷赫连铁树全身,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传来。
  
  原本身躯挺拔的赫连铁树就像是被人抽去了全身的骨骼一般,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却是周身骨骼生生的被楚毅给震碎了。
  
  足足十万气运,楚毅献祭了十万气运获得了一击之力,哪怕只有一击之力,也绝对不是赫连铁树所能够扛得住的。
  
  赫连拓只是凭借着敏锐的直觉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会儿一样是难以置信的看着楚毅,哪怕是他被封住了全身的修为,但是说到底赫连拓那也是半步天人级别的强者,就算是性格差了一些,然而眼光还是有的。
  
  赫连拓却是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楚毅,要说楚毅方才修为瞬间爆发是施展了什么禁忌秘术的话,偏偏他又看不出到底是什么禁忌秘术来,最关键的是楚毅身上气息平稳,一点都不像是那种施展禁忌秘术遭受反噬,气息波动的反应啊。
  
  楚毅不管赫连拓心中如何想,上前提起了萎靡不振的赫连铁树,随手一丢将之丢在了赫连拓身旁,目光却是向着水面之上正在交手的童贯、段延庆、鸠摩智三人看了过去。
  
  此时在两人的围攻之下,童贯虽然说看上去情形非常不妙,但是再坚持一阵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正在交手当中的三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边赫连铁树已经栽在了楚毅的手中。
  
  楚毅神色平静的向着童贯道:“童提举,要不要楚某助你一臂之力!”
  
  陡然之间,段延庆、鸠摩智两人攻势一变,二人几乎是瞬间收敛,甚至停下了攻击,脚下踏着水面,竟然凭借着高深的修为就那么悬在水面之上向着楚毅看了过来。
  
  赫连铁树的修为如何,他们心中自然是有数,再怎么说,赫连铁树的修为即便拿不下楚毅,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败了吧。
  
  不过鸠摩智想到了先前楚毅给他的那种高深莫测之感,心中莫名的有些发慌,这会儿看向楚毅的时候,鸠摩智依然是觉得有些看不透楚毅。
  
  段延庆目光一扫,发现赫连铁树的身影根本不在,扫视了一番,最后在不远处的岸边发现了赫连铁树的身影。
  
  这会儿赫连铁树正同一名白发老者呆在一起,只看一眼,段延庆便认出,那白发老者便是此番他们要前来搭救之人,赫连拓。
  
  赫连铁树软瘫在地,赫连拓盘坐在那里,一看就是被人给封住了一身的修为。
  
  对视了一眼,突然就听得段延庆道:“走!”
  
  段延庆身形化作一道流光瞬间消失在远处,比起段延庆来,鸠摩智的速度也是不慢,等到童贯反应过来的时候,鸠摩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身形一跃,童贯落在了岸边,带着几分惊讶之色看着楚毅。
  
  不过心中虽然好奇楚毅到底是如何拿下赫连铁树并且惊走了段延庆、鸠摩智二人的,但是童贯也知道这必然涉及到楚毅的秘密,所以他并没有开口询问。
  
  走到赫连铁树的面前,童贯居高临下看着软瘫在地的赫连铁树,眼中带着几分兴奋之色道:“有了赫连家这二人,我们此番回京,说不得陛下会对我们重赏一番。”
  
  半个月之后,楚毅一行人顺利的抵达了京师汴梁城。
  
  自从半个月之前赫连铁树三人来袭,搭上了自身之后,西夏一品堂的人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没有在楚毅几人周围出现过。
  
  赫连家接连损失了赫连拓、赫连铁树这么两尊镇海神针一般的存在,整个家族可以说一下子陷入到了风雨飘摇当中,哪里还有功夫寻楚毅他们的麻烦。
  
  东京汴梁城一如既往的繁华,楚毅一行人进入汴梁城,很快就有皇城司的人前来相迎。
  
  回到皇城司,童贯回宫、赵固回宗人府,楚毅则是回到了自己住处,至于说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有人去处理。
  
  没有多久,也就是楚毅回到京师的第二天,宫中有内侍前来传旨。
  
  当今官家因为他生擒了赫连拓、赫连铁树二人,亲自传旨召见于他。
  
  哲宗皇帝名唤赵煦,他这皇帝可以说当的非常的窝囊,亲政之前,大权皆在太后之手,也就是在太后崩殂之后,才算是将权利掌握在手中。
  
  如今正值英姿勃发之年的赵煦接连流放了朝中几位旧党之中堪称顶梁柱一般的相公,提拔了新党成员,顺利的将朝堂梳理了一番。
  
  身为天子,赵煦绝非那种昏庸之主,赫连拓、赫连铁树二人之名,就算是赵煦都曾听闻过,却是没想到此番这两人竟然会落入到皇城司之手。
  
  皇城司这些年来所做的事情的确是不少,但是像这般惊艳的却是不多,所以说赵煦都忍不住召见主持此事的内侍。
  
  楚毅进入宫中,御花园之内,远远的就看到一道身影。
  
  赵煦年岁不大,看上去面色有几分苍白,倒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漠然,反而是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
  
  当听到脚步声的时候,赵煦目光看向楚毅,赵煦不愧是一国之主,当其目光落在楚毅身上的时候,楚毅竟然有一种压力,当然这压力对于楚毅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相对来说,大宋的皇帝帝王威仪远远比不得成熟起来的朱厚照,就连面对朱厚照的时候,楚毅都不受丝毫影响,更不要说是赵煦了。
  
  上前一步,楚毅冲着赵煦一礼道:“见过官家!”
  
  赵煦看着楚毅,眼中满是欣赏之色,见到楚毅失礼,微微一拂手道:“楚都知不必拘礼。”
  
  说话之间,赵煦冲着一旁的内侍道:“来人,给我备座!”
  
  一名小太监连忙将一张椅子搬来,坐下来之后,赵煦又道:“楚都知也落座吧,给朕说一说此番天山之行!”
  
  除非是正式场合,一般情况下,哪怕是身为天子,也都没有那么多的闺女,平日里生活当中,大宋天子皆是以我自称,也只有在正式场合,才会称孤道寡。
  
  楚毅在周围几名内侍的羡慕的目光当中在天子对面坐了下来,要知道能够同天子相对而坐者,除了朝中那些相公之外,其他人可是没有资格的。
  
  尤其是楚毅身为内侍,如果说不是真的得了官家的宠信的话,也绝对没有资格同天子对坐。
  
  将茶水放下,赵煦看着楚毅道:“我观皇城司呈上的奏章,你们此行前往天山,并没有能够为朕寻来能够益寿延年之法?”
  
  听得出赵煦话语平缓,根本就没有什么怒意,微微点了点头,楚毅看着赵煦道:“陛下,此番皇城司消息出错,那逍遥派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一门之中,竟然足足有两尊天人,几尊半步天人,可以说天下间能够强的过逍遥派的宗门几乎寻不出第二家来。”
  
  赵煦闻言不由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道:“一门两天人,不愧是昔日太祖所称赞的门派啊。”
  
  楚毅闻言不由的一愣,似乎是看到楚毅的神色,赵煦心情不差,解释道:“当年太祖皇帝凭借着手中一杆蟠龙棍,一套太祖长拳打遍天下无敌手,而太祖立国建立大宋之后,曾在其所遗留的手书当中提及逍遥派掌门,逍遥子。”
  
  楚毅心中算一算,逍遥子活跃的时代还真的就是大宋建立之初,那个时候天下纷乱,可谓是英雄强者辈出,如逍遥派逍遥子,大燕慕容氏慕容龙城,大理段氏段思平。
  
  在这个时代,高手辈出,然而赵匡胤却是力压群雄,生生的凭借着自身高绝天下的武力而建立了大宋,镇压四方不臣。
  
  对于这一段过往,已然过去了百年之久,许多事情已经消失在了时间长河当中,除非是当年之人亲口道来,否则还真的没多少人清楚当年这些强者之间是否有交集。
  
  至少在世间所流传的种种传说当中,并没有提到赵匡胤同逍遥子有过交集,但是听赵煦的意思,赵匡胤何止是同逍遥子有交集啊,甚至对于逍遥派有着什么样的功法都有着了解,显然赵匡胤对逍遥派了解极深。
  
  若非是赵匡胤留下的手书的话,身为天子的赵煦又怎么可能会知晓逍遥派之中有着可以令人延年益寿的功法呢。
  
  至于说皇城司的消息,皇城司连逍遥派的底细都没有弄清楚,又怎么可能会知晓逍遥派的功法隐秘呢。
  
  这会儿楚毅算是一下子明白过来,为什么赵煦会直接命他前往天山去寻逍遥派的功法了。
  
  “臣等有负陛下所托……”
  
  赵煦摆了摆手道:“我也只是想要你们去试一试而已,至于说最终能否成功,一切就看运气,显然天不佑人,这么些年过去,逍遥派竟然又出了一尊天人。”
  
  正说话之间,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来,不是赵煦又是何人。
  
  赵煦竟然猛然咳嗽了起来,而且听那咳嗽成,楚毅几乎是瞬间便判定赵煦这是受了内伤所致。
  
  身为天子的赵煦竟然身怀内伤,这简直是出乎了楚毅的预料。
  
  开国太祖皇帝赵匡胤于马上得天下,一身功夫简直是惊世骇俗,打遍天下无敌手,做为后人,就算是做不到赵匡胤那般,却也是对于武道有所涉猎。
  
  皇极惊世经做为皇室一脉秘传之功法,虽然说不会有什么非天子不可修炼的规矩,但是也非是谁都可以修炼的。
  
  赵煦体内一股霸道无比的气息横冲直撞,正是皇极惊世经的内息。
  
  一旁的内侍除了一脸的担忧之外,并没有什么意外之色,单单是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出一点,那就是赵煦这般咳嗽止只怕不是一次两次了,否则的话这些内侍早就慌乱不安了。
  
  差不过十几个呼吸过去,赵煦压下了体内横冲直撞的内息,捂着嘴的手缓缓松开,一支雪白的手绢之上,一抹嫣红看上去是那么的刺眼,竟然咳血了。
  
  “陛下你……”
  
  楚毅看着赵煦道。
  
  赵煦似乎是知道楚毅要说什么,微微摆了摆手道:“不用担心,朕这点伤,并无妨碍!”
  
  “陛下,臣略同岐黄之术,不若让臣为陛下查看一番!”
  
  宫中御医都曾帮赵煦查看过,再说了,自己身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再没有人比赵煦更加的清楚了,就连宫廷御医都没有太好的办法,所以天下间能够帮他解决问题的人并不多。
  
  赵煦派人前往逍遥派去寻逍遥派的功法,何尝不是为了疗伤呢。
  
  怎么看楚毅都是一番好意,赵煦伸出手来放在楚毅面前。
  
  楚毅伸手搭在赵煦的手腕处,默默的查看赵煦的脉搏气息,一缕真气渡入赵煦体内,很快楚毅神色渐渐的变得凝重起来。
  
  随着对赵煦体内筋脉内息的查看,赵煦的身体状况楚毅心中已然有了一个大概。
  
  赵煦的身体竟然处在崩溃的边缘,如果说不是赵煦以绝大的毅力以及深厚的修为强行压下体内横冲直撞的内息的话,说不得赵煦早已经坚持不住了。
  
  而归根究底,赵煦之所以会这般,问题却是出在了他所修行的皇极惊世经上面。
  
  做为皇家秘传的功法,赵煦在被选做太子之后便被宗人府派人传授修炼皇极惊世经。
  
  然而谁也不曾料想,赵煦因为心急的缘故,竟然在修行功法的过程当中遭受了功法反噬,内息伤及心脉,并且将皇极惊世经一门醇厚无比的功法练的暴躁无比。
  
  松开官家的手腕,楚毅看着官家道:“陛下,您这伤根子却是在您所修行的功法上面,除非是陛下能够自废武功,否则的话体内失控的内息只会越来越强,到时候陛下未必能够压制得住那失控的内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