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七百四十五章 迈出第一步的东厂,诸天最强大佬第745章 迈出第1步的东厂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七百四十五章 迈出第一步的东厂

第七百四十五章 迈出第一步的东厂


  身形被拂尘束缚的慕容龙城眼看着韩忠彦、章惇、穆桂英几人齐齐向着他身上的要害部位打来,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口中一声低吼,原本被束缚的身形猛然之间膨胀起来,下一刻就见曹文逸神色一变几乎是本能一般暴退。
  轰鸣一声,就见缠绕在慕容龙城身上的拂尘轰然炸开,三千尘丝断成一截一截自空中飘落而下。
  随之慕容家名动天下的斗转星移神通施展开来,穆桂英、韩忠彦、章惇三人的攻击竟然各自调转了方向奔着他们自身而去。
  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踏空的慕容龙城身形禁不住一阵摇晃,看其反应,很明显方才他强行挣脱曹文逸的束缚,再加上施展斗转星移神功,已然是受了内伤。
  “慕容兄,逍遥子助你一臂之力!”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逍遥子终于赶了过来,大声向着慕容龙城道。
  慕容龙城看了逍遥子一眼,皱着眉头道:“逍遥子,我们走!”
  一人之力虽强,但是方才在众人围攻之下差点丢了性命的教训却是让慕容龙城再也不敢大意。
  眼看着韩忠彦、章惇几人再度出手,一旁的曹文逸、穆桂英更是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出手,再留下去,不但是没有机会对付赵煦,更重要的是一个不小心的话,他可能会连自己都搭上。
  逍遥子刚刚赶到就听得慕容龙城要他跑路,整个人有些发懵,反应过来之后,就见慕容龙城转身就走。
  几乎是本能一般,逍遥子一个闪身避开了紧随而来的赵瑜一击,身形飘逸,凌波微步踏空而行,好似神仙中人一般。
  章惇手中那一支毛笔陡然之间脱手而飞,口中喝道:“逆贼,京城重地,又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噗嗤一声,就见那毛笔化作一道流光,下一刻没入了慕容龙城的一条腿之中。
  显然慕容龙城并没有料到章惇竟然还有这么一招,愣是没有来得及避开这么一击。
  虽然说不过是腿上受了伤,正常来说,以天人大能的恢复力,这点伤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最多一两天的功夫便可以完全痊愈。
  然而这会儿陡然之间被洞穿了一条腿,无论是行动还是什么难免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就这么一耽搁,韩忠彦、章惇二人便追了上来。
  两人可是在天子面前保证过要将慕容龙城生擒活捉的,如果说就这么走了慕容龙城的话,他们二人岂不是无法向天子交差了吗。
  咔嚓一声,慕容龙城当场折断了章惇那一支毛笔,伸手在腿上点了两下,顿时止住了鲜血,凌空连点几下。
  参合指的威力一点都不弱,破空而来的指劲只听那呼啸声便让人无法忽视。
  “不要逼我大开杀戒,否则的话,我便毁了这东京城!”
  慕容龙城杀气凛然,眼中满是疯狂之色。
  一尊天人如果说真的彻底的放开手来,不再注意对四周的破坏力的话,完全可以轻松毁掉一座城池。
  更何况几尊天人交手的余波了,区区汴梁城哪怕是当下最大的一座城池,也是一样难当天人余波的肆虐。
  京城之中其他不说,单单是那百余万的百姓,恐怕至少一半以上要死在交手的余波当中。
  这也是几人交手的时候将地点选在高天之上的缘故,并非是他们孤傲绝尘,而是在地面上交手的话,单单是交手的余波便能够令山河改道。
  正是因为天人强者自身可怕的破坏力,所以自古以来便有一个规矩传下来,那便是,但凡天人级别的强者交手,地点必须要选在高天之上,尽可能的减少对山川大地乃至于生活在大地之上的生灵的危害。
  否则的话,一旦有哪位天人大能仗着强大的修为肆意妄为,大肆屠戮生灵,必然会引来诸多天人的群起而攻之。
  尤其是东京城这样的繁华之地,一旦慕容龙城彻底放开顾忌的话,到时候整个东京城就算是不沦为一片废墟也差不了多少。
  “你……你就不怕天下间的天人们对你群起而攻之吗?”
  谁还能没有亲朋好友啊,就算是天人大能,说到底那也是人,是人都有牵挂,他们倒是不怕,可是如果有朝一日,他们所挂牵的亲朋好友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其他的天人大能交手的余波当中,那么这些天人还不疯了啊。
  章惇几人显然是被慕容龙城的威胁给镇住了,他们可不敢去赌,万一慕容龙城真的疯狂的对汴梁城出手的话,这其中的后果,他们两人可是承担不起。
  眼见章惇、韩忠彦几人被镇住,慕容龙城不由的哈哈大笑道:“来啊,允许你们群殴于我,难道还不许我制造一场杀戮吗?”
  穆桂英、曹文逸几人脸上满是犹豫与无奈之色,实在是他们根本不敢去冒那么大的凶险。
  这等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曾经就有被对手逼上了绝路的天人大能大开杀戒的先例。
  尽管说后来那些天人都被大家群起而攻之,杀之以警示天下,但是一次一次的杀戮仍然上演,一众天人大能心中也明白,那规矩只不过是对于那种没有什么不可开解的仇恨的天人交手。
  一旦是生死仇敌的话,若然交手,任何一人被逼上了绝路的话,哪里会顾忌那么多啊,反正都是死,为什么还要顾虑这,顾虑那呢。
  就在这会儿,只听得宗正赵瑜开口道:“让他走!”
  听得出赵瑜很是不甘,但是就算是再不甘又如何,难道说还真的允许慕容龙城在这京师之中大开杀戒吗。
  大宋根本承受不住都城破灭的灾祸,如果说周侗在京师坐镇的话,大可不必顾忌慕容龙城的威胁。
  以周侗的实力,如果说全力出手的话,到时候最多就是一些余波而已,就算这些余波会造成一些损害,却也比慕容龙城这样的强者直接出手要强的太多。
  正因为几人没有把握在短时间内彻底斩杀慕容龙城,所以才使得慕容龙城的威胁起到了作用。
  真要是两人修为相差悬殊的话,就算是再怎么威胁,也没有什么用。
  几人看了赵瑜一眼,然后又看向赵煦。
  赵煦身为天子,听了慕容龙城的话,心中自是非常的憋屈,可是他又不能不管京师的安全,只是由他开口的话,又太过丢人,因此放走慕容龙城的话,由赵瑜来开口,那是再适合不过了。
  赵瑜也是不负众望,主动的替天子开口。
  这会儿天子闭口不言,不管是章惇还是韩忠彦,又或者是穆桂英几人都不是傻子,只看赵煦的反应就猜到了赵煦的心思。
  “哈哈哈,我还会再回来的。”
  空中一缕余音缭绕,慕容龙城带着几分猖狂与得意,大笑离去。
  赵煦气息剧烈波动,终于控制不住体内的内息,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后仰,生生的昏了过去。
  楚毅一把扶住了赵煦。
  皇城之中,在杨府之中生生被气的昏了过去的赵煦缓缓的醒转了过来,就见章惇、韩忠彦几人立于床榻边上。
  而一旁的御医脸上满是凝重之色,赵煦就感觉五脏六腑像是要炸开一般,就连出气都有些沉重。
  “朕怕是时日无多了!”
  在内侍的搀扶下,赵煦艰难的坐起身来,面色惨白的看着章惇、韩忠彦、楚毅、杨文广几人。
  “陛下只是气急攻心……”
  靠在床头处的赵煦微微的摆了摆手道:“朕的身子如何,朕比任何人度清楚,本以为还能够坚持上一年半载,不曾想此番受慕容龙城影响,却是命在旦夕!”
  说话之间,赵煦看向在场几人道:“谁人可替朕杀了慕容龙城,否则的话,朕即便是死了,也难以瞑目!”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慕容龙城的实力很强,此番他们四人联手都没有能够将其留下来,由此可见一斑。
  围攻尚且没有留下慕容龙城,更不要说是单打独斗了,就算是这会儿天子一脸殷切的看着他们,也没有谁会主动的站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道“陛下,臣愿立军令状,必斩慕容龙城此獠。”
  “嗯?”
  几人齐刷刷的向着楚毅看了过去,楚毅此刻就站在一旁,在房间当中,几乎没有存在感一般。
  然而这会儿,一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楚毅的身上,那种探究的目光像是要将楚毅给彻底的看破一般。
  楚毅躬身向着赵煦一礼,神色郑重,显然神志清醒,而非是在说什么胡话。
  章惇、韩忠彦几人皆是用一种质疑的目光看着楚毅,在他们看来,楚毅也不过是一介大宗师罢了,这点修为还真的算不得什么,更不要说是去杀天下之间足可排进前列的慕容龙城了。
  但是楚毅在几人的目光注视下却是一点异样都没有,那种郑重之色,竟然让几人生出一种错觉,好像楚毅并没有疯,真的可以斩杀慕容龙城。
  摇了摇头,章惇几人心中生出几分荒谬之感,他们竟然会认为楚毅可以斩杀慕容龙城,疯了,真是烦疯了啊。
  楚毅根本就不管章惇几人是什么反应,他只需要关注天子是什么反应便足够了。
  靠在床头处,就像是回光返照一般,赵煦陡然之间眼中闪过精芒死死的盯着楚毅,而楚毅却是丝毫不躲避,就那么同天子对视着。
  “好,好,好!爱卿果然不负朕之所望,朕这便敕封卿家为长阳郡公,若然取回慕容龙城之首级,便依照朕诺言,加封卿家为长阳郡王。”
  说着赵煦目光转向章惇、韩忠彦几人道:“几位卿家便是见证,就算是朕归天了,朕之遗命,依然有效。”
  气运祭坛震动,楚毅心念一动,很快楚毅嘴角微微一翘,露出几分笑意。
  要知道就在方才,赵煦金口一开,敕封其为郡公的时候,他之一身气运足足暴涨了上百万之多,可以说超乎了楚毅的预料。
  看了一众人一眼,赵煦目光落在楚毅身上道:“楚毅,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来,朕一应准了。”
  楚毅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道:“陛下,臣恳请陛下能够赐予东厂监察天下,先斩后奏之权。”
  赵煦微微一愣,就在这时,章惇、韩忠彦神色为之一变,当即上前一步道:“不可,陛下,万万不可啊。”
  韩忠彦更是道:“陛下千万不要忘了唐末之时,宦官操控天子生死之前例啊。”
  楚毅闻言不禁摇头轻笑道:“两位相公却是说笑了,唐末之时,大内宦官掌控禁军,方才有了祸国殃民之能力,在下不过是向陛下请得监察之权,先斩后奏之权,如何能够同唐末宦官之祸相提并论,诸位是小瞧了自身呢,还是高看了楚某呢。”
  一时之间,章惇、韩忠彦二人被楚毅给说了个哑口无言,他们文官集团连武将世家都压制的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的,更何况是没有多少存在感的内侍了。
  真要说有朝一日,内侍能够为祸一方,连他们都压制不住,章惇、韩忠彦是绝对不信的。
  但是他们做为文官集团的代表,无论如何都不能够在天子有放开对内侍的限制的迹象之时袖手旁观。
  哪怕是最终并不能够阻止天子的决断,但是他们该反对的还是一定要反对的。
  赵煦微微沉吟了一番,淡淡的看了楚毅一眼道:“好,此事朕准了便是。”
  “陛下啊!”
  章惇、韩忠彦几人不禁神色为之大变,但是赵煦主意已定,他们再怎么的反对,却也无法改变赵煦的心意。
  没有多久,赵煦再一次的昏迷了过去,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的变晚,寝宫之中,灯火照耀下,这会儿出现在寝宫当中的人比之先前却是多了许多。
  譬如被赵煦立为皇后的刘皇后,太后向氏,宗室宗令赵瑜、三衙、三司主官,林林总总不下数十人。
  一阵嘤嘤低泣之声在寝宫之中回荡,却是一名身着华服的女子正在床边低声哭泣不已。
  “陛下醒了,陛下醒了,御医,快传御医!”
  刘皇后一脸激动的大声喊道。
  很快就见一名御医快步跑了进来,跪在床边,小心翼翼的为天子诊脉,渐渐的那御医的神色变得惨白起来,额头之上更是布满了汗珠,然后噗通一声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陛下,臣……臣无能……”
  刘皇后起身,一脚踹在那御医的身上,恶狠狠的道;“废物,一群废物,枉你们一个个自称医术惊人,依我看,你们这些人全都是废物啊,本宫要杀了你们……”
  “咳咳咳,够了!”
  赵煦坐起身来,冲着刘皇后一声呵斥,刘皇后反应过来,趴在床边,泣声道:“陛下啊,妾身……妾身已经派人去寻神医,陛下的身子一定无碍的。”
  “生老病死乃是天数使然,朕倒是想要再活几年,可是老天就给了朕这么点时间,朕还有好多事情想要去做,如今看来,却是有心无力了……”
  一阵感叹,赵煦目光转向了章惇、韩忠彦等人道:“朕膝下无子,待朕归天之后,何人可承继大统,延续我大宋国柞!”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管心中有什么人选,却是没有谁敢当着天子的面说出来。
  天子这都还没死了,这要是连下一任的天子都想好了的话,会让天子心中怎么想呢。
  如果说赵煦过几日便死的话,那倒也罢了,关键是他们也不敢保证赵煦到底还能够坚持多久。
  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如果说真的是几年时间的话,那么天子可是有着足够的时间给他们小鞋穿,搞不好就是丢官罢爵的下场啊。
  【嗯,算是二合一大章吧,大家多多支持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