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七百五十三章 东厂的拿手好戏,诸天最强大佬第753章 东厂的拿手好戏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七百五十三章 东厂的拿手好戏

第七百五十三章 东厂的拿手好戏

    楚毅反倒是微微一笑,相比林冲这般尚且没有经历过人心险恶的少年,楚毅可是见识过什么叫做人先险恶,什么叫做明刀暗箭。
  
      抛开章惇的心性而言,章惇所为尽皆利国利民之举,如果说换做楚毅处在章惇的位置上的话,怕是手段比之章惇还要狠辣几分。
  
      开疆拓土,治国安邦,一代能相之称,章惇受之无愧。只可惜就算是有再大的才能,章惇却是于拥立之时站在了当今天子的对立面,一句:端王轻佻,不可君天下更是断了其未来之仕途。
  
      也就是章惇能力出众,虽有恶名,然则贤名更盛,否则的话,当今也不会这般的忌惮,为了对付章惇,要派人暗中收集章惇的罪证。
  
      林冲注意到楚毅的神色反应不禁道:“提督何故发笑,难道提督不觉得章惇此人乃是一代奸相吗?”
  
      楚毅看了林冲一眼,轻笑道:“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说话之间,楚毅淡淡道:“正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不管章惇如何,陛下不喜,便已经注定其下场堪忧。”
  
      林冲眼睛一亮道:“这等奸相就该流放千里之外,永不征召,陛下能够洞察奸相本来面目,不愧为一代圣君!”
  
      听到楚毅这么说,楚毅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神色诡异的看着林冲。
  
      林冲竟然称徽宗为一代圣君,这让知晓林冲一生凄苦命运的楚毅差点忍不住为之大笑。
  
      不过这倒也正常,毕竟徽宗在继位之前并没有什么恶名在外,而日登基这段时间精力主要都放在如何从向太后手中将权利收回来上面,看上去倒也像是一位勤勉之君主。
  
      如此一来,林冲将徽宗视为一代圣君倒也正常。
  
      但是楚毅却是清楚,一旦等到徽宗大权在握之时,在蔡京、梁师成、童贯、王黼等人的包围之下,徽宗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坠落,成为赫赫有名的昏庸之主。
  
      一阵脚步声传来,就见一名小太监向着楚毅道:“提督,门外来了一人自称金枪班徐宁,前来报道。”
  
      楚毅眼睛一亮道:“将人带来!”
  
      很快就见徐宁进入到书房当中,徐宁目光一扫,立刻就发现了房间之中居于主位的楚毅。
  
      虽然说没有见过楚毅,但是只从楚毅坐在那里无形之间所流露出来的气度,徐宁便是心中一紧,断定楚毅便是此间之主。
  
      被楚毅气势所慑的徐宁深吸一口气上前冲着楚毅一礼道:“属下金枪班徐宁,奉命前来,拜见提督!”
  
      楚毅笑着冲徐宁道:“徐教师不必多礼,起身叙话吧!”
  
      朝堂之上,武人的地位并不高,所以面对楚毅,徐宁显得很是谦恭。
  
      站起身来,徐宁这才偷偷的打量楚毅,如果说方才进入到书房当中惊鸿一瞥为楚毅之气度所慑服的话,那么这会儿再看,徐宁眼中忍不住流露出几分惊艳之色。
  
      实在是楚毅的气质太过出众,根本就不像是一名宦官内侍所该有的,如果说楚毅是一名世家公子的话,怕是没有人会怀疑。
  
      林冲这会儿不禁向着徐宁看了过来,林冲很是好奇,这徐宁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竟然能够得了楚毅看重,亲自派人将其从金枪班要了过来。
  
      进入到东厂之后,林冲方才察觉到这东厂之中,几乎所有人都是内廷宦官,除了他之外,如今又多了一个徐宁作伴,这让林冲先天上对徐宁便多了几分亲近之心。
  
      林冲向着徐宁抱拳一礼道:“在下林冲,见过徐教师。”
  
      徐宁看了林冲一眼,眼中闪过一道亮光道:“莫非是周侗周提举的高徒,林冲!”
  
      林冲挺起胸膛道:“正是区区在下。”
  
      徐宁眼中流露出几分羡慕之色道:“徐宁久仰周提举之大名,不曾想今日得见提举之高徒。徐宁在此有礼了。”
  
      身为武人,自然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林冲与徐宁可谓是一见如故。
  
      这边楚毅坐在那里,心神却是沉入识海之中,识海之中,气运祭坛上空,气运浩浩荡荡,而楚毅却是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随着徐宁拜在其门下,气运祭坛之上的气运再次涨了足足十几万之多。
  
      虽然说相比林冲所带来的气运要少了那么点,但是这却不是最重要的,真正让楚毅所看重的却是梁山一众人身上所肩负的气运。
  
      要知道不管是林冲还是徐宁二人不过是归入其属下而已,两人对其并非是真心效忠,即便是如此便让其涨了数十万的气运,如果说有朝一日能够得到二人之效忠的话,只怕所得气运会更多。
  
      不过很快楚毅却是皱了皱眉头,如林冲、徐宁这些没有什么劣迹的人,楚毅可以安然将其收服,为其所用,但是对于诸如以人心为食的矮脚虎王英、杀人如麻的孙二娘、张青这般的人中败类,楚毅还真的过不了自己心中那一关将这等人收归麾下。
  
      “车到山前必有路,纵然是为了气运,楚某却也不会行那违背内心之事。”
  
      回神过来,恰好徐宁向着楚毅看了过来,或许是同林冲交流了一番的缘故,徐宁对于东厂倒有了几分归属感,看楚毅的神色至少不再向方才那般带着一股戒备还有疏离。
  
      周侗天下第一大宗师的名号还是很有用处的,而林冲做为周侗的弟子,尚且还在东厂听用,徐宁心中本来的那点小情绪却是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楚毅何等人物,只看徐宁的神色变化便大概能够摸透徐宁的心思。
  
      只听得楚毅开口道:“徐宁听令!”
  
      徐宁闻声上前冲着楚毅拜下道:“属下在!”
  
      楚毅看着徐宁道:“本督命你为东厂二档头,同大档头林冲一同统领东厂番子。”
  
      东厂初立,虽然说以内侍为主,但是东厂却从皇城司征调了一批得力人手,这一批人便成了东厂的番子。
  
      整个东厂初步构架已经完成,虽然说人员无法同大明东厂相比,可是想来要不了多久,在楚毅的掌控之下,东厂未必不会成为一只庞然大物。
  
      一晃便是几个月过去,楚毅这边似乎一点动静都没有,原本在汴京城中流传许久的传言渐渐不再被人所提及。
  
      如今京师最大的新闻却是蔡京被当今天子拜相,当然如今朝堂之上执政仍然是章惇,只不过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章惇已然是日薄西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天子给贬官了。
  
      所以说蔡京成为副相却是被人们视为未来的宰执,一时之间蔡京府前,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这一日,一人前来拜见楚毅,却是许久未见的童贯。
  
      虽然说楚毅同童贯已有多日未见,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楚毅就没有柳毅朝堂之上的变幻。
  
      童贯此人果真不一般,不愧是未来的韫相,在蔡京的举荐之下,被天子敕封为西北监军。
  
      童贯见了楚毅,倒也没有摆什么架子,二人互不统属,要说权势的话,楚毅权势不弱,但是童贯也不差。
  
      楚毅看着童贯笑道:“贵客驾临,蓬荜生辉啊!”
  
      童贯摇头笑了笑,神色一正看着楚毅道:“贤弟,某得了官家旨意,即将前往西北监军,主持青唐之事,临行之前,特来向贤弟道别。”
  
      楚毅看着童贯,抱拳一礼道:“蒙童兄厚爱,楚毅惭愧。”
  
      看了看四下,童贯低声道:“贤弟莫非忘了当初在陛下面前所应之事吗?”
  
      楚毅自然知道童贯所提何事,显然自己一个多月没有一点的动静,有人有些急了。
  
      童贯同蔡京二人即有争斗,也有合作,此番童贯能够成为西北监军,蔡京在其中出了大力,而蔡京若是要更进一步的话,最要紧的便是将其头上的宰执章惇给扳倒。
  
      但是蔡京忌惮章惇反扑,却是让童贯前来督促楚毅,欲行那借刀杀人之计。
  
      楚毅笑着道:“楚某又怎敢忘却,否则的话,陛下那里,楚某如何交代?”
  
      脸上露出几分疑惑之色,童贯看着楚毅道:“那贤弟何故至今都没有一点的动静,岂不知陛下那里就等着贤弟向章惇发难了。”
  
      楚毅沉吟一番,一只手摩挲着指间玉扳指,向着童贯点了点头道:“童兄当知,章惇此人行事张狂无忌,然则其把柄却是不多,若要一次扳倒此人,却是要收集足够的把柄方可。”
  
      童贯眉头一挑,低声道:“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陛下要的只是结果而已,至于说章惇做过何等之事,重要吗?”
  
      楚毅不禁笑道:“如此楚某心中有数了。”
  
      送走了童贯,立于楚毅身旁的林冲这会开口道:“此奸佞之徒也!”
  
      说着林冲看向楚毅道:“提督不会真的要捏造罪名,栽赃陷害吧!”
  
      楚毅冲着林冲神秘一笑道:“你说呢?”
  
      林冲脸上一片犹豫、纠结之色,在他看来章惇乃是奸佞之辈,满心的希望能够将其扳倒,但是一想到他们却要用栽赃陷害的办法来扳倒章惇,林冲却是过不了心中那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