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七百五十五章 光明正大的栽赃,诸天最强大佬第755章 光明正大的栽赃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七百五十五章 光明正大的栽赃

第七百五十五章 光明正大的栽赃

    很快就见两名番子抬着一只箱子走了过来,一脸郑重之色的向着楚毅道:“提督大人,在章相府上搜出一只箱子,皆是章相同朝中大臣来往之密信。”
  
      坐在楚毅对面的章神色平静的看着那箱子,眼中流露出几分欣赏的神色,箱子的确是他章府之中的东西,但是这箱子当中的东西可就未必了。
  
      傻子都能够猜得到,这只怕是栽赃嫁祸之计,但是章对此早就有所准备,如果说楚毅不用这般的手段的话,章才会对楚毅感到非常的失望呢。
  
      楚毅神色平静的看了章一眼道:“哦,打开来瞧一瞧。”
  
      吱呀一声,箱子打开,楚毅随手将其中一份信函取出然后缓缓拆开其中一封信函,眉头一挑向着章道:“看来章相对陛下很是不满啊。”
  
      章看了一眼,一目十行,刹那之间便将信函的内容看了个七七八八,不得不说楚毅这伪造出来的书信真的是如同真的一般,便是他看到的第一眼都下意识的以为这是自己所书的书信了。
  
      当然让章惊叹的是楚毅的大胆,为了给天子找一个理由搬倒他,竟然伪造书信,书信之中赫然是一些对天子不满、大不敬的言辞。
  
      这些言辞如果说王轻了说也就是对天子的不敬,但是如果说往重了说,那可就严重了,这是怨怼天子,有谋反之心。
  
      “章相,这书信可是章相手书?”
  
      章淡然道:“提督大人说是,那便是吧!”
  
      一旁的林冲脸上露出几分讶异神色看着章,显然是不大明白为什么章会不反驳。
  
      摆了摆手,楚毅冲着一众番子道:“带上这些东西,我们走。”
  
      楚毅起身,向着章拱手一礼道:“章相,楚某就此告辞了。”
  
      目送楚毅离去,一直都没有怎么说话的韩忠彦眼中不禁流淌着几分忧色,目光从楚毅一行人身上收回向着章道:“章兄,此人栽赃陷害于你,眼睛都不眨一下,天子身边有此等奸佞阉宦,只怕是祸非福啊。”
  
      然而捋着胡须的章却是摇了摇头道:“是福是祸不在此人,而在于天子,若然天子乃是圣明之君主,那么此人便是天子手中一把锋利的刀,披荆斩棘,无往不利,若然天子昏庸无道,即便是没有楚毅,一样也会有郑毅、朱毅之类的奸佞之徒出现。”
  
      微微一叹,韩忠彦道:“只可惜陛下对章兄抱有极深的成见,先前因为忙着同太后争权的缘故,所以没有腾出手来针对章兄,如今太后病入膏肓,天子有足够的精力来对付章兄……”
  
      章神色坦然道:“老夫当初反对立今上为天子便已经注定会有今日,楚毅栽赃并不重要,天子所需要的只是一个贬斥我的借口罢了。”
  
      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章才会对楚毅的栽赃陷害无动于衷,因为不管他如何辩解,都不会有什么效果。
  
      第二日早朝之上,赵佶如同以往一般上朝听政,就见一名官员上前一步道:“陛下,臣弹劾东厂提督楚毅,擅闯朝廷重臣之府邸,此风不可涨,此例不可开,还请陛下严惩此獠,以安臣心。”
  
      哗啦一下,直接跳出来数名官员,皆是弹劾楚毅擅闯大臣府邸的。
  
      这些官员的反应倒也正常,毕竟大宋一朝,士大夫与皇家共天下,可以说刑不上大夫,真正的尊崇无比。
  
      然而如今楚毅一介阉宦竟然可以堂而皇之的带人直闯首相府邸,虽然说大家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这个头却是开不得,否则的话,以后他们的日子可就没有这么安稳了。
  
      打压阉宦、武将乃是士大夫们心中的一个统一的目标,只要是涉及这点,哪怕是对立的双方也都会保持一致。
  
      端坐于龙椅之上的赵佶不禁皱了皱眉头,看着那数名弹劾楚毅的官员,心中生出几分不喜。
  
      楚毅的所作所为皆是按照他的意思行事,现在这些官员跳出来反对,这在赵佶看来根本就是在针对他这位天子啊。
  
      眼睛一眯,赵佶心中生出一个念头来,这些官员怕不是同章来往密切吧。
  
      这些跳出来弹劾楚毅的官员当中的确是有人同章来往密切,但是大多数人其实根本不是为了章出头,真的只是针对楚毅而已,只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这个时候跳出来竟然让赵佶在心中给他们打上了章同党的标签。
  
      有这个标签在身上,可以想象得到,但凡是赵佶在位一天,他们这些人的官途怕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轻咳一声,赵佶沉声道“传朕旨意,召广阳郡公楚毅觐见。”
  
      楚毅早已经入宫,坐等天子召唤,虽然说没有禀明赵佶,但是赵佶如果说连这点意识都没有的话,那他也坐不稳天子之位。
  
      很快楚毅便出现在大殿之外,朝中一众文武下意识的向着楚毅看了过来。
  
      对于突然之间崛起,先是受先皇所看重,接着又称为当今之心腹,众人对于楚毅那是真的非常的好奇。
  
      不少官员甚至都是第一次见到楚毅,如今见到楚毅的时候,一个个的露出惊讶之色。
  
      毕竟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看上去楚毅更像是一位博学鸿儒,根本就不像是什么心思阴毒的阉宦。
  
      “东厂提督楚毅拜见拜下。”
  
      赵佶微微摆手道:“卿家免礼平身,朕招你前来却是要问你,昨日你何故擅闯章相之府邸,岂不知朕对章相之倚重、恩宠?”
  
      看着赵佶一副如果楚毅拿不出一个解释来就要发火的架势,方才弹劾楚毅的那些官员脸上禁不住露出几分满意色神色来。
  
      楚毅正色道:“陛下,臣收到密报,章相对陛下心怀怨怼,私下勾结一批朝臣,其心不轨……”
  
      “荒谬,真是荒谬至极,你这是栽赃陷害……”
  
      楚毅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得一名官员跳出来指着楚毅破口大骂,显然这人是章的拥护者。
  
      不只是这名官员,其他几名官员也都一个个的对楚毅怒目以视,就差没有挥拳将楚毅暴揍一顿了。
  
      这会儿朝堂之上一片喧哗,毕竟楚毅一开口所飚的噱头实在是太惊人了。
  
      造反啊,楚毅竟然开口便直指章谋反,这罪名一旦是坐实的话,那后果可就严重了,哪怕是大宋一朝素来有刑不上大夫的惯例,但是这也要看是什么情况。
  
      大宋每年所杀的士大夫也不是没有,一旦罪名当诛的话,该杀还是会杀的。
  
      莫说是这些官员了,事先没有得到消息的赵佶都禁不住呆了一下。他最大的目的也就是将章给流放了。
  
      章威望甚重,便是他也不好将章怎么样,能够将其流放出去,赵佶便是非常满意了,现在可倒好,楚毅上来就给他放了这么一个大炮。
  
      深吸一口气,赵佶看着楚毅道:“楚毅,你可知此事之轻重,若然没有证据的话,如此诬陷朝廷重臣,朕决不轻饶。”
  
      楚毅平静无比的道:“臣在章相府邸之上搜出了诸多书信,书信内容颇为惊人,臣观之,不敢稍有怠慢,特命人将那些搜出的书信带了过来。”
  
      说着楚毅向着大殿方向道:“来人,将证据带上来。”
  
      当然赵佶身为天子,如果说不点头的话,那些禁军可是不会放任何人进来。
  
      在赵佶点头之后,把守大殿的禁军当即将大门让开,就见林冲与徐宁二人抬着一只箱子走进了大殿当中。
  
      林冲尚且是第一次进入朝堂,整个人显得颇有些不适,倒是徐宁,因为在皇宫大内轮值的缘故,所以对于皇宫内的氛围非常的适应,倒是没有露出什么紧张之色。
  
      二人将那箱子放下,然后冲着天子一礼,恭敬的退到了一旁。
  
      立于天子边上的梁师成在得到天子的示意之后走下御阶行至楚毅身前,神色古怪的看了楚毅一眼。
  
      梁师成这会让可是对楚毅充满了忌惮。
  
      本来他就担心楚毅会同他争宠,现在他可以确定楚毅绝对不是一个安分之人。
  
      要知道那可是章啊,傻子都知道楚毅所指章谋反,必然是栽赃陷害,大宋一朝,制度完善,如章这般的独相所掌握的大权也相当有限,真的要是去造反的话,怕是一兵一卒都未必能够调动。
  
      正是如此,所以要说章造反,一个人都不会相信,然而楚毅偏偏就这么胆大包天的去做了。
  
      就连高高在上的独相楚毅都敢栽赃陷害,梁师成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是楚毅不敢做的。
  
      小心翼翼的从箱子当中将那一叠的书信取了出来,然后将之放在赵佶面前的桌案之上。
  
      赵佶同样也清楚章造反根本就是无稽之谈,那必然是楚毅的栽赃陷害,然而赵佶所要的正是惩治章的借口,还有什么借口能够比得上谋反之罪名呢。
  
      目光扫过几分打开的书信,就见赵佶猛地一拍桌案,神色震怒道:“大胆,章,你可知罪!”
  
      立于朝臣行列之中,章就那么站在那里,就仿佛一切同他没有关系一样。
  
      此刻被赵佶直接点名,章上前一步,不做辩解道:“臣有罪,然臣并没有谋反之心,还请陛下明见万里。”
  
      盯着章看了一阵,赵佶挥手道:“退朝,章相谋反之事,朕会详查,绝不会冤枉于人。”
  
      带着无边的震撼退朝的一众官员很快便将朝堂之上所发生的事情传了出去。
  
      一时之间,整个汴京城为之震动,首先章竟然被指谋反,这是何等轰动的消息啊。
  
      不知道多少人在震惊过后便兴奋的议论着章谋反之事。
  
      “不可能,章家乃是名门,代代忠良,又怎么可能会出现谋反之人呢。”
  
      “章相实在是冤枉啊,以章相对朝廷的忠心,任是谁都去谋反了,章相也不会谋反啊。”
  
      “早知陛下不容章相,不曾想为了将章相逼出朝堂,陛下还有那楚毅竟然会污蔑章相谋反。”
  
      一部分士子,尤其是投于章门下的一些士子闻知章被他天子下旨投入大狱之中的消息,一个个的群情激愤,竟然准备联名上书天子,为章喊冤。
  
      不过这个时候韩忠彦站了出来,安抚了这些士子。
  
      韩忠彦府上,几名章门下弟子此刻正一脸疑惑与愤怒的看着韩忠彦,其中一人气冲冲的道:“韩相,恩师与您乃是至交,您怎么能够坐视不管呢?”
  
      韩忠彦抬起头来,淡淡的看了几人一眼道:“管?难道你们就没看出来这是陛下的意思吗?陛下对章兄不满已久,早晚都会有此一遭,至于说谋反罪名,那不过是天子为了逼迫章兄所立名目罢了。”
  
      几名士子一愣,看着韩忠彦道:“依韩相之见,我们就什么都不做吗?”
  
      韩忠彦郑重的道:“这个时候什么都不做却是比你们乱糟糟的乱来要强的多,如果说你们真的联名上书的话,对于章兄而言,你们的举动只会给章兄带来危机,丝毫不能够解决问题。”
  
      看着几名士卒一副迷茫不解的呆滞模样,韩忠彦揉碎了解释道:“虽然说那谋反之名乃是栽赃,但是章兄执掌大权却是事实,如果说你们这些门人弟子一起联名上书,那岂不是会让天子对章兄生出什么想法来。到时候只怕栽赃的罪名也要变成真的了。”
  
      皇宫之中,御书房内。
  
      脸上洋溢着喜色的赵佶看着楚毅,无比满意的道:“好,楚毅你做的实在是太好而来,朕都没有想到竟然还能够给章安上一个谋反的罪名。”
  
      说着赵佶摩拳擦掌道:“这次朕倒是要看看,章还如何留在这朝堂之上。”
  
      御书房当中不止是楚毅,尚且还有蔡京、梁师成几人。
  
      这会儿蔡京、梁师成几人看着楚毅,眼神深处带着浓浓的忌惮,这位可是一个胆大包天,不按常理出牌的主,连章都被其扣了一顶谋反的帽子,他们真不敢想象,还有什么事情是楚毅不敢做的。
  
      楚毅倒是显得非常的平静而低调向着赵佶道:“臣不过是奉陛下之命,为陛下分忧罢了。”
  
      赵佶这会儿对于楚毅实在是太满意了,沉吟道:“朕且问你,你此番立下功勋,要朕如何赏赐于你?”
  
      楚毅摇头道:“陛下之赏赐,臣受之有愧,若是陛下坚持,那就允准臣子军中抽调一些人手进入东厂吧。”
  
      赵佶看了楚毅一眼,心中越发的满意,点头道:“卿家欲抽调何人,只需要将名单报于朕便可。”
  
      说着赵佶又道:“东厂编制不多,朕便允你扩编人手,嗯,且暂定为一营吧。”
  
      楚毅眼睛一亮,要知道如今东厂不过是百余人罢了,这还是在井水务司的基础上改过来的,人数已经是被楚毅在规则允许范围之内安置到了最多。
  
      如今赵佶一开口便给了一营五都的名额,要知道按照宋朝军伍编制,一都百人,五都便是一营,为五百人。
  
      相比皇城司下属数千人马,东厂独立于皇城司之外,却是没有人马编制,这本身就是一个硬伤,也大大限制了东厂的扩张,眼下赵佶开口给了一营的编制,虽然说人马比不得皇城司,可是在楚毅看来,短期内有五百人的名额,却是足够他操纵的了。
  
      想象一下,如果说楚毅能够将卢俊义、鲁达、武松、李俊、花荣、杨志这些人聚集于东厂麾下,纵然只有五百人,亦可抵千军万马。
  
      一旁的梁师成、蔡京闻言不由的神色为之一变,他们想要开口阻止,但是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去阻止,实在是这会而赵佶正处在兴奋状态,他们这个时候开口阻止,非但达不成目的,搞不好还会惹得天子不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