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燃情年代第452章 中国见闻,重生燃情年代第452章 中国见闻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燃情年代 > 第452章 中国见闻

第452章 中国见闻

    海调会的名字里,包含了‘调查’的意思。
  
      这个调查,到底调查什么呢?内容很多,小到姓名年龄兴趣爱好所学专业家庭情况,中到从事工作、未来的发展规划,大到最前沿的技术和美国兴起的新型公司、创业项目。
  
      这些怎么去调查?不可能抓到人挨个问,这就得通过海调会的贷款、资助、找工作、互助等等形式,让这些海外留学生,和需要帮助的人,主动的留下信息,并且不断的更新和补充。
  
      现在这些信息还不多,因为海调会才成立;即便是未来,海调会的个人信息库,也绝对不可能比任何一个人力资源网更庞大。
  
      但是在梁一飞的意图下,海调会主要调查的是理工科的高端人才。
  
      美国学府创业的学生很多,这些学生,未必能个个都成为比尔盖茨,成为杨之远,成为世界级的富豪,打造全球强企。
  
      但是,大学阶段创业,成功的成为本州、本国知名企业的,却绝对不在少数。
  
      而中国去的留学生,相对来说创业的少一些,但是他们毕业之后,很大一部分人活跃在高尖端企业、华尔街或者成为某个行业的专家。
  
      海调会的投资,即是经济的,也是人才的。
  
      另外,再加上梁一飞的先知,海调会有的放矢,信息含金量极高。
  
      比如贝作斯创立了亚马逊,比如某某和某某开发了一款搜索引擎,比如某某某在国外学成之后,回国创立互联网公司,之后美国上市第一日股价就飙升数倍,比如某某在校期间生后拮据,毕业后经过个人努力,成为世界顶级公司亚太区总裁……
  
      梁一飞有梁一飞自己的事业,他未必需要去把这些都变成‘自己’的,实际上也不可能,因为再有先知,他毕竟只是一个正常人,一天只有24小时,有正常人的喜怒哀乐和强项缺点,精力有限,人性有弱点,擅长有不同。
  
      真要是有一天,他把这些先知的产业,都变成自己的,那他大概就有影响全人类、全世界国家的能力。
  
      估计他距离死也就不远了。
  
      但是,通过先知,在这些事业之中,尽可能的占一些好处,即可以为自己的事业提供巨大臂助,也可以作为自己的底牌和依仗。
  
      “重点关注目前美国互联网和电子设备的发展,这两项专业的学生,和相关的创业,优先支持。”最后给孙达威定下了一个基调。
  
      “那……金融呢?”孙达威问,相比于互联网,金融是老牌热门行业了,而且,金融的维度其实比互联网要更高一些,是所有经济行为的‘根’。
  
      梁一飞呵呵一笑,说:“适当关注是可以的,不过没必要过于用心。国内的金融,东方的金融,和西方不是一回事。”
  
      至于金融海啸,梁一飞不觉得自己目前涉足的行业,会受到它的影响。
  
      先搞定亚马逊再说,这可是达到过万亿美元,站在世界企业金字塔顶端的超级航母。
  
      ……
  
      ……
  
      现代化工具在危害人类健康的同时,也极大的增长了人类的寿命。
  
      比如手机辐射,会给人带来细微的伤害,但是手机通话,却减少了人类用了写文字书信的时间,坐飞机也许会失事挂掉,却可以把原本需要半年才能走到的路程,节省为一天。
  
      贝作斯太太在周五的上午如约而至,梁一飞带车去接来,安排在滨海外宾饭店的套房,由于要倒时差,上午没有过多的寒暄。
  
      见过面之后,梁一飞倒是十分赞同孙达威的说法:这位贝作斯太太,长得的确有些喜感,虽然一路上没怎么说话,可是却很难让人觉得严肃。
  
      到了傍晚,梁一飞派去的车居然没有接到贝作斯太太,人不知道跑哪去了,意外之下,正要找人,没想到她带着翻译,直接找上了岚韵湖来。
  
      “梁先生,有些失礼了,不过我是第一次来中国,对一切都很好奇,中午没有睡着,于是就出门到处看了看。”贝作斯太太说。
  
      “麦肯锡女士,您可是吓了我一跳。”梁一飞笑了起来。
  
      这种商务洽谈的正式场合,一般称呼她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夫家姓,这样显得对她个人价值更加尊重一些。
  
      “梁先生,您可不像一个胆小的人。”贝作斯太太,或者说麦肯锡女士微微一笑。
  
      对于梁一飞这个中国企业家,麦肯锡女士的第一印象非常好,也非常的意外。
  
      外国对于中国有着牢不可破的刻版印象,即便到了21世纪,很多外国人还是以为中国人商人都是大腹便便,不修边幅,中国的官员都是小平头中山装,而在当前,外国人对于真正和世界接触还不长的中国,印象更差。
  
      封闭、土气、专横、狂热、固步自封,甚至是留着辫子。
  
      而梁一飞见面之后,他的年轻的外形首先就赢得了作为女人的麦肯锡女士的好感,接下来,一张口,一口标准的英文,让麦肯锡女士更是十分的惊讶。
  
      路上虽然谈话不多,但聊聊的几句问候和家常,却十分的得体和风趣,让她有一种并没有来到中国,而是在西雅图的家门口慢跑时候遇到了一个华裔的绅士。
  
      而之后,在中国大街上亲自逛了一圈之后,这种感觉更加深刻了。
  
      中国人民比想象中的要热情、友善的多,是很好的人,可是,也存在很多不好的地方,下午短短的两个小时的闲逛,经过四个红绿灯路口,让她以为自己得了色盲,满地的烟头,随地吐痰,公交车的拥挤无序等等一切,让她意识到,这的确也是一个落后的国度,无论是从经济还是文明。
  
      而且,中国的人,是真多啊!多到很吓人!听说滨海市也就是一个普通城市,可是街上的人,比纽约和华盛顿最繁华地段还要多,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这里有什么游行活动。
  
      在西雅图的社区里那种安静,在中国完全找不到。
  
      “哦?您今天的见闻,难道不应该觉得欣喜吗?”梁一飞笑道。
  
      “我并不讨厌中国,我为什么要为中国目前存在的落后而欣喜呢?”麦肯锡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