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江湖开客栈第三百零四章 坚持我所坚持的,混迹江湖开客栈第304章 坚持我所坚持的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混迹江湖开客栈 > 第三百零四章 坚持我所坚持的

第三百零四章 坚持我所坚持的

    困在这个小院里,也没数日子,但想来也有好些天了,还好的是刘莽可以在院子里练功。
  
      天天一日三餐按时有人送来,他正好没日没夜的练武,不会为吃喝烦忧,也不需要担心别的什么,也就不觉得无趣了,反而正合了他的心意。
  
      刚才练了一躺拳,此时正是浑身大汗,一身衣服湿透紧紧的贴在身体上,刘莽坐在院中的石桌边,端起桌上的茶水一杯杯的喝着,打算歇一会儿再继续。
  
      说来刘莽即使是家道中落了,他父亲留给他的那些产业也足够他好好生活一辈子,当个富家翁也是错错有余。
  
      然而谁叫他刘莽志不在此啊,他打小就向往着一块肉一壶酒,几个兄弟骑马天涯的江湖豪侠生活。
  
      好不容易叫他逮着机会了,在大德郡发现了复出的回峰派势力,即使里面有再多的风险他也不在乎,一头就扎了进去。
  
      不过俗话说得好,穷文富武,没点钱你还想习武是不可能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刘莽才把家里的底子一点点的耗空了。
  
      而且在加入回峰派之前,他还走了些弯路,认识了些江湖上的骗子,白白浪费了不少的银子。
  
      索性他后来的运气貌似还不错,没有遇到任何的麻烦和阻拦,更是一路待到了最后,成为了回峰派真正的弟子。
  
      他习武天赋在众人当中还算不错,再加上又十分刻苦,在门派新招纳的弟子中,也算是不错了。
  
      毕竟最后能活着真正进入门派中的都没有几个,刘莽此时还学的是回峰派最低级的内功心法与武功,他心里向往着,不知什么时候可以接触到更高一级的。
  
      他心里有了一个简单的规划,待实力差不多的时候就离开大德郡出去闯闯。
  
      也正是思索间,小院的门被推开了,刘莽还以为是按时来给他送饭的那些人到了,正是疑惑的时候,现在也不是吃饭的时候呀。
  
      站起身来就往门口的方向走去,堪堪走到一半时,刘莽不由得愣住了,看着从门外走进的人喊道:“杨执事,你怎么来了?”
  
      想他刘莽虽然在门派内,横向比较的话还算是有几分出众,但也不至于独特到,让一个执事亲自来给他送饭的地步啊。
  
      当下不由得开口诧异道:“今儿居然是您亲自登门来给在下送饭,你看这怎么好意思呢。”说着还搓了搓手。
  
      哈?刘莽开口这话说得杨审之直接愣住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眨了眨眼,才明白是这憨货误会了,笑着摇了摇头往里进:“吃吃吃,你就知道个吃。”说着还抬起空空的两手给刘莽示意,他并不是来送什么东西的。
  
      反手将门关的严严实实后,杨审之主动走到桌边坐下,翘起了二郎腿。
  
      “那您是?”刘莽说着在对面坐下。
  
      “我回峰派的上乘武学,你可想学?”杨审之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让刘莽震惊了。
  
      “来的这么快吗?”刘莽惊诧之下,一双大牛眼瞪的滚圆说道,这当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幸福来的也太突然了。
  
      “怎么?不想要?”杨审之看着刘莽的神情,一脸好笑的说道。
  
      “想!”刘莽忙不迭的点头,巨大的惊喜下,丝毫没想到天上何时掉过馅饼。
  
      “哈哈好说好说,只要你答应一个条件,门中上等的心法武功可随你任选一样。”杨审之知道,很少有人能抗拒的了这个诱惑,一脸自信的说道。
  
      说到这儿,刘莽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了,脸色显得十分郑重的道:“还敢请问杨执事,到底是什么条件?”
  
      “哈哈,你看你那一脸严肃的模样,放心吧,不是让你去上刀山和下火海。”杨审之随意调侃了一句,让他先放轻松。
  
      然而还没等刘莽真正的放松下来,杨审之接下来的话语便让他神色铁青。
  
      只听其嘴上说道:“这个条件十分之简单,只要你能够说出当初那位买刀之人的下落,或者帮我们找到这人,我门中的顷刻间为你敞开。”
  
      话音刚落,刘莽考虑都不考虑,态度十分坚决的摇了摇头道:“抱歉,恕刘莽不能答应杨执事你这个‘简单’的条件。”说罢一脸郑重。
  
      仿佛先前在他眼中有莫大吸引力的武功秘籍,眨眼间就变成了破铜烂铁一般。
  
      本以为话说完就可以交差了,从而又为帮派立一大功,谁知刘莽竟然拒绝的如此果断。
  
      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开口说了两个字:“理由。”可以看见杨审之脸上依旧带着薄怒。
  
      理由?是啊,理由是什么呢,刘莽突然被问的愣住了。
  
      要他直接说出对方是他初入江湖所承认的第一个兄弟吗?显然是不可能的,这样明显就暴露了他和刘元之间的关系啊。
  
      而且他尚不知杨审之甚至回峰派,也包括大德郡的人是因为什么才找刘元,他冒然承认对方是他的兄弟,会不会反而让情况变的更加糟糕。
  
      所以刘莽有些小机灵的道:“因为,我和那买刀的人也不过是一面之缘,我也不认识那人,更不知道该去哪儿找他,那人兴许早就离开大德郡了。”
  
      “刘莽。”杨审之神色不变,轻轻的喊了一声又道:“你很少撒谎吧,你这个粗豪的汉子在说这话的时候眼角微跳,眼神四处飘忽。”
  
      “你不是一个擅长撒谎的人。”杨审之说到最后,双目紧紧的盯着刘莽的眼睛,缓缓摇了摇头。
  
      是的,正如杨审之所言,刘莽压根儿就不是一个擅长撒谎的人。
  
      当初在他自己屋里,他遮遮掩掩的想要骗过刘元自己练武的事情,也没能成功。
  
      有一日还跌跌撞撞鼻青脸肿的回来了,都被刘元看在眼里,心里跟明镜似的,只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拆穿罢了,每个人都有秘密。
  
      此时自然而然的被杨审之一语拆穿,刘莽还在坚持的说道:“不,我说的是实话。”
  
      闻言杨审之嗤笑一声,本来还只是薄怒,现在越发的有几分生气了,冷冰冰的说道:“看来当初让你入我门中的时候,有些话你并没有听清楚啊。”
  
      “似你这等不忠心于门派的人,接下来等着你的可就不是我杨审之这样怀柔的人了,而是刑法堂的执事或者长老。”
  
      “念在你是初次,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是否交待实情?”
  
      “只要你现在一五一十,没有任何隐瞒的交代出来,刚才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并且,武功心法的奖励照旧。”杨审之一长串的话说完,静静的看着刘莽,等着他做出明智的选择。
  
      然而依旧没有过去太长的时间,大概三五个瞬间后,刘莽依旧是不带半分迟疑的摇头道:“执事大人真误会了,刘莽说的就是实话。”
  
      啪——
  
      杨审之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石桌上,霍然站起身来道:“不识时务,不辨是非。”撂下这八个字,杨审之甩袖出门而去。
  
      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可以说,可你撒谎刻意隐瞒如此重要的事情,便让杨审之找不到理由放其一马了。
  
      待杨审之的脚步声消失,人彻底离去后,刘莽仰头看着天空,又低头叹息一声,低语道:“非是不识时务,我刘莽即使当一辈子的小人物,走不出这大德郡,也要将某些东西坚持到底。”
  
      “更不是不辨是非啊,每个人的是非观都不一样的,执事大人……”
  
      对自己说完这些话,仿佛心里的大石也落下了一般。
  
      什么武功秘籍内功心法,什么闯荡江湖信马由缰喝酒吃肉,都可以不要了,不要了。
  
      在杨审之走了以后,他就知道接下来等待着他的会是什么。
  
      虽然没吃过猪肉,但也看过猪跑,打小听酒楼茶肆的说书闲谈,也知道门派的刑法是何样残酷。
  
      哒哒,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刘莽站起身来。
  
      眼神定定的看着门外,心里暗道,来的很快啊,比他预料当中来的还要快那么几分。
  
      门被用力的推开,顺次进来了五个一身黑衣的男子,只有为首之人的肩膀上袖了一点金叶。
  
      这人刘莽曾见过一面,刑法堂的许执事,成天都板着一张脸,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仿佛路上遇到的每个人,都欠了他二五八万一般。
  
      没有多余的废话,许执事一挥手就说道:“带走。”
  
      余下四人迅速上前,分左右将刘莽给押走了,他也并没有反抗什么。
  
      此时此刻,刘莽他心里还想着,希望自己的这番坚持能真的起到作用,刘元一定要远远的逃离大德郡,千万不要被找到才好啊。
  
      然而刘元此时此刻不仅没能,远远的逃离大德郡不说,还在距离他很近的周家少爷府里,正被一堆‘妖魔鬼怪’给包围着,当真是一对难兄难弟啊。
  
      看着前方或是穿的奇奇怪怪,要不就是拿着奇奇怪怪的道具,再要不就是胸口碎大石把自己弄吐血了的一帮子人,徐徐朝他逼近,刘元怎么看怎么想笑,哦,最右边还有两歪瓜裂枣,长的异于常人。
  
      “你们这是要干嘛呢?”刘元忍住笑,率先开口问道。
  
      闻言,陈留鹤一抬手示意所有人停下脚步,自己往前半步,看着对方脸上平静的神情,冷哼一声道:“你叫什么?”
  
      “别整些没用的,到底要干嘛你直说就是。”刘元没好气的道,等杜季走了之后他还要进去找周少爷说正事呢,没那闲工夫耽误。
  
      “呵,小子无知,狂妄嚣张,好,今天我等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人外有人。好叫你知道,这周家奇才府,不是你想进就能进的。”陈留鹤一语说完,颇有几分威风。
  
      结果刘元却被他这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给气乐了,就差没捧腹大笑了。
  
      怎么就眼前这几个孬货也算是奇才了吗,周向文到底是大富大贵之家的少爷啊——钱多。
  
      明显看到了对方眼里讥讽的笑意,陈留鹤不甘,扭头看着两人示意道:“你俩去。”
  
      说罢有两人越众而出,正是先前胸口碎大石的那两兄弟,衣服上还带着斑斑血迹。
  
      两人同时看着刘元道:“听说就是你先前瞧不起我们兄弟两。”
  
      “不敢。”刘元微微一笑道,他哪里敢瞧不起这两人,两人脑子明显有问题,还能顺顺利利的长这么大,他可太钦佩了。
  
      谁知两人当了真,脸上一喜道:“晚了。”
  
      “今儿我兄弟两就要和你比试一番,若你胜,不是,你不可能胜,你输了,就自己乖乖的滚出咱们奇才府。”兄弟两左一句右一句的说道。
  
      刘元倒很想一展身手,三下两下的将这群牛鬼蛇神都收拾了完事,但是还要顾及一下,毕竟他现在身份有些特殊,当下耐着性子问道:“好,要比什么?”
  
      这边这群人正吵闹着,宅院深处,周向文也已经和杜季谈妥了什么,满口答应下来。
  
      却原来是杜季得知回峰派接手了找那刀的事情,为了亡羊补牢的杜季,岂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功劳被回峰派夺走,他只好再来找周向文。
  
      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帮哥哥这个忙,再加把劲,让奇才府的人全员出动,事后杜季少不了他的好处云云。
  
      半敷衍的应承完了,周向文又陪着杜季把他送出府去,毕竟杜少爷可不比旁人,能够挥手就打发了。
  
      结果两人同行,没过多大一会儿,就走出了长廊,在中间偏北的院子里发现了这样一出闹剧。
  
      四周围拢过来看热闹的人还不少,周向文朝一个人招了招手就要打探下情况。
  
      刚开口问了几句,就听杜季开口回道:“周少莫问了,那人是我带他进来的。”
  
      杜季脸上十分感兴趣的看着前方,发现自己下意识的行为,果真给他无趣的生活找到了点乐子。
  
      “哦?”周向文瞬间想起来了门子之前给他禀报的那位故人,此时细细打量了那人一番,发现真是不认识,估计又是什么吃不上饭的骗子。
  
      却发现好像又不是那么简单,只见那位‘故人’已经成功的赢了他手底下的水火二将。
  
      辗转腾挪之间,刘元脸上一些简单的装扮和易容难免出现了些微的变化。
  
      周向文好笑的道:“一个大男人,竟还涂脂抹粉?”
  
      而再看杜季脸上的神色,一双眉深深的皱着,已然陷入了沉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混迹江湖开客栈》,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