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神级明星第34章 大妹子,重生之神级明星第34章 大妹子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李青的第一次专访很快就出来了,版面被排在《新娱乐周报》的头条,鲍芸芸和韩菡从外面逛街回来,就把报纸丢给了李青:“喏,买来了,新娱乐周报,你的专访,还是头条呢。”
  “这么快!”李青有些意外,放下手中写着玩的歌词本,拿起报纸看了起来。
  韩菡喜滋滋的道:“这家报纸真不错,说的都是你的好话,还顺带提了芸芸姐的新专辑,这广告费可一分钱都没收呢,真仗义!”
  鲍芸芸大大咧咧的显摆:“那是,我早说了吧,有马老师的关系在这里,他们哪能抹黑青子啊,我搁马老师那听说了,《新娱乐周报》目前是挺李派的中坚力量,他们怎么着也不能自己打自己脸哪,你说不是青子?”
  “这么说我是得感谢感谢小马哥了,感谢他的庇佑。”李青一边看报纸,一边笑道。
  “什么庇佑呀!”
  鲍芸芸啐了一口,笑骂道:“你把马老师当神仙供着呢?”
  李青笑着摇头,低头看着报纸。
  韩菡说的不错,《新娱乐周报》把整个头条的版面,超过一半的部分都用来描述自己了,而正中部分的篇幅则嵌着一张自己坐在录音室里摆弄吉他的样子。
  匆匆看了几眼,李青发现除了采访自己的那些内容外,最多的还是介绍自己现状的描述。
  “……事件的起源就是这样,李青并没有收到过哪怕是公司部门的一个短信的通知,他本人在退出《音乐之星》后,就立即投入到朋友的一张专辑制作中去了。”
  “李青是个事业心很强同时也很努力的人,当小编提及网络上那些纷纷扰扰的事件时,他会从忙碌的创作状态中抬起头来,有些茫然又有些开玩笑的说,哦,是吗?我在网上原来这么火啊?”
  “真的,小编当时真心觉得,他可能,可能真的没时间去关注这些评论吧……”
  “网络上诽谤李青的人很多,说他大牌,说他唱功不行,说他的才华是虚假的,说他的人气是推手打造的,人云亦云,谣言传的多了,那么信的人也就多了。在这里,小编真诚想奉劝这些造谣者,用心去倾听李青的音乐吧,它能净化你们那肮脏狭隘的心灵。”
  “……他的朋友们都叫他青子,很亲切的昵称,小编有幸获得了一次专访李青的机会,紧张的几乎要睡不着觉,那天近距离接触李青,小编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那是一个特别干净特别阳光的大男孩,眼神像是钻石一样善良,笑起来很好看,暖化人心,这样一个男孩,我想不出什么样的人才能忍心伤害他。”
  “就算他创造了京城卫视的收视奇迹,创造了一连两首歌曲登上全国电台点播榜前十的榜单成绩,他也没有哪怕是一丝的骄傲存在,始终带着一颗谦虚的心。”
  “因为原公司不公正的待遇和刻意的雪藏,再加上合约限制的关系,可能大概两年内李青不会有通告可接,所以这段时间内,李青可能会消失在公众的视野当中,但是我相信,有这样一份经历沉淀,日后的李青,必然会有更耀眼的姿态回归。”
  “小编对李青的才华钦慕依旧,作为一名粉丝,临走的时候,小编厚颜向李青要了几张明信片签名,而其中一张明信片,除了签名外,还有李青对广大歌迷朋友的祝福和问候,这是一首诗歌,是一首现场临时创作的诗歌,它没有名字,征得李青的同意后,我给它起名为:《见或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
  放下报纸,迎上韩菡和鲍芸芸笑嘻嘻的目光,李青难得的脸红了,尴尬的咳了一声,“嗯,实事求是,还算不错的报道。”
  鲍芸芸撇撇嘴,已经懒得继续吐槽了,转过身就跑到录音室当中,戴上耳麦,拿起放在谱架上的乐谱本子,沉浸在新歌的练习当中去了。
  韩菡拿起报纸,坐在李青旁边,推了推眼镜框,眼神亮晶晶的说:“青仔,这首《见或不见》真好,你还会作其它诗歌么?”
  “怎么了?”李青乜斜着眼看她,心中嘀咕道,这丫头最近是越来越水灵了。
  韩菡忸怩了一下,最后羞涩道:“那也给我作一首呗。”
  “你当是大白菜啊!”
  李青郁闷了,不过看着韩菡那失望的模样,他顿时心疼道:“好吧好吧,让我想想。”
  “嗯嗯嗯!”韩菡欣喜的点头,自从第一眼看到《见或不见》这首诗歌,她就喜欢上了,特别喜欢,难以自制,每个上几分钟就会念叨上几句,简直都要魔怔了。
  李青看着韩菡期待的眼神,心中促狭,便一本正经的朗诵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韩菡一愣,旋即羞恼起来:“什么呀,你怎么背起《诗经》来了!”
  “我真不会作啊!”
  “骗人!”
  李青无奈道:“要不给你唱首歌?”
  歌也不错,作起来比诗歌还难呢!
  于是韩菡便又欢喜的问道:“特地给我作的?”
  “是是是,行了吧!”
  李青看了看韩菡编制的羊角辫,看着那清纯秀丽的小脸上洋溢着的烂漫笑容,不由怦然心动,忽然伸出手,把韩菡的眼镜真摘了下来。
  “你干什么呢?”韩菡有些疑惑。
  李青把眼镜拿在手里,仔细的端详起韩菡来:“嗯,不戴眼镜更好看些。”
  韩菡脸一红,把眼镜夺过来,却没有再继续戴上,改口道:“快别贫了,你倒是唱啊?”
  “那我唱了啊!”
  韩菡满是期待的点头:“唱吧!”
  “我真唱了?”李青小心翼翼的问道。
  韩寒不疑有它,再次点头。
  于是李青嗯嗯了几声,轻轻嗓子,便开口清唱了起来。
  “一天不见妹妹睡不香,
  两天不见妹妹心慌慌,
  三天不见不知该怎样,
  走起山路浑身没力量哎,
  妹妹她是花开满山岗,
  妹妹她是鸟声耳边唱,
  妹妹她是泉水叮咚响,
  声声落在哥哥心坎上哎,
  大妹子你真漂亮,
  好象东山的红太阳,
  火辣辣的烫在我肩上……哎哎哎,丫头,你别跑啊!我还没唱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