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神级明星第150章 报家国,重生之神级明星第150章 报家国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与其他文职干部不同,李青一身黑‘色’羽绒服在舞台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刚刚步入大学的青涩学生,不过他那充满磁‘性’又低沉、伤感的歌声,在经过十多秒的酝酿后,却让在场的战友们完全忽视了他的年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与部队间流传的《军中绿‘花’》不同,在李青的演绎下,这首《军中绿‘花’》显得更有韵味,更动听,更感人。
  
      “妈妈你不要牵挂
  
      孩儿我已经长大
  
      站岗值勤是保卫国家
  
      风吹雨打都不怕……”
  
      有第一次听这首歌的军人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种种感触,种种遗憾,齐齐涌上心头。
  
      不少人都开始与蔡健、与李青一起,齐声合唱了起来。
  
      “衷心地祝福妈妈
  
      愿妈妈健康长寿
  
      待到庆功时再回家
  
      再来看望好妈妈”
  
      最终,在近乎于全场的大合唱中,《军中之‘花’》落下了帷幕。
  
      欢呼声中,蔡健立正,敬礼,在万千掌声退下舞台,只留下李青留在舞台上。
  
      随后,名叫段静的主持人走上舞台,一手拿着主持卡,一手拿着话筒,用手心一边轻轻鼓掌,一边笑道:“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歌坛小天王——李青!”
  
      “李青呢,大家可能不太熟悉,但说起刚刚那首《军中之‘花’》,大家一定是耳熟能详了,没错,这首歌的原作者,就是咱们眼前这位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李青,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在抬起所有观众的鼓掌声中,李青做了一个还算标准的敬礼手势,然后抬起话筒,笑道:“大家好,我是李青。”
  
      段静拿起手中的主持卡,继续道:“说起李青,他的才华可以说是整个歌坛都有目共睹的,不仅创作出了《军中绿‘花’》这首优秀的军中民谣,还接连创作出《飞得更高》《野子》《月亮惹的祸》还有《挥着翅膀的‘女’孩》《听海》《那些‘花’儿》等经典曲目……”
  
      随着段静的介绍,整个广场都掀起阵阵的惊呼声。
  
      “是他!这两天电台一直放的《月亮惹的祸》就是他唱的!”
  
      “《野子》竟然也是他唱的!”
  
      “我家小芸芸的那些歌,竟然都是他写的……这么小的年纪,真不敢相信!”
  
      “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刚刚集合的时候,饭堂里还飘着《曾经的你》这首歌呢,据说就是这个李青唱的啊!”
  
      在战友们一片窃窃‘私’语当中,坐在前排位置,‘胸’前别着两杠三星,约有三四十岁的男子忽然问到:“这个歌手似乎知名度不小,是咱们文工团的人吗,怎么没穿演出服?”
  
      “报告褚团长,李青是民间邀请的,由蔡健同志引荐。”旁边的一个军人说道。
  
      “哦?‘挺’好,《军中绿‘花’》这首歌我也很喜欢。”
  
      褚团长笑道:“这样的创作型人才,就要多多加以鼓励,部队需要更多正面积极的军中民谣,来引导战友们的负面情绪,等些时候,问问他有没有加入文工团的想法。”
  
      旁边的军人颔首。
  
      “褚团长!”
  
      这时候,坐在旁边不远处的雷伟贤开口道:“我觉得李青年纪尚小,资历也很浅,还不足以加入咱们文工团。我的意见是,咱们先签下他,让他先做签约演员,磨练一下他的‘性’子,如果觉得合适,咱们再正确引入这股年轻的力量。”
  
      “伟贤同志说的不错。”
  
      褚团长有些意外的看了雷伟贤一眼,在他看来,文工团上尉级别的蔡健都亲自引荐了,再加上这个小伙子确实不错,各方面才艺也都非常达标,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卖给蔡健一个面子也不错。
  
      他虽然是团长,上校军衔,但众所周知的是,文工团的级别升的很快,指不定什么时候,这个蔡健就窜到他头上去了,虽然体系不同,权利没什么‘交’叉点,但级别放在那里,真到见面的时候,认真起来还是级别低的还是得行军礼。
  
      因此,如果不是太过分,在有指标的情况下,褚团长也很乐意卖给有前途的文工干部一个面子。
  
      不过看到雷伟贤反对,褚团长就有些意外了,他虽然兼任二炮文工团团长,但他并没有对文工团有过过多的了解。
  
      想了想,褚团长便点点头:“那就先给他一份签约演员的合同,若是能吃苦耐劳,各方面以文工团为基准,那就再引他加入。”
  
      雷伟贤面‘露’笑容,抛开了这个话题,看着舞台上的李青,转而对周边的几个部队干部说道:“这个李青,也是有些才华的,不过他到底还是年轻,年轻就有些无知,你们猜他下一首歌唱什么?”
  
      “唱什么?”有人好奇问道。
  
      雷伟贤呵呵笑道:“是一首他自己编曲,自己填词的歌,内容是写岳飞的。”
  
      褚团长饶有兴趣道:“自己填词?不是《满江红》?”
  
      “自然不是。”
  
      雷伟贤轻笑道:“所以说,这才是年轻人狂妄无知的表现。也是我不太愿意让他直接进文工团的原因。写岳飞的歌曲,除了《满江红》,还有谁能写这么一手好词?这可是岳飞亲笔所创的词牌,当今乐坛,我就没见过哪个作曲家,编曲时能绕过《满江红》不借鉴,而去自创的……”
  
      不少人都连连点头,感觉雷伟贤说的‘挺’有道理。
  
      就在雷伟贤侃侃而谈的时候。
  
      舞台上,段静介绍完李青的履历后,便走下了舞台。
  
      随后,‘露’天音箱里传来了一首轰然的‘交’响乐笛声。
  
      乐声如同滚滚长江东逝水,仅仅只是几秒钟,就让在场的战友们散漫的‘精’神瞬间聚集了起来。
  
      “这首歌,叫《‘精’忠报国》,送给在场的所有战友,希望每一个战友,都有一颗为国报国之心,希望每一个中国人,心里都有一缕中国魂!”
  
      李青说完,在战友们的注视下,便踩着节奏的点,朗声高唱: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间
  
      谁能相抗!”
  
      台下,褚团长缓缓直起身子,目光炯炯的盯着李青,良久才道:“这歌不错!”
  
      “二十年见,谁能相抗!好!好一个谁能相抗!”
  
      看着褚团长‘激’动中又禁不住哈哈大笑的神情,旁边不少军官都是满脸愕然。
  
      随后,他们仔细品味了一番李青的歌曲,渐渐地便深有同感。
  
      在声势浩大的‘交’响乐中,夹杂着似乎从天际而来的怒马长嘶,以及无数军士深沉的和声,一时间,听着歌声,联想到那副征战沙场的画面,军官们不由得听的痴了。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李青的歌声‘激’昂,端正,一股大气扑面而来!
  
      一幅鲜衣怒马、马革裹尸般的画面在歌声里描绘着,把现场一千三百多名战友的情绪纷纷调动起来。
  
      “恨‘欲’狂,长刀所向,多少手足忠魂埋骨他乡……”
  
      此时此刻,所有将士都是双拳怒握,浑身都是热血沸腾!
  
      为兵为将者,哪一个没有报家报国之心!
  
      即便百死,也在所不惜!
  
      好!
  
      好歌!
  
      好曲!
  
      好词!
  
      简直唱到兄弟们心里去了!
  
      如果……如果我等出生在战争年代,一定要用这血‘肉’之躯,为家,为国,为人民,献上自己的全部力量!
  
      在战友们热泪盈眶的注视下,甚至不少人‘激’动的怒吼当中,李青只感觉脑袋嗡嗡的,为了调动情绪,他深深吸一口气,耳边却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
  
      他深深沉浸在音乐中那铺开的画面。
  
      为家国,为百姓,哪怕战死沙场,埋骨他乡,也在所不惜!
  
      那如长河滚滚般的歌声,这一刻,震耳‘欲’聋!
  
      “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中国要让四方——
  
      来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