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神级明星第564章 最后一封信,重生之神级明星第564章 最后1封信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之神级明星 > 第564章 最后一封信
    所谓洪峰,就是洪水的最大流量。
  
      如果单位面积的降水量,大于水流量,雨水就会一点一点的积累。
  
      一旦流域广,路程长,就会形成洪峰。
  
      简单来说,洪峰就是一道大波浪,也是击垮一些堤坝闸口的最大元凶。
  
      当第一次洪峰形成,接下来,便会出现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这个时候,就是考验堤坝闸口真材实料的时候了,如果堤坝是由高科技的钢筋水泥制作,那即便再大的洪水,一般情况下,发生崩溃的几率也不大。
  
      但顺北城修建的堤坝,之所以让况枫、李青精神紧张,就是因为两人都知道,顺北城修建堤坝所用的材料,完全是弄虚作假,使用的也多是废料,水泥成分极少。
  
      再加上堤坝本身就容易产生蚁害……
  
      因此,顺北城的堤坝,其稳定性和牢固性,可能并不像外人所想象的那样坚挺。
  
      此时,就连况枫都没有想到,洪峰会来得如此突然。
  
      在他的预想当中,洪峰最起码要等到水位超过警戒线之后才会形成。
  
      他恍惚着问道:“支援部队什么时候赶到?”
  
      “明早天亮之前,第六师与省警备区前来支援,带头的人……是徐德亮参谋长。”张泰仔细的说道。
  
      况枫错愕道:“徐参谋长?”
  
      徐德亮是况枫所在的两栖机械化步兵第六师的参谋长,级别比况枫要高出至少三个等级,而整个第六师就已经是上万人打底,再加上省警备区的上千人,这样大的阵势,一下子让况枫有些惊愕起来。
  
      不过抛开这些不谈,当听说要等到天亮之前,部队才能支援到地方的时候,况枫的脸上却是明显难看了起来:“这么晚?从省军区到顺北,走高速的话,用不了一个晚上吧?”
  
      “是这样的,况团长,我刚刚收到消息——淮河水文站水位超出历史最高水位,并在两小时前出现溃口,因为当地人员撤离不及,整个周围范围地区都淹没在洪水当中……目前据说伤亡惨重,二号首长很震怒,声称将对这次淮河堤坝溃堤事件追究到底……”
  
      张泰解释道:“我把电话打给部队请求支援的时候,上头一听说咱们这里的水位也超出了警戒线,所以就非常紧张,第一时间就紧急调动部队人员前来支援,不过,因为支援部队正在淮河水文站进行抗洪救灾,短时间内可能抽不开身,所以才让我们想办法撑到明天早上……”
  
      况枫的脸色更难看了。
  
      开什么玩笑,一千人,怎么撑一个晚上?
  
      鬼知道顺北闸口什么时候会承受不住洪峰的冲击而出现溃口?
  
      到时候,部队这一千人,能抵挡得住这样的灾难吗?
  
      这完全是螳臂当车啊!
  
      一瞬间,况枫只感觉头皮发麻。
  
      在他的设想当中,如果决口溃堤的话,在溃口尚未扩散之际,找几百号人上前抱住沙袋顶住,然后在让人迅速往溃口投放沙袋、石块,甚至是驳船、汽车,涌来阻挡水流……这样的话,还是有一定几率阻挡溃口扩大的,坚持到暴雨停歇,洪水退去,自然便是大功一件。
  
      但是,这些状况,却有一个前提。
  
      那就是这几百号人,能够在溃口前,坚持到让所有的沙袋、汽车投入到溃口当中……
  
      而这个过程,最起码需要几个小时。
  
      人是血肉之躯,而现场只有区区一千人,如果没有支援的话,根本不可能坚持这么久。
  
      此时此刻,况枫只感觉有心无力,原本消失下去的迅速撤离的想法,此时再次涌上心头。
  
      他今年二十五六岁,就已经是全国最年轻的副团长,被家里的长辈们很是看好,可以说前程似锦,未来更是一片康庄大道。
  
      如果在这里出现了什么闪失……
  
      况枫手脚冰凉,仿佛是一顿当头棒喝。
  
      他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这时,身为况枫的助手,排长张泰站在了面前上千名士兵面前,用力的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在磅礴大雨中,他气沉丹田,把目前遭遇到的状况说了一遍。
  
      听到堤坝很有可能在今晚出现溃口,整个士兵部队,即便平时再热血、再冷静,此时也不由得微微骚动起来。
  
      人们脸上有着很明显的不安感。
  
      张泰环视全场,忽然大声说道:“兄弟们,保卫国家的时候到了!我们脚下站立的地方,就是最危险的抗洪第一线!此时此刻,家乡的人在看着我们,父母长辈在看着我们,全国人民都在看着我们!为什么?因为我们是军人,因为我们从国家成立以来,就是老百姓的保护神!我们既然选择来当兵,就是为了这一天,能够舍身报国!”
  
      “有一种兵,可以不用保家卫国、保卫人民,那叫逃兵,逃避自己责任的兵!”
  
      “你们愿意做逃兵吗?”
  
      “你们愿意眼睁睁看着我们身后的老弱病残在洪水当中拼命挣扎吗?”
  
      “你们愿意让那些对我们寄予厚望的父老乡亲失望吗?”
  
      “你们愿意背负千古骂名吗?”
  
      “你不站岗,我不站岗,谁来保卫祖国,谁来保卫家?”
  
      “你不扛枪,我不扛枪,谁保卫咱妈妈,谁来保卫她!”
  
      这一刻,暴雨倾盆。
  
      张泰的嘶吼如同一道闪电,照亮所有人的内心。
  
      大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打在张泰的脸上,也打湿了他的眼眶……
  
      所有士兵都没有说话,他们看着张泰,脸上流淌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
  
      “兄弟们,给你们三十分钟时间,给自己最想念的人写一封信!三十分钟,我希望能在这里看到你们每一个人!每一个人!”
  
      张泰一字一顿的道:“解散!”
  
      下一刻,上千名战士像是讶异了很久一般,齐声大吼一声。
  
      紧接着,一个个便井然有序的按照部队规定,步伐整齐的小跑回各自的营地帐篷当中……
  
      另一边,同样站在雨幕当中看着这一幕的李青,心情复杂难言。
  
      这是,最后一封信吗?
  
      这个时候,裴思涛拿着一件救生衣走了过来,一边递给李青,一边感慨着说:“这些都是真正的军人……”
  
      “真正的军人是什么?”李青轻声问道。
  
      裴思涛一愣,而后肃然道:“战死沙场,虽死犹荣!”
  
      ----
  
      感谢gfgbvdf的打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