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神级明星第926章 《克罗地亚狂想曲》 下,重生之神级明星第926章 《克罗地亚狂想曲》 下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之神级明星 > 第926章 《克罗地亚狂想曲》 下
    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东道主韩道成在听到这首曲子的时候,微微闭合的双眼却是陡然睁开,沉思的眸子望向在钢琴前弹奏的李青。
  
      “叮叮咚——”
  
      那一瞬间,曾经漫步云端的记忆出现在眼前。
  
      灰色的天空中,尚未散去的硝烟在空气中弥漫着。
  
      耳边传来远处交战的轰鸣声。
  
      被战火洗礼过的小城,倒塌的墙壁,凌乱的碎石,尘埃在空气中飞舞,最终落在了韩道成的手心里。
  
      那一年,韩道成二十二岁,他第一次以商贾的身份来到朝鲜战场,在那片贫瘠的土地上,他看到雄壮的战车,看到坦克在轰隆隆的声音中把一座小城轰成平地,看到天空中的鸟儿慌张的驻足在碎石尖上,想在人烟散尽的石缝中找寻一点面包屑……
  
      黑夜降临,冷风呼啸,大地一片灰暗。
  
      那里没有灯火,没有喧嚣,有的,仅仅只是战后的平静。
  
      但星光却特别的璀璨,璀璨到让韩道成感觉到了一丝悲伤。
  
      有人说,人死后会变成夜空中最闪亮的那一颗星。
  
      那一夜,天空中繁星似锦。
  
      “曲子和弦美到了极致!”
  
      黑袍老人的大胡子因为兴奋而抖动了起来:“这是本世纪末我听到过的最动听的钢琴曲,在这首曲子里,蕴藏着一股特殊的情感,欢快与悲壮,微小和宏大,所有对立的一切都存在这首曲子里,噢,上帝!”
  
      黑袍老人捂着胸口,感觉到了心脏在迅速的跳动,血液飞速的在血管中流淌。
  
      “尊敬的霍伊尔先生,为了您的身体着想,您可千万别太过激动。”
  
      亨利笑着说:“不过,能够在香港发现一位天才钢琴家,也确实值得我们高兴。”
  
      黑袍老人深吸一口气,看向李青的目光中饱含激动:“他叫什么名字?”
  
      “李青!”亨利用蹩脚的中文说道。
  
      “就是他了!”
  
      黑袍老人笑道:“黄金大厅很久没有迎来真正的天才了,如果能够为音乐协会引进这样一位年轻的天才钢琴家,未来的音乐世界,将会变得更加精彩!”
  
      与此同时,李青的弹奏也变得越来越流畅。
  
      这一刻,他整个人仿佛藏在了一团光芒里,在周围乐师们的伴奏下,这一首《克罗地亚狂想曲》,也开始堂堂正正的在这个世界,这个时空,绽放出属于自己的色彩。
  
      它激昂却不失稳重,略显悲伤的曲调中似乎蕴藏着更深层次的热爱,让所有人都听得浑身发麻。
  
      “你抖腿干什么?”
  
      况枫皱着眉头,看着坐在旁边的庄贤。
  
      “什么?”庄贤回过头,疑惑道。
  
      况枫指了指庄贤的双腿。
  
      庄贤低头一看,就见自己的双腿不听使唤似的抖个不停。
  
      他顿时便呆住了,双手下意识的按住自己的双腿,半晌后才抬起头来,看向演奏中的李青,愣愣的说道:“这首曲子似乎有一种魔力,让我情不自禁的跟着曲子的节奏开始抖腿……太可怕了!”
  
      况枫闻言,便觉有些好笑。
  
      他不太懂音乐,只是觉得李青弹奏钢琴时似乎与平时不太一样,极端认真。
  
      一边弹奏,一边跟着音乐声而有节奏的晃动,这个人浑身像是散发着光芒,让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被之吸引。
  
      蔡明达呆呆的看着演奏中的李青,回过头低声问道:“怎么样?比你弹的那一首曲子如何?”
  
      “应该比不了吧……”
  
      蔡云坤不自信的说道:“我弹得可是贝多芬的乐章!他作的曲子怎么可以跟贝多芬相提并论!”
  
      蔡明达闻言,稍微松了口气。
  
      然而越是听下去,他心中便越来越没有底气。
  
      单就普通观众的视角而言,蔡明达觉得,这个李青弹得似乎比儿子好上那么一点点……
  
      “简直热血沸腾啊!”
  
      上官艾雅看着万众瞩目中激情弹奏的李青,双眼放光的说道:“没想到他连弹钢琴都这么帅气,还有这首曲子,真的是他的原创吗?这么厉害!听得我浑身发抖!太TM刺激了!”
  
      “这首曲子不算太难,大概也就是八级左右的水准。”
  
      况晓月看着那个仿佛太阳一般正在发光的男人,一脸崇拜的说道:“但是它带给我的震撼,却比一首十级钢琴曲还要深刻,什么叫天才?艾雅姐,这就是!”
  
      唐棠蹙眉道:“晓月,克制住你自己的情绪,李青已经有女朋友了!”
  
      况晓月丝毫没有理会唐棠的提醒,激动的听着李青的演奏,半晌后才嘀咕道:“又没有结婚!他可是艺人啊,艺人怎么可能结婚?”
  
      正在这个时候,李青演奏已经达到了整首作品当中的最高潮部分。
  
      当李青的双手急速飞舞在琴键上时,众人的面前仿佛展开了一幅幅历史画卷。
  
      天空下,暴雨倾盆,人们的视线难以看到三丈之外的景象。
  
      然而,危险却无处不在。
  
      炮弹向四面八方投射出青灰色的光芒。
  
      在那可以看得见的世界里,田野在摇晃,世界跟着抖动。
  
      东方,有着极其剧烈的爆炸声。
  
      西方,那座蛰伏的小城,此刻如火山在绽放。
  
      南方,子弹在空气中横飞。
  
      北方,广阔无垠的地面上,雨和夜色并存,不是响起几声微弱的哀嚎。
  
      几天后,在那片被战火摧残后的废墟中。
  
      一朵不知名的白色小花,正在风中摇曳……
  
      愿世界和平!
  
      当李青弹下最后一个黑白键,全场一片寂静。
  
      人们毛孔倒竖,耳边似乎还回荡着那激昂的曲调,心中的震撼在这一刻后知后觉。
  
      片刻后,韩道成抬起手,第一个鼓起掌来。
  
      紧接着,第二个人,第三个人,第四个人也相继鼓掌……
  
      当掌声雷鸣,人们的赞叹声不绝于耳。
  
      这一刻,蔡氏父子面如土色。
  
      李青从钢琴前站起身来,向着在场来宾微微点头。
  
      不骄,不躁。
  
      不卑,不亢。
  
      当掌声渐消,韩道成看着李青,微微颔首,道:“还不错……”
  
      “岂止是不错?”
  
      韩道成话音刚落,人群中,霍伊尔便立刻出声:“李的演奏,让我听到了世纪末最伟大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