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供应商第五十章满载而归,知识供应商第50章满载而归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知识供应商 > 第五十章满载而归

  “这个诗人是谁,我不说,你们一看就知道了,他就是杜甫,他有两句非常有名的诗叫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我们的题目要求选手背出这位诗人所有的选进唐诗三百首里面的诗歌,有一首一个字背错,这五千元大奖就没有了,所以,要想拿到这五千元大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接下来,我们拭目以待,洗耳恭听,看看我们台上的这位选手能不能顺利拿到这五千元大奖。”
  主持人宣布完题目以后,轻声说道:“由于这个题目难度有点大,我可以稍作提醒,唐诗三百首收录的杜甫的诗有38首,李白的27首,李商隐的22首,做为主持人我也只知道这么多了,你现在问我是那38首诗是什么我都不知道,更别说一首一首的去背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要是这五千块钱那么容易赚,我们老板还不得亏死?”
  何佳摇摇头道:“我考,这也太难了吧?最起码他们得把那38首诗给说出来,就给一个名字,谁背的出来?”
  王亚圣道:“我也只是会背几首,还不保证完全正确。”
  好多客人都觉得这道题太难了,就算是考上名牌大学的学霸来,都未必能够拿走这五千块钱。
  主持人觉得给杨逸凡思考的时间差不多了,便说:“选手如果想好了,就可以答题了,你每背一句,我们的大屏幕上都会显示字幕,方便大家查看答案。当然,如果你觉得自己不能挑战成功,可以选择放弃,离开这里。”
  杨逸凡刚刚只是在脑海里面搜索了“杜甫”两个字,紧接着关于杜甫的38首诗的题目便出现了。
  点开题目,那首诗所有的字都会出现,而且还带拼音,在这种情况下,杨逸凡怎么可能会背错?
  杨逸凡先背诵杜甫的《望岳》,《月夜》,《春望》,《兵车行》,《丽人行》等诗词,紧接着背的是杜甫的比较难以理解的诗词。
  那些诗词艰涩难懂,好多字还是生僻字,要不是有注音,杨逸凡自己都不认识。
  背诗虽然枯燥无味,可是杨逸凡却把诗背诵的像是在弹一曲精妙的音乐,让那些人都非常激动。
  他们都在盯着大屏幕,似乎要找出杨逸凡的错误。
  38首诗,总共花费了杨逸凡一个半钟的时间,才全部背诵完。
  那名主持人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杨逸凡一定会有错的,所以他的心态非常好,可是等杨逸凡背诵了17首的时候,他彻底没脾气了,要想在杨逸凡身上发现错误,那简直比在鸡蛋里面挑骨头都难。
  那名主持人最后宣布杨逸凡顺利闯过了第三关,五千元现金在一名礼仪小姐面前的红色箱子里面放着,杨逸凡接过红色箱子,看都没看,递给了秦如双,让她数一数看够不够。
  秦如双和何佳自己点了点数,何佳说:“总共五十张,一张一百,五千块钱。”
  杨逸凡把那五千块钱给了秦如双,接着他要使用另外的两次机会,继续参加活动。
  根据春风得意楼的规定,杨逸凡在春风得意楼消费了一万五千块钱,他有资格参加三次机会。
  那名主持人和礼仪小姐商量了一下,只见那名礼仪小姐出去一趟,大概是向更高的级别汇报这种情况。
  毕竟,按照春风得意楼设计的这个活动,能够闯过两关的人都不会有几个,赔几百块钱,不算什么,可是一次赔五千那就有点大了,他们的现金大奖有没有一万块,都是问题。
  礼仪小姐回来以后,在那名穿白衣服的主持人耳边说了几句话以后,男主持人继续说道:“请大家稍安勿躁!我们春风得意楼的生意如此红火,怎么可能会出不起几千块钱的奖励?这位选手既然还有两次机会,那就让他来就行,我不信他每次都能够过关。”
  杨逸凡的脑海里面存了一部唐诗三百首,无论主办方如何换题目都难不住杨逸凡。
  第二次通关以后,主持人那张本来很帅气的脸,就好像被打了一样,一点表情都没有,他在主持节目的时候,有气无力的,似乎被人割了身上的肉一样。
  到第三次闯关的时候,有客人直接说,不用浪费时间了,你们直接把五千块钱给杨逸凡就行。
  春风得意楼的人说钱可以给,但是这形式还得走,没有办法,杨逸凡又过了三关,最后一关虽然是背诵李商隐所有的诗,可是对杨逸凡来说都不算什么。
  春风得意楼在杨逸凡身上输了一万五千块钱,这件事上报经理以后,经理都很吃惊,还说有机会去会会这个人。
  杨逸凡拿着一万块钱,还给王亚圣两千,孟启明两千,他自己只剩下六千块钱了。
  他们五人走出春风得意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何佳还说他回去后会见见张雄,尽力说服他当杨逸凡的徒弟,杨逸凡谢了他,不过,他也把话放出来了,说自己不会求任何人学习唐诗三百首,他不愿意不用勉强。
  五人散了以后,何佳骑着电动车,回到家以后,把车停到院子里,就去敲张雄家的门了。
  张雄开门的时候还不忘背诵唐诗。
  “三日入厨下,洗手作羹汤。
  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唐·王……王王王……”
  何佳开玩笑道:“喂!怎么见了我你就变成一条狗了?”
  张雄苦笑道:“我这不是在背诗吗?背了一个晚上,到现在越背忘的越多,一首简单的五言都记不住了。”
  何佳被张雄让进屋里面以后,他把手中的唐诗三百首放到桌子上,道:“哎!你怎么到现在还不睡?嘴上一股酒味,在哪里喝酒了?”
  “春风得意楼!”何佳在说这五个字的时候,脸上也流露着春风得意的表情。
  “哼!”张雄笑道:“吹牛,你就吹吧!”
  “哎!我告诉你,我这次还真没有吹,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觉得我没有钱去那种地方?”
  “不是我小看你,那种地方,你连喝一碗汤的钱都付不起。”
  “这也太夸张了吧?虽然我现在没有工作,可是这喝碗汤的钱我还是有。好了,不和你瞎扯淡了,我来和你是谈正事的。”
  “什么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