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设计师263章 怒虎诀 新,偶像设计师263章 怒虎诀 新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偶像设计师 > 263章 怒虎诀 新

263章 怒虎诀 新

王有贵点头应下,就想伸手把画摘下来,装到自己带来装画的盒子里,
  
  冷不防,一只手拦住了他。
  
  回过头,就对上林仁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林仁正色道:“这幅画,卖出去可不是几百文的价钱了吧?”
  
  王有贵点头称是,又问道:
  
  “你还想要换些什么?”
  
  他拍着自己壮实的胸脯,豪气万分道:
  
  “哥哥承了你的情,要什么你就说,哪怕让哥哥亏一些也不碍事。就算要些违禁品或大价钱的东西,比如燕尾弩、沙门砚、狼毫笔这些。哥哥在镇子里还算说得上话的,你要是真想要,我过两天就能给你弄来。”
  
  燕尾弩是一种小巧的弩弓,因其状似燕子而有名,一次能装十支箭,可连发,属于民间禁用的违禁品。
  
  沙门砚因产自沙门得名,采用赤血石制成,砚底密密麻麻布满血丝似的纹路。
  
  砚台发墨好的墨如油,在砚中生光发艳,随笔旋转流畅;当真是:发墨益毫、滑不拒笔、涩不滞笔。
  
  狼毫笔就更不一般,虽说是狼毫,属硬毫笔。写字锐利,点画瘦劲。但并不用一般野狼的毛发制成。乃是用极北苦寒之地雪狼尾部的那一小撮毛收拢制成,笔身更是采用百年金丝楠木,巧匠手工削成细细一根。用时自有一股清香扑鼻,有摈除杂念,振奋精神的奇效。
  
  林仁笑了笑,道:
  
  “你说的这些我都不要,我要——”
  
  “要什么?”久久等不到下文的王有贵问,
  
  “怒虎诀下册!”
  
  “嚯!”
  
  王有贵惊地原地跳起,急忙伸手去捂林仁的嘴,又万分仔细扫视四周,确认有没有人正藏在门外或躲在哪里偷听。
  
  林仁一脸晦气打开王有贵的手,也不知道他今天上茅厕有没有洗手。
  
  不过照他的性子,十分可能没有。
  
  这样一想,林仁只想吐。
  
  “我的好弟弟啊!”王有贵搂住林仁的肩膀,压低声音说,
  
  “你是怎么知道我有怒虎诀下册的?”
  
  “谁让你把你有个二哥在县城当兵的消息到处吹嘘?”
  
  “他只是名伍长!”王有贵粗着脖子喊道,
  
  “可他把他堂妹送给了县城军侯。”
  
  蔡朝军制乃五人为伍,设伍长一人;二伍为什,设什长一人;五什为百,设百夫长一人;十百成千,设千夫长一人。
  
  三千人为一曲,设一军侯;九千人为一部,设校尉一人;上面则视作战的需要和总兵力的多寡,分裨将军、上将军以及自统一军的大将。
  
  见王有贵还想说话,林仁摆摆手,了当道:
  
  “现在别说我,就连虎子他家养的牛都知道你可能有怒虎诀全本这件事。”
  
  “啊?”
  
  “他家牛在哪?”
  
  王有贵不疑其它,神色一正,右手伸向腰间挎着的长刀。
  
  “呵,今天你家崽子跟虎子玩火,把牛惊跑了,估计一时半会回来不了。”
  
  开了这句玩笑,林仁眼睛也直了,直直盯住王有贵:
  
  “这幅画少说得卖十两银子,十两银子我一文不要,换一次借我观阅怒虎诀下册的机会,成不成?”
  
  “我,我——”
  
  王有贵左右为难,当真是直接走人也不是,答应也不是。
  
  此时大陆上有三个国朝鼎足而立,分别是蔡朝、王朝、武朝。
  
  王有贵和林仁身处蔡朝。
  
  因为有其余两个国家对其虎视眈眈,明里暗里交锋不断,并且蔡朝身处地域多有高山老林。每一名蔡朝士兵都有修习皇家传下的怒虎诀,
  
  此功法内外兼修,外练筋骨皮,内练精神气。传闻练至最高处,十层功力一出,劈山裂石不在话下。
  
  又有律令,百夫长以下职位士兵只可修习怒虎诀上册。
  
  王有贵自己只是一名民兵,是由当地镇子自发报名,从中挑选出勇武者入列。不属于蔡朝正式军列,自然无法修习这等秘籍,但好在他有个处事老道的好哥哥——
  
  左右想不着脱身的办法,王有贵知道自己转来转去的模样傻了些,于是回头问:
  
  “上次给你看上册哥哥已经是冒了杀头的罪过,哪里还敢给下册给——不对,难不成你已经修成了上册?”
  
  说着,脸上露出一丝惊骇。
  
  林仁点点头,大方的承认道:
  
  “已经练成了。”
  
  一边伸手抓住床头一根成人手臂粗的木棒,轻喝一声,只见林仁手臂瞬间变得通红,如火焰在手臂上烧起,右手使出力来,咔咔两声,林仁松开紧握的手掌,一堆木屑从他手指缝间滑落。
  
  哐当——
  
  林仁不以为意,将几乎断成两截的木棒丢弃一边。
  
  “你不去当兵,可惜了啊……”王有贵眼珠子都快瞪出来。
  
  要知道百夫长里头也有人修习怒虎诀没有达到五层,空拿着怒虎诀下册,却无法修习。
  
  末了,知道这次是推辞不了了,王有贵不由苦笑。
  
  这十两银子,真烫手啊。
  
  上次我又怎么鬼迷心窍,抱着炫耀的心思给他看的上册呢……
  
  王有贵道:“好吧,书给你,但是你看一遍就得还我。你也绝不能在外人知道你会怒虎诀,就算知道了,你也不能说是我——”
  
  林仁哪里听得进?才见王有贵把一本模样古朴,上书《怒虎诀》三个大字的书掏出来,立即抢过,如饥似渴地翻开书细细阅读着。
  
  王有贵依然絮絮叨叨:“这本只是翻抄本,正本还在我二哥那,我没敢拿。可你也别弄脏了,怕我回去不好交代。”
  
  “你平时修习最好跑到山里去,照你刚刚说的,怒虎诀已修成了上册。那山里的一般野兽已经无法对你造成威胁,还有……”
  
  忽然就见林仁把书一合,递还给他。
  
  “这是——”
  
  林仁闭目回忆一会,确认没有遗漏后才睁开眼:
  
  “我看完了。”
  
  “啊?”
  
  王有贵再次震惊,
  
  虽然知道这小子天生聪慧,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但是用这种速度翻书,转眼间能全部记下来,就实在无法理解了。
  
  “怎么了,有问题?”
  
  林仁斜着眼看他。
  
  我会告诉你过目不忘的本领是我这辈子穿越过来才有的,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没有,没有。”王有贵忙不留神地接过书,放怀中藏好,又拍了拍。这就急忙把那张猛虎巡山图装盒子里,急匆匆走出门,取过蓑衣,跨入茫茫大雨中。
  
  临拐弯前又忽然打转,走到林仁门前小声喊道:
  
  “小兄弟,镇子上有个姓黄的大户人家家主,说是想让你帮他画张画。我琢磨着就是这两天的事,你准备一下啊,明后天我来叫你。”
  
  说完话,毫不留恋地走了。
  
  大户人家,姓黄……
  
  林仁关了门,躺回自己的床上,又从木盒子里拿出逍遥笔,细细观赏着。
  
  黑暗中有一对小眼珠泛着光,在床底下呜呜叫唤两声。林仁熟稔地从怀中掏出一些肉干,丢了过去,就听见窸窸窣窣地声音响起。
  
  原来是一只小狗。
  
  林仁看着,不由哈哈笑了。
  
  “我说呢!”
  
  “小黄啊,你也姓黄。”
  
  这一日,林仁正在山中看书。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
  
  “真是怪哉!”
  
  林仁喃喃道,手里拿着一本书,书名《庄子》。
  
  自己已经知道眼前这个世界与自己原先所处的那个世界相似,无论风俗习惯、衣着风格,文字读音,都与华夏古代时期相仿。文字也相近,虽然有些艰涩难懂,但几年下来,林仁已经能够轻易读写。
  
  虽然用毛笔写字依旧有些不习惯。
  
  “战国时代,列国割据,各国文字没有统一,统称‘大篆’。公元前221年,秦始皇一统六国,推行‘书同文,车同轨’。
  
  之后用的是‘小篆’,是在秦国原来使用的‘大篆籀文’的基础上,进行简化,取消其他六国的异体字,创制的统一文字汉字书写形式……”
  
  “文字在这儿虽然也出现变化,但我遍阅古籍,发现如今通用字体都是由‘大篆’演化而来,之后却并非‘小篆’,而是迅速演化为简体。形体方正,笔画平直,不与‘小篆’甚至‘隶书’相同,更接近‘楷书’……
  
  意思是,这个世界原先与华夏古代接轨,但在秦朝一统六国之后就断了联系?
  
  不然哪来的儒家孔圣孔丘、与道家道祖李耳,兵家兵圣孙武,还有一众秦朝之前的先贤?
  
  秦朝之后的大汉、三国、西晋、东晋,五胡乱华、南北朝……该出现的名人名书都没有!
  
  只是居然有科举与练气士……”
  
  想了想,找不到答案。林仁把书放在一边,又从身边厚厚的一堆书中间抽出一本,书上有六个大字——《明元大陆简史》。
  
  “明元大陆方圆不知其几万万里。东有无尽荒漠,乃后羿射日后日坠之地,常年酷热无比,不见尽头;
  
  西有密岭诡林,密岭中树木繁多,且多瘴气,常人入诡林中,顿失五感,无法生归;
  
  南有无边汪洋,多海怪,常肆掠沿海,攻击过往船只。
  
  北有极寒冰原,孕有雪兽雪人,雪人高者有一丈余,矮者与中原人一般无二,多力大无穷,中原人唯有练气士、有功名加身的读书人、亦或者军中高级将领能够抗衡。
  
  四地又可称之为:东荒、西岭、南海、北原。”
  
  林仁翻过介绍神话故事里人物与夏、商建国的篇章,到中间,接着读:
  
  “老子至函谷关,着《道德经》,全文五千言,字字珠玑,书成天地惊。时有乌云凝聚,雷电轰鸣,仙将操戈,欲毁圣典。老子持书迎身而上……忽有霞光万丈,天花乱坠,七日七夜,百万里外清晰可见。老子立地成仙,尊号‘太上’。”
  
  “后世人参悟《道德经》,得道者众多,自身生出神通,自觉与凡人相异,自号‘练气士’,坚信证道即可成仙。”
  
  “孔子修订《诗经》、《尚书》、《礼记》、《乐经》,编写《春秋》,《春秋》书成,孔子立地成圣,尊号‘孔圣’。
  
  弟子收集孔圣及其弟子言行,编着《论语》。”
  
  “三皇欲取百家精华,开启科举,寓意唯才是举。文位有四:童生、秀才、举人、进士。每一阶段都有文气加身,一举一动暗合人道。玉口一开,文气涌动,能诛万魔;书写文字,文气灌输其中,鬼神易辟……”
  
  林仁看得久了,有些累,就闭眼并合上书,稍作休息。
  
  不远处一处草丛里传来狗吠声,林仁睁开眼看过去,马上就笑了。
  
  原来是小黄被一只通体呈绿色、体积有面盆大的兔子给逮着了,
  
  春天到来,万物复苏,正是一片绿意无边无际的时候,若不是眼尖,林仁还真发现不了那只兔子。
  
  时至今日,离那晚与王有贵分别已有三日。今天艳阳高照,晴空万里,是个好天气。
  
  林仁站起身,走到依旧嗷嗷叫唤的小狗面前。
  
  兔子警惕地看着林仁,一只小短腿踩着小狗尾巴依然不肯放松,兔子嘴微微张开,似乎要从中吐出什么。
  
  林仁拿书拍拍手,笑道:“你个草兔子,我看着就那么好欺负不成?”
  
  “放开小黄,我让你离开。”
  
  这种兔子名翡翠兔,乡间俗语称其作“草兔子”。
  
  其中力气大的,比一般农家猎犬的力气还大。遇敌时能从口中吐出一根木刺,木刺蕴含的力量能轻易射穿一块拇指厚的木板。
  
  林仁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吃过亏,手臂被射伤,痛了整整半个月。后来自然学乖,并且修习了怒虎诀,再遇见这种兔子,自然不怕。
  
  草兔子摆了摆小脑袋,似乎在思考。
  
  半响,还是放不下到手的猎物。浑身翠绿色的毛发炸开,瞪着林仁。
  
  “敬酒不吃吃罚酒。”
  
  林仁不再犹豫,直径伸出手,去抓兔子。兔子一惊,一根木刺立即从口腔中探出,含着一吐,化作一道光影射向林仁。
  
  林仁暗喝一声:“怒虎诀!”
  
  刹那手臂变得通红,木刺啪地一声撞在林仁掌心,却只留下一个白点。兔子立即有了惧意,松开摁着小黄尾巴的爪子,想要跑。
  
  忽然,一只大手伸来,抓住它长长的耳朵把它提起来。
  
  “我怒虎诀都修到五层圆满了,要是还能让你跑了,王有贵不鄙视死我?”
  
  “汪,汪汪!”
  
  小黄眼见大敌被自己主人降服,立即欢快地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