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吉它镇天下154 卖队友!,一把吉它镇天下154 卖队友!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一伙人突然的安慰,让陆年措手不及。
  
      自己就是竹萧,竹萧就是自己。
  
      你们拿我跟竹箫比什么呢?
  
      还有这种操作的吗?
  
      真的是一群弟弟呀!
  
      该怎么反驳才好呢?
  
      陆年完全没有办法反驳,他们先入为主,自己后入为客,再怎么说话,都没个屁用,大众认定的事,就是事实,不管真假。
  
      哇...心态崩了。
  
      “噗哈哈哈。”沈文静看着陆年想要挣扎却无处反驳的样子,乐了。
  
      李罪三人也嘴角微微上扬,感觉还不赖。
  
      陆年撅着嘴,完全不知道笑点在哪,挠挠头,略带不满道:“笑,都给我笑,笑死你们。”
  
      “老年,你可真可爱。”
  
      “呦呦呦,这样子,可爱。”
  
      “老年,来,我给你拍张照,可爱的一张照片。”
  
      陆年瞪眼过去:“你们是不是有毛病啊?拍你妹?住手!”
  
      很快,在整节车厢里,四人打闹了起来。
  
      沈文静也带着笑脸,莫名其妙的乐足观看起来。
  
      路人看着他们,都笑着摇摇头。
  
      “年轻人,还是有活力啊。”
  
      “是啊,让我想到了小时候。”
  
      “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
  
      ...
  
      ...
  
      八分钟后,就在陆年即将抢到李罪CDR的时候,电车放缓。
  
      “乘客朋友们,金叶火锅店站以抵达,请秩序下车,祝您晚间生活愉快。”
  
      (Passengers.and.friends, Jin.ye.hotpot.restaurant.station.arrives, please.get.off.in.good.order.and.have.a.good.evening.)
  
      “到站了,到站了,别闹了,下车。”李罪乘着陆年一个不留神,就转身就跑向车门外。
  
      陆年站在原地:“这个小王八蛋。”
  
      “走吧。”沈文静来到陆年的身边,轻拍了他的肩膀。
  
      “交友不慎啊,李罪,照片不许给别人看知道没有?”陆年走出车门,喝道。
  
      “知道,知道,赶紧来吧。”
  
      陆年只好悻悻然,跟上李罪。
  
      五人出了站门后,就向着金叶火锅店走去。
  
      金叶火锅店就在车站前方五百米处,认真的去看,就会在很多高楼中分辨出来,因为在金叶火锅店的高楼顶上,有一片巨大的黄金叶子,那代表着金叶,也代表着辉煌的意思。
  
      那么大的一片叶子,也没有人是瞎子。
  
      “那一整栋大厦,都是火锅店的?”陆年不敢置信的问道。
  
      “电车都是帝组出资,你说呢?区区一火锅店而已。”许龙回道,声音充满了底气,好像跟他家开似的。
  
      “那可真厉害啊。”陆年感叹,一个企业家做成这样庞大,应该能进历史记录了。
  
      “帝组那可是上将之门,最著名的就是帮助睥王统一江山的肖天大将军,老年,你历史该学习学习了啊?”
  
      “这样的后门一直保留到现在,不庞大那才见鬼嘞,我好羡慕啊,为什么我的祖宗没有抛头颅洒热血,这样我也能是一个富二代。”
  
      “你这么坦率的说出这种话,还真是了不起啊。”
  
      许龙不以为然:“我只是说出了绝大部分人的心声而已,我要是陵公的儿子就好了,现在还不是后宫三千、金丝软玉的?”
  
      “你想当土皇帝?”
  
      “也不是不可以,只要给我机会。”
  
      “陵公的儿子有你这样的,陵公也头疼,估计就想砍死你,再生一个争气的。”
  
      “混吃等死有错吗?不想工作有错吗?”
  
      五人一边走一边聊,很快就来到了金叶火锅店的大门口。
  
      史妄正站在门外等着,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女孩,这个女孩说不上有多漂亮,却很明媚,身材小小的,跟柳佳佳似的,脸上有着隐藏不住的虚弱,可以说是...憔悴。
  
      史妄一直嘘寒问暖,陪在她的身边,生怕她有一点点不适。
  
      女孩倒也没有那么矫情,反倒排斥史妄一直的周到。
  
      “天才兄弟,这里!这里!”史妄发现了陆年走来,热情的招呼道。
  
      这样的表现,让人也觉得好相处。
  
      史妄虽然是富二代,但是少了很多富二代娇惯纨绔的气质,可以说,很难得。
  
      陆年带着四人走过去,看了他身边的女孩一眼。
  
      史妄大大咧咧的一笑:“我未婚妻徐若若,了解一下,若若,他们都是跟你一个学院的,认识吗?”
  
      “史妄,你别胡说,我不是。”徐若若瞪了史妄一眼,态度很坚决。
  
      这样下来,史妄就很尴尬了,连忙补了一句:“以后是!”
  
      陆年不知道他们是一个怎么情况,就对着徐若若笑道:“陆年。”
  
      徐若若点头:“你们我都认识,只是...你们不认识我而已。”
  
      卫泽当场喜了:“原来我们这么出名的吗?”
  
      许龙也乐了:“妹子,你可真有眼光,我中意你。”
  
      李罪一笑:“行了,人家认识你们,就这么狗屁?以后出道,那不得飞?”
  
      徐若若笑着补了一句:“因为每次打架闹事都有你们四个,我帮教授整理资料的时候,经常看见你们四个面壁思过呢。”
  
      卫泽:“......”
  
      许龙:“......”
  
      李罪:“......”
  
      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认识。
  
      好想哭啊。
  
      印象差了啊!
  
      好...好尴尬...
  
      陆年也不住老脸一红,这个时候得为兄弟们说话啊!不能让人家带个坏印象莫不是?
  
      “打架这事,绝对没我!我肯定是受害者!面壁思过这事是为了兄弟情,不得已而为之!”
  
      陆年抑扬顿挫道。
  
      李罪三人顿时脸黑了。
  
      被卖了!被卖了!被无情的甩卖了!
  
      该死的老年,竟然先行一步!
  
      畜生!表面兄弟,卖我们,竟然卖的这么果断!
  
      李罪机灵的连忙举手:“我能证明,因为我也没动手,打人的都是许龙跟卫泽,跟我俩没什么关系。”
  
      陆年随即应道:“李罪我能证明,但是他们俩我不能证明,因为他们动手打人,太可恶了!”
  
      说完之后,李罪就与陆年一个坏坏的对视,然后看向许龙跟卫泽,一副我不管的样子。
  
      许龙、卫泽被卖的完全懵逼!
  
      哭了啊!
  
      这两个畜生,竟然联手了!
  
      我尼玛,真的贼精贼精的,有这脑子,能不能放在乐器上啊?你别放在卖兄弟上啊!
  
      许龙与卫泽敌意的对视一眼。
  
      他们都懂,现在必须有一个人背锅,那么另一个人才得以解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