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吉它镇天下259 全开!,一把吉它镇天下259 全开!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扔下这无比任性的话,陆年也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闭目养神。
  
      九位组长你看看他,他看看他的,心生怨念。
  
      什么东西?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还驱使我们?真的是混账!
  
      但是没有办法,他们只能站着,官大一阶压死人,这个道理没有人不会懂,而且年轻人都是暴脾气,好不容易任职,千万别在这个关节点栽下去。
  
      九位组长站姿那真叫乱田,整一个东倒西歪。
  
      只有任方旗笔直的站着,虽然没有军姿那般的标准,但却十分的有中气。
  
      明明都是差不多的能力,表现的就大相径庭。
  
      十分钟后。
  
      九位组长就已经很不耐烦了,站的有点累。
  
      陆年徐徐开口:“任方旗组长,你认识他们吗?”
  
      任方旗答道:“不认识,陆年总监。”
  
      路年不紧不慢,跟着问:“请问其余九位组长,你们互相认识的是吧?”
  
      “我们都是之前《官场》集团的团队,是被挖过来的。”一人答道,似乎这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话声也不客气,明显是冲着陆年,表示自己一干人并不是泛泛之辈,理应受到最好的待遇。
  
      《官场》也是一个游戏,虽然大火过,但是目前快要破产,原因就是游戏BUG多,前期玩的很新颖,一到后期,那就是氪金玩家的天堂。
  
      许多玩家花不起重金,就选择了弃坑,而且画质等等方面一直没有提升,逐渐被取代。
  
      “哦,原来你们认识。”陆年笑了笑,继续闭目养神。
  
      九位组长一脸懵逼,这就结束了?不说话了?没有后续了?都不让我们坐下?
  
      什么狗东西?
  
      投诉!必须向高层投诉你!
  
      利用职权胡作非为!
  
      “蠢材!”
  
      任方旗心中暗叹了一下,依旧笔直的站着,没有一点不恭不敬,甚至越来越高看这个年轻人。
  
      这样的人靠女人上位?网络上的流言蜚语还真是无知。
  
      终于又过十分钟后。
  
      九位组长站的那是脚底生疼,常年的放屁怕腰疼,让他们怎么可能经受得住如此摧残?
  
      “陆总监,你有点太过分了吧?”
  
      “陆总监,你是不是故意的?”
  
      “有什么话,陆总监可以直接说出来,用不着拐弯抹角吧?”
  
      “我们要求坐下去!”
  
      “这属于侵权了吗?员工也是有权益的,你这是虐待!”
  
      陆年听着最后一个人的话,忍不住笑出声:“虐...虐待?!我只是还没想好计划,让你们站一会,就成了虐待了?那要是以后加班,岂不是成了施暴?你们拿着公司的薪水,这点小事情都做不好,要你们干什么?”
  
      九位组长一听,脸是气的是一阵紫一阵红。
  
      陆年当即拍下案:“七首,一首不能少,能不能做出来?”
  
      “不能!”当中,一人气怒回道,反正他不信,今天就算撕破脸,还得开了自己一伙人不成?自己一伙人可是优秀的团队,是被挖来的!不是过来看一个小白脸的脸色,也不是受一个小白脸的气!
  
      此前,九人也得到过消息,陆年的任职期只有一个月,要是一个月拿不出像样的作品,就只能卷铺盖走人,所以不可能开了自己一伙人,他不仅需要,还需要好生好气的讨好!
  
      就算是如果一旦开了,那么新入职的员工也会人心惶惶,肯定不会干下去,一个一言不合就开人的总监,他们也会为自己的未来担心。
  
      所以,九人敢肯定,就算撕破脸,他也不敢开!
  
      “嗯,了解了。”陆年打开电脑。
  
      九人疑狐了一下,这又搞什么鬼?
  
      在高层聊天框里。
  
      陆年@人力资源部部长针俊郎:“针部长,我这里还差九位组长,下次面试,我可以到场吗?”
  
      不一会儿,正在上班的针俊郎收到消息,疑惑了一下就道:“不是刚给你送去一队吗?《官场》的游戏部门团队也懂音乐制作的,我看了一下履历都挺好的,他们是还没到吗?”
  
      陆年笑了笑:“已经到了。”
  
      针俊郎苦笑了一下,这是不满意,想要开了,那些老家伙确实不好应付,只好道:“你是总监,别问我。”
  
      陆年再道:“只是我很疑惑,为什么面试的时候,我怎么没有通知,今天员工突然到场,我很意外。”
  
      针俊郎发了一个疑惑脸,联系了一下秘书,方才得知。
  
      他刚想回答。
  
      总裁南正诚发了一个坏笑,@陆年:“是本总裁做的!出丑了吗?一定出丑了吧!哈哈哈--!我可真会算计!”
  
      陆年惊了,看着南正诚卖萌,心里很难受!
  
      他娘的!总裁演我啊!
  
      很快,南正诚又发了一个认真的小脸,@陆年:“为什么要开呢?必须要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个团队能力应该是很优秀的,可是针部长挖过来的,你可不能因为一己私欲滥用职权啊。”
  
      这无疑是戒告着陆年,意思是说,目前你还在观望期,需要用到一批优秀的团队,开不开要仔细的斟酌,最好就是不开。
  
      陆年留下一句话,让所有高层看在眼里,敬畏在心里。
  
      本质变了!
  
      南正城看到这么一句话,发了一个叹气的表情,@陆年:“你是总监与顾问。”
  
      陆年点点头,关了电脑,重新审视东倒西歪的九位组长,声音提高一个分贝:“一周七首能不能做?”
  
      “不能!”
  
      这一次,回答的那人双手环抱,幽怨到极点,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怕一个年轻人!同时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
  
      一个年轻人也配对我们指手画脚的?什么东西?你爸妈教过你社会险恶吗?别给点脸你就灿烂!
  
      而且反正开不了,撕破脸就撕破脸,以后我们动点手脚,你就会拍拍屁股走人!总监与顾问的位置,你能坐多久?估计屁股还没坐热,就拱手送人了。让我们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坦白一点也好!
  
      其余的八人也冷下脸,坐在了沙发上。
  
      陆年看着他们,就笑了笑,说出了让他们没办法接受的话。
  
      “本公司不养酒囊饭袋,麻烦收拾一下,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