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吉它镇天下339 正大光明的装逼!,一把吉它镇天下339 正大光明的装逼!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一把吉它镇天下 > 339 正大光明的装逼!
一脸迷茫!
  
  简直迷到不能再迷!
  
  为什么啊?
  
  就因为我们有钱,就必须比别人贵,这特么什么道理啊?
  
  专门宰金主啊?
  
  “这个回答,恕我们不能接受。”霍德阳摇摇头。
  
  “这只是我个人答案,也是我个人的看法,霍总与此事无关,好了,我们有缘再见,任组长,我们走。”陆年起身,走向门外。
  
  任方旗只好跟上,无论成败,必须得做样子。
  
  “等等。”霍德阳开口。
  
  陆年刚走一半,就被叫停,其实这也在陆年的算计之内,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霍总,还有什么吗?”
  
  霍德阳也是没有办法,这几首歌就是在帝论上火起来的,要是帝月拿不回来,那才是笑话,所以上头也让自己联系屠尽浩然方面,意思很明了,就是想让帝月收录这些歌。
  
  “陆总,我们敞开吧,别玩这些虚的了,一首歌三千万!”霍德阳一咬牙。
  
  “六首歌两个亿。”陆年依旧不变初心,同时大声道:“德阳,信我!”
  
  “德...德阳?”霍德阳惊诧的看着陆年。
  
  我们很熟吗?
  
  陆年飘然转身,一甩飘逸的刘海,继续大声道:“两首歌两个亿,信我!痛快点!”
  
  霍德阳也大声道:“你吼辣么大声干嘛?”
  
  陆年咳嗽一声:“情绪激动,失礼了,任组长,霍总看来是答应了,合同准备一下。”
  
  “答...答应?!”霍德阳惊了。
  
  自己什么时候答应了?
  
  任方旗走到霍德阳的面前:“霍总,可以使用您这里的打印设备吗?”
  
  “不是...”霍德阳还想辩解。
  
  陆年走上前,递了一支烟,很熟练的就坐在了霍德阳的身边,推心置腹道:“我就知道霍总的眼光一定不赖,多谢你信任我,同时呢,也感谢您让帝月与屠尽浩然达成伙伴的关系,我很开心。”
  
  “不是。”霍德阳还想开口,但是嘴里就被陆年塞了一根烟。
  
  他推开:“我不抽烟,谢谢。”
  
  “来一根嘛!”
  
  “我不抽啊!我不抽!”
  
  “你是不是不给我面子啊?”
  
  “不是,我就不是烟民!”
  
  “哦,那请问打印设备在哪?”陆年问。
  
  霍德阳道:“前台那边就有。”
  
  陆年对着任方旗一歪头:“听到了没?去吧。”
  
  任方旗跟着一笑,就着手安排下去了。
  
  霍德阳一下就被转晕了。
  
  陆年不给他反应的时间,一手就挽住了他,打开CDR:“来,笑一个。”
  
  “干嘛啊?这是干嘛?”霍德阳推诿。
  
  “来嘛来嘛,笑一个。”陆年强硬道。
  
  霍德阳也只好跟着一笑,准备扳回自己的立场。
  
  嗑嚓一声。
  
  开启录视频。
  
  “大家好,我是陆年,大家所期待的歌曲即将与帝月达成一线,我身边的这位是霍总,来,霍总笑一个。”陆年用胳膊拐抵了抵霍德阳。
  
  霍德阳知道这是视频,为了保证帝月的牌面,也就道:“大家好,我是帝月音乐的负责人,霍德阳。”
  
  陆年笑看摄像:“这次帝月公司将以两个亿收录红颜六首歌,也算屠尽浩然与帝月第一次合作。”
  
  霍德阳瞪眼,这家伙是想套路自己。
  
  他苦笑道:“当然,这些还在探讨当中,进一步动作,还会继续探讨。”
  
  陆年点头:“这次拍摄视频呢,就是为大家解惑,很快,大家就可以在帝月上搜到这六首歌,同时呢,还有我个人的专辑《Rain》也会进行探讨,没错,其实我呢,就是屠尽浩然玩家玉箫,谢谢大家。”
  
  说出这句话到时候,霍德阳明显的一怔。
  
  陆年转而一笑,关闭了视频录制:“霍总,如何?”
  
  “所以《认真的雪》也是你做的。”
  
  “当然。”
  
  “怪不得也是从屠尽浩然给的版权。”霍德阳就是收录认真的雪的负责人,当时没有见到玉箫本人,还一直怀疑版权问题,但是版权完好,也就达成了这点的共识。
  
  只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玩家玉箫竟然就是屠尽浩然的总监陆年。
  
  “这下您觉得两亿六首值还是不值呢?”陆年笑问。
  
  霍德阳瞬间喜出望外:“你怎么不早说呢?”
  
  要是早说,这个价格肯定是能够接受的!
  
  差点就铸成大错!
  
  陆年本身的号召力,加上前一阵子火热的神秘玉箫,完全对得上这个价格。
  
  “早说,也就没了惊喜,六首歌我们暂且先不谈,我们再来谈谈《Rain》,《Rain》现在的版权在屠尽浩然,等同于就是在我的手里,我改编了它,做成了日文治愈系歌曲,版权费我要一个亿。”陆年和气道。
  
  “陆总,这事是一码归一码的吧?要是这件事谈不成,你可不能收回前言啊。”霍德阳怕就怕在自己不同意一个亿的事情,导致前面也是无功而返。
  
  “有了视频,您就放心吧,视频,我已经发出去了,要是我反悔,您可以追究我。”陆年让霍德阳放一百二十个心。
  
  “所以,陆总监这次来,六首歌都是幌子,主要就是《Rain》?”霍德阳猜测道。
  
  “对。”陆年认定。
  
  “你确定一个亿吗?”
  
  “一分都少不了。”
  
  “到现在,我还觉得您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霍德阳决定还是把话说白。
  
  “我知道,仅凭我现在的人气,以及加上接近一千万关注的玉箫,也配不上一个亿,但是我敢认定,这首歌,会有很大的轰动,它的价值在用途上远超一个亿,你信我,所以才能两个亿签六首歌,再信我,还是不会让你失望。”陆年挑眉。
  
  霍德阳笑了笑:“你这是给我糖,好说下话啊,一个亿可不是小数目。”
  
  “您觉得我会输给那些靠着调音的小鲜肉吗?还是您认为我长的没他们帅,所以很难吸引女粉丝。”
  
  “陆总,你为什么能这么自信,有才华的人,不应该很低调的才对吧?”
  
  陆年失笑:“那叫装逼。”
  
  “那你这又叫什么?”霍德阳看着陆年。
  
  陆年神色坦然道:“装逼。”
  
  “有区别?”
  
  “当然有,他们那叫心怀叵测的装逼,我这叫正大光明的装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