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吉它镇天下370 学一学.,一把吉它镇天下370 学1学.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370 学一学.

看着许龙与卫泽阿谀奉承的恶心WwW..lā
  
  柳佳佳小嘴一瘪:“呵,男人,没见过女人是不是?”
  
  沈文静摸了摸柳佳佳的头。
  
  “文静姐姐,我也是女人啊!”柳佳佳苦恼:“怎么没看见他们对我这么好呢?”
  
  沈文静想了想:“可能可能”
  
  “可能?”
  
  “嗯”
  
  “你说嘛。”
  
  “他们眼瞎。”沈文静小声道。
  
  “就是!眼瞎!”柳佳佳觉得很对,还点了点头。
  
  李罪看着他们也很无语,总跟百八十年没见过女人似的,就差把整个人送给人家的样子。
  
  其实也不怪,毕竟单身那么久,连女孩子手都没牵过。
  
  能够理解,是能够理解的。
  
  “盼巧女神,你想吃什么?”许龙细心的问。
  
  “凌莲妹子,我觉得辣的好!”卫泽倒是大大咧咧的推荐。
  
  杨盼巧与秦凌莲看着他们这么用心的对待。
  
  “不用叫我女神,就叫我盼巧吧。”
  
  “可以吗?我这么废物的人,可以吗?”
  
  “废物哪有这么说自己的?你要自信。”
  
  许龙试探问道:“盼盼巧?”
  
  杨盼巧一笑答应:“诶!我在!”
  
  许龙瞬间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自己飘!很飘!很皮!
  
  这是自己一生最幸福的时刻,好爽啊。
  
  盼巧真美,真让人心动!
  
  秦凌莲对于卫泽大大咧咧的样子也不讨厌:“微辣的吧,太辣的话,会长痘痘。”
  
  卫泽捎后脑:“都成!只要你喜欢,都好。”
  
  秦凌莲看着卫泽稍微有些憨厚的样子,失笑:“嗯。”
  
  这种诡异的气氛。
  
  是什么?
  
  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恶心?
  
  李罪、许巍、史妄看着,很难受,总觉得是多余的。
  
  陆年也有相同的感觉,这种很烦,真想掐死他们。
  
  看着他们就闹心!
  
  能不能别这么恶心?
  
  “行了,我突然还有事,你们去吃吧,我就不去。”陆年觉得自己不该受到虐待。
  
  大家还在疑惑陆年为什么不去的时候,陆年就已经走远了。
  
  “这就不来了?”
  
  “有急事吧?”
  
  出了颁奖现场,外面密密麻麻的工作人员们正在收拾红毯。
  
  霍阳德也一直在外,跟一个人聊着天。
  
  陆年走过去,就发现了熟悉的人。
  
  竟然是书记高东!
  
  高东看到陆年走来,也对着他眼神示意。
  
  陆年笑着走过去:“书记。”
  
  高东嗯了一声:“不错,非常不错,真的让我大开眼界,陆年,你是什么时候学会编钟的呢?”
  
  一旁的霍阳德有点傻。
  
  这怎么还认识?
  
  而且看着高东这么器重陆年的样子,也终于能懂,为什么高东愿意批这次的编钟借用。
  
  陆年很是谦虚道:“小时候学过一点,不能算太会,略懂略懂。”
  
  “好嘛,这略懂,就做出这么好听的曲子。”
  
  “书记,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早就来了,一直看你走红毯。”高东笑,确实是一位优秀的年轻人。
  
  “让您笑话了。”陆年脸一红。
  
  “没什么笑话,年轻的艺人就该向你学习,我现在都不知道你有什么乐器不会的,好了,我也该走了。”高东寒暄了几句,就准备离开了。
  
  “嗯,您走好。”陆年点头。
  
  霍阳德往前走了一步:“我送送您。”
  
  “不用了,送什么送?回去吧,东西一定要完好的送回。”
  
  “您放心。”
  
  “对了,陆年啊。”高东抬走了几步,想到了什么。
  
  “您说。”陆年恭敬道。
  
  “你那首《野蜂飞舞》好像在国外卡着了,那边一直拖着,不敢下结论。”高东觉得这事,还得通知他。
  
  “是不够好吗?”陆年问。
  
  “不够好,那就定下,就是因为够好,所以还需要一点时间。”
  
  “没事,我能等的。”陆年回道,实际上,他差点都把《野蜂飞舞》这件事都给忘了,但是人家书记都这么上心,自己总不能辜负。
  
  “好,那就先走了。”高东说完,就踏着正步走向了小路。
  
  同时,霍阳德也通知陆年一声:“陆总,你的那首《ra》可能要在日本大火,你最近做好准备,可能要出差。”
  
  陆年现在也算帝月艺人,所以高层很器重,最近帝月也向着国外发展。
  
  在国内,帝月已经是龙头。
  
  他们也像向外发展,陆年就是天将的第一把枪。
  
  来的很及时,也就将国外推荐给了陆年。
  
  根据高层的数据,《ra》现在在日本也是直线上升的趋势。
  
  “去日本?”
  
  “对,帝月在日本也有分公司,同时软件也上市了,你的歌用来做宣传,需要你过去。”
  
  “几天?”
  
  “至少一个月吧,那边稳定之后,你就可以回来了。”霍阳德道。
  
  “我一个人去么?”陆年也没觉得这事有什么不好的,也算一种历练。
  
  “对,你一个人,已经在安排了。”霍阳德如实道。
  
  “行,那定好之后告诉我,我先回部门了。”
  
  “坐我车吧,还有其他人呢?”
  
  “他们去吃饭了。”
  
  “诶真让人担心,我让他们回来吧,要是再来惹出什么事情,怎么好?”霍阳德急起来了。
  
  陆年安然道:“放心吧,杨盼巧与秦凌莲也一起去的,有她们带着,你放心吧,让他们也好好放松放松。”
  
  嘶--!
  
  霍阳德吸一口凉气,看着陆年:“有时候就该严格,你什么都应着他们的,以后没你,他们还没办法过日子了?”
  
  “没那么严重。”
  
  “过于依赖你,还没那么严重。”
  
  “好了好了,送我回去吧,让他们吃顿饭总没问题的吧?”陆年摊手。
  
  霍阳德点头:“我先送你回去,回头再去接他们吧,好歹是艺人,得注意一点,真的,我对自家孩子都没这么操过心。”
  
  “霍总,幸苦了。”
  
  “给我省点心吧。”
  
  霍阳德叹了一口气,就与陆年一起进了缓缓开来的汽车内。
  
  在车上,霍阳德还让陆年这几天多学习日语,报个速成班,能学多少学多少,虽然配有翻译,但自己也得懂一些。
  
  陆年也觉得可以学一学,毕竟交流不能有障碍,再说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
  
  比方说日本什么动作片里的话,就能听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