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吉它镇天下398 不会哭!,一把吉它镇天下398 不会哭!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398 不会哭!

    “我的手?”
  
      陆年看向自己的手,还是很疑惑:“怎么变所谓的六根清净?”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别那么矫情行不行?又不是小孩子。”
  
      周词说着,手就做了一个活塞运动。
  
      陆年懂了,喷道:“我拍个戏,还得伤身体啊?”
  
      “营养跟不上?”
  
      “那倒不是,就是这样总觉得不太好。”
  
      “那你就别怕尴尬。”
  
      陆年不屑:“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女孩,照片有吗?我倒要看看。”
  
      周词努嘴道:“你应该认识。”
  
      “认识?熟人啊?那怕什么?”陆年耸肩:“谁啊?”
  
      “慕容访烟。”
  
      “???”
  
      “慕容访烟。”
  
      “你不要重复,我听清楚了!”
  
      “那你为什么一副白痴脸。”
  
      “不是。”陆年就很不理解:“你们为什么选她啊?”
  
      “目前她的人气更高,经过她遇袭的事件,现在的人气非常的膨胀,所以女主就定为她了,就在你前脚来日本,我们后脚就征询了她的意见,她答应了。”周词说道。
  
      说完,周词便挑衅般的看着陆年:“没问题的吧?你刚刚可说是熟人不怕的。”
  
      陆年你心头咯噔了一下,咳嗽了一声:“当然没问题!”
  
      “嗯,那你最好小心。”
  
      “绝对不会硬!”
  
      “剧本你留着,今晚你自己加工一下,明天拍摄团队就会到,采景也选好了,预计明天下午开始。”
  
      “这么快?”
  
      “我不喜欢慢,早点结束,我回去还得拍电影。”周词留下一句话,戴上鸭舌帽就离开了接待室。
  
      独留在接待室的陆年拿着剧本,就傻了。
  
      这...这怎么办啊?
  
      ...
  
      ...
  
      晚上,帝月分公司是没有员工宿舍的,所以山明远就带了被褥来,毕竟是陆年自己要住在接待室里。
  
      陆年也不矫情,只要不露宿街头,哪里都可以。
  
      接待室内的灯光一直亮着。
  
      陆年坐在被褥上,一直看着剧本,同时不断的与空气对练。
  
      肖七与肖八站在门外,时常能够听到陆年的吵声,渐渐的,吵声带入了感情。
  
      再一次又一次的锻炼中,陆年也从青涩变得多种多样。
  
      十二点深夜。
  
      陆年喝完了一杯水,合上了剧本,记牢台词,就将它们融会贯通。
  
      其实拍戏真的挺有意思的。
  
      而在屠尽浩然公司内,慕容访烟也确定了明早的飞机。
  
      此时此刻,她在自己的闺房中,一整天也在复习着剧本。
  
      不断的去揣摩与更改。
  
      也在相同的时间,慕容访烟确定了那份感觉。
  
      这种感觉,刚刚好。
  
      在这个时间里,李罪几人在乐器室还在苦练着,监督着他们的是霍阳德。
  
      “后天就要录音了,这几天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再练一个小时!别给我打瞌睡,许龙,你干什么呢?”
  
      “大叔,我撑不住了,我全身细胞都想要让我睡觉。”
  
      “那你就唤醒它们!再练一个小时,明天七点,咱们继续。”
  
      许龙仰头看着天花板,哀嚎道:“老年啊!没有你,这日子没法过了啊!赶紧回来吧!”
  
      “闭嘴!赶紧的,别给我耍滑头,你是不是想死?”
  
      “错了错了错了,这就练,这就练。”
  
      ...
  
      ...
  
      第二天一大早。
  
      肖八与肖七站在接待室门外,没有懈怠。
  
      他们分工明确,肖八先睡三个小时,留肖七值班,往返如此。
  
      六点钟,肖七与肖八开始换班。
  
      但是接待室内,就传出了陆年的吵声。
  
      “少鏊公,也真够努力的。”肖七打了打哈欠。
  
      “不努力只能被淘汰,少鏊公只是做了他应该有的责任,我们也该做我们的责任,好了,我睡去了。”肖八摘下眼镜,去往沙发的位置。
  
      肖七站在门口,打起精神。
  
      接待室内,陆年穿好衣服,就开始琢磨台词,下午就快要开拍,自己得做好准备才行。
  
      最难的就是男女主争吵的这一部分。
  
      带入的感情,应该是不舍的,但也是互相埋怨对方的,同时,还有哭戏。
  
      你要边骂边哭。
  
      说到哭戏,陆年就有点难,自己这辈子好像就没哭过!
  
      怎么办?要是哭不出来,怎么才能把情感投入?
  
      所以陆年就一直卡在这个点。
  
      就是因为哭不出来,所以才难。
  
      这个点,也是慕容访烟同样苦恼的问题,从昨晚直至上了飞机,她一直对这个点很纠结。
  
      从小她就在慕容府中,从未有过委屈,没怎么哭过。
  
      也早就忘却了哭泣的感觉。
  
      哭?到底该怎么哭?
  
      两人为了这个点,真的是有些招架不住。
  
      上午九点,周词就来接陆年,点已经采好,各个部门也准备就绪,就等待着演员就位。
  
      地点就在:花魁公园。
  
      那个地方是唯一贴近剧本中的场景描写。
  
      花魁公园就是以花魁而成名,据说,是因为花魁的美吸引了德川子嗣,当他从花魁的美丽中回神并想要去寻找的时候,却因为复杂的石路迷茫了,正如花魁的美一样,神秘诡谲,所以这一片就名为花魁,到了现代,弄成公园,便叫“花魁公园。”
  
      选中地段后,周词的拍摄团队都已经全部架好。
  
      陆年坐在周词的客车上,咬着买来的肉包子,说实在话,这玩意还是华国弄的好吃,这肉实在太硬,还是软滑的那种肉馅最棒了。
  
      “准备好了?”周词问他。
  
      “有一点还是不明白,就是我不擅长哭啊。”陆年咬着肉包子,问周词要不要吃。
  
      周词不要:“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得先拍,让我先来看看,吃完,麻烦你吃几片口香糖,肉香味有点重,满车子都是。”
  
      “慕容访烟呢?”陆年问。
  
      “应该快要到了,说不定比我们先到,待会先拍第一场景,准备一下。”
  
      现场里,四辆洒水车已经准备好。
  
      “陆年还没到吗?”副导大声吆喝。
  
      “周导去接了。”
  
      “慕容访烟呢?”
  
      “到了。”
  
      “让她赶紧先去化妆,陆年来了之后,也让他先去化妆,让洒水车司机都来一下,有事要跟他们交代。”
  
      “好嘞,各个部门准备好,要开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