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吉它镇天下439 好人卡?,一把吉它镇天下439 好人卡?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439 好人卡?

除了作曲作词方面,编舞也是一个问题。
  
  场景的变化,歌曲的安排,都存在种种问题。
  
  一大堆的事情压在陆年这边,让他也只能头皮发麻一步步的安排下去。
  
  这些问题都应该由帝月来解决。
  
  所以陆年也就两手空空,将遗留下的问题,通通推给了帝月方面。
  
  这种脏活累活,还是交给别人。
  
  推干净,整个人旋即就安逸下来了。
  
  在这个休闲时刻,泡一杯咖啡,叼着一根烟是极好的。
  
  “访烟...”陆年下意识就叫了一声。
  
  得了,人还没来,只能自己去泡了。
  
  晚上就与员工们一起去了食堂,在员工们的盛情邀请下,陆年跟一个大胸妹子打了一会乒乓球。
  
  那真的是叫一个胸狠啊!
  
  简直就是胸魔乱舞。
  
  感觉跳的比乒乓球都快!
  
  可见屠尽浩然员工们的生活还是很优质的,特别是乒乓球这一块,要注重发展,一定要男女混合双打才行。
  
  ...次日。
  
  霍阳德快步进入陆年的办公室。
  
  陆年正坐在座位上玩连连看,突然霍阳德进来,一个激灵就关了。
  
  “霍总,来了?”陆年双手环抱,面不改色道。
  
  “嗯,你刚刚干嘛呢?”霍阳德一边掏资料一边问。
  
  陆年道:“我刚刚再忙进程,你是知道的,第一次的演唱会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都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一直再忙,等会还要开个会,我们长话短说。”
  
  霍阳德点点头在陆年的面前坐下,道:“关于演唱会门票这件事,你确定要求二百一张么?”
  
  陆年道:“无论是坐席还是站席,还是远近,都二百一张,我们不收取任何费用,盈利的部分让给帝月方面。”
  
  “这件事,我们早上讨论过了,也不是不是可以,毕竟是为你开的,你的要求是第一位,在这点上帝月可以满足你,哪怕是亏本都要满足你,这就你现在的地位。”霍阳德也不拐弯抹角。
  
  陆年虚荣心暴涨,笑道:“霍总,瞧您说的什么话?也就一般化啦!”
  
  “15号预售,二百一张,位置全靠抢,这样没问题的吧?”霍阳德问。
  
  陆年道:“也就是类似于抽奖呗?”
  
  “嗯,13万张门票打乱随机出售给购买者,要是购买者是一对情侣,也有人性化的服务,不会出现什么差错。”
  
  “霍总,会不会出现黄牛?哄抬门票。”
  
  “一个人只能限购两张门票,就算有黄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挡不住的,从某种程度上,已经扼制了黄牛,毕竟你一张门票才二百...”
  
  陆年道:“那门票这事就这么确定了,关键是现场。”
  
  霍阳德道:“现在现场正在赶工,十二号,肯定会完工,之后就抓紧彩排,等待20号的开放,一切都有条不紊。”
  
  “编舞,安排,现场等,这些都没问题的吧?”
  
  “没什么问题,彩排的时候,会通通安排的,现在我们只需要陆总你的歌曲安排表,一切都得以你为准。”霍阳德道。
  
  “哦哦哦,这倒没什么问题,我这就开始安排。”
  
  陆年一本正经道。
  
  “好,那我就先走了,安排好之后,传真机发给我。”霍阳德起身,去也匆匆来也匆匆。
  
  看得出来,老霍很忙。
  
  陆年嗯了一声,认为他这样的男人才是最帅的,点开连连看,继续忙活,同时让任方旗负责一下歌曲安排表。
  
  自己这样的男人,更帅!
  
  ......
  
  盐京体育场内。
  
  按照霍阳德的要求,花了百万高价多了一道程序,在演唱会的末尾,将会有璀璨夺目的玫瑰焰火。
  
  多出这一笔,让策划们很不明白。
  
  很明显是不需要多出这道程序的。
  
  “行了,就按照这样的来,又不是让你们花钱,你们还心疼?”霍阳德到了现场之后,又面对这样的问题,烦不胜烦。
  
  “只是这开销的用途呢?”
  
  “是啊,霍总,您也不告诉我们,我们肯定问一下了。”
  
  霍阳德道:“别问,问也不告诉你们,赶紧安排下去,确保不能出差错,舞台要先搞好,得让艺人们先排练起来。”
  
  众人只好安排下去。
  
  施工人员也在一刻不停的按照图纸设置现场。
  
  霍阳德如同一个包工头一般站在高处鸟瞰下方,指指点点,挥斥方遒。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
  
  三十首歌曲已经录音完毕,至于史妄的童话,陆年会给他自由发挥的时间。
  
  十二号。
  
  屠尽浩然所有艺人都前往盐京体育场参与彩排。
  
  至于慕容访烟嘛,反正陆年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那晚脑子一热后,她总是躲着自己,就算是坐车去体育场,那都是故意隔开坐下一辆。
  
  陆年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女人心海底针。
  
  “老年最近你是怎么回事?”许龙问。
  
  “怎么了?”陆年抬眉。
  
  前座卫泽转过头:“你还问怎么?你没发现慕容女神一直躲着你么?你到底干了什么?这么多天了,一句话都没跟你说。”
  
  许龙道:“是啊,自从你回来,慕容女神看见你就跟见了鬼似的,一句话都不跟你说,你是不是让她讨厌了?”
  
  陆年苦笑:“可能吧。”
  
  李罪打了一个喷嚏:“我觉得挺好啊,老年,把水接给我一下,渴了。”
  
  “你觉得挺好?哪好了?”许龙将水递给他。
  
  “比你们瞎猜好多了,人家女孩子的心事,要你们猜?你们就是没事干,闲的蛋疼。”李罪道。
  
  卫泽倒吸了一口凉气,摸了摸裆下:“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就有点蛋疼。”
  
  “老年,你到底咋想的啊?”许龙道。
  
  陆年道:“我还能怎么想?一步一步来呗。”
  
  “看你怎么一点都不急。”许龙白眼。
  
  “为什么要着急,是我的,谁都抢不走,不是我的,留也留不住。”陆年看的很明白。
  
  “老年这觉悟,我就觉得很棒。”卫泽道。
  
  陆年打了打哈欠:“行了行了,休息一会,待会彩排了。”
  
  同时,他心里也慌的很。
  
  你说要是被发好人卡,会不会很尴尬?
  
  万众瞩目下被发好人卡...也太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