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娱乐帝国第十五章 我又可以追你了,幻想娱乐帝国第15章 我又可以追你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幻想娱乐帝国 > 第十五章 我又可以追你了

  ‘老胡羊肉馆’的招牌,比记忆里的更旧了。
  这家在范哲上学时,就开在一中附近的羊肉馆,如今也算是家老店。
  店外墙面的红漆,不再那么鲜艳了,风吹雨打好些年,已然暗沉。密密麻麻的爬山虎,沿着墙边,蔓延成了个对角,在初夏时候,绿得深沉。
  红绿相间的颜色,一点不显俗套,反而颇具美感,让范哲很想拍下来,当做以后画东西的灵感和参考。
  一眼,范哲就看到了半倚在那一片爬山虎旁边的红墙上,正捧着一本书,低头阅读的姑娘。
  她看起来干净又明亮。
  一身白色的衬衫,袖子被捋到手肘靠下一点,纤细的双手看起来就很柔软。在淡青牛仔裤的衬托下,两条腿显得修长笔直得恰到好处。裤脚下露出的脚踝,骨节分明得很好看,一双白色单鞋,简单大方。
  微卷的长发,笼住了她的半边脸庞,白皙的皮肤与鲜艳的嘴唇形成十分明显的对比,在正午的阳光下,耀耀生辉。
  一阵微风吹来,吹得她衬衫微动,头发微飘,一时间竟颇有些岁月仍静好的滋味。
  她将那一缕遮挡住视线的发丝,撩到耳后,微微抬起头,看到了从远走近的范哲。
  将书合拢,她兴高采烈的朝着范哲挥手。
  迎了上去,乌娜说道:“你来得太慢啦!”
  “我已经提前了五分钟了……”
  “但是你仍然比女士晚到,所以你要请客!”
  “好好好……没问题。”现在兜里有钱,请吃顿羊肉馆,肯定不慌。
  “这么爽快?”乌娜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但很快又笑得明媚了起来:“逗你玩呢,这餐饭我请啦!”
  两人并肩走进羊肉馆的大门,期间范哲注意到了她手里捧着的那本书,封皮上写着《影视表演语言技巧》。书看起来有点旧了,应该是时常被翻阅的。
  “你看这种书干嘛?”
  “啊……”乌娜将书塞进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布袋里,说道:“我转行了啊。”
  “当演员啊?别逗了吧?”
  “谁逗你了,我是认真的。”乌娜高傲的扬起了脖子,“本小姐从去年转行当演员,到现在都演了十好几部戏了!”
  这姑娘,毕业于盛海理工大学的化学系,志愿是她那位老化工厂的工程师老爹给她报的。按照乌爸爸的意思,虎父无犬女,自己的女儿自然也要为祖国的化学工程事业奋斗,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增砖添瓦。
  嗯……现在父辈们之中,有这种情怀的也不多了。
  可惜,乌娜既不喜欢,也不是那块料。硬着头皮大学上了四年,毕业后就留在了盛海,直接转了行。
  她大学的时候,跟范哲在一个城市,时不时从学校跑出来找范哲玩。不过,后来范哲结婚之后,他们就几乎没有在盛海碰过头了,只是偶尔逢年过节回家会见一见。
  也正是因为如此,范哲对于她的近况,其实并没有那么了解,只知道她刚毕业的时候去干了段时间翻译——这姑娘不知道哪儿学的德语——后来她转行当演员这事儿,范哲还真是不知道。
  “你去年过年的时候也没跟我说这事啊,当演员好玩么?”
  “还行吧。”
  “那我咋没听说过你?”
  乌娜脸一垮,马上又板了起来:“我追求的是艺术,不是名气,你没听说过正常。”
  “在十八线小剧组,演龙套?”
  “你会不会说话?”乌娜脸有点发黑的意思,但还是那么好看。
  范哲还想再调笑两句,却被一句热情的招呼打断了。
  “小娜?范哲?好久不见啊,你们怎么回来了?别在外面聊了,赶紧进来坐。”
  招呼他们两个的,是老胡,这家羊肉馆的老板。
  转过头去,乌娜拉着范哲走进了店里,笑嘻嘻的说道:“老胡,你又胖啦!”
  “胡说!我一点儿都没胖!”老胡先瞪了乌娜一眼,然后又叹了口气,感慨:“就是看到你们都长大了,觉得自己老喽。”
  乌娜笑嘻嘻的道:“哪有,你没老,就是比以前胖了。”
  “就你会说话。”
  随口聊了几句,两人在店里找了个地方坐好,点完菜后,范哲说道:“没想到老胡还能记得我们。”
  这确实让范哲有些意外。上大学离开浔阳之后,他就很少来这里,偶尔逢年过节回乡的时候都不一定会来。他印象里,自己上一次来这家店,好像已经是两三年前了吧。
  “嘿嘿,其实主要是记得我。”乌娜笑嘻嘻的说了一句,然后又道:“你不觉得这样挺好的么?”
  “嗯,是挺好的。每次回来,听到老胡打招呼,总会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就好像我们的青春还在一样。”
  两人瞎扯几句,热腾腾的羊肉锅就上来了。
  其实大热天的不是吃羊肉锅的好时候,天冷时吃这玩意儿才是真的爽。但谁知道冬天时候,还有没有空回来?又想尝尝记忆里的味道,就不用讲究什么季节了。
  范哲要了瓶啤酒,还问了一声:“你要么?”
  “不要,我从来不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以为这几年过去了,你会喝了嘛。”
  “不会。”白了范哲一眼,乌娜下筷子,尝了口炖得很烂的羊肉,大赞道:“还是老味道,真香啊。”
  范哲嘴巴已经被肉塞满了,没空说话,只能伸出个大拇指。
  吃了一会儿,范哲忽然想到个问题,问道:“那你转行去做演员了,这会儿跑回浔阳干什么?”
  “接了个戏,是部电影,演个小角色,正好有一部分的外景在浔阳周边拍。过几天才开始拍,我想着时间对得上,就提前一点回来了,准备在家呆几天,再去剧组报到。”
  “原来如此……那戏怎么样?”
  “一个小制作。”乌娜笑着,眉目之间有些怅然。
  看来,这些年她发展也并非是很顺利。
  范哲发现,这个姑娘比自己印象之中的样子,要成熟了不少。
  也是,相比当年她带着一票人围着自己告白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是谁,都会成长的。
  乌娜忽然笑了一下,说道:“不说那些事情了,我听说你离婚了?”
  “呃……嗯。”
  “那……是不是代表我又可以追你了?”乌娜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
  范哲决定收回刚才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