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远,沧海多长第623章 靳连沅,我要生两个孩子!,你有多远,沧海多长第623章 靳连沅,我要生2个孩子!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你有多远,沧海多长 > 第623章 靳连沅,我要生两个孩子!

第623章 靳连沅,我要生两个孩子!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你有多远,沧海多长最新章节!
  
  靳连沅没有说话,但却将鸡汤递到了许微然的面前,浅浅勾着唇,说道:“那要看你的表现了。”
  
  说着,许微然顿时就瞪了他一眼,接过了靳连沅手中的那碗鸡汤,一边说道:“不就是碗鸡汤嘛……”
  
  大不了明天玩久一点减减肥就是了。
  
  说着,许微然就小口小口的将这碗鸡汤解决了。
  
  在放下碗的时候,靳连沅就接过了她手中的碗放到了一旁,一边用纸巾擦了擦她的嘴角,说道:“晚上想吃什么?”
  
  许微然听到这话,眉心一跳,忽然就下意识的说道:“牛排和薯条可以吗?”
  
  靳连沅勾着唇,唇角的笑意忽然变得有些深,开口说:“没问题。”
  
  许微然:“……”
  
  好像在此之前她才决定一碗鸡汤后,明天就要干什么来着……
  
  算了,明天再说吧……
  
  到了第二天,许微然直到中午才醒过来。
  
  她顿时坐起身来,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以及莫名被静了音的手机,当即她隐忍着怒意的就长长的吸了口气!
  
  “靳连沅!!!”
  
  不用想也知道是他干的!
  
  怪不得昨天晚上一直不让她睡觉,又是看电影又是玩扑克的。
  
  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许微然正想起身,而身侧突然传来了靳连沅迷糊的说话声:“怎么了?”
  
  许微然一愣,她要下床的动作突然一僵,目光这才缓缓的朝着身旁看去。
  
  在看见同样躺在床上睡觉的靳连沅,忽然她心口的怒气就有一种想发也发不出来的感受。
  
  她刚刚下意识就以为靳连沅起床了。
  
  因为几乎每一次她醒来的时候,靳连沅都已经不在床铺上了。
  
  眼下还在床上,倒是有些稀奇……
  
  嘴角顿时微微抽了抽,许微然回道:“没什么,就是想叫你起床罢了。”
  
  “哦。”
  
  靳连沅轻声回了一句,深吸了口气,当即也就坐起身来,准备下床。
  
  在转过身背对着许微然的时候,靳连沅唇角顿时勾起了一抹笑来,睁开的眼睛,眼底一片计谋得逞的精光一闪而过,随即抬脚就朝着浴室走去,边走边伸了个懒腰。
  
  一道关门声响起。
  
  许微然目光狐疑的看着浴室的方向。
  
  她怎么觉得,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
  
  没想通。
  
  许微然当即也就下了床,去了另一个房间洗漱了。
  
  待一切准备完毕,许微然进房间换衣服。
  
  而靳连沅已经不在主卧里了。
  
  许微然换了衣服也下了楼去。
  
  半路上,她就闻见了一道煎蛋的香味。
  
  走进厨房才知道靳连沅正在弄三明治。
  
  许微然见此,不由也走过去,抬手忽然轻轻的环住了靳连沅的腰际,突然想起了什么,许微然便问当即道:“最近,有一段时间你都不煮粥了。”
  
  靳连沅的身子突然微微僵住,听及,他忽然低声说:“因为,我见你似乎并不喜欢吃。”
  
  许微然眸子忽然狠狠的一闪。
  
  她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
  
  嘴角顿时轻轻抽了抽,但还是嘴硬的说道:“有吗……”
  
  靳连沅顿时深吸了一口气,说:“有。喝粥时饭量都不大。”
  
  说到这个,许微然顿时就轻笑出声:“所以,你就换了花样了?”
  
  靳连沅将煎蛋取出来放进盘子里,一边说道:“你若是不喜欢这个,我也换。
  
  以后,我都会先问你想吃什么,决定好了再弄,久到你想不出来要吃什么,随口就告诉我一声,随便,为止。”
  
  许微然顿时抱紧了靳连沅的腰际,笑道:“靳连沅你可真好。”
  
  靳连沅也笑了笑,此时空出一只手来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说道:“别闹,待会儿烫到你手了。”
  
  说着,他还特意将锅拿远了一些
  
  而听及,许微然顿时信誓旦旦的说:“不怕,我相信你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靳连沅却是轻轻挑了挑眉:“哦?既然靳太太这么说了,若我再不小心烫到你,那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好了,站好来。”
  
  许微然当即立正站好,好心情的抱好了靳连沅。
  
  而事情的结果是,靳连沅开了小火煎蛋,最后却是严重的拖延了时间。
  
  不过,本就已经很迟了,就也不在乎这更迟一些的时间了。
  
  在别墅附近,除却那一片死海和附近的温泉以外,还有就是古树林。
  
  这座富饶的小岛大的像是一座城市。
  
  各种地方都有。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不存在的。
  
  古树林里满是粗壮的大树。
  
  走进去的第一刻,许微然就想起了在环岛最高峰上的那棵大树。
  
  脑海中,忽然就飘过了那双毫无波澜,死水一般的沧桑眼睛。
  
  真是,许久未见了……
  
  沧桑大叔。
  
  身侧,靳连沅注意到了许微然的走神,忽然就拉了拉许微然的手,一脸担忧的问道:“怎么了?”
  
  许微然当即回过神来,回过头来就对着靳连沅勾了勾唇,说道:“真是很少能见到这样大的树了,感到太震撼了。”
  
  靳连沅却是含笑揉了揉她的脑袋:“傻瓜。走吧,一起进去看看。”
  
  许微然顿时点头。
  
  古树林里有许多稀奇的东西存在。
  
  许微然进去后就看见了很多让人惊奇的东西。
  
  像是有人高的大蘑菇,以及大片被围着的,忽然张开嘴的食人花,甚至是陡峭的壁崖上仿佛如玉般的光滑,那上面形成了一道道的纹理,像是水波纹般的,仿佛有水在里头流动。
  
  许微然眼睛看的失了神,一个没注意险些撞上了一棵大树,被靳连沅一个抬手给拉进了怀中。
  
  许微然这才惊愣的回过神来,耳边就听靳连沅无奈的声音传来说:“然然,你只有待在我怀里会更安全一些。”
  
  话语落下,许微然顿时微红了脸,抬手轻轻推了推靳连:“谁说的,我只是一时看花了眼,马上就能好的。”
  
  靳连沅不置可否的笑着,许微然当即抬脚大步的朝前走去。
  
  之后,就算要看风景,也是将脚步停下再继续观看。
  
  就这样,当他们一路嬉闹着快到山顶的时候,周围忽然传来了一阵类似风吹草动的声音。
  
  靳连沅的脚下一顿,而许微然也注意到了,停下了脚步,目光就朝着传来声响的地方看去。
  
  随即目光转而就落在了靳连沅的面上。
  
  而靳连沅瞬间就将许微然给拉进了怀中,说道:“这里附近难免还有一些漏网之鱼的存在,比如毒蛇和幼兽。我们小心一些,先上山顶吧,回来时它也该离开了。”
  
  许微然顿时点头。
  
  而刚刚传来声音的地方,在许微然和靳连沅上山顶的时候,顿时就停了下来。
  
  而没过多久,那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又紧跟着一同上了山顶。
  
  许微然和靳连沅站在山顶上,目光朝着前头一个圆形的地洞往下望去。
  
  发现正是一座火山口般的地方。
  
  底下已经满是海水。
  
  并且那底下,不时的还有一些海豚跳跃起来。
  
  许微然眼眸顿时惊讶的瞪大:“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景象。”
  
  靳连沅也勾起了唇角:“这里算是一口死火山,所以底下的海水和外面的没什么差别。
  
  而这些海豚才可以在这里存活下去。
  
  不过,算起来,一开始底下也就只有两只海豚。
  
  一公一母,似乎是随着涨起的潮水无意中闯了进来。
  
  而现在看到的大部分,都是他们的孩子。”
  
  “大部分?”
  
  许微然忽然微微睁大了眼睛。
  
  心口有一股怪异的感觉划过了,微微沉着。
  
  她目光朝着靳连沅望去:“那,最开始的那两只呢?”
  
  说着,靳连沅忽然搂紧了她,随即抬手朝着底下的一个方向指去:“你瞧,他们在那儿……”
  
  许微然目光顺着靳连沅手指的方向望去。
  
  发现,底下的一处角落那边,两只体型较为庞大的海豚正用脑袋蹭着对方的脑袋,嘴里发出一声声好听的声音来,仿佛在向对方倾诉着什么,十分和谐美好的一幕。
  
  顿时,许微然心口的那一抹怪异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松一口气以及放宽心的感受。
  
  许微然目光紧盯着那两只,目光不时的扫过那些小海豚:“它们看起来真幸福。”
  
  靳连沅忽然站在了她的面前,眉眼带笑,忽然学着那两只海豚,用额头蹭了蹭她的额头,说道:“那我们呢?”
  
  许微然失笑,推了推他:“靳连沅,有你这样的吗?”
  
  “有。”
  
  靳连沅勾着唇,唇瓣忽然缓缓的朝着她靠近,随即一阵温柔的深吻落下。
  
  最后,他们都有些气喘吁吁了,才放开了彼此。
  
  靳连沅轻轻的将她拥进了怀中,心情平复了一会儿后,才开口说道:“我们会像他们一样幸福,不要那么多,我们只要一个孩子,也就够了。”
  
  许微然眼前有些朦胧,听及她轻轻吸了口气,问道:“为什么,只要一个?”
  
  多几个孩子不是更加热闹一些吗?
  
  而靳连沅的下一句却是在说:“那样的痛,一次也就够了,我不想你多承受几次。”
  
  顿了顿,似乎想到了那个画面,靳连沅忽然就皱紧了眉头,揪心的又说:“要不,这一次也免了吧?”
  
  许微然眼眶顿时有些红,她扯唇笑了笑,说道:“傻瓜。”
  
  深吸了口气,许微然忽然踮起了脚尖,在靳连沅的脖子那里轻轻咬了一口。
  
  在靳连沅刹那僵住身体的时候,许微然才松开了他,缓缓开口说:“不许说免了!还有,靳连沅,我要生两个孩子!!!”
  
  在靳连沅刹那皱紧了眉头的时候,许微然抬起头来,当即抬手轻轻的松了松他的眉心,说道:“也不许皱眉头,也不许偷偷阻止我。”
  
  好半响,靳连沅才叹息一般的说:“好。”
  
  看来他得想办法一口气让她怀两个的办法了……
  
  许微然和靳连沅在山顶附近溜了好久才准备下山。
  
  想着刚刚弄出那阵动静的动物已经走了吧?
  
  可他们没想到,却在下山的路上,在路旁看见了一只通体漆黑的,一只小狼?
  
  还是小狗?
  
  它还很小只,看着还是只幼兽。
  
  只见它趴在路旁,却是一脸稀奇的盯着他们瞧,眼睛湿漉漉的看起来尤为可爱,却也不认生。
  
  脑袋上的那一撮白毛让它看起来仿佛整只被点亮了般。
  
  许微然眼眸一亮,她目光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却并没有发现其它的同类。
  
  随即目光不由朝着身旁的靳连沅看去:“靳连沅,这是狼吗?”
  
  靳连沅却轻轻皱着眉:“似狼似狗,或许是只杂交的狼狗。”
  
  靳连沅说这话的时候,许微然已经上前去朝着那只狼狗靠近,一边靠近一边回靳连沅那话:“听说他们的祖先本就是同类,后来与其它兽类杂交后,演变而成了狗,它这样,只是接近它自己的同类罢了。”
  
  靳连沅勾唇笑了笑,对许微然的这句话不置可否。
  
  许微然朝它靠近,竟惊奇的发现它丝毫也不胆怯,不由就大着胆子朝着它伸出了手来:“过来。”
  
  靳连沅却皱起了眉头,一脸戒备的盯着那支狼狗,怕它什么时候会突然做出进攻,开口对许微然说道:“这只狼狗没有经过驯化,怕是会伤人,然然你别靠它太近……”
  
  靳连沅话音未落,却见那只狼狗睁着懵懂的眼睛,抬脚就一步一步的朝着许微然靠近。
  
  在落进许微然的怀中的时候,顿时用舌头舔了舔许微然的手背表示亲近。
  
  当即,许微然温柔的笑开了。
  
  她忽然才想起刚刚靳连沅似乎说了句什么,顿时她回过头去朝着靳连沅看去,问道:“嗯?靳连沅你刚刚说什么了吗?”
  
  靳连沅见此,目光瞥了一眼她怀中的幼兽,却是扯了扯唇角,说道:“没事,让你小心些。”
  
  许微然轻撇了撇嘴:“我又不是小孩子。”
  
  说着,她目光又朝着怀中的狼狗望去,轻轻的摸了摸它的脑袋,说道:“好了,你该去找你的爸爸妈妈了。”
  
  说着,许微然就放下了它,想让它离开。
  
  却不想它竟不想下来,在许微然放下它的时候,又扑了上来,可怜兮兮的蹲在了她的脚下,甚至连站都还站不稳。
  
  许微然忽然就意识到了什么,目光朝着靳连沅望去:“它不会是,才出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