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远,沧海多长第657章 沧桑大叔,你有多远,沧海多长第657章 沧桑大叔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657章 沧桑大叔

你有多远,沧海多长第645章沧桑大叔许微然目光怀疑的看着靳连沅,她怎么觉得,靳连沅比老先生还要更期待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了老先生每天给他们准备的补品的用意。
  
  早饭后和老先生他们一起去钓鱼的时候,许微然总感觉老先生的目光总是在若有若无的扫过她的肚子看,随即微不可见的叹一口气……
  
  许微然:“……”
  
  莫名就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到了晚上的时候,许微然躺在床上毫无睡意,不时的摸一摸自己的肚子,随即叹一口气。
  
  靳连沅察觉到了,原本已经有了一丝睡意,此时担忧胜过了睡意,不由睁开了眼睛,开口问道:“睡不着吗?”
  
  话落,许微然怔了一下,随即她缓缓点了点头,轻声:“嗯。”了一声。
  
  随即,身旁窸窸窣窣了一下,顿时,身体就已经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中去了。
  
  后背不时的被安抚的拍一下,靳连沅的说话声随即传来:“我唱歌给你听?”
  
  听及,许微然突然就不由有些哭笑不得的,可心中却是觉得暖暖的:“不用了,你快睡吧。”
  
  她知道靳连沅这段时间身体在恢复,而容祁在那天之后就让人送了当初她用的那种药丸来。
  
  这段时间靳连沅都在服用,所以他很容易就犯困的。
  
  可话音落下,靳连沅却是有些无奈的说:“可是你睡不着,我也没法安心的睡去。不如你就告诉我你在想什么事让你睡不着?”
  
  许微然眸子微顿,随即,也没隐瞒,直接将自己的忧虑说出口来。
  
  话音落下,靳连沅忽然就静默了下来,好半响,才开口说:“然然,我们出去旅行几天吧?生孩子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也怪我最近总是提这些事给你了压力了。”
  
  许微然缓缓摇了摇头:“还是不去了,我没关系的,如果要去的话,我想去看看爸妈和哥哥他们。”
  
  御凌风和御凌溯在老宅这里呆了一周后才离开的。
  
  那段时间,不知道是不是温筠察觉到了什么,隔三差五就会打电话给她,言语之中,哪怕她隐藏的很好了,但她还是察觉到了她的紧绷。
  
  可因为靳连沅的身体还没有恢复,所以她也不能离开。
  
  眼下靳连沅只要不是剧烈运动,日常的活动还是可以的。
  
  话音落下,靳连沅忽然紧了紧抱着她的手臂,开口说:“拖延了这么久,也该去看看他们了,明天我们就收拾了一下行李。”
  
  许微然扯了扯唇角:“好。”
  
  他们要离去的前一天,就对老先生提了这件事,老先生笑着说:“人都说三日回门,眼下都过去几个月了,元月的身体又已经恢复了,该去了。”
  
  第二天他们就拜别了老先生和魏管家他们。
  
  离开老宅的时候,再看见外面的世界,许微然总有一种,宛若隔世一般的感觉。
  
  因为提前打了电话,在快到环岛的时候,许微然远远的就看见了站在码头那边的一伙人。
  
  有御容璟,温筠,还有御凌溯。
  
  来时就听说御凌风有任务出去了,怕是还得过些天回来。
  
  下了船后,许微然直接就朝着他们跑了过去,一边喊道:“爸妈二哥我回来了!”
  
  从知道他们是自己的父母和哥哥开始,她便受到了无止境的关心与爱护。
  
  她从未体会过这样亲情的一面。
  
  二十多年以来,曾因为兰陵家的那对‘父母’,而内心最终变得空寂的一角,在和面前这几位真正的家人们重逢的那一刻,却是彻底的被填满了。
  
  御容璟面上板着的脸难得的有了笑意,而御凌溯却是臭屁的轻哼了一声,可眼底里的笑意却是藏也藏不住。
  
  倒是温筠此时已然上前来紧紧的握紧着她的手,眼眶含着泪,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开口就说:“然然瘦了,旅行了这么久,是不是累着了,没有吃饱饭?”
  
  许微然在温筠握住她的手时就已经回握了过去,听及这话,顿时笑了笑说:“妈,我这个吃货又怎么会没吃饱饭?相反的,我每天都吃很多,要不是前段时间穿不上之前的裙子了,我都没有觉自己胖了,现在是好不容易才减下来的呢。”
  
  “胡说八道,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还减肥,回去妈给你好好补补。”温筠佯装怒意的瞪了她一眼,随即目光朝着靳连沅看去,突然她愣了一下……
  
  此时靳连沅也已经走到了这边,眉眼含笑的对着他们都喊了一遍。
  
  御容璟对着他点了点头。
  
  御凌溯此时正拉过了靳连沅到一边去说话。
  
  温筠这才收回目光,随即心下有些疑惑,嘴里喃喃:“怎么连沅也瘦了……”
  
  许微然听及心下顿时狠狠的咯嘚的一跳,忽然开口说:“妈,我们吃的都一样,他肥的比我严重,腹肌都要没有了,被我拉着一起减肥的,没想到他效果比我好。”
  
  话落,温筠,顿时嗔怪的看了她一眼:“在我眼里,你们已经瘦成皮包骨,看我不把你们补回来!”
  
  话音落下,许微然面上虽说惊愣,可心底却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眼下看来,她是蒙混过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她无意中回过头去,却看见御容璟和御凌溯眼中全都闪烁着对她的赞赏,仿佛在默默的夸赞她睁眼说瞎话的能力。
  
  许微然嘴角暗暗的狠狠一抽……
  
  而靳连沅站在御凌溯身边,不知道是不是也听见了她说的那些话,眼底却是闪烁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许微然莫名觉得有点心虚……
  
  不过,温筠在他们来之前,就已经让人备好了一大桌子的菜肴。
  
  说的补一补,其实,她怕是在内心里已经准备了很久了吧……
  
  撒谎的后果是,一顿饭下来,肚子都要炸了!!!
  
  最后,许微然不得不拉着靳连沅一起跑路,到外头去散散步。
  
  顺便,许微然还想带着靳连沅去参观一下环岛的风景。
  
  御容璟丢给了她一把车钥匙,许微然便毫不犹豫的接过,随即带着靳连沅去兜风了。
  
  训练场是她那一年多以来,每天都会去的地方。
  
  而先前她成婚的时候,环岛里的人应该都已经知道了。
  
  见到他们时,大家眼里都闪烁着心知肚明,开口都对她说一句:“恭喜啊。”
  
  许微然牵着靳连沅的手,听后也全都道了一声:“谢谢。”
  
  许微然忽然笑了笑,目光朝着身旁的靳连沅看去:“我像不像是在向大家宣布你是我的?”
  
  靳连沅勾着唇角,听及眼底的笑意更浓了几分,开口说:“像!本来我就是你的。”
  
  许微然顿时点头:“对。你本来就是我的。”
  
  话落,靳连沅却俯身吻了一下她的嘴角,说:“你也是我的。”
  
  许微然面上顿时变得通红,她目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四周,现有几个人在看着他们这边,眼神已经变得揶揄了。
  
  许微然面上当即变得更红了几分,目光瞪了一眼靳连沅,开口说:“人这么多呢!”
  
  靳连沅却不在意,一把拉过了她,瞬间许微然靠的靳连沅更近了。
  
  听他开口就说:“没关系,这样,大家就彻底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了。”
  
  许微然涨红的脸缓缓的退却,却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在离开训练场的时候,站在门口的位置,许微然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来。
  
  那双饱含沧桑的眼睛,仿佛看透了世界爱的一切,又好似受到了浓厚的伤害那般。
  
  许微然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想念那个人了……
  
  于是带着靳连沅走着走着,竟不知不觉的就到了那座山脚下。
  
  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靳连沅眼眸忽然变得有些深,许微然忽然扭过头就对靳连沅说:“我们到山上去看看吧?”
  
  靳连沅勾着唇角,许微然才刚一话落,他就已然在解安全带了。
  
  见此,许微然也松了一口气,扯了扯唇角也下了车去。
  
  站在山顶的位置,许微然几个起落就坐在了树杈的老位置坐下,目光朝着对面望去,此时因为靳连沅在身边,再看到这个风景的时候,她的心情不再是低落和深刻的思念,反而有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在。
  
  许微然回过头去,正想让靳连沅也上来看的时候,却突然她在回头的那一瞬间,猛然愣在了那里……
  
  此时,靳连沅却是站在了沧桑大叔总爱站着的位置,目光眺望着海平面。
  
  而他的眼中,即便是没有沧桑的模样,可眼底里的柔色,莫名就让她觉得,若是沧桑大叔没有心事的话,那么他站在这里看这些风景,露出的神色,大抵也会是这般吧?
  
  许是许微然的目光太过于不对劲,靳连沅回过头来时,不由也愣了一下,开口问道:“怎么了?”
  
  许微然立马也就回过神来,随即扯了扯唇角,说:“就是,想起了一个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许微然已然跳下了树,随即牵过了靳连沅的手,开口说道:“靳连沅,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
  
  一个,在她心事重重而伤怀思念的时候,同样也在伤怀着,思念着的,只不过,他的眼底更多的是绝望。
  
  几个月不见,不知道,他过的还好吗?
  
  靳连沅目光望着许微然,眼底里闪烁着一抹深度的幽深,书籍缓缓的点了点头……
  
  然而……
  
  山洞还保留着原来的样子不变。
  
  里头的陈设仿佛停留在了她最后看这里的那一幕。
  
  只不过,灰尘累计下,像是有几个月没有住人了。
  
  许微然心中忽然感到有些难受。
  
  沧桑大叔他也去找他要找的那个人了吗?
  
  我找到了,你找到了吗?
  
  身后,靳连沅忽然上前了一步,从后背将她紧紧的抱进了怀中:“他走了……”
  
  许微然眼底有些感伤,听及,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他也许,是去找他要找的那个人了……”
  
  许微然目光落在洞里的一张桌子上,那上面还摆放着两个杯子,默了默,她忽然又开口喃喃说:“若是去了,不知道找到了没有。”
  
  身后,靳连沅眼底的神色越浓重,他忽然开口说:“然然……沧桑大叔找到了他想要找的那个人,和她相遇后,没多久就成婚了。”
  
  许微然原本想说你就这么确定啊?
  
  却突然她反应过来,许微然猛然就瞪大了眼睛:“你……你怎么知道住在这里的,叫沧桑大叔?”
  
  她没对靳连沅提过沧桑大叔。
  
  相遇后,他们都暂时都不想提起先前的事,而靳连沅也不会直接问她。
  
  而此刻,靳连沅竟然直接就将她给沧桑大叔取的名号直接念了出来。
  
  许微然心中忽然就有了一个很大胆的猜测……
  
  只是,不等许微然开口问些什么,忽然靳连沅的眼眸就变得极其的深远。
  
  他知道瞒不住了。
  
  何况,自从决定来环岛后,他就想向她坦白了……
  
  默了默,不由就开口缓缓的说道:“然然……海的对面,没有我的爱人,但我的爱人离开了这里,我这才有了到海的另一边去寻找她的理由……
  
  我找到她了,在那之后,我们终于成婚了。
  
  不用再每天躲在角落里看她在训练场训练的样子,也不用在她出现的时候,故意步伐匆匆假装很忙的样子,我终于可以站在明亮的地方,站在她的身旁,随时可以亲吻她,告诉大家,她是我的了……”
  
  靳连沅唇角忽然极细微的轻轻一挑:“然然,我就是沧桑大叔。”
  
  在靳连沅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许微然面色就已经渐渐的苍白了下来。
  
  在靳连沅说完他就是沧桑大叔的时候,许微然一时之间甚至都忘记了反应……
  
  她忽然想起在环岛的那段日子。
  
  她思念他,想念他,时常觉得沧桑大叔的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眼底里的沧桑让她时常觉得疼惜他……
  
  哪怕曾经有过一丝丝的怀疑。
  
  可她到底还是从未想过。
  
  有一天,那个让她心疼的男人,竟然就会是她思念了一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