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大玩家788.两开花! 5k,房产大玩家788.2开花! 5k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房产大玩家 > 788.两开花! 5k

788.两开花! 5k

“好吧。”
  
  面对王友群的坦诚,徐德康点点头道:“既然公司都已经卖掉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中圆,或者晋涵,他们给你开的条件是什么吗?”
  
  见他一脸复杂的神色,徐德康又笑道:“放心。我不会生气的。”
  
  “其实我都不在乎了。无论这件事背后是中圆也好,是晋涵也罢,无非就是生意而已。晋涵开价比中圆高,我就卖给他们。就这么简单而已。”
  
  王友群抿了抿嘴唇道:“徐总,中圆确实给我开过一些条件……”
  
  “嗯?”徐德康立刻竖起了耳朵。
  
  几十年的人生经历,他自以为学会的一个真理,就是每个人的忠诚都是有价格的。
  
  没有背叛,无非是筹码还不够多而已。
  
  但是……他曾经如此的信任王友群,他很想知道,王友群的忠诚,值多少钱?
  
  …………
  
  “厉菲曾经承诺过我,只要完成了收购,会给我德康公司20%的股份分红,还会保证200万的年薪,让我继续领导德康公司。”
  
  “他们不会吞并德康,而是会作为一个子公司来经营。”
  
  徐德康挑眉心算了一下,点点头道:“是不低了。20%的分红,一年起码上千万。还有200万的年薪……”
  
  “没几年,你的身家就能过亿了……”
  
  “但是我没答应!”王友群也补充了一句。
  
  徐德康一滞,皱眉看着他:“事到如今,没必要安慰我了。”
  
  “徐总,这是真的。”王友群道:“就像你说的一样,我已经没有再骗你的必要了。”
  
  “只不过有件事情……我从来都没对你提起过。”
  
  “什么事情?”
  
  …………
  
  王友群的神色越发复杂起来,而后是苦笑,接着才说道:“厉菲他断言……只要散布一些谣言,你对我的信任,其实不堪一击~”
  
  “其实公司里的这些流言蜚语,徐总你不太清楚,但我是接触业务一线的,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竟然没有去阻止~”
  
  徐德康的表情瞬间就僵住了!
  
  伴随着脸颊的抽搐,他想要把那份懊悔从自己的心中驱赶出去。
  
  但是他做不到……
  
  信任的缺失,从来都不是单方面的。
  
  正如他因为一个简单的谣言就彻底否定了王友群多年的忠诚勤奋一般,王友群也同样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对自己这个老板心存嫌隙。
  
  裂痕一直都存在,只不过被粉饰了。
  
  区别只在于,在什么时候,由什么样的力量,把裂痕挖出来……
  
  放大,凿断!
  
  徐德康终于意识到了……
  
  这一切跟中圆地产和晋涵集团都没有关系,只因为他自己!
  
  而王友群……
  
  正是因为他放弃了信任,才让这些谣言在公司里愈演愈烈,最后变成了一股洪流……
  
  徐德康和王友群相互对视着,凝望着。
  
  此时此刻,两个人的心中都生出了另外一个想法……
  
  如果他们两个人之间能够真正相互信任,真正通力合作。
  
  那么,中圆地产的制裁真的会那么顺利吗?
  
  德康公司会不会更具备抗压能力?会不会寻找到其他的出路?
  
  会不会……就不至于沦落到要卖公司这个地步呢?
  
  一切都只能是如果了。
  
  …………
  
  …………
  
  从餐厅里出来之后,王友群叫了个代驾开车,然后朝着自己的家中赶去。
  
  虽然跟徐德康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开诚布公了,但两个人的心情并没有好起来。
  
  相反,那种深深的遗憾一直都萦绕在他们的心头……
  
  半路上,手机忽然响了。
  
  是厉菲打过来的。
  
  只不过这个电话打来的时间,让王友群忽然有了一丝明悟!
  
  现在是晚上9点多,应该吃完了晚饭,又不至于已经入睡了~
  
  厉菲在尽量的照顾着他的感受,换句话说,礼贤下士,三顾茅庐?
  
  毕竟之前给他的承诺,是让他继续带领德康公司的。
  
  然而……
  
  现在的情况很尴尬啊!
  
  …………
  
  王友群按下了接听键。
  
  “王总~”厉菲的声音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却不知道是刻意控制成这样的,还是自然流露。
  
  到现在为止,王友群也对所谓“人情世故”,又有了更多一层的了解。
  
  既然厉菲能够完全准确的判断清楚徐德康的为人,那么自己的为人呢?
  
  是不是其实也一直在厉菲的掌控之中?
  
  “王总~不知道徐总,有没有新的想法了?关于价格方面……”
  
  厉菲问的很缓,深怕刺激到王友群。
  
  毕竟他也不知道,徐德康会跟王友群有怎样的交流?
  
  “厉总!”王友群笑应道:“徐总他……已经决定出售公司了。”
  
  “嗯?”厉菲显得很开心,直接应道:“那就好。希望我们以后也能够通力合作。”
  
  然而王友群的一句话,却把他瞬间就正懵逼了!
  
  “公司已经卖掉了,今天下午,就在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合同就已经签好了……”
  
  “你说什么?”厉菲难以置信的惊道。
  
  他顿了顿,急迫的问道:“是哪家公司?”
  
  “晋涵集团。”王友群应道:“我之前不就告诉过你么?齐慧川一直都在跟徐总接触。”
  
  厉菲的口气沉了下来:“是多少价格?”
  
  “9个亿!100%的股份!”
  
  “乓~”
  
  王友群听见对面传来杯子砸碎的声音。
  
  中圆地产集团为了能够顺利收购德康公司,可是苦心折腾将近半年的时间了!
  
  不仅仅如此,为了制裁,中圆地产本身也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如果事情顺利,这些当然都是做生意合理的成本。
  
  可是现在却被晋涵集团半路抢走了胜利的果实,叫厉菲怎么能不愤怒?
  
  而且还是这么便宜的价格……
  
  …………
  
  …………
  
  挂断了电话之后,厉菲的表情在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然后对身边的一个中年人问道:“不是说晋涵集团的那个齐慧川没本事谈下来么?”
  
  “人家现在连合同都签好了!才9个亿!”
  
  中年人登时一惊,连忙应道:“我马上问一下。”
  
  说着,他就摸出手机,准备打给自己在德康公司的钉子……
  
  厉菲却摆手道:“不用了。木已成舟,多说无益。”
  
  “那……”中年人皱眉道:“我们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忍气吞声?”
  
  尽管自己的老板阻止了,但他还在一边说话,一边发着短信询问。
  
  没一会,短信回了过来。
  
  中年人忙道:“厉总,好像是晋涵集团的董事长陈晋亲自出面跟徐德康谈了。”
  
  “今天他到了德康公司两次。第一次没一会就走了,第二次呆的比较久……”
  
  厉菲闻言,蹙眉道:“看来,这个陈晋的野心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哇。”
  
  “本来还以为他忙着应付那几家开发商,不会这么快就着手到中介公司这一块。现在看来,他很自信呐!”
  
  中年人诧异道:“难道他对自己能吃下海东大道的地皮这么有把握?”
  
  “难说。”厉菲靠在椅子上,思考起来。
  
  中年人安安静静的,不敢打扰。
  
  半晌,厉菲才道:“阿萧,你有把握能应付他吗?”
  
  “从他在东江市的表现来看,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而且这一次能短时间内吃下德康公司,手段绝对不一般呐!”
  
  阿萧全名叫做萧竞,是中圆地产集团旗下,中圆地产中介公司的总经理。而且他负责的,还是最为重要的东海分公司。
  
  换句话说,他是集团内部除了老总厉菲之外,分量最重的人了。
  
  对于德康公司的一连串制裁和手段,实际上都出自他的谋划。就连厉菲对王友群礼贤下士的姿态,也是萧竞央求厉菲配合的。
  
  此刻听见老板这么问起来,萧竞微微一滞,随后便认真道:“厉总,放心吧!本来德康公司就不行了。他买去也不过是个空壳子。”
  
  “东海市,可没他想象中的那么容易闯!”
  
  厉菲满意的点点头,算是放下心来。
  
  东海市很重要这没错,但是如果跟整个苏云省相比起来的话,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现在所有的数据,都显示接下来的行情会有一波爆发,所以厉菲本人的精力,也就要往其他方面转移了。
  
  多年的全省布局,终于到了应该收获的时候……
  
  马虎不得!
  
  另外对于萧竞,他也是非常有信心的。这是跟着他从香江一路打拼出来的老人了,自然会有分寸。
  
  念及此,厉菲也就不再多去想因为被晋涵集团横插一手而遭受的损失了。
  
  做生意就是这样,不可能所有的计划或者项目,都保证能够赚钱。为了这种事情纠结,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我明天就要到苏云省会江宁市去,东海的事情,都交给你了。”
  
  言罢,厉菲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而萧竞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却没有离开,而是打起了电话来。
  
  老板不追究,可不意味着自己就可以不在意啊!
  
  邀标的事情,一般人不知道,他却是一清二楚的。所以晋涵集团这么做,让他非常的不满……
  
  既然有不满,可就需要表达了!
  
  …………
  
  …………
  
  2011年5月29号。
  
  对于东海市的大多数人来说,这都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了。恰逢周日,天气也不错,单身族们选择了睡到日上三竿,体会难得的清闲。
  
  而也有很多人选择了拖家带口的,到东海市的周边自驾游。如果不嫌累的话,早上出发的早一些,可以感到东江市逛一逛听涛湖,吃几口醋鱼和东坡肉,入夜再赶回东海市。
  
  总体来说,阳光明媚的周日,带给这座城市绝大多数人的心情都不错。
  
  然而一则财经新闻的播报,却让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有些看不懂了……
  
  “刚刚进驻本市的晋涵集团,已经与本市第二大的中介公司德康公司签订了收购合同,将收购德康公司100%的股份。”
  
  “晋涵集团是一家集房地产开发、建筑以及销售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这次收购却进入了他们原本并不擅长的房地产中介行业。”
  
  “关于晋涵集团为什么进入陌生领域的具体原因尚不知晓,本台记者正在积极与晋涵集团进行联系……”
  
  …………
  
  薛放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新闻,皱起了眉头。
  
  而坐在他边上的稻叶清见反而诧异道:“你们东海市的新闻媒体都不做调查就报道了吗?”
  
  “晋涵集团旗下的晋房网,不就是一家网络化的中介公司吗?更别提陈晋还收购了东江市的天坤公司。这也叫陌生领域?”
  
  “陈晋他本人就是中介公司的出身呐!”
  
  薛放有些不耐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装设弄鬼罢了,紧张什么?”
  
  “陈晋手头没有钱,那两个地块他玩不转,当然只能去玩他的老本行了。”
  
  “薛总,你可能不知道。”稻叶清见认真道:“我反而觉得,陈晋这一步走得很扎实!”
  
  “喔?这话怎么说?”薛放问道。
  
  稻叶清见解释道:“我刚刚上网查询了一下,这家德康公司,在东海市排名第二,有差不多200家门店。”
  
  “而陈晋的晋房网现在已经渐渐走上正轨了。只要把晋房网的业务和德康公司一对接,立刻就能在东海市稳住阵脚。”
  
  “这就是一个天塌下来都赚钱的生意呐~我觉得陈晋现在并不急了。他是想做长线的安排……”
  
  “可你我都知道,陈晋在东江市的长线安排,都完成了哪些事情……”
  
  听稻叶清见这么一说,薛放有点被点醒了。
  
  他不由得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只不过深究之下,薛放有些不解道:“可是在东海市,陈晋缺乏做长线安排的土壤!”
  
  “在东江市,他的成功是依托于万策公司的,同时也是依托于当时的吴家。”
  
  “可这里是东海市!就算梅……”
  
  薛放猛然想起眼前的是稻叶清见,强行改口道:“就算他有这些套路,也没有施展的可能性。”
  
  “东海市的敏感,你不懂!”
  
  稻叶清见对他的话却有些不以为然。
  
  薛放想当然的把他单纯看作是一个外国商人了,却不知道,稻叶清见其实对华夏有非常深刻的研究。
  
  当然也就明白,东海市作为一个直辖市,比一般省份还要高半级的行政规格,自然有无数双眼睛都盯着这里……
  
  没有了方方面面的庇护,陈晋确实很难办成什么事情。
  
  稻叶清见算是勉强被薛放说服了。可他总觉得……陈晋的这个动作中,透露着诡异……
  
  “对了。”薛放开口问道:“你们追加投资的事情,怎么样了?”
  
  “只有一百个亿的话,可玩不转呐?”
  
  稻叶清见有些不悦道:“薛总,我们公司总部的情况,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还需要一些时间。”
  
  “可现在的问题就是没有时间!”薛放恼道:“今天已经29号了!再过两天,第三季度的招拍就开始了!”
  
  “我只问你一句话,两天之内,能不能有新的资金到位?”
  
  稻叶清见沉默了片刻,讪讪的应道:“抱歉,我目前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真他么的麻烦。”薛放吐槽了一句。
  
  作为他本人来说,其实是不愿意跟和国人合作的。可这是父亲的意思,也确实符合目前的情况,所以他只能执行。
  
  可田旺公司的内部……显然也不是那么单纯的。
  
  …………
  
  同一个时间,陈晋也在焦急的等待着!
  
  尽管向银行贷款这种事情,以晋涵集团在东海市的能量,再加上长期以来的良好声誉,由祁旭光去办,几乎是不可能出现问题的。
  
  但是现在……
  
  德康公司已经买下来了。再有两天就到了招拍的日子了。
  
  他缺的,就只有资金而已了!
  
  然而一直等到了临近中午,祁旭光那边依然还没有传回消息了。
  
  跟今天是不是周末无关!这种规模的贷款,休息日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只不过这一次的贷款额度巨大,而且也不只是一家银行,所以效率上势必是要慢一些的……
  
  就在陈晋有些按奈不住,想要亲自杀回东江市的时候,祁旭光的电话终于来了!
  
  “陈总……”他的声音透露着隐隐的激动。
  
  陈晋也懒得客套了,直接问道:“多少额度?”
  
  “500个亿!”祁旭光郑重其事的答道:“而且……蔡总他……”
  
  “我就知道!”陈晋没好气的笑道:“说吧。”
  
  祁旭光嘿嘿一笑道:“蔡总的意思,是千墅集团也追加300个亿的资金到东海市。”
  
  “要多少份额?”陈晋敏感的问道。
  
  “不多,20%!”
  
  “确实是不多……”陈晋狐疑道:“可是千墅集团,哪来的这300个亿?”
  
  “额~”祁旭光一时语塞,随后才道:“蔡总把楚南省南部的好些项目工程,都转让出去了。”
  
  “这笔钱,是硬生生筹出来的。”
  
  这本来是好事,说明蔡鸿飞对自己的信任已经大到没有极限了。宁愿变卖自己的项目,也要搭上自己开往东海的大船。
  
  可是自己真的能够乘风破浪吗?
  
  陈晋忽然觉得肩膀上的压力倍增!
  
  一直以来,他都在众人面前表现的十分洒脱和自信。为的,就是让所有人都有一根主心骨。
  
  可是一个黄冕是这样,一个蔡鸿飞又是这样……
  
  陈晋承载着多少压力,是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
  
  但是,至少玩转东海市的第一笔成本已经有了!
  
  集团内部的200个亿流动资金,加上贷款的500个亿,以及千墅集团砸锅卖铁弄来的300个亿!
  
  整整1000个亿!
  
  这就是陈晋现在手中的筹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