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拼命成神第三百一十一章 大烟泡,网游之拼命成神第311章 大烟泡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网游之拼命成神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大烟泡

第三百一十一章 大烟泡

王思莹没有驾驶自己的新车去长白山,而是在望城传送站花钱去的。出传送站,骑马再跑小半天,终于在太阳落山前,来到了长白山天池。
  
  来到天池,映入王思莹眼帘的是平静的天池水和岸上凌乱的山石断木,还有到处是斑斑的血迹,不需要仔细看,这里发生过恶斗,而且,不止一起。
  
  “白龙大哥!白龙大哥!”王思莹扯着嗓子高声喊道,四处随后传来绵绵不绝的回音。
  
  王思莹又再喊了三次,天池依旧是风平浪静!王思莹又向前跑几步,双脚都踏进冰冷刺骨的天池水中了,这时候水面才出现动静。不多时,白龙巨大的脑袋浮出水面,来到王思莹面前。
  
  “兄弟!找我有事吗?”白龙很是疲惫的说道。
  
  “白龙大哥,你受伤了!”王思莹看到白龙的脸上,还有一条大伤口,虽然不再流血了,但是透过伤口都清晰的看到白龙的下颌骨了!
  
  “没有大碍,没有大碍!不知道兄弟这趟来这里,找我有事?”白龙问道。
  
  “白龙大哥,你上岸来,我给你处理下伤口吧。”王思莹说着,自己先跑到岸上,找了一块平整的地面,示意白龙过来。白龙也不多说,艰难的爬了过去,王思莹细心的给白龙的伤口进行了缝合,天池水没有生物,也不需要消毒处理。处理完白龙脸上的伤口后,白龙又先后把腿上的伤口和背脊的伤口放到王思莹身前,接受王思莹的医治。王思莹忙完白龙的伤口,都是夜半时分了。
  
  “这次又谢谢兄弟了!”白龙萎顿的说道。
  
  “白龙大哥客气了。”王思莹说道。
  
  “我说过,让你200级的时候来找我,我教你200级的法术。可是,现在兄弟的成神禁制已经打开,并且学会了火系和电系的神的法术,这样看,我先前教你的两个法术已经不够看啦,我现在教你一个你能用到1000级的法术吧!”白龙说着,像变魔术一样,手里多了一本书递给王思莹。王思莹接过来一看,是冰系法师技能,书名是《大烟泡》。王思莹也没有细看,拿过来就学了。
  
  “谢谢白龙大哥。”王思莹说道。
  
  “这个法术,是准神的法术,在冬天、大雪天或者有风有雪的时候使用,会有成倍的威力加成,相反的,在炎热的夏天,这个法术会相应的减小威力。神的法术都受气候环境等影响,你要在使用的时候,因地制宜的选择使用法术。”白龙见王思莹学了大烟泡法术,就跟王思莹说道。
  
  “我明白了,谢谢白龙大哥!”王思莹说道。
  
  “你还有其他事情吗?我现在很疲惫。”白龙问道,意思是,法术我教完了,你没有什么事,我就回去休息啦。
  
  “白龙大哥,其实,这次我是来还你东西的!”王思莹说着,把白龙给他的龙珠递给了白龙。
  
  “你这样弱小,你再用些时日吧!你现在的魔法值,没有龙珠帮助,是不能连续不断的。”白龙没有接龙珠,只是两眼看着龙珠说道。
  
  “白龙大哥,我现在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成长!这颗龙珠,我想,还是你比我更需要!”王思莹说道。
  
  “你既然这样说,那我就收下啦!谢谢你!兄弟!”白龙说着,接过龙珠,放进了嘴里。
  
  “白龙大哥,你该休息了,我走了!再见!”王思莹说着,就向回走。白龙也说完再见,就退进天池水中去了,不一会,天池的水面又恢复了平静。
  
  王思莹回去的路上,不禁想到,自己当时为了强大自己,而把龙珠拿走,以至于白龙险些失去性命,真是无知犯大错啊。王思莹现在想通了,白龙和黑龙一样,身受重伤1000年,都没有什么闪失,原因是他们有龙珠在手,而龙珠被王思莹拿走后,黑龙白龙都被其他的龙挑战了,如果这次不是主神提起龙珠的事情,恐怕白龙大哥很难再在天池坚持多久啦。幸好来得算及时,把龙珠及时的还给了白龙大哥,王思莹也算放下心了。
  
  下了长白山,到达传送站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王思莹想都没有想,就传送到哈尔滨去了,在哈尔滨的传送站这里下线了。下线后,洗个澡,吃了点饭,见王思琪不在,也不知道小丫头什么时候走的。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所以就上床睡觉啦。一觉睡到了晚上,被王思琪电话叫醒的,小丫头晚上有活动,别人都有男朋友,她没有办法,只得要拉哥哥去凑数啦。王思莹也没有什么事情,就答应了下来。王思莹刚放下电话,衣服还没有穿利索,车就到楼下接他了。
  
  王思琪的同学过生日,平时处的比较好的同学都来了。由于这个同学的爸爸是山西煤矿的老板,而且新处的男朋友又是号称京城四少之一的蒋亚池。这个蒋亚池确实是个响当当的人物,父亲是中国驻外大使,本人也是黑白两道左右逢源,北京城三环内有一整条街是他个人的财产。平时为人也是很高调,年过四旬,就是不结婚,所以才被人称为京城四少之一。认识王思琪的同学,是在游戏中,蒋亚池在《公平世界》里有一个行会,名叫蒋家王朝行会,虽然人数不多,但是行会综合排名是相当靠前,行会会员普遍特点就是清一色的富二代和官二代,他们几乎拍下所有的拍卖行上的顶级装备。蒋亚池和王思琪的同学也是拍卖行在争抢竞拍时认识的,也迅速的双双坠入爱河。今天是他们相恋后,女孩子的第一个生日,所以,蒋亚池是非常高调的为女友庆生!
  
  饭店不是什么星级酒店,而是蒋亚池自己开的私人会所,名字也叫蒋家王朝。在北京,身家不够亿的人都不一定听说过蒋家王朝。
  
  王思莹和王思琪是被专车接到蒋家王朝的,在外面看,蒋家王朝会所就是一个普通的楼房,可是一进入里面,顿时让兄妹俩目瞪口呆,简直到了法国一样!里面金碧辉煌,法式装修,红地毯,大吊灯,墙上挂满了世界名画,就连服务人员都是清一色帅气的法国小伙子。王思莹哥俩还算可以,后面进来的女学生们可就忍不住啦,发出一声声的尖叫!更有甚者,一女同学可能是新买的高跟鞋不太合脚,居然一个踉跄跌倒在地,立刻有法国男孩上去半跪下身,将她扶起,女生哪见过这阵势啊,顿时脸红心跳,差点再次跌倒。
  
  宾客到齐,蒋亚池简短的说了几句,就宣布晚宴开始。幸好王思莹踢球的时候,也总进一些高档酒店,所以,还不至于像王思琪的其他同学一样,到这里就像迷路了一样,全然忘了自己是谁。王思莹一边的小口品尝着一道道菜肴,一边悄悄的给妹妹讲,欧式的礼仪,王思琪听得认认真真,也吃得津津有味。王思莹还不时的跟身旁的侍者用简单的英语聊几句,侍者也很得体的跟王思莹哥俩适当的聊几句,气氛特别的融洽。再看王思琪的那些同学们,可不是这个样子了,上来一道菜,咔咔就是吃,够不到的就示意侍者给搬到面前来,把侍者指使得直皱眉头。尴尬的情况也出现了,先期上来的菜都见了底,而后期上来的菜却没人能吃了,开始都吃饱了,后期都吃不动了。
  
  蒋亚池看着这些大男孩小女生们这样的开心,也是频频的点头,不时的拿起高脚杯和同学们去碰碰杯,寒暄几句。全然没有半点的不高兴,也没有去纠正哪个同学刀和叉子用反了的问题。而蒋亚池的女朋友,则不是这个样子的,到处和同学们打打闹闹,无节制的开着玩笑,自己也弄得满身是蛋糕的奶油,去后堂换了两次衣服后,再弄上奶油也懒得换了,就这样脏兮兮的吧!跑去挽蒋亚池的手臂的时候,蒋亚池躲闪不及,也弄了一西服的蛋糕奶油,侍者立刻跑上前去用毛巾擦,被蒋亚池轻轻的制止了,今天大家都高兴,他也破例疯一回。见蒋亚池都不介意了,这些大孩子们就更疯起来,反正现在都吃饱了,后上来的甜点也没有什么用了,拿来打奶油仗吧!欢声笑语和声声尖叫中,人人是满身的奶油和食物残渣。蒋亚池也是格外的高兴的看着这些年轻人玩闹,毕竟有着年龄的差距,所以,他还是忍住了自己,没有参与进去。在晚宴进入尾声的时候,只有王思莹哥俩是一身的干干净净,就连侍者们也是满身的污秽。蒋亚池眼角的余光一直在关注着,静静的坐在那里吃东西的王思莹兄妹俩,飞向他们的奶油,都被王思莹无意间给挡了下来,蒋亚池看着王思莹,总觉得很面熟很面熟,可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你是不是花心病犯啦!总盯着人家小女生看什么?难道看我看腻了?”今天的寿星老见男朋友时不时的向王思琪那里看,所以很在意的说道。
  
  “哪里啊!我是那样人吗?”蒋亚池得体的揽着女朋友笑着说道。
  
  “你是!哈哈哈!”寿星老幸福的倚在蒋亚池的怀里笑着说道,“告诉你,最好离她远点,她可是清华名的暴力女。”
  
  “暴力?怎么暴力?”蒋亚池似乎很感兴趣的问道。
  
  “她的暴力分两种,一种是直接暴力,另一种是间接暴力!”寿星老是一脸自豪的说道。
  
  “什么是直接暴力?”蒋亚池问道。
  
  “骚扰她和骚扰我们女同学的人,基本都吃过她的苦头,跟你说啊,就是前几天还有几个小混混来清华挑逗我们女学生,结果一个新来的女学生被吓哭了,正好她碰上了,一顿拳脚,把几个小混混都打得跪那求饶了!其中有3个人手臂脱臼,被120拉走的!”寿星老讲起王思琪的暴力是一脸的自豪。
  
  “哇!真够暴力的!那间接暴力呢?”蒋亚池又是很感兴趣的问道。
  
  “间接暴力,体现在游戏里啦,知道我们水木清华行会吧,我们的水木班长愣是几次败在她手上,她在入学半学年的时候,就夺得了水木清华行会的首选会长资格。”寿星老仍是一脸自豪的说道。
  
  “没有听说水木清华行会有其他的会长啊?”蒋亚池疑惑的问道。
  
  “那是她嫌水木清华行会小,现在她在赤龙会做军师!前几天北京西郊的那场玩家大战,就是她指挥的赤龙会!”寿星老说出这句话,蒋亚池的嘴张大得都合不上了!
  
  “怎么样?算不算暴力女?”寿星老又是自豪的问道。
  
  “算!算!算!”蒋亚池连连点头,这样的女孩不算暴力,那还有什么人算暴力呢!
  
  “她身边的男人是谁?”蒋亚池终于问出了他心里真正的问题。“没有见过,不过,他好帅啊!”蒋亚池的女朋友今天晚上还是头一眼看王思莹。听蒋亚池问到,才注意看了一眼王思莹说道。
  
  “总觉得好面熟,就是想不起来哪里见过。”蒋亚池说道。
  
  “哈哈哈,无名小卒,当然入不得你的法眼!”蒋亚池的女朋友说着,又不自觉的向王思莹那里看了一眼,才发现,今天貌似就她一个人没有注意到王思莹,其他的女生都在偷偷的瞄着王思莹呢。都有意无意的把小蛋糕块扔向王思莹,王思莹也都在无意识的转身或者扭头的情况下避开了。而王思莹的目光也一直停留在王思琪的身上,从没有向其他的女生看一眼,使得那些女生气急败坏的把大块蛋糕都糊在了身边男伴的脸上!
  
  “他的气场,今天可在你我之上啊!”蒋亚池低低的声音说道。
  
  “你是不是也吃醋啦?告诉你,我可是没有看他。”蒋亚池的女朋友说道。
  
  “我这点自信都没有吗?”蒋亚池揽着女朋友的肩膀笑着说道。
  
  “可是,未必人人都像你一样啊,你看我的那些男同学,个个都像喝了醋精似的!”蒋亚池的女朋友指着自己的男同学和女同学的男友们说道。
  
  “我真想探探他的底。”蒋亚池低着声音说道。
  
  “亲爱的,我的生日,不要闹好吗?”蒋亚池的女朋友抓紧蒋亚池的胳膊类似哀求的口吻说道。
  
  “放心好啦,我会有分寸的!”蒋亚池拍了拍女朋友的后背说道。
  
  而此时的王思莹也在和妹妹低声的交谈着。
  
  “哥哥,你有没有发现,你抢了林碧玉的风头啦!你看,我的同学们现在都在瞄着你呢,没有人再看林碧玉啦!”王思琪说的林碧玉,就是今天的宴会的女主角啦,也就是今天过生日的寿星老。
  
  “从去年车祸后,我还没有参加过聚会呢,不知道怎么的,一参加聚会,就感觉心里没底!”王思莹悄悄说道。
  
  “你可别吓我,早知道这样,不带你来了。”王思琪知道哥哥预知什么是很准的。
  
  “你不用怕的,有我在你身边呢,哥哥会保护你的!”王思莹给妹妹的微笑,把王思琪的那些女同学给羡慕得垂涎欲滴。
  
  “哈哈哈!你这样说,以后再有聚会,没有哥哥我不去啦!”王思琪也低低的声音跟哥哥说道。
  
  “鬼精灵,你还是饶了我吧!”王思莹又是微笑着说道。
  
  “知道我为什么今天找哥哥来吗?”王思琪小声问哥哥。
  
  “为什么啊?你不是说,没有男朋友没有面子吗?”王思莹笑着说道。
  
  “我是那种依人的小鸟型么?告诉你,来今天的聚会前,我连卜了三卦,都是凶卦,本来不打算来了,可是他们又不肯放过我,所以,我就把哥哥喊来了。不管怎么说,有哥哥在,我心里就有底。”王思琪小声说道。
  
  “呵呵,亏你还是清华学生!怎么还信许爷爷那套啊?”王思莹伸手刮了一下妹妹的可爱的小鼻子笑着说道。这王思琪也是从小就跟着许先生混的,特别是卜卦这项,痴迷的不比许先生差了!为此,许先生还向王亚洲道过谦的,是他把孩子给误导了。
  
  “别瞎说,告诉你,我的卦很灵的!”王思琪很不服气的说道。
  
  “这卦啊,不能全信的,好运和厄运都是讲机缘的。像今天,依我看,只有我们的男主人额头有道红线,就是你们说的血光之灾,其他人都是很正常。即使这样,今天他不远走,或者去陌生的地方,完全可以避免,一会不小心把舌头咬破出点血就过去了。所以啊,不能尽信卦象的。”王思莹看着妹妹说道。
  
  “那舌头出血了,不也是血光之灾吗?不也说明面相是有道理的吗?”王思琪说道。
  
  “十卦九不准就是这样啦!”王思莹说道,不过,他仔细的看了看蒋亚池,就又向妹妹问道,“妹妹,吃完饭,还继续到哪里啊?”
  
  “去三楼唱歌,唱完歌就结束了,没有其他的安排了!不想走的,楼上都安排包房啦!我也不回学校了,今天跟你回去,喜欢你的大房子。”王思琪说道。
  
  “哦!这样应该没有问题啦!”王思莹听妹妹说不出这个楼,就放心的说道。
  
  谁知道,就在王思莹哥俩说到这里的时候,蒋亚池突然大声的说道:“今天大家玩的很嗨,我临时决定,咱们换个地方继续嗨!”
  
  “哦!·····”蒋亚池的话引来大家的欢呼声一片。
  
  “好,大家都去后面换换衣服吧,我们十分钟后出发!”蒋亚池很高兴的大声说道。
  
  “你不要闹了好不好?”林碧玉再次小声的向蒋亚池说道。
  
  “没有事情啦,大家都很嗨的。一场小表演啦,就当给你庆生啦!”蒋亚池悄悄的说道。
  
  十分钟很快过去,大家陆续的走出去,蒋亚池都安排好了车子,临出去前,蒋亚池还特意的看了一眼王思莹的座位,发现银餐具少了一个小银盘,蒋亚池不禁露出了轻蔑的笑容。他此时怎么会想到,几个小时后,就是这个小银盘挽救了他的生命!
  
  这次大家去的地方也不远,也是一家私人会馆,但是,不是蒋亚池的势力范围了。来这里消费的门槛不高,只要有钱,什么人都可以进来,门口连个牌子都没有,人们都叫这里做十块钱,因为这里服务员只收十元钱小费,多给给您找零,不给,会提示您该给小费的!所以,这里被人们称为了十块钱。
  
  到了这里,这些人才知道,为什么蒋亚池来前非要给他们很多十元钱的纸币,这里的服务员,你不给,他们是真要啊!而且还是那种不含蓄的要:“这位先生,您今天最帅,最阳刚,请给十元钱小费,您会更帅!”
  
  王思莹进来的时候,那个女服务员更绝,居然抱着王思莹的胳膊说道:“帅哥,给我十块钱,我答应你,我不会嫁给你!”
  
  这是个健忘的时代,是个不缺明星的时代,如果一年前王思莹走进哪个娱乐场所,相信会立刻围过来多人索要签名的,现在改成不要签名了,要十块钱啦!还好,王思莹本身就没有明星一些症结,对自己有没有人认出什么的,都不是很在意的!相反的,如果王思莹想要人认出来,当然是在午夜场所,要戴着大墨镜,要围着大围巾,这样才能让人认出你是谁谁谁!当然,身边不能或缺的是几个身材高挑的墨镜黑西装男保镖,边走边说,请给谁谁谁让个路,他(她)很忙!王思莹这样,随随便便的和一群大学生走进来,真的没有人去认出他,虽然那边大屏幕上,还在播王思莹以前踢球时射门的镜头!当然,也有人白了一眼王思莹后,继续向着大屏幕上的英雄狂呼着!
  
  先前打过招呼的缘故,所以,几百平的大包房里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大家上来就可以开始玩啦!细心的店家,更是免费的为大家准备了7层的大蛋糕!酒柜是敞开的,随意拿,随意喝,十几个服务员站成一排听候安排。后面还有很多为特殊需要的客人提供特殊服务的特殊人员!
  
  这里可不是什么风格了,就是让你随意疯,随意玩的地方。几十人一哄而上,争抢着麦,顿时,五腔八调的各类歌曲盈盈入耳。不唱的,那就喝吧!都是年轻人,大家喝着闹着笑着。只有蒋亚池,时不时的看一下手表。
  
  在蒋亚池最后一次看手表后,一行6个打扮异常,行为古怪的人,闯进了蒋亚池这间包房!
  
  蒋亚池很满意的向来人点点头,来人微微错愕了一下后,没有说什么,而是径直的走到蒋亚池面前,6人都掏出手枪,其中一人抬枪对着蒋亚池的左胸就扣动了扳机!随着枪响,屋子里的灯突然灭了!伴随着没有停止的歌声,和不断的尖叫声的是接下来的很清脆的6声枪响!
  
  骚乱了好一阵,灯亮了,地上躺着进来的6个人,和胆小吓趴下的几个学生,就在大家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队穿着制服的人进来,首先,把6人尸体放进预先带来的6个袋子里,并且有人把几颗打出去的子弹都捡了起来。随后,有人上前,在蒋亚池的左胸处,透过西服的破洞,把变了形的弹头拿出来,收好,又把地上瘫倒的蒋亚池拉起来,拍拍肩膀,观察了一下,见没有什么大碍,随着一声收队,这伙人就迅速的撤离了。
  
  “亲爱的!你玩的把戏太刺激啦!我还以为真遇到匪徒啦!”缓了好一会,林碧玉才跑上去,抱着蒋亚池的脖子就开亲!
  
  “哦!原来是雇佣的演员表演啊!”几个学生也如梦方醒的说道。
  
  “是啊!是啊!演的太逼真啦!吓尿我啦!”几个男生嚷嚷道。
  
  “看你们男生就是没有出息!”一个女生说道。
  
  “你们女生有出息,尖叫把我鼓膜都震破了!”男生反唇相讥道。
  
  “我怕了,但是,我们的暴力女肯定是不会怕的!”女生高调的说道,接下来是满场的寻找王思琪。
  
  “暴力女不见啦!”女生大声喊道。
  
  “是啊!是啊!和暴力女一起的那个男人也不见啦!”大家都吃惊的说道。
  
  正在大家寻找王思莹兄妹俩的时候,又有6个人装束和前面被抬走的6个人很相像的人来到包房!
  
  “都不许动!都不许动!我们是斧头帮寻仇的!”几人一进房间就开始厉声叫喊道,手里挥着明晃晃的大斧子。但是,学生们除了哄堂大笑,还有人上前摆pose和这几人合影的,而几个人也在仔细的查看着这些人,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人。
  
  “滚!滚!”蒋亚池刚舒缓了一口气,见到这几人,顿时火气就上来啦!
  
  “好!好!我们滚,我们滚!”几个人把手里的斧头往腰上一别,笑嘻嘻的说着,就往外走。
  
  “不许动!”一群戴着钢盔穿着防弹衣的特警用几把乌黑的枪口顶在斧头帮的几个人头上,又把几人顶进房间了!
  
  “我们配合!我们配合!我们举手!我们蹲地上!”几个人很轻车熟路的举起手蹲在了地上!特警上来,把他们身上的斧子等凶器一一收缴出来,把他们集中在一起。其中一个带头的,看着蒋亚池大骂:“姓蒋的!ntmd玩人有这样玩的吗?闹玩扣眼珠啊!”
  
  “闭嘴!”一个特警一冲锋枪枪托打在这人脸上,当时这人就是满脸的鲜血!
  
  “你们身上已经有6条人命案了,还敢恐吓当事人!”特警边打边骂道。
  
  “冤啊!我们冤啊!”一听到6条人命案子,再看地上的人血,几个人哭都找不到调门了!他们可不是学生啊,地上的鲜血,他们是认识的!
  
  “队长,我们保护现场吗?”一个特警向队长请示道。
  
  “他们什么时候给我们留过现场?把所有人都带到局里去吧!”被叫做队长的人说道。
  
  “是!”特警说着,就开始组织包房里的所有人,陆续向外走。
  
  “亲爱的!你总捂着胸干嘛?好像真被枪打过似的!”林碧玉一边和蒋亚池向外走,一边笑着问道。
  
  蒋亚池的胸疼倒是不怎么疼,可是,他不能告诉林碧玉,他手里摸着的是一个银餐具盘子,而且是自己家店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