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两万年第一百九十二章 夫君,抱抱我!,游戏两万年第192章 夫君,抱抱我!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游戏两万年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夫君,抱抱我!
    阳主白皙的脸上一片红晕,和黑色干尸战斗的过程虽然状若疯狂,但也能看出来,她的战斗状态很不好。
  
      和江阳的战斗,并没有受伤,两年多的时间,足够她恢复到巅峰状态,现在这种状态……
  
      兵主蚩尤看一会阳主,轻笑道,“据我了解,阳主虽然在人间界有个青梅竹马的男人,但那男人死的早,她也就还没破过身,她现在的状态应该是被某种东西勾引起了**,而且已经快到不能控制的地步……阳主的身体,整个地界无数男人都想要,在这里遇到,也可以算是一种福分。”
  
      “我对她没兴趣!”江阳不在意兵主蚩尤说的,但目光也没有离开阳主。
  
      不是对阳主的身体有什么想法,而是想知道,阳主这种状态,有没有不是通过那种事情来解决。
  
      阳主被勾起了**,肯定是因为这金字塔里的某种东西,江阳能确定自己身体不会受这种**影响,但朱蛤他们却可能免不了,弑神蚩尤能不能免得了,也不确定。
  
      现在看到了阳主这种状态,就要先做个准备,如果能通过不做那种事情来解决,那就还好,如果一定要通过那种事情来解决,那不仅自己这边要多一个防范,也必须尽快去找朱蛤他们。
  
      朱蛤他们的实力不如阳主,肯定没这么快进到金字塔的深处,但阳主这种**状态,也不一定是金字塔深处得来的。
  
      确定阳主的状态能不能解,也要确定这**状态是从哪里得来的。
  
      江阳看着阳主。
  
      这一次,阳主看到他,不仅没有再跑,反而时不时的看向他,一双好看的眼睛里有一种特殊的光芒。
  
      她不是没有**的女人,只是这两万多年来,被她淡忘了下去。
  
      所谓压得越厉害,一旦爆发也就越恐怖,要是她一直以来都有正常和谐的X生活,中了这种**状态,以她的实力,也不会爆发的这么快。
  
      但她没有正常和谐的X生活,江阳这个男人又是长久以来,唯一能进入她眼里的男人,要是没遇到江阳,她也还能控制一段时间,现在遇到了……她现在的脑袋已经迷糊,一种扑到江阳怀里的**,近乎占据整个思想。
  
      还有一点清醒的意思在说不行,但身体的**又在不断的磨除这点意识。
  
      砰!
  
      一声爆响,对战的干尸被阳主手中的五色旗刺爆,阳主身体一瞬折转,没有逃跑,而是握着五色旗直刺江阳。
  
      但,五色旗快到江阳面前,就消失了,阳主整个人,一瞬闪动,就出现在了江阳的怀里。
  
      阳主的动作,江阳能躲,但这种状态的阳主,不能杀,他也就没有躲。
  
      不过,阳主一入怀,就被江阳禁锢住了身体。
  
      不躲,是对阳主身为女人的尊重,禁锢,是他不想跟阳主在这一个怀抱之后,有其它接触。
  
      这个时候的阳主,身体已经被**磨去里力量,很容易就被禁锢。
  
      但是,江阳能禁锢了动作,却不能禁锢阳主体内的血液流动。
  
      血液在流动,**在沈腾,让整个地界都仰望的仙子,眼睛看着江阳,都是渴望。
  
      江阳没有去看阳主的眼睛,禁锢之后,就拿出一根针,在阳主的手臂上刺了个洞,吸出了一小管血液。
  
      这些年研究弑神蚩尤的身体,抽血和装血的特殊道具都炼制了不少,阳主的身体虽然强,但还不能跟弑神蚩尤的身体相比,这吸血也就没有任何难度。
  
      同样的,因为研究弑神蚩尤的身体,江阳这些年也总结了一些分析血液的方法,阳主的血液吸出来,有一滴就到了他的指尖,旋转着破裂开来。
  
      破裂开来的血液化成肉眼近乎不可见的血丝悬浮在江阳眼前,江阳眼睛观察着,鼻尖也轻轻嗅着……
  
      研究血液一会,江阳眉头轻皱。
  
      阳主的血液没有任何问题。
  
      阳主的**来源,不是身体的原因。
  
      “怎么样?”兵主蚩尤轻笑的看着江阳。
  
      对江阳对待阳主的做法认可,但是,他也有点小期待江阳跟阳主发生点什么。
  
      地界八妖主之一的阳主啊,地界有史以的第三美女啊……想想都有点小激动。
  
      要是在发生什么的时候,江阳不回避他,那就更激动了。
  
      成为了秘境卡牌,实力全失,没有杀伐之气的影响,兵主蚩尤的心,也更接近一个正常人的心态了。
  
      不过,也只是心态接近正常人。
  
      他想要做的事,和之前的兵主蚩尤并没有多大区别。
  
      “她的**,不是身体的原因,应该是意识受到了什么影响。”江阳把阳主的血液收起,目光放到阳主的眼睛上。
  
      地界第三美女,阳主的美是用文字形容不出来的,在这样的美丽下,一双望着自己的眼睛里都是渴望……江阳看着,心脏有点跳动加快。
  
      但也仅仅是心跳有点加快。
  
      他喜欢美好的东西,但还不至于去动一个自己不想要的女人。
  
      “有没有办法解?”兵主蚩尤看着江阳,内心的小期待更加强烈了。
  
      看现在的状况,很有可能发生自己期待的事情啊!
  
      “我让弑神蚩尤抱着央央出去一下,你陪央央说些话,如果有情况,可以命令弑神蚩尤应对。”江阳淡淡的说道。
  
      兵主蚩尤的小期待他当然能感觉得到,阳主的情况有点麻烦,但还不至于需要做那种事情。
  
      怎么解决阳主的情况,并不是不能被兵主蚩尤知道,但解决阳主问题可能出现的一些画面,却不能让央央看到。
  
      而且,兵主蚩尤虽然已经是秘境卡牌,但考虑到尊重阳主,兵主蚩尤能不看就不看。
  
      杀阳主不需要犹豫,但涉及到女性身体这一块,江阳也有自己的原则。
  
      “……”兵主蚩尤看看阳主,内心有点小郁闷,但想到央央,还是乖乖的往外飘。
  
      在他认为里,江阳支开他,就是要跟阳主做那种事情了……毕竟,阳主现在的状态并不算什么大问题,只要是个强大的男人,就很容易解决。
  
      阳主的问题既不是身体的问题,江阳不浪费时间精力,直接动用身体,简单直接有效,这是很正常的选择。
  
      可以不喜欢阳主,但肯定也不会拒绝阳主这样的美人。
  
      “师傅,我为什么要出去啊?这个小姐姐好美,我想多看她一会。”江阳把央央交给弑神蚩尤,弑神蚩尤在往外走,央央也叫了起来。
  
      “央央乖,叔叔出去跟你讲故事。”兵主蚩尤飘到央央面前,一脸的慈爱,看到央央,他内心的那点小期待就彻底没了。
  
      “那能跟我讲师傅要和小姐姐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吗?”央央闪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兵主蚩尤。
  
      “……”
  
      兵主蚩尤和央央离开,开始在阳主周围布置阵法。
  
      其实现在是封印阳主成为秘境卡牌的最好时机,但是,那个黄金积木块件的事情要问阳主,阳主背包里有没有其它黄金积木块件也要问,这**被引起是因为什么,还要问。
  
      一旦把阳主封印成了秘境卡牌,不仅可能损失了阳主身上的黄金积木块件,阳主绝望之下,很大可能什么都不说。
  
      这个黄金积木块件,很可能就是这金字塔传承的重要东西,江阳还想看看这个文明的传承。
  
      江阳先是布置了一套遮蔽视线的阵法,接着开始布置幻阵。
  
      幻阵布置成功,江阳的视线里的物色没有变。
  
      阳主的视线里,则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她眼里的世界,变成一片鲜红的花海世界,她看到一个白衣飘飘的男人,缓步的向她走来,这个男人在最初给她的感觉还是地界的青梅竹马,但随着接近,却变成了江阳。
  
      江阳用幻阵勾起她内心想要的男人,却不知道,阳主虽然一直记挂着地界的那个男人,但时间太久,她又不是江阳这样的存在,这种记挂,已经淡到只剩下记得这件事,并没有其它多大的感觉。
  
      她在地界一直单身,更多的是因为没有男人能进入她的眼。
  
      而江阳,先是通过绝对的实力和气势,进入了她的眼里,让她长久没有为男人而震动的心有了震动,现在又成了她**爆发的导火索,江阳,已经是她现在最想要的男人。
  
      阳主视线里的江阳走近她,轻轻的抱住她,轻轻的亲吻她的嘴唇,轻轻的亲咬她的脖子……
  
      阳主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减少,某一瞬,有一种被进入的感觉,阳主也觉得身体爆了。
  
      喉咙破开江阳的禁锢,一种特别的声音,响在石室里。
  
      “真是刺激啊,阳主就这么……”兵主蚩尤听得有点小激动。
  
      “叔叔,姐姐的声音好好听啊,师傅和姐姐在做什么?”央央听了,眼睛闪亮着光芒看向江阳和阳主所在的石室。
  
      “……,你师傅帮姐姐治病,这个病纠缠了姐姐好久,让姐姐的身体很难受,现在你师傅在帮她治,这个治的过程会让姐姐感觉到舒服,所以就叫了。”兵主蚩尤现在想大骂江阳了,实力那么恐怖,这声音就不能隔绝一下?
  
      阳主声音响起的一瞬,江阳就开始布置阵法隔绝声音,但,阳主的爆发出来的声音超出了江阳的预料,短时间内布置的阵法,根本没办法隔绝。
  
      等江阳完全把声音隔绝,兵主蚩尤和央央已经听了好一会。
  
      而江阳也被兵主在心里咒骂了好一会。
  
      央央还是个孩子啊,跟孩子解释这种事情……兵主蚩尤宁愿去大战三个月。
  
      阳主的声音被江阳隔绝,在金字塔深处,某个石棺里,无穷岁月,身体都没有腐化一点的女人,胸口因为阳主的声音而开始起伏,却没有随着阳主声音被隔绝而停止,相反的,是越来越快。
  
      将近三天的躁动过后,阳主彻底的软倒在地,江阳收起幻阵,出现在阳主面前。
  
      阳主像是经历过一场耗费所有力气的大战,虚弱的似乎站得站不起来,江阳到她面前,努力抬头看江阳一眼,两个字也从她的嘴里冒出。
  
      “夫君!”
  
      “……”江阳心一震,眉头轻皱。
  
      好像事情有点超出自己的预料了。
  
      幻阵能引出阳主内心最渴望的男人,进行和真实一样的水乳交融,甚至因为是幻阵,一切来源于内心的渴望,水乳交融的过程比真实的更符合自己。
  
      就像事实是三秒的,在这幻阵里,就可以是金枪不倒的。
  
      就像事实是短小的,在这幻阵里,就可以是最适合的。
  
      就像事实的姿势是不喜欢的,在这幻阵里,就可以是最能引爆的……
  
      这个幻阵能解决阳主的问题,现在,阳主的问题看上去是被解决了,但好像出现了一点后遗症。
  
      “夫君,可以抱抱我吗?”阳主一声夫君,江阳没有多大反应,阳主又柔声叫了一句。
  
      江阳布置的幻阵太真实,感觉太真实,在事情结束的第一时间,又出现在阳主面前,这种巧合……
  
      江阳没有想过自己会是阳主幻阵里的男主角,阳主却把刚才的幻阵当成了真实。
  
      阳主当然不会因为身体的失去,就把得到她身体的男人当成了夫君,但,幻阵里的江阳已经彻底的征服了她,还说了一些她想听的话。
  
      本就对江阳有了感觉,和江阳的仇隙又在一场幻阵大战中消散,江阳也就被她认定为夫君。
  
      “……”
  
      这不像认错人的样子……江阳活了两万年,一下子也有点不知道怎么接了。
  
      这是把自己坑进去了?
  
      这个幻阵布置的哪里有问题?
  
      “先把衣服穿起来。”江阳拿出一套衣服,递给阳主。
  
      递过去之后,江阳就起身离开阳主身边了。
  
      现在阳主的状况,有点超出他的预料,他本认为,完事后的阳主没有力气跟他拼命,也会对他恨之入骨,但现在的情况,却直接娇滴滴的喊夫君。
  
      还是在刚刚结束幻阵,一丝不挂的情况下。
  
      “要不要告诉她,刚才一切都是幻象?”
  
      “夫君!”江阳想着要不要说,阳主已经换好衣服,
  
      “那个……”江阳要开口。
  
      砰!
  
      石室爆响,七个干尸直冲进来!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