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配:叮!你已被boss锁定第122章: 末日 傲娇小狼狗,快穿女配:叮!你已被boss锁定第122章: 末日 傲娇小狼狗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接下来阮绵绵又问了好多问题。
  全都是关于陆西扬的个人喜好。
  按理来说,陆西扬是最不耐烦应付这种无聊问题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却特别开心,无论她问什么,他都会仔细回答,可以说是耐性十足了。
  阮绵绵把他的答案全部记在小本本上。
  陆西扬忍不住问道:“你记在本子上做什么?”
  阮绵绵冲他挤了挤眼睛,神秘兮兮地说道:“我怕自己忘掉,用本子记下来的话,以后就不会忘掉了呀。”
  陆西扬心想,你要是不记得了,随时都能来问我。
  反正,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
  他就被自己下了一跳。
  他居然想把阮绵绵永远留在身边?!
  他的脑子是坏掉了吗?!
  这么讨人厌的女人,光是看到她就心肝脾肺肾一起疼,要是下半辈子都跟她生活在一起,岂不等于是要了他的命?!
  陆西扬越想越觉得烦躁,脸上的表情也随之变得难看起来:“这种无聊的事情,有什么好记的?!”
  说完,他就沉着脸走了。
  阮绵绵一脸莫名。
  这小子怎么啦?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变了脸?
  有毛病吧!
  第二天唐葭葭又来找阮绵绵。
  阮绵绵把小本本交给她:“你想知道的事情全在这个本子里面,拿回去好好研究吧,我很看好你们哦~”
  唐葭葭紧紧抱住小本子,红着脸说道:“谢谢你。”
  一周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阮绵绵身上的伤也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之前家里的家务活都是警卫员在帮忙做,现在阮绵绵伤好了,她主动揽下家务活,无论是洗衣做饭还是打扫房间,她全都包了。
  233号系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劳了?”
  阮绵绵:“我跟陆家爷孙两个非亲非故的,总不能一直赖在他们家不走,现在我承包了所有家务,就等于是给自己找了个留下来帮忙的借口,想来陆老爷子也不好意思赶我走了。”
  233号系统竖起大拇指:“还是你厉害,想得真周全。”
  今天唐葭葭又来了。
  阮绵绵放下手里的抹布,说:“陆西扬出去了,你等会再来吧。”
  唐葭葭很意外:“今天是他生日,他怎么也不在家里啊?”
  生日?
  阮绵绵猛地想起来,今天是十月三号,是陆西扬的生日!
  她拍了下脑门:“瞧我这脑子,居然把这事儿给忘了。”
  唐葭葭脸红红地问道:“我亲手做了蛋糕,想为陆西扬庆祝生日,我能不能留在这里等他回来?”
  “当然可以啊!”
  阮绵绵让她在客厅坐下,又给她倒了杯水。
  等到了傍晚,阮绵绵估摸着陆西扬快回来了,她打开陆西扬的卧室房门,对唐葭葭招了下手:“你过来。”
  唐葭葭:“怎么了?”
  “这是陆西扬的卧室,你先进去藏着,等下给他一个惊喜。”
  唐葭葭有点担心:“这样会不会吓到他?”
  阮绵绵摆手:“不会的,他杀丧尸就跟切西瓜似的,连眼皮都不眨一下,怎么可能会被你给吓到?你快进去躲起来,要是等他回来,就没机会了。”
  “哦。”
  唐葭葭抱着蛋糕走进卧室。
  等她躲好后,阮绵绵帮忙关上房门。
  不一会儿,陆西扬就回来了。
  他一进门就看到阮绵绵正笑得一脸荡漾。
  陆西扬不由得皱眉:“你是不是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阮绵绵嘿嘿地笑:“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哟。”
  见她记得自己的生日,陆西扬下意识翘起嘴角,微微笑道:“真难得啊,你居然还能记得我的事情,我以为你早把这事儿给忘了。”
  “怎么会呢?我还特意为你准备了一个惊喜哦。”
  陆西扬有点好奇:“什么惊喜?”
  阮绵绵指了指卧室房门,神秘兮兮地说道:“惊喜就在里面,你进去就能看到。”
  陆西扬很想知道她为他准备什么样的惊喜。
  他满心欢喜地推开房门。
  就见到唐葭葭坐在床边上,手里捧着蛋糕,上面还插着蜡烛。
  烛光摇曳,为唐葭葭蒙上一层柔光,让她看起来格外温柔可爱。
  然而,陆西扬却像是被人兜头就下一盆冷水。
  登时就僵在原地。
  这就是孟绵绵为他准备的惊喜?!
  唐葭葭见他久久不动,她便鼓起勇气,捧着蛋糕走到他面前,紧张而又充满期盼地说道:“陆西扬,祝你生日快乐,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蛋糕。由于材料有限,做得有点简陋,希望你别嫌弃。”
  陆西扬心里的欢喜,早已经被浇灭。
  此时只剩下一片冰冷。
  他面无表情地问道:“睡让你进我的房间?”
  唐葭葭愣住了。
  她试着解释:“我……”
  没等她说完,陆西扬就毫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话,冷冰冰地下逐客令:“请你立刻离开。”
  唐葭葭的脸色霎时间就变得惨白。
  她几乎摇摇欲坠,眼眶也变得通红。
  她设想过很多种情况。
  但惟独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决绝。
  一点情面不给她留。
  唐葭葭虽然喜欢他,但她毕竟是个姑娘,面皮儿很薄。
  此时被他当面下逐客令,她怎么还能站得住?
  她哭着跑了出去。
  阮绵绵正在厨房里面准备晚餐。
  听到开门声,阮绵绵立刻跑出来看,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没能叫住唐葭葭,只能见到她跑出门后留下的一抹背影。
  阮绵绵跑去找陆西扬,问他是怎么回事?
  谁知陆西扬居然冲她劈头盖脸地一顿训斥。
  “是你让她进我的房间?谁给你的权力?这是我家,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任何人进来!”
  阮绵绵被他训得一愣一愣的。
  她试着解释:“我只是想给你个生日惊喜。”
  “狗屁惊喜!我不需要这样的惊喜!”
  阮绵绵皱眉:“就算你不喜欢这样的惊喜,也不用这么说,人家唐葭葭特意为你准备蛋糕,来者是客,你对人家应该客气点儿。”
  “我用你来教我做人!”陆西扬怒容满面,“你先弄清楚你的身份,你只要管你分内的事情就行了,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操心!”。
  “我的身份?你觉得我是什么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