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配:叮!你已被boss锁定第326章:朕为将军解战袍!,快穿女配:叮!你已被boss锁定第326章:朕为将军解战袍!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阮绵绵回头看向身后的男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居然真的来了。
  
  上官痕低下头,吻住她的唇。
  
  他们曾经吻过很多次。
  
  但从没有哪一次,像此时这么惊心动魄。
  
  阮绵绵伸出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
  
  有敌人想趁机偷袭他们。
  
  上官痕没有抬头,手中的长枪却像是长了眼睛般,准确无误地将偷袭者扫下马。
  
  惨叫声在耳畔响起。
  
  阮绵绵将男人抱得更紧了些。
  
  她刚才以为自己要死了,她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身首异处的准备,可此时此刻,她清楚地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是面前这个男人带着她绝处逢生。
  
  他救了她。
  
  阮绵绵的耳膜不断鼓动,心脏狂跳,浑身的血液都在翻涌,她有种冲动,想与面前的男人融为一体,想与他同生共死,永不分离。
  
  她凑到上官痕的耳边大声说道。
  
  “我决定了!”
  
  上官痕又是一枪扫出去,荡飞好几个敌人,嘴里问道:“决定什么?”
  
  阮绵绵看着他,眼睛里面有光芒在闪动:“我决定为你冲动一把。”
  
  有寒风扫过,刮得衣摆猎猎作响,马蹄高高扬起,发出撕心裂肺的嘶鸣。
  
  上官痕单手将她护在怀中,另一只手挥舞长枪。
  
  红缨似血,所过之处敌人皆倒。
  
  ……
  
  近五十名骑兵被全部剿杀。
  
  尸骸遍地,鲜血浸入泥土,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侍卫们将完好的马匹和物资收为己有,至于那些受伤太重的马匹,则被就地宰杀,马肉被烤熟,分发给众人。
  
  没有加盐的烤肉,吃起来又干又柴,咽下去的时候刮得嗓子生疼,但大家都没有抱怨,埋头大口地吃肉,珍惜这来之不易的食物。
  
  上官痕将水囊递给阮绵绵,而他自己则端起装满马血的碗,大口地往下灌。
  
  草原上的水甚至比食物更珍贵,他们这一路赶来,几乎没有时间停下来补给水。水囊中的水已经所剩不多,上官痕和侍卫们一样,都只能依靠喝马血来解渴。
  
  血很腥,一般人根本没法下咽,但上官痕却连眉毛都没皱一下,直接就把整碗血都给喝光了。
  
  他擦干净嘴上的血迹,扭头去看阮绵绵。
  
  她正抱着水囊,默默地喝水。
  
  上官痕将饼子烤热,裹上马肉,递给她:“吃吧。”
  
  阮绵绵接过食物,埋头吃了起来。
  
  等到吃饱喝足后,阮绵绵的身体变得暖喝了许多,思绪也终于从之前那场杀戮中挣脱出来。
  
  她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上官痕:“我来找你。”
  
  阮绵绵知道他肯定会救她,但她没想到,他居然会亲自深入漠北来救她。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有多危险吗?!
  
  阮绵绵张了张嘴,想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话到嘴边,又被她给咽了回去。
  
  其实理由她都知道。
  
  问与不问,又有什么区别。
  
  等大家都吃饱喝足了,上官痕下令启程,立即往回赶。
  
  他看着阮绵绵憔悴的模样,温声解释:“这里死了人,血腥气会引来野兽,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阮绵绵点头,模样格外乖巧:“嗯,都听你的。”
  
  上官痕盯着她看了片刻,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心中的渴望,低下头,吻住她的唇。
  
  他们以前吻过很多次,也曾做过更加亲密的举动。
  
  可从没有哪一次,像
  
  上官痕以为她不会骑马,没有额外给她一匹马,而是带着她同乘一匹马。
  
  奴隶们也各自分到了一匹马,他们跟在上官痕身后,日夜兼程地往回赶。
  
  这一路上风餐露宿,过得极为辛苦。
  
  好在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他们顺利越过边境,回到南楚境内。
  
  王司马每天都会站在城墙高处眺望远方,望得脖子都快长了,皇帝生死不明,他是寝食难安,眼看一个月期限就快到了,可皇帝还是没有音信传来。
  
  他下定决心,最多再等三天,要是皇帝还没回来,他就率领大军直接杀进漠北。
  
  无论如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今日已经是第三天。
  
  王司马已经是茶饭不思,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他怀揣着最后一丝希望,站在城墙上眺望。
  
  若是今天还没见到皇帝归来,他就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了。
  
  就在这时,忽然又哨兵大喊一声。
  
  “前方有人来了!像是陛下的人马!”
  
  闻言,王司马立即睁大眼睛,盯着远方眺望,果然有一队人马,正在朝着城门奔来。
  
  定睛一看,为首之人赫然是上官痕!
  
  王司马几乎要喜极而泣。
  
  他扯着嗓子吼道:“快!开城门!”
  
  厚重的城门被缓缓拉开。
  
  王司马带着一队人马亲自迎上去。
  
  见到皇帝的那一刻,王司马直接就红了眼眶,他单膝跪地,颤声行礼:“微臣拜见陛下!”
  
  那些奴隶们这才知道,带领他们离开漠北的男人,竟然是当今的南楚皇帝!
  
  奴隶们纷纷下马,双膝跪地,额头重重地磕在地上。
  
  “拜见陛下,陛下万岁!”
  
  地上满是尘土,可他们一点都不觉得脏,他们甚至有种难以言喻的激动。
  
  这里是南楚的土地,是故乡的土地。
  
  他们终于回到了故乡。
  
  热泪顺着脸颊滚落,一颗颗砸进泥土中。
  
  “我们回家了!”
  
  ……
  
  城中设有将军府,这里曾经是上官痕在边关住所,后来他当了皇帝,这座将军府便被改建成为行宫。
  
  阮绵绵随上官痕住进行宫中,至于那些被带回来的奴隶们,则被带去驿站,交给当地的官府管理。
  
  阮绵绵先是洗了个热水澡,洗掉一身的尘土和疲倦,然后再敞开肚子,好好地饱餐一顿。
  
  上官痕还在忙碌,不见人影。
  
  直到半夜,阮绵绵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感觉身边多了个人,她立即睁开眼睛,发现是上官痕回来了。
  
  她顺势滚进他的怀里,瓮声瓮气地问道:“你怎么才回来?”
  
  上官痕抱着她:“再想办法帮你报仇。”
  
  提到报仇,阮绵绵的脑子立刻就清醒了许多。
  
  她抬起头,将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
  
  “漠北大王中毒后昏迷不醒,大皇子和维恩都死了,二皇子也被吓破胆,其余几个皇子忙着争权夺利,现在的漠北内部已经乱成一团,是出手对付他们的最好时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