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界天书第二百五十一章 终舞 下,神界天书第251章 终舞 下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神界天书 > 第二百五十一章 终舞 下

第二百五十一章 终舞 下

蔡仙王闻言爽朗一笑,随手将黑子掷于身边,道:“哈哈,斩魔的棋艺果然高超,本王认输了!”
  
  “仙王谬赞。”辛斩魔起身行礼。
  
  虽然他表面上宠辱不惊的,心里却堆满了疑惑,想不通这两位仙王到底在搞什么玄虚。
  
  这时,上官仙王捋了捋白须,亲切唤道:“斩魔啊。”
  
  “属下在!”辛斩魔应道。
  
  “你看啊,如若白子是人族,而黑子则是那恶魂族,又该如何胜利呢?”上官仙王意味深长道。
  
  “嗯?”
  
  辛斩魔怔了一下,略作思索后恍然明悟了仙王意图,惊问道:“听仙王的意思,可是要献祭某人来换取战争的胜利?”
  
  “哈哈,斩魔聪慧,果真是个可造之材,不愧为一代天骄啊!”上官仙王大笑道,眼中透着浓浓的赞赏之意。
  
  辛斩魔并没有因为仙王的几句夸赞而动容,反倒将眉头一皱。
  
  不知怎的,他忽然有些心慌意乱,仿佛有某种不祥的预兆。
  
  烦躁之下,辛斩魔忍不住出声问道:“仙王能否告知在下,要将谁献祭出去?又该怎样赢得胜利?”
  
  “哦?既然斩魔问到了这里,那本王就破例为你解释一番。”
  
  上官仙人并没有因为辛斩魔这个小小仙人的“冒昧”而生气,反倒平易近人的把心中计划娓娓道来。
  
  “历经多年战事,我与蔡仙王已经彻底摸清了那黄泉恶主的习性,他喜怒无常,阴险狡诈,就像只老狐狸似的不好对付。”
  
  “但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缺点,这缺点可大可小,小时微不足道,但往大里说,却足以致命。”
  
  “而黄泉恶主的缺陷有二,其一为贪婪,其二为好色。”
  
  上官仙王顿了一下,把白子摆在黑子的包围中,与辛斩魔所言一模一样。
  
  “七日之后,本王将再次宣战,届时我与老蔡共同寻那黄泉恶主,一番厮杀后佯装落败,随即落荒而逃,让那大恶主以为我二人已是强弩之末。”
  
  “届时,以黄泉恶主的贪婪习性,必将先我等一步闯入这方府宅,欲要守株待兔,待我二人自投罗网,然后被其斩草除根。”
  
  说到这里,上官仙王再次顿住,似笑非笑的看向辛斩魔。
  
  棋盘上,蔡仙王不动声色的拾起方才掷开的黑子,落在辛斩魔预料之处,包围住那粒孤独可怜的白子,将其吃掉。
  
  “这……又与献祭有什么关系?”
  
  辛斩魔听了个满头雾水,半天也没搞清楚仙王到底想要献祭谁。
  
  上官仙王闻声淡淡一笑,提醒道:“斩魔是不是忘了,本王方才说过,黄泉恶主除了贪婪外,还有另一个缺点。”
  
  “好……好色?!”辛斩魔骤然惊醒。
  
  “没错,请斩魔试想一下,如若黄泉恶主得意忘形的闯入此地后,发现院中竟有一媚惑众生的倾城女子,他会如何?”上官仙王笑道。
  
  “色欲当头,心花怒放?”辛斩魔沉声道。
  
  他心底不详的预感越来越浓,就像片阴霾似的把整个人都笼罩住了。
  
  “说的好!”
  
  上官仙王赞许的鼓了两下掌,道:“黄泉恶主必然按捺不住心中色欲,甚至会直接将那女子扑到在地,行暴虐之事。”
  
  语罢,上官仙王眼神忽然凌冽,道:“等那黄泉恶主行事时,正在忘乎所以之际,我与蔡仙王突然从暗中出手,将有九成把握能够将其斩杀!”
  
  上官仙王阴冷的眼神让辛斩魔背后发凉,寒毛竖起。
  
  辛斩魔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仙王的计划,便是要献祭那名女子,以此来换取镇杀黄泉恶主的良机么?”
  
  “没错,正是如此,事后若那女子未能承受住黄泉恶主的暴虐而就此辞世,我与蔡仙王会将其好生安葬,再告知天下,此女自愿献身,实乃巾帼英雄也!”
  
  上官仙王站起身,将双手负于身后,眼中的漠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笑意。
  
  “若那女子未死呢?”辛斩魔问道。
  
  “嗯?”
  
  上官仙王神情略怔,缓缓摇头道:“不,她一定会死的,黄泉恶主那么强大,她一个柔弱女子,怎么能承受得住呢?”
  
  “嘶……”
  
  辛斩魔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后退两步,瞬间便猜到了仙王心思。
  
  两位仙王分明就是要“逼良为娼”,强行逼迫那女子献身!
  
  事后无论那女子是否活着,仙王都会将其赐死以保全自己的名义。
  
  如此一来,两位仙王既能不费吹灰之力的除掉黄泉恶主,还能享受世人的敬佩,堪称一举两得!
  
  原来这盘棋,两位仙王早就下好了,而这残局,也是故意摆给他看的。
  
  可是,为什么偏偏让他辛斩魔来解这残局呢?
  
  想到这里,辛斩魔心里咯噔一声升起一个不好的念头,当即失声问道:“仙王要献祭的女子,究竟是谁?!”
  
  “呵呵。”
  
  上官仙王的笑容十分微妙,饱含深意的盯着辛斩魔看了一眼,并未说话。
  
  见状,辛斩魔神情骤变,心底似有一团怒火熊熊烧起,厉声喝问道:“你们是不是要献祭走心?!是不是想要献祭走心?!”
  
  蔡仙王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手“砰”的一声砸在棋盘上,怒斥道:“放肆!你对仙王竟敢用如此态度说话?!”
  
  “我问你们,是不是要献祭苏走心?!!”
  
  辛斩魔眼中喷着怒焰,直接忘却了自己与仙王之间的差距,赫然拔剑出鞘,杀气腾腾的指向上官仙王。
  
  “斩魔,你这是要干什么?难不成……想杀了本王吗?”
  
  上官仙王脸上仍然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但声音却缓缓低沉了下来。
  
  “你们果然是想献祭走心,对不对?!”
  
  辛斩魔身上的杀气愈来愈浓,丝毫不想掩饰眼中的冷冽之意。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上官仙王笑道。
  
  他风轻云淡的转头看向辛斩魔闪着金芒的剑尖,眼中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缕缕不屑。
  
  “我这就回营帐,我倒想看看你们谁敢动走心一根头发!”
  
  辛斩魔怒不可遏的望了两位仙王一眼,深吸一口气后转身就走,他已经做好了誓死守护苏走心的打算。
  
  哪怕仙王,也不能伤及苏走心半分毫发!
  
  但他刚刚迈出一步,就被一道薄薄的仙雾给拦住了。
  
  “斩魔啊,不要急着离去,留下来再陪本王下一盘棋嘛。”
  
  身后传来上官仙王悠悠的声音,辛斩魔充耳不闻,举起金芒剑便向前刺了出去。
  
  噌!
  
  这一剑刺在仙雾上打出点点火星,别说刺穿了,就连一丝白色印记都没能留下。
  
  咣当!
  
  辛斩魔不服,卯足全力再次劈出一剑,但仍然没有见效,只是劈出了一条细小的裂缝罢了。
  
  而且这条裂缝很快就再次融合痊愈,根本不给辛斩魔留有任何余地。
  
  “呼……”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浮上心头,辛斩魔深呼吸一口气,压下怒火,转身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神情僵硬道:仙王大人,求你们放过走心,可以拿我来献祭,斩魔自愿领死!”
  
  “哦?可你又不是倾城女子,献祭你又有什么用呢?”
  
  上官仙王微微一笑,和颜悦色道:“好啦好啦,快来了斩魔,陪本王下完这盘棋。”
  
  “求,你,放,过,走,心。”
  
  辛斩魔一字一顿,目呲欲裂的看着上官仙王,道:“我愿再为弑仙盟献身百年,甚至千年为弑仙盟所用。”
  
  “只求你们,放过走心!”
  
  砰!
  
  辛斩魔一头磕在地上,把地面都砸下去一个大坑,仙威震荡而出,头破血流。
  
  他从未如此卑贱过,尤其成了仙人以后,更是受万人敬仰,无论走到哪里都威风凛凛。
  
  但今日,他五体投地,几番叩首,只为换苏走心一命。
  
  可惜,仙王并不为之所动,眼中只有冰冷的漠然,甚至还有几分戏谑。
  
  “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至于么?斩魔?”蔡仙王问道。
  
  “求你们放过走心,求你们了。”
  
  辛斩魔并未回答蔡仙王的话,宛如魔怔般频频叩首,额头上血流如注。
  
  “哎,你可知红颜祸水?本王这是在帮你啊,等那苏走心一死,你不就心无旁骛,可以专心修行了么?”
  
  上官仙王假惺惺的叹息一声,故作语重心长的模样,看向辛斩魔的眼神中充满教诲之意。
  
  “哦?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
  
  辛斩魔叩首的动作一滞,他忽然笑了,缓缓站起身随手擦了擦头上血迹,非但没有擦干净,反倒抹的满脸都是。
  
  “嗯?难道你不该谢过本王嘛?”上官仙王反作惊奇道。
  
  “哈哈,谢你?”
  
  辛斩魔仰天大笑,随后整个眼珠瞬间变成了漆黑之色,手中金芒剑如烧着了似的燃起滔天火光,他的气质大变!
  
  他两侧脸颊上逐渐浮出丝丝黑纹,仿佛入魔了般屹立在天地间,一头长发狂傲不羁的在风中乱舞。
  
  咔,嚓!
  
  地面以辛斩魔为中心裂开无数条大缝,这是他的道——湮灭之道!
  
  “谢你就算了,我现在……只想杀你!”
  
  嘶吼声中,辛斩魔提剑杀来,湮灭气息铺天盖地席卷而出。
  
  他居然真的对仙王出手了!
  
  “无知小儿,岂敢对仙王动手?”
  
  蔡仙王冷喝一声,随手抓起数粒棋子向辛斩魔掷去,每粒棋子自他手中一过,都像变成了足矣致命的仙器般,携带着恐怖威势。
  
  “碎!”
  
  辛斩魔怒吼,一剑劈向众多棋子,湮灭之力如狼似虎般扑了上去,瞬息间这些棋子就碎成了齑粉。
  
  “谁也别想动我的走心一根指头!”
  
  “哪怕你是仙王,又能如何?!”
  
  辛斩魔踏着霸气的步伐冲向蔡仙王,纵身跃上数丈高空,当头一剑斩下,似有毁天灭地之威!
  
  “不自量力!”
  
  蔡仙王眉毛都未皱一下,只是缓缓将手抬起,在空中刻画下一道精妙符文,随后便有滚滚天雷从四面八方涌来,顿时把辛斩魔从空中打落。
  
  “湮灭之道?不过如此。”蔡仙王冷笑。
  
  他所悟的乃是“符文之道”,抬手间便可画出千变万化的种种符文,神秘莫测。
  
  噼,啪。
  
  电流肆虐在辛斩魔身上,他仿佛遭受了一场天劫似的,趴在地上大口吐血,血肉都被劈的焦烂。
  
  “镇!”蔡仙王低吼一声。
  
  他又拈出一道符箓打向辛斩魔,瞬息间空中有一方黑色牢笼压下,直接把辛斩魔扣在了里面。
  
  “你忤逆弑仙盟之令,更是屡次冒犯仙王,已然犯戒,依照湛仙立下的律法,你本该被打入地牢,受万鬼撕心之苦。”
  
  上官仙王缓步走向辛斩魔,站在牢笼外盯着辛斩魔看了半晌,佯装心疼的苦口婆心劝道:“不过呢,本王生了爱才之心,你若是现在迷途知返,放弃那名女子,本王倒也不是不能饶过你这一次。”
  
  “老,畜,生,你,做,梦!”辛斩魔扯着嗓子嘶吼道。
  
  他被困在黑色牢笼中,如一头受了伤的野兽般疯狂挣扎,手中金芒剑不断劈砍牢狱,可连一根铁栅都斩不断。
  
  “呸!你若敢辱及走心,老子就算死都不会放过你!”
  
  辛斩魔面目狰狞的朝上官仙王啐了一口浓痰,劈头散发的模样就像个疯子似的。
  
  上官仙王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再也装不下去,面朝天地间冷声喝问道:“弑仙盟鬼奴何在?!”
  
  “在!”
  
  霎时间,浓浓鬼雾自地面升腾而起,数百恶鬼从地下钻了出来,嘶叫着跪拜在上官仙王面前。
  
  就在这时,宅府外忽然传来一声娇喝,瞬间打乱了辛斩魔的心绪。
  
  “放开他!!”
  
  苏走心狼狈不堪的跑来,满面泪痕的扑在仙雾上,抬起粉拳狠狠砸向仙雾,想冲进来救出辛斩魔。
  
  可是这辛斩魔都无法打破的仙雾,苏走心一个小小真王又怎么可能将其击破呢?!
  
  “走心!”
  
  辛斩魔慌忙趴在牢狱栅栏上,心急如焚的与苏走心对视起来。
  
  “禀告仙王,小仙已把此女押来!”又有声音悠悠传来。
  
  抬头望去,只见一位仙人笑吟吟的走了进来,毕恭毕敬的朝着两位仙王行了一礼。
  
  半个时辰前,他就躲在营帐外眼睁睁看着辛斩魔离去,等辛斩魔走远之后,便进了营帐,强行将苏走心拘了过来。
  
  苏走心不过是个真王罢了,哪里敌得过仙人呢?
  
  “嗯,不错,下去领赏吧。”上官仙王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
  
  那仙人见状不敢多留,道了声谢后连忙离去。
  
  “斩魔……”
  
  苏走心浑身虚脱般瘫坐在地上,方才一路上听着那仙人的闲言碎语,她早已明白了自己的下场。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命运总是喜欢捉弄自己,仿佛生的妩媚当真是种灾祸似的,总有各种各样的绝望接憧而至。
  
  最终,苏走心凄惨一笑,用尽深情望向辛斩魔,朱唇轻启,用细弱蚊蝇的声音低喃了起来。
  
  “既是如此,妾身便为君最后一舞吧……”
  
  “这一舞,望君永记于心。”
  
  “这一舞,盼君无敌于天下。”
  
  “这一舞,愿君日后能寻得钟意女子,喜结良缘。”
  
  “这一舞,送君……永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