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汉之魂第五百零二章:危如累卵,明末汉之魂第502章:危如累卵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明末汉之魂 > 第五百零二章:危如累卵

第五百零二章:危如累卵

看书网..LA,最快更新明末汉之魂最新章节!
  
  族长知道侯家庄危如累卵,他豁出去了。
  
  与其庄子被攻破导致粮食和鸡鸭、猪养喂了畜生,还不如给白杆兵和乡亲们吃到肚子里即便战死也能做个饱死鬼。
  
  打了三天三夜,守城的军民们很累,但是没有人饿肚子,青壮们还都吃上了几口肉。
  
  但是城外的流寇就截然不同,太多人一天连两碗稀粥都喝不上,唯有扛着简易云梯往城墙冲锋的人才能够吃一顿干的。
  
  贼兵中的老匪也习惯了蛊惑,他们大声嚷嚷闻到了肉香,很明显前面的庄子里有粮食还有猪养,打进去不仅仅能够吃得肚儿圆,还能够抓到女人好好发泄。
  
  许多被裹挟不久的老百姓露出憎恨之色,因为他们不久前就是被这群天杀的破了家抢光了粮食、凌辱了妻女。
  
  不少已经参与过烧杀抢掠,尝过大家闺秀水灵劲儿的贼骨头立刻**了,他们挥着刀子叫嚣道:
  
  “先登的好汉可以先挑漂亮的花姑娘,先吃肉、先拿金银财宝,兄弟们上啊!”
  
  “杀进庄子里吃肉干张凤仪那娘们儿,好好快活一场啊!”
  
  见到侯家庄眼看着撑不住多久,王嘉允意气风发,他大笑道:“哈哈!官家小姐咱睡过了,还从来没有尝过女将军的滋味,弟兄们,机会难得,给老子冲!”
  
  王自用为了激励刚刚被裹挟不久的农民卖力,蛊惑道:“率先冲上侯家庄墙头的前一百人,有一个算一个赏一石麦子,一家老小能不能吃到饱肚子,就看你们的!”
  
  顿时许多小喽啰开始鼓噪起来,喊杀声惊天动地,不少已经陷入麻木状态的农民机械的拿着农具随大流往前奔……
  
  张凤仪此时已经浑身浴血,她的箭壶里连一支羽箭都没有了,看着成千上万的流民、流寇再次发动了大规模冲锋,深感无力。
  
  她惨笑着对身边一个拥有正四品衔叫做马祥和的千总道:“马签事,本官求你一件事。”
  
  “将军不必客气,咱们是一家人,有何事尽管吩咐!”
  
  张凤仪毅然决然道:“城破之时,如果本官没有战死却身受重伤,千万拜托你给补上一枪。本官剩下的十几个亲卫也万万不能被贼兵活捉了。”
  
  马祥和是马祥麟的族中兄弟,现在是正四品签事实授千总,忠诚度无可挑剔,闻听此言沉默了。
  
  他知道此时的侯家庄危如累卵,他死死地握着手中白蜡杆长枪,眼中好似要喷出火来,良久才道:“下官恐怕没有机会做这样的事,因为下官一定会在将军前面战死。”
  
  张凤仪的亲兵总旗官叫做张秋颖,原本是她的陪嫁大丫头,听见了家主和马祥和的对话后,大声道:
  
  “将军放心,属下已经跟几个姐妹说好了,只要有一个人还能够拿得起刀子,不会让贼兵活捉任何人。”
  
  一大半已经挂彩的十几个女亲卫都昂然道:“我们不会被贼兵俘获,我们愿意陪着将军死战、直至战死。”
  
  马祥和顿时绷不住了,他连忙扭过头不想被女兵看到自己泪流满面,他下定决心要在下一刻战死,免得看到女兵自戕的惨景。
  
  侯家庄传来悲凉带着川音的军歌声,那是受到良好教育的马祥和带头唱起凯歌随即千人同声高唱:“万众一心兮,群山可撼。惟忠与义兮,气冲斗牛。……”
  
  白杆兵知道最后的时刻将要来到,他们准备好了舍身保国,历史上他们真的全部血战而死……
  
  有了先知黄汉搅局哪能让张凤仪依旧死在侯家庄?哪能那些贼兵快活?王自用、王嘉允等等贼骨头这是自寻死路!
  
  黄汉之所以很爽快的答应皇帝来河南剿寇,并且快速赶来离彰德府只有几十里的侯家庄就是为了得到救援张凤仪的机会。
  
  彰德府隶属于河南布政使司,可是历史上张凤仪孤军被几万流寇围在侯家庄没日没夜攻打之时,彰德府居然没有敢派遣一兵一卒出城救援,坐视张凤仪伴随两千白杆兵折戟沉沙。
  
  现在的历史将要被改写,就在贼兵准备好了开始倾尽全力发动总攻击之时,观战的王嘉允和王自用发现北边忽然乱起来了,许多麾下如同见了鬼一样恨不能生出八只脚奔逃。
  
  不是这些贼骨头蠢,不晓得布置哨马、伏路军。
  
  而是“红旗军”铁骑太生猛太迅速,流寇为数不多骑着劣马的斥候遭遇“红旗军”骑兵根本跑不脱,被轻飘飘追上斩落马下就是他们的命运。
  
  红旗飘飘马蹄声隆隆,喊杀声惊天动地!骑士们出击之时就得到了黄汉指点,第一目标杀马匪夺马,这些人大多数是积年老匪是流寇的中坚力量。
  
  第二目标杀身上有甲胄的匪徒,能够混到具备防护力的一定是头目错不了。
  
  第三目标杀衣服整齐手里有军队制式武器的贼兵,衣服和武器在流寇队伍里全然不可能是平均分配,得到这些好东西的一定是惯匪,这些贼兵肯定杀了不少人。
  
  只要把这三种流寇杀得十不存一,基本上就是歼灭了这一股流贼。
  
  那些拿着锄头、钉耙、镰刀、木棒衣着破烂的十有八九从贼不久,尽可能留下他们的性命,这些人估摸着应该是刚刚被裹挟到了贼兵队伍里的农民。
  
  在流寇群里不会存在富裕之人,即便有富人能够活下来,身上的好衣服也肯定会被老寇扒走了。
  
  有刀剑也会成为老寇的武器,因此衣服破烂手里没有像样的武器的可以不杀,以后集中起来甄别后才会杀掉隐藏得深的老贼。
  
  张凤仪真的好累,她指挥守城三天三夜,只在墙根儿合衣打了几次瞌睡,一千白杆兵又损失了足三百,剩下的人人带伤一半人伤得不轻完全是在咬牙坚持。
  
  侯家庄里的老百姓也有七八百人被打死或打成重伤,但是所有的白杆兵和侯家庄的族人没有一个人想过放弃。
  
  他们依旧在苦守,他们认为大明腹地不可能任凭流寇肆虐无人问津,只要坚持住,一定会有官军来解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