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算盘第 80 章,金算盘第 80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此为防盗章,达到比例没有防盗哈
  
  “你知道什么呀?”百姓乙手肘一拐:“这韩国公府是皇后的娘家,韩国公是皇后娘娘的亲爹,坑安平伯府怎么了,就是把安平伯府给搬空了,这上面谁敢吭一声?”
  
  “你才胡说呢?”百姓丙一副他知道的样子:“那是以前,现在的安平伯府可不一样了,你们没听说呀,这安平伯府的五姑娘被太后娘娘指给了昭亲王,可不是什么侧妃、庶妃的,那是正经的王妃,这安平伯府以后可就是昭亲王正经的岳家了。昭亲王是谁?那可是跟皇上一样,都是太后亲生的。”
  
  “那这么说,这韩国公府这么着,可是一点都没把昭亲王放在眼里,”百姓丁也凑了过来:“这么欺辱安平伯府可不就是把巴掌往昭亲王脸上呼吗?”
  
  “难道昭亲王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岳家被这么欺负……”
  
  “当然不会,”百姓某的话还没说完,边上竖着耳朵听了半天的小应子就再也忍不下去了:“你们这些无事看热闹的百姓,知道啥……”
  
  停在离韩国公府不远处的马车里,昭亲王脸上的笑意有些意味深长:“看来本王那小媳妇儿也不是没有准备。”
  
  “这京城的槐花弄可从未这么热闹过,”彦先生捋着胡须,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王爷,今儿这些百姓可真是捧场,不过韩国公那老狗可不是个好的,二十万两白银,足够他豁出脸面去了。”
  
  “哼,本王既然出门了,自然有人会让他连本带利地把吃进去的都给掏出来,”昭亲王端了一杯茶抿了一口:“便宜谁也不能便宜了韩国公府。”
  
  “现在已经快要到午时了,想必今天韩国公府这午膳是用不安生了……”
  
  “韩老贼,你给老夫出来,”马车外传来一中气十足有点粗狂的声音。
  
  “来了,”彦先生起身准备下车:“镇国侯爷来了,彦某这就下去给侯爷请个安,王爷要一起吗?”
  
  昭亲王放下杯子,笑着说:“你去告诉本王舅父一声,本王在这,让他近一步说话。”
  
  “是,”彦先生一手握着他那把破扇子就跳下了马车。
  
  还没半盏茶的功夫,一位花白头发,年约五旬的老汉背着双手走到马车前,一脸防备地问到:“你叫我过来干什么?”
  
  马车里面传来了昭亲王的声音,低沉但明显带着亲近:“本王坐在车里听到舅父的声音,想着刚好本王这会正要去镇国侯府……”
  
  “不许去,”老汉一蹦三尺高,右手指着马车,巍巍颤颤的,想他曾经在京城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可是自从他姐给他生了这么个讨债外甥,他就再也潇洒不起来了:“你听好了,今年就那么多全给你了,再多的,我是一个子也拿不出来。”
  
  “哈哈……,”昭亲王笑了。
  
  “你笑个屁,”老汉又把手背到身后去:“你赶快打道回府,不要露面,韩国公那老贼不管怎么说是皇后的亲爹。”
  
  “那本王的银子……,”昭亲王坐在马车里面,故意语带迟疑。
  
  “我反正没有,”镇国侯扭头看向韩国公府:“不过有人有,你回去吧,不许去我府里。”
  
  “舅父……”
  
  “不要再叫了,”镇国侯一听他叫舅父就只觉后背冒冷汗,有些烦躁:“我我我……我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去给你小媳妇讨债去,韩老贼能仗着皇后跟你倚老卖老,他还能跟我倚老卖老吗?赶快滚,老夫见着你,就感觉要少半条命,滚滚滚……”
  
  “回府,”昭亲王笑着说了一声,外面的侍卫立马就有一人跑去了百姓堆里,把气急败坏的小应子公公给拉了回来。
  
  “王爷,那韩老贼可真不是东西,竟然想赖账,一个子都不往外掏,”小应子现在脑子里心里都是那二十万两白银,那可是他们王妃的,他们王妃的就是他们王府的。
  
  “回府吧,”昭亲王一点都不担心那银子的事:“本王舅父已经来了,他会给安平伯府主持公道的。”
  
  “啥?”小应子一听镇国侯爷来了,就忍不住幸灾乐祸了。公道,镇国侯爷的公道只在他老人家心里。想到镇国侯爷年轻时被称为京城第一纨绔,小应子也不担心银子的事了,他开始担心韩国公跟韩国公府了:“王爷,您没让老侯爷悠着点吗?可不能把韩国公给气死了。”
  
  “放心吧,本王舅父做事一向有分寸,他只是去帮着讨债,又不是去讨命,”昭亲王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他舅父虽然不着调,但心里清楚得很。这么多年,皇帝不是不想抓镇国侯府的尾巴,可愣是没抓着。
  
  小应子还是有些不放心,镇国侯是太后娘娘一母同胞的弟弟,比太后娘娘小了十岁,姐弟两感情更是深厚。当年太后娘娘跟先帝之间因为一些事情起了龌龊,那时候镇国侯爷还年轻,正是气盛的时候,硬是把先帝给揍了一顿。后来太后娘娘有幸三十六岁高龄又生了他们王爷,镇国侯爷才彻底低调了起来。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京城第一纨绔的名头现在虽然没什么人再提起,不过纨绔就是纨绔,人低调了,不代表性子也改了。看来韩国公今儿是不好过了,但愿韩国公府不会被镇国侯给拆了,他老人家可是出了名的护短。
  
  昭亲王的仪仗是静悄悄地来,静悄悄地走,其实昭亲王出府就是为了把他舅父给招出来,现在镇国侯来了,那他也没必要再留下了。
  
  而此时韩国公府门前就不那么和谐了,只见镇国侯爷一把拽过童鸣的衣襟:“账本呢?”
  
  “侯……侯爷,”童鸣在京城行走这么多年,镇国侯他可是如雷贯耳:“奴才给侯爷请安。”
  
  “少废话,”镇国侯现在一心只想着拿账本替他外甥媳妇向韩国公那老贼讨债,顺便再报点私仇:“把韩国公府赊账时签了字的账本拿来。给脸还不要脸的东西,老夫去会会他,真当安平伯府没人了,就算安平伯府没人,可安平伯府还有姻亲。”
  
  童鸣一愣,后又一想,对呀,他们伯府现在可不就是镇国侯府的姻亲吗:“奴才这就去府里取韩国公府的原始账本。”他们家五姑娘怕那原账本被韩国公府给毁了,就没让他带过来,现在镇国侯爷出面,量那韩国公也不敢毁了那账本。
  
  “赶快去,”镇国侯挥了挥磨得有些发毛的衣袖:“老夫也回去召集人马,一会你就把那账本直接送到侯府去。”
  
  “是,”童鸣躬身应道,等镇国侯离开了,他才立马回府。
  
  慈宁宫里,太后正在书房抄着佛经,西嬷嬷就进来了:“娘娘,今儿奴婢可要给您说些京城里的热闹事了。”
  
  “哦?”太后放下了毛笔,接过花嬷嬷拧好的热巾子,擦了擦手:“什么热闹事?”
  
  西嬷嬷面上带着笑:“今儿一早安平伯府就派人带着账本去韩国公府收账了。”
  
  “哈哈……,”太后时隔多年,又一次笑出了声:“不错,看来哀家这儿媳妇没挑错,老天还是眷顾我们娘俩的。”先帝跟那贱人欠他们娘俩的,她迟早要讨回来。
  
  “娘娘亲自选的,怎么会差?”花嬷嬷也高兴,看来这安平伯府五姑娘是个聪明的,从赐婚的懿旨就能看出太后对韩国公府的态度,不简单啊。这样就好,昭亲王妃要是个软的,那还真不是好事。
  
  “哀家忍了几十年了,可不希望哀家的儿媳妇也是个能忍的,”太后一手撑在书案上:“韩国公府应该是欠了伯府不少银子,你让人去给侯爷带句话,让他看顾些安平伯府。”
  
  “娘娘您就放心吧,传话的人说,侯爷已经揣着账本点齐了人马去了韩国公府,”西嬷嬷有些轻蔑地说:“韩国公府这十年来在安平伯府的铺子里拿东西,从未付过银子,据说赊了有二十万两白银,现在韩国公竟然还红口白牙地说那是安平伯府孝敬他们国公府的,可真是没皮没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