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第 2 章,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第 2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陆北帆是个典型的色令智昏之人,无论是样貌学识能力还是身份都上不得台面,完美无缺继承了陆父的基因精髓,好色成性。
  
  这些天以来陆北帆那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已经够让叶蓁恶心了,现在蹬鼻子上脸还敢动手动脚?
  
  她只想着安安静静过日子,等她暗地里安排好一切之后默默离开陆家,但也没想过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自己。
  
  叶蓁话音刚落,餐厅里气氛突变,原本紧滞的氛围像是触碰了高压线般,一侧的佣人等连大气都不敢出。
  
  随着陆母直接将碗和勺子往桌上重重一扔,陆北帆蹭在叶蓁腿上的脚飞快收了回去。
  
  陆北帆还在那揣着明白装糊涂,“……大嫂,不好意思,不小心碰到你了。”
  
  叶蓁笑了笑,“没事。”
  
  都是人精,桌子底下什么事虽然没人看见,但这么多天陆北帆明里暗里对叶蓁的各种暗示,赤、裸裸火辣辣的眼神,都是有目共睹的。
  
  到底是自己最喜欢的情人给自己生的儿子,陆父少不得要替他解围。
  
  接过一侧佣人递来的毛巾,他看了陆北帆一眼,说:“好了,该去公司了。”
  
  陆北帆有恃无恐,洋洋得意示威似得看了叶蓁一眼,理所当然忽略了陆父警告的眼神。
  
  叶蓁心底发笑。
  
  哥哥还没死,仗着自己现如今是陆家唯一的继承人,就已经做好了接收自己植物人大哥妻子的准备,觊觎自己的嫂子,也不想想,陆家最不缺的就是私生子,如此肆无忌惮,结局得再惨叶蓁也不觉得奇怪。
  
  这样一个蠢货,叶蓁有理由相信,就算陆北川醒不过来,他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人蠢,给个男主角戏份都能把自己作死。
  
  陆北帆起身,殷勤跟在陆少仁身后,离开了陆家。
  
  陆少仁与陆北帆刚走,陆母就把面前的碗筷摔得粉碎,怨恨看着大门方向。
  
  叶蓁坐在餐桌边上,细嚼慢咽,淡定将早餐吃完。
  
  什么豪门恩怨,什么继承权纷争,都和她没半点关系,等她打点好一切之后,就能顺势离开这,反正和陆北川结婚的是叶晴,不是她叶蓁。
  
  吃完早饭,叶蓁上楼,照例去‘伺候’她那位植物人丈夫,医生每日的例行检查也进入尾声。
  
  给陆北川检查的医生是陆母特意从国外请回来的著名脑科专家william,美国华裔,戴着眼镜,长相斯文清秀,很有书生儒雅气,在医学界算是年轻有为。
  
  叶蓁面带愁容,“医生,我丈夫他……情况怎么样?”
  
  william叹了口气,脸色沉重,操着一口标准而又流利的普通话,“还是老样子,不过不要灰心,事在人为,有空多给他做做按摩,可以避免肌肉萎缩,醒来之后恢复也快一些,还有多晒晒太阳,对身体有好处。”
  
  “好的,谢谢医生。”
  
  “不客气,应该的。”
  
  医生以及一众护士走后,叶蓁坐在床边,用从按摩师那学来的手法给陆北川按摩,语气故带忧愁,“你知不知道,你老婆今天又被人骚扰了,早上吃饭的时候你那个便宜弟弟都把腿伸到我大腿根了,我看小说里……”叶蓁迟疑,改口,“我听人说你从前挺厉害的,怎么现在就沦落到自己妻子被人欺负的地步了?”
  
  叶蓁看着陆北川削瘦分明的下颚,回忆小说里陆北川所做的种种恶行,“我呢,今年才二十二岁,既没感受过爱情,也没体验过生活,糊里糊涂的代替姐姐成为你的妻子,给你‘冲喜’,尽心尽力伺候你,可是你看这个家里根本就没我的立足之地,”她叹了口气,“所以我决定,过两天我就离开这里,你不要怪我,你爸妈不喜欢我,小叔子还对我动手动脚,陆家我是真的待不下去了。”
  
  声泪俱下,叶蓁自己都快被自己感动了。
  
  暮色四合,叶蓁揉了揉自己酸胀的手臂正准备下楼,房间外传来声响。
  
  陆北帆踉踉跄跄推开了门,迎面酒味冲天,叶蓁下意识皱眉屏住呼吸,刚想叫人,看着陆北帆那双觊觎的眼睛,心思一动,又坐回陆北川床边。
  
  陆北帆显然是喝多了,站都站不稳,脸颊浮着不正常的红晕,打着酒嗝,醉眼惺忪侧身看着叶蓁。
  
  “大嫂,我哥……我哥他今天怎么样了?”
  
  叶蓁低声道:“还是老样子。”
  
  “老样子……”陆北帆嘀咕着,又嘻嘻一笑,满嘴的混账话,“大嫂,这几天你怎么回事,都不理我了?”
  
  叶蓁穿越来的时机不对,那时候的‘叶蓁’已经和陆北帆偷偷摸摸的好上了。
  
  ‘叶蓁’不愿对命运屈服,而面对肆意刁难的婆婆倍觉委屈,陆北帆流连情场,温柔小意随手捻来,没得几天就哄得‘叶蓁’深陷温柔乡。
  
  “我要照顾你哥。”说着,叶蓁抬头,看着陆北帆,认真道:“我仔细想过了,既然我嫁给你了哥,就是你哥的妻子你的大嫂,以后你对我放尊重些。”
  
  “尊重?”陆北帆像是听到什么极其好笑的话,“大嫂,医生都说了,我哥是好不了醒不来了,你这么一个黄花大闺女余生就陪着一个植物人,就不觉得委屈?”
  
  叶蓁看不上陆北帆那副恶心的嘴脸与小人做派,淡淡道:“我为什么觉得委屈?”
  
  “我知道大嫂还年轻,未经人事不懂快乐,但我敢保证,只要大嫂有过那种快乐,就会知道自己后半生守着一个植物人有多委屈了。”
  
  叶蓁垂着头,仍然心无旁骛在替陆北川按摩,似乎没将陆北帆的话放在心上。
  
  或许是窗户开了,风不知是从哪边来,送来一股温婉的清香。不同于昂贵的香水与护肤品,那是独属于女人身上的幽香。
  
  陆北帆下意识的,如同享受一般,深吸了口气,面容陶醉,“我是陆家的继承人,以后陆家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你,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只要你从了我,乖乖听话。”
  
  叶蓁仍然没有说话。
  
  陆北帆站在叶蓁背后,在他目光下,看见那坐在床边的背影窈窕,腰肢不盈一握,一头黑长的秀发被拨到了肩胛一侧,优雅纤细的天鹅颈,划出一抹迷人的弧度。
  
  这么美的女人,当个寡妇多可惜。
  
  空气中香气弥漫更甚,微醺的男人口干舌燥,被这甜腻的香味与美人冲昏了头脑。陆北帆上前,双手轻轻搭在叶蓁削瘦的肩膀上,轻轻揉捏着圆润的肩头,语气暧昧,用意不言而喻。
  
  “大嫂,你放心,咱们悄悄的,没人会知道。”
  
  陆北帆的试探叶蓁没有反应,胆子大了些,从后紧紧抱住叶蓁。
  
  香气扑鼻,醉酒后的男人越发激动,觊觎多时的小嫂子终于成了自己怀中物,全身血液都在沸腾,齐齐涌上大脑,脸色瞬间涨得通红,让他瞬间失去所有理智。
  
  就在陆北帆窃喜之时,叶蓁眉心紧锁,眼底全是冷笑与鄙夷,声线很平,但在这种情况下,都只会认为这只是叶蓁在不知所措之下的故作镇定。
  
  “陆北帆,放开我!”
  
  陆北帆向来就是个混账东西,不将叶蓁的话放在心上,反而越抱越紧,“大嫂,你别怕,大哥这样估计是醒不过来了,你守着个植物人还不如跟了我,等我接手了公司,整个陆家都是我的,到时候我把他们都赶出去,没人敢说你的闲话,我让你当正正经经的陆夫人,好不好?”
  
  “我再说最后一遍,放开我!”
  
  “大嫂,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跟着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你跟着一个植物人有什么意思?”陆北帆喘了几口粗气,“叶晴,宝贝,你从了我,从了我好不好?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命都可以给你!”
  
  “命都可以给我?真的?”戏谑的声音在陆北帆耳边呢喃,与此同时——
  
  “畜生!”门外一声中气十足的怒斥传来,惊得陆北帆瞬间放开了手。
  
  门口方向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站在那,穿着唐装,头发一丝不苟往后梳,凌厉眉眼间尽是要杀人的戾气。
  
  尽管年迈,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气场不是陆北帆这类纨绔子弟能接得下的。
  
  陆北帆一见人,腿一下子就软了。
  
  “爷爷……爷爷你听我说,不是您看到的这样,是……是大嫂她她她……勾引的我!”
  
  陆老爷子拄着拐杖狠狠在地上敲了敲,厉声道:“把这个畜生给我拖出去!”
  
  门外两名保镖上前,一边一个擒着陆北帆的手臂,强硬将人拖了下去。
  
  整个别墅充斥着陆北帆凄惨喊冤的声音。
  
  “爷爷,我没有!”叶蓁看着陆老爷子,眼神坚定,与陆老爷子对视毫无胆怯之意,身体却在不由自主的发着抖。
  
  陆老爷子叹了口气,这段时间他虽然不在家,可在老宅也听说了陆北帆的畜生行径,明白这个家里一个小姑娘无依无靠,受到侮辱委屈也没处说。
  
  “别怕,爷爷知道这不关你的事,是陆北帆这个混账东西!你放心,这件事,爷爷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叶蓁沉默许久,点了点头。
  
  陆老爷子看了眼还在昏迷中的陆北川,沉沉叹了口气,“好好照顾北川,你放心,陆家是不会亏待你的。”
  
  叶蓁低低回了一声,“嗯。”
  
  陆老爷子拄着拐杖转身离开,叶蓁复又坐了下来。
  
  如果能井水不犯河水,她才懒得碾死陆北帆。
  
  陆北帆没脑子,自诩进了陆家,被陆少仁看重就目中无人肆无忌惮,可惜,陆少仁上头还有个主持大局的爹。
  
  陆少仁看重陆北帆这个私生子,陆老爷子可不在意,陆老爷子看重的,是陆家后继有人。
  
  更何况陆家这一套迂腐的规矩是陆老爷子定下来的,这么看重规矩的一个人,能看着小叔子觊觎大嫂这么龌龊的事情存在?
  
  叶蓁看着床上的人,笑,“陆北川,我今天可替你除掉了一个对手。虽然是一只蚂蚁,碾死就碾死了,可好歹我也动了动手指头,费了劲的。”
  
  陆北川眼睑轻颤,眼珠在眼皮下来回滚动,仿佛就要睁开双眼般,下一秒却归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