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第 10 章,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第 10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叶晴连夜拖着行李坐上飞机回家。
  
  但有趣的是,越是归心似箭就越是拖延,飞机因为风雪不可控原因滞留,叶晴在机场等着航班起飞,一等就等到了第二天凌晨六点。
  
  三个小时的飞机,落地后半个小时出租,终于在早上十点到达叶家别墅门前。
  
  站在别墅门前,叶晴看着面前她十多年都不曾进去过的别墅,想到自己上辈子因为任性而凄惨的一生,鼻尖一酸。
  
  这辈子她一定会比叶蓁过得更好!
  
  别墅前的油柏路上有车辆鸣笛催促声,叶晴连忙让到一侧,就见到三辆汽车停在叶家别墅门前。
  
  别墅门开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被人推出,身后跟着她十多年没见的父母。
  
  叶晴的笑容凝固在嘴角,脸上写着难以置信四个字。
  
  陆北川?
  
  他怎么会在这?他怎么醒了?这个时候……不应该还是个植物人躺在床上接受治疗吗?
  
  为什么提前半个月醒了?
  
  还不等叶晴反应过来,就见着叶蓁从别墅内走出,将一件西装外套递给陆北川,不知道陆北川说了些什么,叶蓁亲自将西装给陆北川穿上,见他领带歪了又替他将领带系好。
  
  所有人都不曾看见,可叶晴却看到了,叶蓁在为陆北川穿西装系领带时,陆北川那双眼睛,所有的视线都在叶蓁身上。
  
  而陆北川看叶蓁的目光,与她上辈子在十年后看到的宾利后座里,陆北川看叶蓁的目光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
  
  叶晴不可置信地看着几人上车离开,在开车的瞬间她慌不择路的躲在垃圾桶后。
  
  她明明记得很清楚,陆北川是在半个月后醒来,为什么现在提早了半个月?
  
  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晴从垃圾桶后出来,朝着站在别墅门口转身准备进屋的父母,喊道:“爸!妈!”
  
  叶父叶母两人循着声音朝叶晴方向望过来。
  
  “晴晴!”叶母情绪异常激情,快步走到叶晴面前,双手颤抖搂着叶晴直哭,“你这孩子!你知不知道,妈妈担心死你了!”
  
  叶晴回抱着叶母,“妈,对不起……是我的错,对不起。”
  
  “你这是去哪了呀!你知不知道妈妈找了你有多久!”
  
  叶晴私奔这些天叶母一直不曾睡好,日夜担心着叶晴有没有吃好睡好,担心她有没有受到别人欺负,现在人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做梦似得。
  
  母女二人抱着哭了一会,叶父走过来,看着四周,“行了,有什么话回家说,在这路上,丢不丢人!”
  
  “对,回家,晴晴,和妈妈回家!”叶母擦掉自己眼角的泪,紧紧攥着叶晴的手走进别墅。
  
  一进屋,熟悉的摆设与装潢让她瞬间红了眼眶。
  
  叶母只当她在外边受了什么委屈,不住安慰她,“晴晴,不哭了,这都回家,没事了。”
  
  叶父在一侧恨铁不成钢斥责两句,“哭?你还有脸哭!当初做出私奔这种丢脸的事情来你还有脸在这哭!之前不是还说不答应你和那小子的婚事就永远都不回来吗?怎么?那小子不要你了?”
  
  “行了,女儿都回家了你就少说两句吧!”
  
  “我少说两句?你看看你那宝贝女儿做的那些事,哪一样不是给我们叶家丢脸?”
  
  叶晴低头听着,双眼哭得通红,抬起头来泪眼蹒跚望着叶父,“爸,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您就原谅我吧。”
  
  叶晴从前一直是他们的骄傲,向来倔强,从不认输低头,原以为会抗争到底,半路却得到了低头认错的声音。
  
  这一句道歉叶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恨恨朝叶母怒道:“你就惯着她吧!”
  
  “我的女儿我惯着!我惯着怎么了?”说着,叶母心疼的看着一个月没见就瘦了一大圈的女儿,“晴晴,这一个月以来妈妈也想通了,妈妈再也不逼你了,你想嫁给谁就嫁给谁,妈妈再也不阻拦你了,只要你开心过得幸福就好。”
  
  “妈……”
  
  “那个男孩子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叶父在一侧冷哼,“我看啊,那男的也不是什么负责任的好东西!”
  
  叶晴哽咽道:“我和他分手了。”
  
  叶父叶母俱是一愣,“分手?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分手?”
  
  叶母可还记得之前这丫头为了和那个林湛在一起,绝食私奔这种事都做出来了,那是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怎么这不到一个月,就分手了?
  
  叶晴勉强笑了笑,“妈,先不说他,我刚才在外面看到叶蓁,还有那个轮椅上的男人,是谁?”
  
  一提起这个叶母心头火又上来了,戳着叶晴的额头,“你啊你,我当初要是知道你这么快就会和那男人分手,怎么也不会让你私奔的!那是陆家的陆北川,一年前车祸成了植物人,一个月之前陆老爷子上门说是得到高人指点,让你嫁给陆北川给他冲喜,陆北川就能尽早醒过来。”
  
  说到这,叶母叹了口气,“陆家那么好的家世,哪是咱们家配得上的,虽说陆北川当时是个植物人,可医生说总有醒过来的一天,可是你呢!为了个穷小子,就把陆太太的身份给丢了!”
  
  “那……叶蓁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叶父冷哼一声,“你妹妹可比你懂事多了,愿意为了咱们叶家嫁给那个植物人,不过你妹妹也是命好,嫁过去一个月,那陆北川就醒了。”
  
  叶母瞥了他一眼,“什么命好,那原本是晴晴的,现在的陆太太叫叶晴,可不是叫叶蓁!晴晴啊,当初你爸公司有点困难继续周转,你呢又和那小子私奔了,没办法,我们只好将叶蓁以你的名义嫁去了陆家,你……你别生气,也幸亏是叶蓁,否则,咱们家哪还能住在这别墅里面。”
  
  叶晴笑道:“妈,我怎么会怪妹妹,我都明白的。只是,这件事对妹妹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什么公平不公平的,能坐上陆太太的位置就够她半夜笑醒了!”
  
  叶晴笑着安慰叶母,“妈,话不是这么说的,说到底这件事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当初和林湛私奔,她也不会被逼着嫁去陆家,你们当初肯定也没有问过叶蓁愿不愿意吧?”
  
  叶父叶母听到这话沉默片刻。
  
  “我和叶蓁是双胞胎姐妹,我还能不了解叶蓁吗?她看上去沉默寡言有话不说,其实心思比谁都敏感,你们这么逼着她嫁人,她心里一定是有芥蒂的。”
  
  叶母不太耐烦,语气不忿,“那又怎样!当年我拼死拼活生下她,差点要了我的命!叶家又养了她那么多年,就不能回报叶家一点?更何况陆太太那个位置多少人想坐还做不到呢!”
  
  “妈你别生气,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是担心以叶蓁那个性格,心里怀着怨气,在陆家肯定和人也相处不好,到时候她得罪了陆家,陆家不还是会把账算到咱们叶家头上来?”
  
  叶晴这一句话点醒了叶母。
  
  昨天叶蓁和她说陆夫人不喜欢她来着。
  
  迟疑道:“可是我看陆北川对你妹妹那态度,也不算太冷漠。”
  
  “妈,这是在你们面前,当然得装一装,你们不会以为和陆家结亲了,就真成了一家人了吧?”
  
  叶父不由得也紧张起来。
  
  昨天他趁着醉酒想和陆北川聊两句,可和陆北川独处时,陆北川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看来陆北川只是在他们面前做做样子而已。
  
  这样下去,以后叶家哪里还能在陆家那谋夺一点小利!
  
  “这……这可怎么办?”
  
  叶晴沉了口气,认真说:“我去吧。”
  
  “你去?”
  
  “我把妹妹换回来,我做错的事,我自己一力承当后果!”
  
  ***
  
  疾驰的宾利车上,叶蓁窝在后座看着车窗外飞速后退的景色昏昏欲睡。
  
  其实这么早起床从前也不是没有过,陆家有早起的规矩,在陆北川还是植物人时她就被规定每天七点起床,给陆北川清洁擦拭。
  
  可最近也是奇怪,也不用早起给陆北川擦身体,她却反而越发的累了。
  
  叶蓁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一侧看文件的陆北川抽空看了她一眼,“困?”
  
  叶蓁摇头,“就是有点晕车。”
  
  陆北川将自己腰后的软枕递给她,“到家还早,睡会。”
  
  叶蓁也不客气,结果放在座位上,上半身侧睡在后座,身体弯曲着,是一个很不舒服的姿势。叶蓁眉心微蹙,许久才缓缓抚平。
  
  陆北川趁叶蓁睡着,轻轻将她双腿搬到自己腿上,又脱下自己外套给她盖上,吩咐司机再开慢开稳些,让叶蓁能在这狭窄的车内睡得更舒服点。
  
  车上这一觉叶蓁睡得极其舒服,在陆北川叫醒她下车时还颇为不爽,怒瞪了陆北川一眼。
  
  也许是因为坐车颠簸的缘故,叶蓁觉得最近两天累得很,全身上下散发着疲惫的气息,原以为好好休息就过去了,可接下来几天依然是一副老样子,晚上一沾枕头就睡得死死的,早上怎么也睡不醒,强行叫醒之后一整天都恹恹的,状态比陆北川那个残疾人还要差。
  
  早上,叶蓁精神不振坐在餐桌前,陆母担忧地看着叶蓁,“是不是病了?让William给你看看。”
  
  叶蓁勉强笑笑,“谢谢妈关心,我没事,就是最近有点累。”说着打了个哈欠。
  
  陆北川多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道:“还是让William给你看看吧。”
  
  一股无名火突然就冒了上来。
  
  我都说没事了你怎么就那么烦!
  
  叶蓁看着面前的早餐毫无食欲,意兴阑珊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