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第 19 章,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第 19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这一晚叶蓁睡得十分安稳,奔波一天之后的疲倦在一觉睡醒后神清气爽。
  
  反观叶晴与林湛,这一夜几乎彻夜未眠。
  
  因为一件不能解释的错认,叶晴只得以叶蓁的(身shēn)份去客房睡觉,一晚上辗转难眠,思来想去也不明白陆北川是什么意思。
  
  之前在陆家,陆北川对她冷言冷语,对她的示好无动于衷,甚至还不让自己与他睡在同一个房间,很多时候她都在怀疑陆北川是不是一个(性xg)障碍患者,可以对她视而不见。
  
  可适才主动搂着叶蓁的腰又是什么意思
  
  表(情qg)温和语气温柔,那是她从未见过的。
  
  她自问自己平时伪装得与叶蓁无二,无论是(性xg)格还是习惯,都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为什么她总觉得陆北川在对待她和叶蓁是截然相反的态度
  
  叶晴想了一晚上,也没想明白。
  
  而同样的,住在叶晴一墙之隔的林湛同样也整夜无眠。
  
  叶晴的那番话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
  
  叶晴说当年给他写了二十多封(情qg)书的人不是她,陪他一起在饭馆打工的人也不是她,晕倒送他去医院、在医院里不眠不休照顾他妈的人更不是她。
  
  这些在林湛心底最为珍贵的记忆,这些他逐渐(爱ài)上叶晴的理由,如今全换了一个人。
  
  他喜欢那个给他写了二十多封(情qg)书的女孩子娟秀的笔记,羞涩地倾述自己的(爱ài)意,字里行间几乎能想象得到那女孩在写这封(情qg)书时绯红的脸颊。
  
  他还记得陪他一起在饭馆打工的女孩的善良,照顾他妈时的细心,那些他心底最珍贵的回忆全然对应着一张笑脸。
  
  可如今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他弄错了
  
  他曾经发誓说要照顾一辈子的女孩子,是一直被他忽略的那个
  
  很多个被他理所当然忽略的细节此刻却清清楚楚在眼前浮现。
  
  让叶蓁将礼物带给叶晴。
  
  为了不让叶家父母起疑,每次和叶晴的约会都是两姐妹一起出门,约会之后叶蓁再和叶晴一起回家。
  
  最后为了成全自己和叶晴,不仅帮忙策划私奔,还毅然代替叶晴嫁给一个尚未苏醒的植物人。
  
  他不敢想,那些被他顺其自然忽略的笑容与眼神,当时是有多失望。
  
  林湛心如刀绞。
  
  那么善良的女孩子,一直被他漠视,一直在被他伤害。
  
  这个夜晚,他不止一遍一遍的问自己,为什么当初自己会认错人呢
  
  翌(日ri)一早,神清气爽的叶蓁,在穿上佣人送来的衣服后下楼,二楼楼梯口恰好与双眼布满红血丝的叶晴与林湛撞了个正着。
  
  还不等叶蓁说话,叶晴见四下无人,亲密挽着叶蓁的手,低声道“待会我们把衣服换了。”
  
  在叶晴看来,两人长得一模一样,不同的仅仅是(身shēn)上穿的这件衣服而已,只要把衣服换过来,她们两的(身shēn)份同样也能换过来。
  
  “好。”
  
  (身shēn)后林湛目光一直望着叶蓁,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双拳松了紧,紧了又松,许久才喊了一句,“叶蓁。”
  
  他想亲口问问叶蓁,昨天叶晴说的那番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无论是真是假,他都想亲耳从叶蓁嘴里听到。
  
  听到林湛这声音,叶晴转(身shēn)怒目望着他,压低了声音,厉声道“有什么事离开陆家再说”
  
  林湛表(情qg)一滞,眉眼间似乎带了些不可置信的神色。
  
  叶晴辗转反侧一晚上想的都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与叶蓁换回来,现下正是好时候,却被林湛打断,叶晴一时间怒火攻心,失了分寸。
  
  叶蓁扯了扯叶晴的衣袖,低声说“我们去房间。”
  
  叶晴顾不得搭理林湛,挽着叶蓁的手偷偷摸摸朝自己房间走去。
  
  可才走到楼梯口,就被上楼的卢伯叫住了。
  
  “叶小姐早上好,少爷让我请您去餐厅用早餐。”
  
  叶蓁笑道“我回房间换(套tào)衣服,马上就来。”
  
  卢伯笑眯眯看着叶蓁,“叶小姐,抱歉,少爷说您以前穿过的那些衣服都过时了,吩咐我们都扔了,您新的衣服估计晚上八点会送来。”
  
  陆北川有病吧
  
  没办法,被堵得毫无退路,只得跟着卢伯来到餐厅用餐。
  
  陆少仁匆匆从楼上下来,看了眼林湛,急声道“林湛,你现在马上跟我出去一趟。”
  
  像是出了什么大事。
  
  林湛下意识看了眼叶蓁,迟疑片刻后跟着陆少仁走了。
  
  两人走后,陆母惬意盛粥,正准备招呼人坐下,看了半天也没认出谁才是叶晴。
  
  “你们这两姐妹长得这一模一样,我还真认不出谁是谁。”说完,笑着调侃陆北川,“北川,你自己的妻子你自己应该认得吧”
  
  陆北川望着叶蓁,“当然。”
  
  在陆北川目光注视下,叶蓁只好硬着头皮坐在他(身shēn)边的位置上,如坐针毡。
  
  陆北川盛了一碗鸡汁粥放到叶蓁面前,说“昨天你不是说家里父母着急吗待会我让司机送你妹妹回去。”
  
  说完,冷冷看了叶晴一眼。
  
  叶晴一脸愤慨坐在客人座位上,但却只能强自挤出一抹笑容,“昨天晚上我已经和爸妈联系过,所以我想趁着这个机会和姐姐说说话,多待几天。”
  
  叶蓁接下了叶晴的话,搭腔笑道“我们姐妹两好久没见了,所以我想,能不能让姐让蓁蓁在这多住两天。”
  
  “是你舍不得妹妹还是人家舍不得男朋友”陆母在一侧凉凉开口,“晴晴,你别掺和这事,我看呐,你妹妹和林湛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回家去找你爸妈商量解决。”
  
  陆母将叶晴想留下的想法误认为是不愿意与林湛分开。
  
  陆北川给叶蓁剥了个鸡蛋,“妈说得没错,林湛和你妹妹的事(情qg)最好还是尽早处理的好。”
  
  叶晴心急如焚,向来足智多谋的她此刻竟然想不出一个办法一句说辞让自己留下来。
  
  叶蓁在陆母注视下不(情qg)不愿捏开陆北川递给她的那个鸡蛋,将蛋黄剔出放一侧小盘子里,想了想,说“这事我爸妈那只怕不太好说话,待会我和蓁蓁一起回家,劝劝我爸妈,能说上几句话算几句话吧。”
  
  陆北川脸色微沉,没有说话。
  
  叶晴一听这话放下心来,笑道“谢谢姐姐。”
  
  “没事。”这姐姐她喊得还真顺口。
  
  “不行,今天不行,晴晴,今天你可不能出门。”陆母倏然想起了什么,望着陆北川,“还有北川,你今天也不许去公司,今天我让人送了几(套tào)婚纱礼服过来,给晴晴试试。”
  
  “婚纱”
  
  “当然,前段时间北川(身shēn)体没有完全恢复我也就没提,现在北川都能站起来了,这婚礼也该提上(日ri)程了,下个月十号是个好(日ri)子,过两天我亲自去叶家一趟,和晴晴的爸妈商量商量婚礼的事(情qg)。”
  
  叶蓁一愣,刚想回绝,就听见(身shēn)边陆北川说“什么时候送过来。”
  
  “十点的样子。”
  
  “嗯。”陆北川淡淡点头,算是同意了。
  
  见陆北川答应下来,陆母也算是松了口气。
  
  叶晴在一侧听着,心里极不是滋味。
  
  陆北川那碗粥,那颗鸡蛋全都应该是属于她的,凭什么现在她要用叶蓁的名字在这坐冷板凳,而叶蓁却可以坐在陆北川(身shēn)边享受大家的嘘寒问暖
  
  一想起昨天她坐在陆北川(身shēn)边时冷漠的态度,一股没来由的妒火熊熊燃烧,差点将她的理智烧为灰烬。
  
  草草吃过早饭想找机会和叶晴换回来,却被陆母拉着,看待会要试的婚纱的图片。
  
  特意手工定制的婚纱无论款式还是材质自然都是最好的,一件件华丽炫目,叶蓁看都看不过来。
  
  十点左右,七(套tào)婚纱被送进陆家,洁白的婚纱一字排开放在客厅,陆母满意点头。
  
  “晴晴,你看看喜欢哪(套tào),你喜欢哪(套tào)我们就先试哪(套tào)。”
  
  叶蓁从来没想过这么多(套tào)华丽婚纱放在自己面前任由自己挑选的一天,婚纱上璀璨的碎钻,长长的裙摆,一看便知道价值不菲。
  
  “这些都(挺tg)好的。”
  
  “选一(套tào)去试试,不合适咱们再让人送几(套tào)过来。”
  
  陆北川在这些婚纱上扫视而过,指着第三(套tào),“试试这(套tào)。”
  
  陆母笑道“我儿子眼光不错。”
  
  有专人将婚纱送进房间里帮叶蓁换婚纱,坐在沙发上的叶晴此刻双眼通红,手心紧攥,竭力掩饰着自己真实感(情qg)。
  
  上辈子陆北川与叶蓁那场盛大婚礼的场面她至今还记得,被不少新闻媒体津津乐道,被无数人羡慕。
  
  她不明白,为什么都重生了还要让她亲眼看到叶蓁穿上婚纱这一幕
  
  陆北川的妻子是叶晴,试穿婚纱的人也应该是她叶晴才对
  
  叶蓁她凭什么去试
  
  陆北川坐在沙发上凝眉看着叶晴,略有些不悦。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对于这个和叶蓁长着同一张脸的女人陆北川一点兴趣也没有,甚至于对她处处勾引自己的行为与意图感到反感与厌恶。
  
  自以为是的女人还是尽快送走比较好,免得多生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