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第 27 章,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第 27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蓁蓁啊,爸爸公司最近确实有些困难,这样,爸爸先送你出国,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爸爸每个月都给你汇过去,怎么样?”
  
  叶蓁可不是想要叶父这月月的管制,如果不是为了海阔天空,出国毫无意义。
  
  她兴致缺缺戳着碗里的白米饭,没多少食欲,“爸,您不会连五百万都没有吧?姐姐大学毕业的时候您直接送她一辆五百多万的跑车,您如果实在没钱,就把姐姐那车卖了,反正姐姐也不会再开。”
  
  叶父这边还没回应,叶母当即不悦,“不行,那是晴晴的车,要卖也得征求她的同意再卖。”
  
  叶母是真的不想给这五百万,当初答应也只是为了稳住叶蓁而已,在她看来,叶蓁朝她爸张口就要五百万简直是笑话。
  
  “蓁蓁,不是妈妈说你,出个国而已,你要那五百万干什么?”
  
  过河拆桥?
  
  叶蓁冷笑,“妈,话可不能这么说,您这么厚此薄彼的可不公平,当初如果不是我代替姐姐嫁进陆家,叶家早破产了,现在我要个五百万您还这么推三阻四的,早知道我就不那么爽快和姐姐换回来了,陆家那我还有几百万的首饰在呢!”
  
  听叶蓁这么说叶母动了心思,“几百万的……首饰?”
  
  “陆家虽然不怎么喜欢我,可是对外也不能太刻薄了我,我连一点像样的首饰都没有,丢脸的是他们陆家。”
  
  叶母递给叶父一个眼神,叶父瞬间明了,笑着夹了块红烧肉到叶蓁碗里,“你妈说话就是这样,你别放心上,你放心,爸爸一定给你筹好五百万。”
  
  五百万叶父拿不出手,她算是给他指了条路。
  
  至于叶父到底要用何种方式筹钱,那就不在她担心的范围内。
  
  只不过她看着碗里叶父夹过来的红烧肉,突然上涌起一股恶心反胃的感觉,从胃到咽喉,无法控制的干呕出声。
  
  叶蓁捂着嘴,转身撕心裂肺干呕了几声。
  
  叶父与叶母面面相觑,叶父还未反应过来,有怀孕经历的叶母不可置信看着叶蓁,“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下意识的,叶蓁低头看了眼自己平坦的小腹,脑海里瞬间浮现那无数个夜晚做的那些令她难以启齿的梦,耳尖瞬间绯红。
  
  “真怀孕了?”叶父误解了叶蓁的沉默。
  
  叶蓁回神,“你们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怀孕!”
  
  “那你刚才……”
  
  “这两天感冒不太舒服而已,”叶蓁越想越觉得可笑,她还是个处女,怎么可能怀孕?
  
  “我嫁进陆家的时候陆北川还是个植物人,他刚醒才几天我就怀孕?可能吗?”
  
  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在嫁去陆家之前叶蓁也没几个异性朋友,也没听说过她和谁走得近。嫁去陆家之后更不可能,陆北川昏迷着,叶蓁几乎连出门的时间都很少。
  
  一想到这叶母也释怀了。
  
  “那你这两天好好休息,把病养好,天气凉,就不要随便外出了。”
  
  叶蓁应了一声。
  
  上楼回房后叶蓁还一直在琢磨着这事,最近她确实是有些不正常,食欲不振,嗜睡,容易疲劳,现在还无缘无故干呕起来……这些症状,猛地一看确实挺像怀孕的。
  
  叶蓁心不在焉进洗手间,看到马桶的瞬间倏然想起,这个月她大姨妈好像还没来。
  
  而且,距离上个月来大姨妈的日期,这个月已经过去快半个月了!
  
  叶蓁双手捂紧小腹。
  
  怀……孕?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叶蓁连夜出门去药店买了验孕棒,当验孕棒上清晰的两道杠出现在眼前时,叶蓁眼前差点一黑。
  
  她真的怀孕了?
  
  难道说穿越到这个小说,必须得照剧情走?无论她怎么逃,还是得为陆北川生下一个反派儿子,最后一家三口下场凄凉不得善终?
  
  可是这也太违背常理了,没有性、爱,怎么来的孩子?
  
  一时间,叶蓁被验孕棒上的两条杠激得脑子一片空白,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好好想想这一个多月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
  
  可思来想去,这一个多月以来她做的最多的就是照顾陆北川,经常在陆北川床前给他按摩,一按就是一整天,除此之外……
  
  除此之外,还有晚上做的那些梦!
  
  叶蓁想到那些令她面红耳赤的梦境,有了个大胆的猜测。
  
  难道……那些梦,是真的?
  
  叶蓁想起自己锁骨肩头无缘无故出现的红色印记,那分明就是……
  
  “混账!”叶蓁不可抑制的骂出声来。
  
  除了这个,再也没有别的能解释得通了。
  
  不行,这儿不能再待了,再待下去,她这个陆夫人怕是当定了,还有她肚子里的小反派,这一步步的看似和原著小说情节不同,但几个重要的节点都是相似的。
  
  代替姐姐嫁进陆家,陆北川醒来,怀孕,虽然有偏差,但最终结果都一样!
  
  她千防万防还是防不过怀上孩子的命运,继续待下去,谁知道后面剧情还会如何发展。
  
  想通了之后叶蓁脑子里立刻做下了决定,敲响叶父的房门,沉声道:“爸,尽快给我安排去国外的机票。”
  
  ***
  
  william被陆北川再次请来替叶小姐做检查时还一头雾水,看陆北川眉心皱褶的程度,以为叶蓁的胎不稳,可真正当他检查之后差点怀疑自己医术。
  
  震惊眼神望向陆北川,以为自己诊断错误,再次检查了一遍,可结果依然一样。
  
  没有怀孕!
  
  怎么可能?前两天检查的时候明明是怀孕了的!
  
  叶晴对这次检查不明所以,看着william一脸沉重,忐忑问道:“医生,我怎么了?”
  
  陆北川冲他微微摇头,
  
  william回过神来,收拾好自己脸部表情,以标准的笑容对叶晴笑道:“没事,您身体很健康。”
  
  叶晴看向了陆北川,陆北川却只是让一侧佣人送叶晴回房休息。
  
  叶晴走后william低声急促问他:“怎么回事?我前两天检查明明是怀孕了的?怎么今天……不可能,我检查不可能出错!”
  
  “不是你检查出错,而是这个人不是叶蓁。”
  
  “不是叶蓁?你什么意思?”
  
  陆北川脸色阴沉,“当初从叶家嫁过来的不是叶晴而是妹妹叶蓁,怀孕的也是叶蓁,前两天她回去叶家一趟回来之后我发现她无论是说话还是审美,亦或者是习惯都和以往不同,所以我才让你来给她检查,现在看来我猜测的没有错。”
  
  “等等,你这话……什么意思?”william一直生活在国外,中文能说的流利顺畅已是不易,陆北川这么一大段姐姐妹妹,他实在反应不过来。
  
  陆北川没和他多做解释,“让你查的叶蓁,查到了什么?”
  
  william手机来了条短信,拿出一看,“查到……她明天飞国外。”
  
  “飞国外?”陆北川语气平淡,后槽牙却紧咬着,侧脸线条紧绷,“什么时间?”
  
  “明天下午五点的飞机。”
  
  陆北川压抑着自己的怒火,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你这复健情况虽然好,但是我建议你最近……”william忽然又想起陆北川性格,无可奈何问道:“你想干什么?”
  
  陆北川笑,“不是明天走吗?我去送送她。”
  
  ***
  
  第二天下午三点,陆北川才姗姗离开陆家,前往机场的路上脸色淡然望着车窗外,转动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很平静,没有丝毫气急败坏更没有勃然大怒的情绪。
  
  仿佛一切了如指掌,尽在他掌控之中。
  
  四点半到机场,机场人来人往,陆北川推开车门下车,走进今天下午五点那班飞机的登机口。
  
  叶蓁拖着行李拿着机票坐在登机口等待飞机起飞,知道怀孕的真相后叶蓁是片刻都不愿意再等,让叶父安排了最近的时间离开。
  
  登机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叶蓁拖着行李走到队伍最末排队,听着登机的广播,随着前方队伍的走动,原本焦躁不安的心彻底平静下来。
  
  再过不久她就真的海阔凭鱼跃,天空任鸟飞了,到时候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把孩子生下来,在没有大反派的未来,她一个人绝对可以把孩子教育得很好。
  
  一想到这,叶蓁心情无比轻松惬意,候机室外是蓝天白云,一碧如洗,未来美好的生活如画卷般在她眼前徐徐展开,一切触手可及。
  
  离她登机只剩前面五人,叶蓁准备好自己的身份证和登机牌,正准备递交给空姐时,身后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叶蓁下意识往后望去,入口方向陆北川一身黑色西装,表情阴翳,神色深沉,眉眼间尽是迫人的气势,身后跟着两名同样穿着西装的保镖,径直朝她走来。
  
  看到这一幕,叶蓁登时心跳加速,背上冷汗直冒。
  
  林湛不是她第一个男朋友,却是她能放弃一切的男朋友。
  
  小说中曾用大量的篇幅来描写叶晴和林湛之间矢志不渝的爱情,无论是来自家庭还是社会的压力,贫穷和阴谋都不曾让他们分开。
  
  如此轰轰烈烈的爱情,不是应该继续抗争世俗的偏见?
  
  而且据小说中写的时间线,叶晴也不是现在回来。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叶晴眼角泛红,坐在叶蓁身侧,亲密拉着她的手,喉间哽咽,无比悔恨道:“蓁蓁,是姐姐不好,这段时间委屈你了。”
  
  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在眼前无限放大,愧疚与难过混着两行眼眶里流出来的热泪更显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