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第 38 章,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第 38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声音兴奋中带着颤抖,“你是说,叶晴回来了?”
  
  叶母的目光望向二楼楼梯处,叶蓁随着目光望过去,那儿站着一女人,离得太远叶蓁没看清,随着那人快步走近后这才看清楚来人。
  
  皓齿明眸,柔情似水,款款大方,走路下颚微扬,很是骄傲,有大家闺秀的风范,一看便知道从小家教良好。
  
  小说中叶晴是个骄傲、精明能干的人,从小到大一直是活在别人嘴里的孩子,这样的能力与姣好的面容以及不俗的家世,理所当然的,从小就是所有人瞩目的焦点,众人追捧的重心。
  
  林湛不是她第一个男朋友,却是她能放弃一切的男朋友。
  
  小说中曾用大量的篇幅来描写叶晴和林湛之间矢志不渝的爱情,无论是来自家庭还是社会的压力,贫穷和阴谋都不曾让他们分开。
  
  如此轰轰烈烈的爱情,不是应该继续抗争世俗的偏见?
  
  而且据小说中写的时间线,叶晴也不是现在回来。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叶晴眼角泛红,坐在叶蓁身侧,亲密拉着她的手,喉间哽咽,无比悔恨道:“蓁蓁,是姐姐不好,这段时间委屈你了。”
  
  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在眼前无限放大,愧疚与难过混着两行眼眶里流出来的热泪更显真实。
  
  一个人的表情可以作假,可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在那双噙着一汪清泉般的眼眸里,叶蓁察觉到有那么一丝急切的存在。
  
  叶蓁彻底冷静下来。
  
  “你怎么回来了?林湛呢?”
  
  叶蓁说这话叶母不爱听了,凝眉厉声呵斥道:“叶蓁,你姐姐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些事就不要再提,怎么?你很希望你姐姐继续在外面吃苦?”
  
  叶蓁保持着沉默。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其实在很多时候,叶母都未曾注意的时候心总是偏向叶晴的行径,早已在‘叶蓁’心里扎根,原生家庭的教育很重要,就因为‘叶蓁’的资质普通而放弃对她的教育,只养不教,嫉妒与不忿在日积月累之下,‘叶蓁’成长为一个心底阴暗的人早已有迹可循。
  
  而将‘叶蓁’代替叶晴嫁给一个植物人,便是沉默的爆发。
  
  ‘叶蓁’是真的明白自己对于叶家而言是一个怎样的存在,直接将二十多年来隐匿在‘叶蓁’心底从不肯暴露在人前的阴晦肆无忌惮的报复给人。
  
  但‘叶蓁’没有直接报复给给她带来直接伤害的叶母,而是将能自由追求真爱的叶晴视为眼中钉。
  
  就好比两个人同时被绑架,一个被绑匪毒打,一个在被毒打的人面前被绑匪优待,相比之下,绑匪与被绑匪优待的人,被毒打的人会更后者。
  
  迁怒与转移,心里的不平衡,渐渐让‘叶蓁’失去理智。
  
  不过叶家都这样了,还在自己面前拿腔拿调?
  
  叶蓁的沉默使得气氛登时尴尬起来。
  
  叶晴顺势笑了两声,拉着叶蓁的手,含泪勉强笑道:“蓁蓁,从前是姐姐不懂事,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把爱情奉为真理,伤害这世界上真正对我好的人,现在姐姐知道自己做错了,所以回来特地赎罪来了。”
  
  “赎罪?”这一番话再加上刚进门时叶家父母的怪异言行举止,叶蓁彻底明白了。
  
  “姐姐知道,当初应该嫁给陆北川的人应该是我,你别怪爸妈,当时爸妈也是走投无路,没有陆氏的扶持,爸爸的公司只怕也要倒闭,所以才迫不得已把你嫁去了陆家。”叶晴紧紧握着叶蓁的手,一瞬不瞬望着她,“蓁蓁,你要相信,当时但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爸妈也绝不会让你嫁给陆北川的。”
  
  “所以……”
  
  “所以这次我回来就是要承担起我该负的责任,我代替你,回去陆家,将一切轨迹回归原点,以后你可以自由的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
  
  叶蓁不可置信。
  
  她没听错吧?
  
  叶晴竟然当面和她说要以叶晴的身份回到陆北川身边?
  
  这是在走小说哪条隐藏的剧情线呢?
  
  叶蓁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原小说中有这么一段,从始至终,叶晴与反派陆北川之间是完完全全的敌对阵容,叶晴厌恶陆北川是厌恶得坦坦荡荡,一星半点的虚情假意也是不可能存在的。
  
  “你要……回到陆北川身边?成为陆太太?”
  
  叶晴怔了片刻。听叶蓁迟疑的话她心里有些许的不安。
  
  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陆北川都是现如今众多女士择偶的对象,能力有,手腕强,陆家更是百年世家经久不衰,即使传言陆北川的父亲在外还有无数的私生子和情妇,可是这么多年,陆少仁从不敢往家里带。
  
  陆北川从前是植物人,醒不醒的不好说,叶蓁嫁过去是一眼望到头的未来。
  
  可现在陆北川醒过来了,叶蓁还会轻而易举的放弃陆太太这个身份?
  
  “蓁蓁,你别误会,我只是不愿意委屈你。”
  
  叶蓁凝眉不说话。
  
  一侧的叶母急了,“叶蓁,我们这是为你好,你扮演你姐姐的身份嫁给陆北川这事,难道能瞒一辈子不成?陆北川是个什么人?知道有人骗他会善罢甘休吗?我们也是为你好为你着想,你如果有你姐姐一半的机灵这陆太太的身份你当也就算了,可是你自己想想,嫁过去这么久你连陆夫人都没拿下,更何况是陆北川,妈是过来人,听妈一句劝,富贵不是贪图来的!”
  
  “不,我没这么想,我只是……这惊喜来得太突然了。”回过神来叶蓁连忙补救,“我的意思是说,姐姐你回来的太突然,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但是你放心,当初嫁给陆北川的是叶晴,这陆太太的身份当然也是叶晴的不是叶蓁的,姐姐你想通了,愿意嫁给陆北川,我当然高兴。”
  
  叶蓁这么‘懂事’,着实让叶晴与叶家父母松了口气。
  
  原本打算软得不行就来硬的,软硬兼施,叶蓁又是个没注意的,肯定得乖乖听他们摆布。
  
  “那好,你将这些天陆北川醒来之后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还有生活习惯一五一十都告诉我,你回来一趟也不容易,这次回陆家,我就代替你回去,神不知鬼不觉。”
  
  一模一样的两张脸,换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谁还认得出是谁?
  
  更何况陆北川才醒来没几天,这些天一直在外复健治疗,和她的交流少之又少,叶晴这么一回去,还真的容易神不知鬼不觉。
  
  叶蓁楞了好半晌才笑了起来。
  
  她为了离开陆北川这件事,可以说是殚精竭力熬干了心血,整天都在筹备着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时刻希望有一个一劳永逸,能让她从此海阔凭鱼跃,天空任鸟飞的办法。
  
  她想了许多种可能,唯独没将‘叶晴主动提出回到陆北川身边’,这样犹如彗星撞地球的微乎其微的概率事件算进去。
  
  叶晴这剧情莫非是受到了陆北川提前醒来的蝴蝶效应?
  
  这痛改前非的模样莫非是因为受到了生活的洗礼而浪子回头?
  
  但无论是什么原因,都与她无关了。
  
  正主要回来,她主动让位就是。
  
  “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一五一十告诉你陆北川以及陆家上上下下三十多个人的一言一行!”
  
  听叶蓁信誓旦旦的口吻,叶晴与叶家父母都放心笑了起来。
  
  “我就知道,咱们蓁蓁是个懂事的!”叶父不满地看了叶母一眼,“以后你也该对咱们蓁蓁改观了!”
  
  “是是是,我们蓁蓁最懂事了。”
  
  叶蓁看着叶父微微一笑,“不过我有个条件。”
  
  叶父一愣,“什么条件?”
  
  “是这样的,”叶蓁娓娓道来,“姐姐回陆家我肯定是不能回去了,可是之后陆家说要替姐姐和陆北川补办一场婚礼,到时候我肯定是要出席的,在陆家这么多天,我喊爷爷、爸妈都喊习惯了,就怕在婚礼上嘴上没把门喊漏嘴了。”
  
  “那你想怎么样?”
  
  “之前爸妈你们不是和陆北川说我出国了吗?这样,你们送我出国,这段时间我避避风头,等姐姐和陆北川的感情稳固,我再回国,您觉得呢?”
  
  叶父哪里还觉得不觉得,叶蓁这话听起来简直就是个贴心小棉袄,面面俱到,处处都在为他们着想,哪里还有什么不应允的?
  
  “行,爸送你出国!”
  
  “那……我出国的费用?”
  
  “当然是爸出!”
  
  叶蓁微微一笑,手指五根手指竖起。
  
  “行,爸爸给你五十万。”
  
  “不,是五百万。”
  
  “五百万?”叶父虽然是暴发户,但一个频临破产的小公司,哪里有什么利润,也就名头好看而已。
  
  叶蓁叹了口气,“国外我人生地不熟的,哪里都要用钱,五百万怎么了?一个小数目而已,更何况姐姐嫁去陆家,以陆家的财力,五百万就跟五块钱似得,您怎么还这么小气呢?”
  
  “这……这五百万……”叶父话还没说完,叶母狠狠瞪了他一眼,叶父心如刀绞,顺势改口,“行!爸给你!”
  
  两方友好达成一致。
  
  整整一个下午,叶蓁拉着叶晴事无巨细将陆家人完完全全说给叶晴听,重点是陆北川。
  
  当然,以叶晴的聪明,这些生活琐事与习惯自然不在话下,叶蓁说一遍,她基本便记在了心里。
  
  下午七点,送叶蓁来叶家的司机在叶家门外催促,说是陆北川陆先生打来电话询问,什么时候回去。
  
  在叶家父母的注视下,叶晴穿着叶蓁来时的衣服,款款坐进了宾利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