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第 54 章,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第 54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可陆北川这样子,不帮忙这个澡是如何也洗不了的。
  
  叶蓁也不是个矫情的人,正准备慷慨赴义,就看见陆北川嫌弃看着她,“行了,笨手笨脚的什么也做不好,出去。”
  
  “我出去?”
  
  陆北川点头,“我自己来。”
  
  叶蓁怀疑看着他,“你行吗?”
  
  行不行这种话实在是不该问。
  
  陆北川靠在轮椅上,冷冷望着她,“你想试试?”
  
  挖了个坑给自己,叶蓁保持沉默。
  
  “不想试就出去。”
  
  叶蓁从不强人所难,微微一笑,“那我先出去了,您慢慢洗。”
  
  最好摔死你个王八蛋!
  
  陆北川看自己的小妻子气冲冲地离开浴室,脸上的紧绷松缓不少,嘴角轻勾,随后从轮椅上站起来,脱下身上衣物,跨入浴缸中。
  
  ***
  
  在距离叶家别墅四百公里的二线城市里,一处陈旧的小区安静伫立着。
  
  斑驳漆黑的楼道,随处裸露的电线,四处堆放的垃圾,使得这个小区成为不少刚入社会的打工一族租房首选,因为租金便宜。
  
  叶晴从来没想过自己还会有得偿所愿的一天。
  
  她睁开眼,手肘撑在床上靠坐在床头,茫然看向四周。
  
  这是一个五十平的一室一厅,装修简单,狭窄的一间房里放了一张劣质木板床,一张原木裸色书桌,一个双门的木制小衣柜,排列这三样家具之后房间空间便不剩多少。
  
  从小娇生惯养的叶晴从未住过这么简陋狭窄的房子,初来乍到那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令她手足无措,身体每一个毛孔都抗拒着这个出租房,在精神与肉体的压迫之下,发烧了。
  
  林湛将一碗软糯热乎的白米粥端到她面前,用汤勺舀上一勺吹温之后送到叶晴嘴边。
  
  “昨晚上你发烧了,一天没吃东西先喝点粥暖暖胃。”
  
  叶晴看着递到面前的那勺粥张嘴,却没有吃,只是开口问他,“林湛?”
  
  一开口就是嘶哑粗粝的声音。
  
  “别说话,你才退烧,好好休息。”
  
  叶晴摇头,眼神迫切看着林湛,“今天几号?”
  
  林湛眉心微蹙,“你怎么了?看起来怪怪的,是不是不舒服?”
  
  “你先告诉我今天几号!”叶晴情绪突然激动,这声直接呛到气管,逼得她低头不住咳嗽起来。
  
  “你别激动,”林湛将白粥放在一侧桌上,抽一张纸巾担忧而又温柔给她擦着嘴角,“今天十月七号。”
  
  剧烈咳嗽后叶晴脸色通红,靠在床头眉心紧拧,干涸发裂毫无血色的唇不住的呢喃:“七号?十月七号?”
  
  “怎么了?”
  
  叶晴摇头,低头掩饰自己眼里的心虚,“我……我没事,只是有点累了。”
  
  说着又躺了下去,将大半的脸埋在被子下。
  
  “你是不是不舒服?这样不行,晴晴,我带你去医院!”
  
  叶晴摇头,在被子里瓮声瓮气说道:“不用了,我再睡一觉休息一会就好了,你忙你的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
  
  “可是……”
  
  叶晴双眼从被子里漏了出来,一双略带疲惫的眼睛强自笑道:“我真的没事,你别担心了。”
  
  林湛知道她脾气倔,宁愿死扛也不愿意给他添麻烦,只能无可奈何看着她,替她掖了掖被角,“行,你好好休息,但是如果哪里不舒服一定叫我。”
  
  叶晴点头,透过被子缝隙悄悄注视着他。
  
  这个时候的林湛还很年轻,黑软的头发没有刻意往上梳而是任由垂在额前,少了些老成的精锐,多了些稚嫩的少年气,五官还很柔和,穿着一件简单白色t恤很有青春感。
  
  这样的男生,这样的年龄,这样的阅历,符合大多数年轻女孩的一切幻想,是男朋友的首选。
  
  然而只有品尝到社会艰辛之后才会明白,这样的男生适合做男朋友,却不适合当老公。
  
  叶晴将整脸埋进被窝里,口水下咽时喉咙的刺痛提醒着她,这不是一场梦,这是真的!她真的重生了!
  
  而且还是重生于和林湛私奔后的一个月。
  
  上辈子她不止一次的想,如果老天能让她回到过去,她一定不会选择和林湛私奔。
  
  年轻时她有多爱林湛,后来就有多后悔。
  
  年少轻狂,一清二白的年轻人不知道漂泊社会有多辛苦,她在父母的羽翼保护之下过得太容易,以为社会也像家里一样是避风的港湾,但只有后来经历过才会知道,你奋斗大半辈子的光阴只是为了一间百来平的房子,没权没势看人脸色。
  
  她对林湛所有的爱被时间、被柴米油盐消磨殆尽。
  
  后来她见到了坐在宾利里、依然光鲜亮丽的叶蓁。
  
  她和叶蓁是双胞胎,长相一模一样,可仅仅只过了十年,她就成了一名为生活不得不奔波而走的女人,叶蓁却依然还和十年前一样一点没变,脸上白皙细腻如初,还像个小孩子向身边冷漠的男人撒娇,连她那个可爱懂事的儿子都故作夸张说掉了一地鸡皮疙瘩,可那个陆家说一不二的男人却无可奈何看着她,安静听她说,时不时温柔亲在她嘴唇上、脸上。
  
  那时她才恍然大悟,年轻时候的爱情除了让你有个感人肺腑脍炙人口的故事外,还比不得一顿饱饭,一间房子。
  
  躺在僵硬的木板床上叶晴冷的瑟瑟发抖,不禁蜷缩成一团。
  
  如果是叶蓁生病,陆北川肯定慌得送她去医院,找来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仪器和最好的药。
  
  不,在陆北川的照顾下叶蓁怎么会生病呢?
  
  叶蓁就是他陆北川捧在手心的宝贝,他怎么会那么粗心大意让自己的宝贝生病?
  
  可是凭什么!
  
  当初嫁给陆北川的应该是她叶晴才对,是叶蓁代替了她嫁给的陆北川,是叶蓁坐上了本该属于她的座位,那个坐在宾利车里享受男人温柔目光的女人应该是自己才对!
  
  从小到大她都比叶蓁要优秀,是所有人夸赞的对象,那么优秀的她应该有个完美的人生,幸福的婚姻。是叶蓁抢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人生!
  
  午夜梦回时她不止一次的梦见当年的自己没有逃婚,而是嫁给了陆北川,成为陆北川的妻子,生下一个可爱的儿子,一家三口过着幸福美满的一生。
  
  可没想到,一觉睡醒,她真的重生了!
  
  而且这个时候的陆北川还没有醒,她还有机会!
  
  陆北川在半个月之后会醒,这个时候她只要回去,取代叶蓁的位置,神不知鬼不觉没人会发现,等陆北川醒过来,她就是陆北川的妻子,陆太太。
  
  ***
  
  晚上林湛下班,刚打开门,就发现门口放着一个行李箱,叶晴坐在二手布艺沙发上,看着从外走进的林湛,说:“林湛,我们分手吧。”
  
  正在换鞋的林湛全身一颤,顿了顿,而后继续从容换鞋,走到叶晴面前,半蹲在叶晴面前,仰头望着她,勉强笑道:“晴晴,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叶晴面无表情看着他,脸上还带着大病初愈后的虚弱,“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是真的要和你分手。”
  
  “分手?为什么?我们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
  
  “我认真想过了,我不能这么自私,不能就这样和你一走了之。”
  
  “自私?”
  
  “对,林湛,我爱你,可是我和你不一样,我还有父母,有妹妹,我是不愿意嫁给陆北川,那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愿意跟你走跟你吃苦,可是我不想我妹妹继续待在那个火坑里。”
  
  叶晴看着面前这个少年,在很多年以后,两人无休止的吵架将日子过得如履薄冰,每个人都很累。
  
  一看到林湛,她就想到了她那平凡艰辛的后半生,瞬间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你知道吗?我和你走了之后我爸妈为了挽救自己的公司,让我妹妹代替我嫁给了陆北川。陆北川他就是个植物人,这辈子能不能醒还不知道,我妹妹一生的幸福就这么断送了我真的不忍心,抱歉,我不能这么自私!”
  
  林湛看着泣不成声的叶晴,将她拉入怀里,紧紧抱着她,“别说抱歉,该说抱歉的不是你,是我,是我没用,如果不是我,你也不用面临两难的选择,是我没用,是我让你吃苦了。”
  
  叶晴闷声摇头痛哭,哽咽道:“对不起,我一定要回去,我是姐姐,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而牺牲叶蓁的幸福,林湛,忘了我吧,以后,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的。”
  
  林湛擦她脸上的泪,“你冷静点,我们再想想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
  
  “办法?什么办法?陆家家大业大,你以为我妹妹嫁给了一个植物人她还有离开的机会吗?那是我亲妹妹,她还在火坑里,你要我怎么心安理得的享受自己的幸福?”叶晴摇头失笑,“我们当初都太冲动了,林湛,我们都太年轻了。”
  
  “晴晴,有办法的,其实我也是陆……”林湛话到嘴边停下了。
  
  “林湛,你根本就不了解陆家,这件事除了我回去,没有其他解决的办法。”叶晴叹了口气,手背擦了脸上的泪水,下定了决心般决绝果断推开他,门口拉着行李箱,转身朝沙发上一动不动的林湛说:“我走了,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门轰然关上,整个房间为之一振。
  
  客厅里一盏昏黄的小灯一直亮着,窗外寒风刺骨吹得客厅窗帘飞起,这个地处偏僻且历史悠久的老小区听不见任何车流声,安静的仿佛世界上只剩他一个人。
  
  墙上的挂钟慢悠悠的走着,滴答滴答清晰可闻。
  
  林湛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戒指,在昏暗的灯光下发出光彩炫目的光芒。
  
  对陆北帆的妈陆少仁可能真有那么一丝的感情,否则也不会在众多的私生子中独独将陆北帆带回了陆家,可在大权在握的陆老爷子面前,什么真爱,都是狗屁。
  
  知子莫若父,陆少仁当然清楚陆北帆这事踩了陆老爷子的底线。
  
  哥哥昏迷不醒,弟弟就觊觎哥哥的妻子,还被抓个正着,这事传出去可真是一点脸面都没了。
  
  知道触了老爷子的逆鳞,陆少仁当机立断舍了这个儿子,“爸,您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陆北帆连滚带爬到陆少仁面前,痛哭流涕,“爸,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是大嫂她勾引我!否则我怎么敢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话刚说完,陆母积攒了一个月的怒火终于有了发泄的由头,狠狠一巴掌打在陆北帆脸上,“勾引你?叶晴她到了陆家之后一直安分守己照顾北川,那么老实的一个小姑娘你还想往她身上泼脏水?”
  
  陆北帆被这巴掌打懵了,右脸的掌印肉眼可见红肿起来,混着眼泪真是狼狈不堪。
  
  “叶晴是叶家的女儿,大家闺秀,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没规没矩?”说着,陆母转头对陆老爷子说:“爸,这事您一定得给叶晴做主,那孩子太老实了,我虽然是她婆婆,可她胆子又小,有什么事都不和我这个婆婆说,每次看到她坐在床边给北川按摩按一整天,我这心里都……咱们陆家的儿媳妇,您可不能让她受这委屈。”
  
  陆母不喜欢叶蓁是因为叶蓁为人木讷,懦弱可欺,照顾陆北川这么久,陆北川也没醒过来,但也仅仅是不喜欢而已。
  
  对于陆北帆这个鸠占鹊巢,未来要继承陆家一切的人,她是除之而后快。
  
  陆北帆还在企图垂死挣扎,“爷爷,您让大嫂下来对质!如果不是她勾引我,我不敢的!”
  
  他心里很清楚,这种事只能往叶蓁身上推,他好不容易才走进陆家,被赶出去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对质?”陆老爷子冷笑,豁然起身,“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还想和陆家儿媳对质?”他看着陆少仁,“我知道你外面的儿子多,我管不了你那么多,但是从今以后我不想在这个家里或者在外边还看到这个东西打着陆家的旗号招摇撞骗。”
  
  陆少仁连连应下,命人将跪在地上不住喊冤忏悔的陆北帆带离了陆家。
  
  “不过,”陆老爷子从茶几上拿过一个资料袋递给陆少仁,“北川还昏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未雨绸缪总是好的。”
  
  陆少仁接过资料袋,里面是一个青年的详细资料,照片上的青涩隐隐压不住眉眼间暗藏的锋芒。
  
  他仔细回想,这个青年,可不就是那个他拿着皮带抽,依然咬牙不吭声,倔强得不肯叫一声爸的孩子吗?
  
  一晃,这么大了。
  
  ***
  
  陆北帆被赶出陆家后,陆老爷子和陆母找过她几次,陆老爷子还是往常一样安慰她,让她放宽心,不要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好好照顾北川,不会亏待她。
  
  而陆母更是‘冰释前嫌’般,心情大好拉着叶蓁的手嘘寒问暖,不仅给她买了不少昂贵的护肤品和衣服,亲密无间毫无芥蒂,还许诺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她。
  
  所有话的意思就是希望叶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件事传出去对陆家名声也不好听。
  
  这事明面上倒是没人敢再提,只是背地里愈演愈烈,叶蓁颈脖处的几道红印成了‘定罪’的铁证。
  
  回到房间,几名照顾陆北川的护工在陆北川病床前碎碎语。
  
  “诶,你看见叶小姐脖子里那几个红印了吗?”
  
  “怎么没看见,那么显眼的地方也不避着点。我看啊,就是二少爷干的吧。”
  
  “不可能吧,叶小姐好歹也是二少爷的大嫂……”
  
  “大嫂怎么了?大少爷都这样了,醒不醒还是个未知数,之前陆先生带着二少爷去公司,变相承认了二少爷的地位,整个陆家都是二少爷的,一个巴掌拍不响,叶小姐长那么好看,她愿意守着个植物人?如果不是这件事被陆老先生发现,只怕……”这意思不言而喻。
  
  “你是说……天啊,不会吧,叶小姐不像这种人……”
  
  “不像?豪门发生这点事不是很正常吗?知人知面不知心咯。”
  
  叶蓁站在门外静静听了一阵,困得直打哈欠。
  
  昨晚上她又做梦了,好像还做了一晚上的梦,一觉醒来疲乏得很,全身上下碾过得酸疼。
  
  也许是床垫太软了。
  
  推开门,说话声瞬间戛然而止。
  
  两名护工看了叶蓁一眼,僵硬笑了笑,“叶小姐。”
  
  “你们都出去,这里我来吧。”
  
  两名护工眼神交汇,不知道刚才说的那番话叶蓁听见了没有,在背后嚼舌根是要被辞退的。
  
  “好的。”
  
  两名护工忐忑离开房间,叶蓁站在床边,看着昏迷不醒的陆北川,没忍住,一巴掌不轻不重甩在他脸上。
  
  很快,苍白脸颊上浮现一个巴掌印。
  
  “她们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你听听,现在我是不是拍响了?”叶蓁在陆北川脸颊拍了拍,看见那大红的巴掌印气消了些,心情好了许多,“我在陆家走的是贤良淑德的人设,你弟弟那么欺负我,我还只能委曲求全说算了。把人赶出去算什么?现在谁不说我水性杨花?既然你醒不过来不能替我做主,那就委屈你给我出出气。”
  
  反正是个大反派,她就当是为民除害了。
  
  “脸皮真厚,手疼死了……”叶蓁揉着手心嘀咕,却忽略了陆北川右手攥起,手背突爆的青筋。
  
  手机上连收四条短信。
  
  叶蓁点开一看,嘴角浮现一抹畅快的笑容。
  
  “五天,最后五天,”叶蓁看着陆北川笑了笑,“我就再伺候你五天,五天之后咱两就可以说拜拜了。”
  
  精心打算终于有了结果,再忍耐最后五天她就能顺势离开陆家,想想真是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叶蓁打了个哈欠,全身酥软提不起劲,扭动脖子活动筋骨时想起了刚才那两名护工说的她脖子上的红印。
  
  走到洗手间将衣领拉下,两个大约指甲大小的红印在白皙的颈脖间格外显眼,不仅如此,在衣领堪堪遮住的地方还有不少淡红的印记,弥漫着暧昧的气息。
  
  叶蓁目光微滞,不由得一愣。
  
  这些红印什么时候来的,她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蚊子?
  
  还是过敏?
  
  叶蓁指腹摩挲着那两个红印,陷入沉思。
  
  她不是那种单纯不经人事的小姑娘了,这样的红印分明是吸吮吻后留下的,她肤白,再加上印记的红艳程度,以致于几天了也没消。
  
  可是这段时间她根本不曾和人有过亲密接触,除了在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