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第 91 章,我怀了反派的孩子第 91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他终于熬到老爷子退休,年少有为的陆北川却被陆老爷子提拔了上来,大权在握。
  
  多年隐忍的憋屈在陆北川任职的当天轰然爆发。
  
  陆少仁很清楚,以陆北川的能力,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出头的机会。
  
  儿子他有很多,但陆家只有一个。
  
  那场车祸没能除掉陆北川是个遗憾,但成为植物人之后的陆北川也不再是威胁,从此陆少仁彻底高枕无忧。
  
  可没让他想到的是,陆北川竟然还有醒来的一天!
  
  陆少仁加快了资产的转移,在公司忙了一天后这才披星戴月回家。
  
  饭厅里陆北川坐在轮椅上由叶蓁推到了餐桌面前,陆老爷子已在主位上等候多时了,见着姗姗来迟的陆少仁,脸上难免不高兴,“中午就给你打电话让你早点回家,怎么现在才回?”
  
  “公司忙,所以晚了点。”陆少仁脱了外套递给一侧的佣人,在陆老爷子下手坐下,看向对面的陆北川,沉声道:“终于是醒了,先把身体养好,什么事以后再说。”
  
  陆北川颔首,态度不冷不淡,“我明白。”
  
  父子之间的关系一向如此,在场的人也都见怪不怪,陆母一脸喜色,不住往陆北川碗里夹菜,嘱咐他,“你刚醒,吃点清淡的,对身体好。”
  
  陆老爷子在一侧说:“我问过医生,北川虽然暂时没办法站起来,但是应付公司事务绰绰有余,如果你忙不过来可以让北川分担一些。”
  
  陆少仁沉默片刻后低声说:“北川暂时还是先把身体养好,身体养好之后再说。”
  
  陆老爷子这意思太过明显,这是宁愿一个残疾人上位也不愿意把陆家交给他!
  
  “对了,前两天您给我的资料,那个人我找到了。”陆少仁提的是前两天陆老爷子给他的关于林湛的资料。
  
  他查过,在他那群私生子里面,林湛算是最有能力的一个,他也相信,陆老爷子一定调查过。
  
  现如今陆少仁也明白了一件事,只要陆北川没死,就还会回到陆氏,但如果多了一个和陆北川能力相当且身体健全的继承人,陆老爷子又会怎么选?
  
  果然,陆老爷子听到陆少仁这话顿了顿,老谋深算的人顷刻间便在脑子里将利弊得失算了一遍。
  
  “这件事,之后再说。”
  
  没有当场否决,表明陆老爷子这是动心了。
  
  陆北川他是没把握掌控了,但想掌握一个毛头小子还不容易?
  
  陆少仁与陆老爷子的对话并未引起陆北川的重视,有种事不关己的悠闲,甚至还给叶蓁夹了块肉。
  
  叶蓁在一侧斯条慢理吃着饭,礼尚往来也给陆北川夹了块肉,依稀想起小说中陆北川亲手设计将陆少仁送进监狱的情节,一点也不意外两人的父子关系如此紧绷。
  
  哎,从小没有父爱的孩子长大后心里扭曲,仔细想想,也挺可怜的。
  
  “对了,晴晴,北川说明天要带你回门,这回门不能空手空脚,待会我给你准备点东西你带回去。”
  
  叶蓁干笑两声,“谢谢妈。”
  
  “谢什么,都是应该的。”
  
  陆北川没醒前陆母看谁都不顺眼,陆北川醒了,陆母看叶蓁最顺眼,只觉得叶蓁哪哪都是好的,再看自家儿子对于叶蓁也并非那么排斥,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吃过晚饭,陆老爷子和陆少仁去了书房,陆母拉着叶蓁清点回门的礼单。
  
  那礼单叶蓁看了一眼就觉得头皮发麻,酒,茶叶,珠宝首饰以及珍贵补品,样样都是顶级的,价格更是不菲,看得叶蓁眼花缭乱。
  
  “妈,这些……这也太贵重了。”
  
  “不贵重!我还嫌少呢!要不是你们夫妻两决定的这么仓促,哪里只准备这些东西?之后你和北川补办婚礼,到时候我好好和亲家商量商量,你放心,绝对不会委屈你,保证让你风风光光嫁进陆家!没人敢小瞧你。”
  
  说完,陆母叹了口气,“晴晴,以前北川没醒我这心情不好脾气差,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不要放在心上,以后啊你就是咱们陆家的媳妇,妈也只认你这一个媳妇!”
  
  叶蓁乖顺点头,“谢谢妈。”
  
  这古往今来令无数人头秃的婆媳关系,就这么化解了?
  
  陆母对她这态度,可比叶蓁亲妈对叶蓁的态度要好得多。
  
  ***
  
  这是陆北川醒来之后两人的第一晚。
  
  叶蓁不敢像从前那样穿着性感小吊带上床,而是选择了保守又难看的睡衣睡裤,睡在了床铺边缘,中间隔了无数个陆北川。
  
  陆北川看她那一脸戒备的样子什么也没说,直到半夜里一双冰凉的手摸了过来。
  
  叶蓁睡觉不规矩,从床头滚到床位,整个床都是冰凉的让她特别不满意,睡梦里还皱着眉头,忽然摸到陆北川这个大火炉手脚并用缠了上去。
  
  陆北川胸口被叶蓁搂着,腰部被她双腿夹着,整个人无尾熊似得挂在他身上取暖,像以往一样无可奈何般的替她盖好被子,单手搂着她睡,以免晚上又翻来覆去的着凉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蓁从睡梦中被人叫醒,身边陆北川早已洗漱好穿戴整齐,正坐在轮椅上系着领带。
  
  作者在创造反派时就不该给反派一副英俊帅气的面孔,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坐在轮椅上认真系领结的模样,瞬间击中了叶蓁的少女心。
  
  一想到这个男人悲惨结局,无疑又激起了叶蓁不该有的慈悲心。
  
  这么帅的男人,死了太可惜了。
  
  或许是叶蓁目光太扎眼,陆北川望了过来,手上停止了动作,“会打领结吗?”
  
  “会。”
  
  陆北川将脖子里的领结抽下来递给她,“过来。”
  
  叶蓁揉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下床,俯身将领结圈入他衬衫领里,手指熟练的替他打领结。
  
  这是一个极近的距离,叶蓁还能闻到陆北川身上清爽的味道,竟令她呼吸逐渐蓦然紊乱,心跳加速。也是奇怪,明明一身西装穿着整齐,叶蓁却徒然想起那无数个梦中陆北川赤身裸、体的样子,那样有力的肌肉,那样滚烫的温度,一个禁欲系的男人竟然可以那么疯狂。
  
  叶蓁目光向下,盯着他的喉结部位,两颊倏然滚烫。
  
  她匆匆替陆北川系好领带,心虚逃进了洗手间。
  
  她看着镜子里红成猴屁股的一张脸,恼怒万分。
  
  一大早上的就勾引人,可见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磨磨蹭蹭洗漱之后叶蓁下楼,陆北川早已坐在车内等她,叶母将一众礼品放入后面跟随的那辆车里,又多嘱咐了几句,叶蓁一一应着。
  
  路程并不太远,半个小时的距离便到了,跟随的车上下来一穿着西装的男人拉开了叶蓁的车门,等叶蓁下车后回过头来,陆北川已坐在了轮椅里。
  
  无论是上车还是下车,叶蓁都没看到陆北川是怎么坐上轮椅的。
  
  “晴晴,回来了?”叶家父母一大早就等在这了,特别是叶父,一见人下车立马迎了上来,弓着腰朝陆北川伸出手笑道:“陆先生。”
  
  这个模样难免有些谄媚。
  
  陆北川伸手与之相握,“叫我北川就好。”
  
  叶家只是个小公司,当年差点破产之时,是陆氏从指甲缝里抠出来那么一点救了叶家,更何况陆家娶叶蓁的目的是冲喜,门不当户不对更没有感情基础,叶父商业头脑不行,为人处事头脑还算可以,他可没这胆量以陆北川老丈人身份自居。
  
  “不敢不敢。”
  
  几人进屋,时间还早,在客厅里寒暄闲聊了一会,陆家司机将陆家的礼品送进来,满满当当堆得和小山似得。
  
  叶父笑道:“陆夫人这么客气?”
  
  陆北川从进门就一直进握着叶蓁的手,笑道:“这是应该的,之前因为身体原因没能及时带晴晴回门,希望您不要介意。”
  
  这话着实让叶父受宠若惊,陆北川这诚恳的态度以及看叶蓁时候的眼神,哪里像是没感情的?
  
  他看了一侧意兴阑珊的妻子一眼,暗地里扯了扯她的衣袖提醒她,“那……既然是陆夫人好意,我就笑纳了。”
  
  叶母从叶蓁进门便愁眉不展,满腹心事,哪里听得进陆北川说了什么,犹自勉强笑了笑,看那一堆价值不菲的礼品心里更是堵得慌。
  
  如果叶晴当初乖乖能听她的话嫁给陆北川,现在风风光光回门的就是她叶晴了。
  
  那孩子真是不省心,放着好好的陆太太的福不享,非得跟个穷小子私奔,吃苦受罪!
  
  虽然知道面前这个女人满口胡言乱语,说的话做不得数,可依然还是被叶蓁这句话拨弄得动了气。
  
  “是的,我有喜欢的人,他叫林湛,如果不是你,我已经是林湛的妻子了。”叶蓁望着他,提及往事,眼底还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伤痛。
  
  林湛是《新婚错爱》这本小说里的男主角,大反派陆北川同父异母的弟弟,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但因为私生子的身份,没少受白眼和辱骂,与叶晴是真心相爱。
  
  林湛相依为命的母亲去世,恰逢叶晴被逼婚嫁给陆北川,在叶晴的哭诉之下林湛决定带着叶晴私奔离开了这片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土地,重新开始。
  
  而且,叶蓁说这话也没错,小说中叶蓁之所以万般痛恨叶晴,也正是因为姐妹两爱上的,是同一个男人,姐妹为爱反目这种桥段,本身就不是意外。
  
  叶蓁知道自己在大反派陆北川面前说这话是有多冒犯他,这样一个说一不二的人,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当面说自己精神出轨的事实,是莫大的侮辱。
  
  一没有感情,二没有羁绊,两个人又何必在一起呢?
  
  可陆北川嘴角一个纵容的笑,低声说:“这话我只允许你在我面前说这一次,听清楚了吗?”
  
  陆北川这人一副好皮囊,眉眼深邃,冷漠待人时有股令人难以接近的阴郁,可一笑起来,英气十足差点晃了叶蓁的眼睛。
  
  叶蓁沉了口气,“陆先生,这件事关系到你的未来,你根本不了解我,不应该这么草率,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清楚。”
  
  陆北川点点头,“我会考虑清楚,但是在我考虑清楚之前你还是我陆北川的妻子,夫妻之间该尽的责任和义务我希望你能贯彻到底。”
  
  “夫妻间的责任……和义务?”叶蓁抿嘴。
  
  夫妻双方都有实行生育的义务。
  
  门外响起敲门上,william从外走进,彬彬有礼对叶蓁说:“叶小姐,我需要为陆先生单独做个检查,您下楼休息会可以吗?”
  
  叶蓁正巴不得,连忙点头,退后了一步,将门带关上。
  
  william是美国华裔,基因里带了四分之一的英国血统,五官比之华人更为立体精致,举手投足受家庭与环境的影响之下得体有礼,如老朋友一般随意坐在陆北川床前,丝毫没有当初在陆家其他人面前那般拘谨。
  
  他扫视了一圈陆北川的腿,说:“你不用担心,你这条腿半个月之后彻底能好。”
  
  陆北川脸上毫无担忧的神色在,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william看他这一点也不担心的表情不由得凝眉,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后,压低了声音,急促说:“当初不是说好,等你身体彻底恢复了之后再‘醒过来’吗?我都和你说了再忍耐半个月,今天怎么这么突然?打得我措手不及!”
  
  “你看你现在这个半身不遂的样子,就算醒过来又能做什么?可你爸不一样,半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他加快脚步把公司全部揽至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