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北冥天尊第99章 统统死了,重生之都市北冥天尊第99章 统统死了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李药师化成的巨蟒立即感知着白文成在它肚子里的情况,就是这么一感知,它登时傻了。
  白文成不但没有在它的肚子里老实本分地呆着,而且还肆意地游动起来。
  这一游动,巨蟒的身体上马上就浮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凸起。这个凸起好像一个海浪一样,在巨蟒漫长的身体上不断地向前涌动着。
  更加严重的是,这个凸起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海浪。它竟然还能够急停,还能够调转方向,还能够来来回回不断地摇摆着,一会儿出现在蛇头,一会儿又出现在蛇身,一会儿已经到蛇尾去了。
  这一下,巨蟒可就彻底痛苦了。
  它猛地便瘫倒在地上,极力地摇晃着,不断地滚动着,蛇头忽然就撞向墙角一边,将一堵完整的长墙直接撞倒,蛇尾朝十几棵树木横扫而去,噗嗤嗤一声巨响,十几棵大树马上被连根拔起……试图用这种方式,将白文成活活撞死在他的身体里。
  可是,不管巨蟒怎么癫狂,不管地面多少建筑物被它极力毁坏,它身子上的凸起却始终完好无缺,而且依旧游动不断,半点都没有想要在巨蟒的极力冲撞下消停下来的意思。
  如此一来,巨蟒可就真的没辙了。
  与此同时,白文成在巨蟒的身体里却如鱼得水。
  白文成自己也真的没有想到,配合着归元长生仙法第一层长生皮的作用,他在巨蟒的身体里竟然会这么舒服。
  那些蛇肉,完全软绵绵的,几乎就像上等的棉被;蛇身里那些液体,竟然是凝聚的灵水,虽然分量比较少,但是却给了他无限的活力;最重要的是,白文成发现,在蟒蛇的身体里修炼,他的修为似乎比在外面显得快了不少。
  这巨蟒,真的是先天的灵体啊,是修士修炼再好不过的场所了。
  于是,白文成马上在蛇身里快速游走,不断寻找着妖丹的踪迹。这一游走,立即就出现了巨蟒身上那个凸起,出现里凸起不断游动的情景。
  经过一番找寻,白文成终于在蛇身某个十分隐秘的地方找到一颗闪闪发光的类似丹药一样的物体,这就是巨蟒的妖丹。
  从这颗妖丹看来,它的年份应该不止百年之中,而是要上升到一千年左右。这一下,白文成可就激动不已了。
  只要让他服下这颗妖丹,他的修为准能够顺利突破瓶颈,达到筑基。
  看着这颗妖丹,白文成对李药师的身份登时就恍然大悟起来。
  只要是体内有妖丹的,基本上都是灵兽。而李药师体内竟然有一颗千年以上的妖丹,这说明,他根本就不是普通的人类,而是由一条千年的灵蛇化身而来。
  这也就是为什么,李药师竟然能够操控群蛇,使出那招“万蛇寻踪”的原因了。
  这也是为什么,李药师竟然可以炼丹,而且丹道修为还如此惊人的原因了。
  白文成在没有重生之前,在地球上,经常听别人说一些关于白蛇、青蛇的故事。那个时候,白文成总以为这些传说只是别人随意杜撰的,没有真实性。可是现在看来,地球上还真有这样的灵兽,化身人形,混杂到人群之中悄悄地生活着。
  只不过,地球的修道资源实在太匮乏了,就算一千年的苦修,李药师的修为也不过如此而已。白文成估计,就算李药师再修一千年,也没有办法彻底脱去身上的妖气,成就真正的仙道。
  “再修也是浪费,不如就成人之美,辅助我成就筑基之道。筑基成功以后,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在这浩瀚宇宙之中,能够让我北冥天尊永远记住的人,真的不会太多!”
  白文成冷冷一笑,决定这段时间就好好呆在巨蟒的身体里,等到筑基成功,再破身而出。想到这里,他马上运转修为,在蛇身里面潜心修炼起来。
  当白文成潜心修炼的时候,巨蟒身体上的游动终于消停起来,而且那个凸起也有了平息的迹象。
  直到这时,李药师才拖着巨蟒沉重的身体,稍稍平静下来。
  平静以后,巨蟒看着满地狼藉不堪的样子,猛然发现,它居然没有办法变回人形了。这一发现,登时令他痛心不已,忽而一声长号,叫声响彻整个莲花山峦。
  叫声过后,李药师只好失望地拖着巨蟒长长的身体,紧紧贴着地面,一步一步地爬向树林深处,消失在树影斑驳的地方。
  随着巨蟒的消失,整个蛇崖寺庙一片安静。地上除了大量毒蛇的残身,就是许许多多因蛇毒发作而死的尸体,至于活人,哪怕半活不死的人,都没有半点踪迹。
  就在这个时候,墙角边的一堆瓦砾里,忽然窸窸窣窣的,有一个人头冒了出来。
  这个人头才刚一露面,便四处张望,在确认周围所有毒蛇都不会动了,又确定所有人也都消失了,这才小心翼翼地从瓦砾里冒了出来,仰天自言自语道:“白文成死了,白文成居然被巨蟒吞到肚子里,死了!还有李药师,也死了!哈哈,哈哈哈!”
  那人说着,竟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好像春雷一样,在山涧之间不断地回荡着,几乎将整个莲花山麓都震荡地颤抖起来。
  这个不断狂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赤链蛇。
  时天睿死了,杨向阳死了,于文娘不知所踪,小道姑也不知所踪,可是赤链蛇却躲在瓦砾堆里,活了下来。
  也就只有赤链蛇才懂得这种办法,知道毒蛇是怕瓦砾的,特别是瓦砾和水泥灰那股特别的味道,毒蛇刚一闻到便唯恐躲之而不及。
  所以,赤链蛇沉趁着现场一片混乱之际,马上就躲到瓦砾堆里面去,躲得死死的,半点都不敢露面。结果,他竟然保住了性命,成为今天这整一场纷争的见证者和唯一幸存者。
  “我赤链蛇竟然没有死,哈哈,我没有死!”赤链蛇站在最高处,一声长啸,振臂高呼,“从此以后,我就是蛇涯的最高话事人,蛇涯就是我的了!”
  时间悄悄地流逝,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就在第二天的清晨,白妈妈在家里已经焦急地几乎要报警了。
  这整一个夜晚,白文成竟然夜不归宿,不但没有来个讯息,连电话也一直都打不通。这一下,可把白妈妈担心死了。
  这整个夜晚,白妈妈都在不断地打电话,都在让店里的助手帮忙四处寻找白文成。
  只有白爸爸却半点都不紧张,对白妈妈说道:“儿子都这么大了,他需要自己的空间,也应该有自己的秘密!”
  白妈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想跟他争吵。
  这一整个夜晚,白妈妈都没有睡觉,一直坐在沙发上,等着白文成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