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北冥天尊第466章 负荷 新,重生之都市北冥天尊第466章 负荷 新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可是她心中同时也在担心着白文成,因为她知道,白文成一旦使出火焰术,往往都要精疲力尽,如果一招将血人毙命还好,要是灭杀不了血人,那等待他们两人的就不是且战且退,而是彻底的死亡。
  
  其实,白文成心中也知道这一点,可是眼看血人已经追上来了,他情急之中,也只有这么做,因为除了火球,他已经没有其他招数可以使用了。
  
  一个火球打出,白文成已经感觉一股虚弱瞬间袭来。刹那之间,他的手手脚脚犹如千钧之重,完全就没有了要听从他使唤的意思。而他的身体却似乎就处在一种悬浮之中,整个人轻飘飘的,完全没有感觉到重量。
  
  在一旁,随着火球的出现,爽儿已经屏住呼吸,对火球的攻击充满了期待。
  
  只见火球打在血人的身上,血人却不是瞬间崩裂,甚至也没有出现重伤的情况,而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站住,似乎就是一股诧异和茫然的表情,只是他的脸已经失去了三分之一,也不好猜出它到底是什么表情。
  
  这是一只什么怪物,一只怎样修为的怪物!白文成脑海之中登时危机涌动。
  
  “跑,快跑!”
  
  这次,是白文成惊叫起来。看着火球在血人身上就好像一个气泡微弱地破裂了,白文成除了无尽的惊慌之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应对举措。随着这一声大喊,白文成已经虚弱地差点瘫倒在地上。
  
  直到这个时候,白文成才发现,火球他是可以施展的,可是火球施展之后,他竟然会全身无力,几近瘫痪的地步。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这难道就是阿鼻地狱对他的限制吗?
  
  这种限制也实在是太无情了。这根本就是要把他弄死的地步啊!
  
  爽儿却一把将白文成搀扶住,极力将白文成拉起,试图和白文成一起继续逃走。
  
  白文成用尽最后的力气想要将爽儿挣开,说:“你走,别管我,你快走!”
  
  “我怎么可以把你丢在这里,自己一个人先走!”
  
  爽儿抿了抿小嘴,看着不远处正在迟疑地血人,忽然弯下身子,一把将白文成扛到背后,就背起了白文成。
  
  白文成想要极力挣扎,可是已经疲惫地几乎就没有力气哪怕晃动一下手指。
  
  “你,不行,迟早要被怪物追上的。”白文成趴在爽儿的肩膀上,极力劝说着爽儿。“放我下来,快点,放我下来。”
  
  爽儿却默不作声,她弯着腰,低着头,奋力将白文成驼在背上,艰难地迈开脚下的步伐。任凭白文成如何说辞,她始终不去理睬,始终坚持将白文成背在身上,一步一步,奋力前行。
  
  只是从她蹒跚的步履看来,很明显,白文成沉重的身体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极端的超负荷。她越是极力硬撑,脚下的步伐越是显得凌乱,速度越是与刚刚两个人并肩同行不可同日而语。
  
  白文成趴在爽儿肩上,人虽然疲弱,可心智却是清醒的。他忽然一阵心酸,看着汗水已经从爽儿的云鬓之间丝丝缕缕地渗透出来,一下子便染湿了她的发梢,粘稠了她的刘海,
  
  “爽儿,把我放下来,这样下去,我们两人都得死。”白文成无助地再次劝说,可是爽儿却头也不回,依然我行我素,把肩上的白文成当作了透明。
  
  当其时,身后的血人又是一声长吼,声音仿佛就要震破白文成和爽儿的耳朵。白文成和爽儿都顾着赶路,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血人已经悄悄跟了上来,眼看就要来到他们的身边。
  
  爽儿听着血人一声大吼,心情一阵慌乱,脚下步履马上显得凌乱起来,一不小心,左脚绊着右脚,整个人瞬间摔倒在地上,连白文成也跟着摔了个四腿朝天。
  
  血人见爽儿跌倒,似乎更加来劲,嘶吼着,再次扑将过来,完全是饿狼扑食的姿态。
  
  白文成心中一阵绝望,知道这一次,肯定要成为血人腹中的美餐。
  
  爽儿却已经急出了眼泪,她还坚持着,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可是不及她爬起身子,血人已经来到她的面前,伸出一只手,狠狠拍在她身上,一把将她拍倒在地上。暗红的血浆瞬间染红了爽儿一身洁净的衣服,白文成不知道,这些血迹是血人留下的,还是爽儿受伤,伤口涌出来的。
  
  随着爽儿的跌落,一滴眼泪荡漾着,从她的眼角滚落下来。
  
  这滴眼泪,是爽儿彻底无助的表现,是一个弱者在危急关头苦苦挣扎的写照,更是无数和白文成、爽儿一样在修界苦苦求生的炼气小修士的结果。
  
  随着这滴眼泪的落下,白文成怀中的冥王之剑在不断地震动。白文成清楚地感觉到,冥王之剑的这种震动,就好像是一个人在特别激动之时的颤抖,是一种充满愤怒的颤抖,是一种不由自主、情不自禁的颤抖。
  
  随着冥王之剑的不断颤抖,白文成看见一颗晶莹剔透的圆型珠子,忽然从爽儿的脸颊之间飞起,毫无征兆的,朝着他的胸口飞奔而来。白文成看得真切,珠子的表面甚至还荡漾着暗淡的,并不明显的一层五颜六色的彩色,而它的质地,分明是水。
  
  “这是爽儿的眼泪!”白文成一下子明白过来。
  
  可是,血人却没有明白过来。它一掌将爽儿拍倒在地上后,两只手就不想从此停止下来,而是持续挥动着,想要将爽儿从此拍死在地上。
  
  只是,它的身体却十分僵硬,分明就无法弯下腰来,甚至就连下蹲也十分吃力,只能不停地挥动着手掌,不停挥舞。随着手掌的挥舞,它身上的血液不断被抛甩到空气之中,快速地凝结,聚少成多,瞬间出现了一颗球状的血球。
  
  血球随着血人的最后一甩,终于成型。血人大掌一挥,往血球上一拍。血球立即毫不犹豫地往地面上的爽儿飞撞而去。
  
  这一撞,爽儿是必死无疑。
  
  这一撞,爽儿注定粉身碎骨。
  
  这一撞,爽儿和白文成必将阴阳两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