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北冥天尊第486章 偷偷哂笑,重生之都市北冥天尊第486章 偷偷哂笑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果不其然,白文成一下子就感觉到浑身的经络在舒展,在膨胀,在涌动着无数的类似液体的东西,如千军万马,如万马奔腾,朝丹田奔流而去。而丹田就像一个深不可测的无底洞,竟然照单全收,毫不犹豫地将灵气悉数侵吞了下去。
  
  这种感觉,比之以前还要强烈,还要更加地汹涌澎湃,似乎就真的酝酿出了希望。
  
  陈衬几个人站在那里,看着白文成脚跟站稳,一副严阵以待,就要大打出手的样子,纷纷变得严肃起来,感觉白文成这次出手,不是大招,至少也是要跟他们同归于尽的那种。
  
  可是等了好久,白文成却没有出手,而且还是保持着刚刚的姿势,更加令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白文成的脸上竟然显出暧昧不堪的表情,仿佛此时此刻,面对他的,不是他们几个彪形大汉,而是一群红衫绿裙的美娘子。
  
  “他这是咋了?”旁边一人看着白文成一语不发,而且半晌都没有动手的,实在忍不住,大声说道,“他这是在思春吗?怎么一副如此猥琐的表情!”
  
  “他是不是直接傻到了!”一人终于不把白文成当那么一回事,指着他的鼻子说,“哎,你小子到底咋啦,到底还动不动手的?”
  
  陈衬也是脸上一紧,感觉到白文成根本就不是那种大战即将开始的严肃和凌然,内心反而一蹙,心想这家伙,该不会就是深藏不露的,想扮猪吃老虎,将他们几个人狠狠地玩耍一番。
  
  联系到凉紫的身份,联想到凉紫的公子柳子轩,陈衬觉得白文成完全有可能就是凉紫请来的帮手,是专门要对付他们五个的。
  
  一想到这里,陈衬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一声大喊:“哥几个,别耽搁了,先动起手来,给这小子一点好颜色看看。”
  
  此话一出,几个人立刻又站出刚刚的阵型来,将陈衬围在中间,摆出一个凹形的队列。只是这一次,他们手上却空空如也,没有了刚刚那些古怪的小鹰爪,因为那些小鹰爪,现在正钉在凉紫的身上。
  
  可是,即使没有了刚刚的那些小小的鹰爪,他们的阵法,好像依然能够完好无缺地施展出来。
  
  这次,其他几人却没有言语,反而是陈衬,忽然高喊一声:“压!”
  
  这一声“压”,好像是一个口令,一下子便将其他几个人调动起来。几人齐齐出力,几个幻影的鹰爪,瞬间从他们的身上飞升而起,聚落到陈衬身上。而随着几只鹰爪的落下,陈衬身上幻化出一只更加巨大的鹰爪,自背后闪电般升起,而后在头顶稍稍停顿了一下,便朝白文成呼啸而去。
  
  而此时此刻,白文成莫名其妙的,竟然就吸取了阿鼻地狱里的大量灵气。
  
  这些灵气这么一吸收,白文成只感觉他应该浑身有无尽的灵力才对,可是偏偏,就是有这么多灵力,他却没有办法控制和使用。
  
  这阿鼻地狱对他的压制,实在太大了,好像就是专为他设计而来的。
  
  眼看半空中那只巨大的鹰爪已经朝白文成劈头而落,就连不远处的凉紫看得都有些着急,手心之中已经为白文成捏住了一把汗。
  
  “你还在做什么,他们已经出招了,你傻了是不是?”凉紫在远处对着白文成破口大叫,似乎就想用她的嗓门将白文成唤醒。
  
  可是,凉紫不知道,白文成不是不想出招,而是根本就没招可出,而且,他现在也动弹不来了,一旦有所反应,等待他的就只有灵气的逆转和反噬。
  
  “死,给我死!”陈衬看着白文成已经死到临头,可是仍然半点反应都没有,心里一松,感觉他好像是高估了眼前这个傻小子了。
  
  其他几人也都是心里暗暗在哂笑,有人甚至觉得陈衬神经崩得太紧了,就这样一个傻小子,也配他们几个人联合出手,而且还是先下手为强的那种。
  
  就在凉紫都闭上了眼睛,认为白文成是必死无疑了的时候;就在陈衬几人得意万分,认为这次是杀鸡用了牛刀的时候;就在半空中那只巨大的鹰爪像拍苍蝇一样,自上而下,朝白文成恶狠狠地重拍下来的时候,白文成病急乱投医,内心一横,决定拼死一搏。
  
  他咬了咬牙关,强行运转修为,就连呼吸也停止下来,硬逼着,想要将全身的毛孔统统关闭。
  
  可是,白文成浑身的经脉之中已经有强大的气流在涌动,这些气流一个劲地朝丹田激荡而去,流动的方向与修为的运转方向刚刚是相反的,几乎就阻断了修为的运转。而且,外界的灵气也正汹涌澎湃地涌动而入,已经形成对毛孔强大的冲击力,哪里能让白文成轻而易举地关闭毛孔。
  
  面对这种情况,白文成只有死拼。他奋力将丹田之中的至纯至朴灵气调动起来,拧成一股细小的几乎就是头发状的长丝,然后驱动丹田的张力,将头发状的灵气无限拉长,延伸,试图用它们去挡住灵气的。
  
  可是这种做法,实际上也是于事无补的。这就好比在千军万马的奔腾中,对面忽然闯出一头笨重的肥猪来,冲着大军横冲直撞而去。这一种冲撞,注定了要被大军的铁蹄践踏在脚下,踩踏成肉泥,到最后甚至会连一点渣都找不到。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在白文成的丹田之中,那股至纯至朴的灵气才刚刚露出经脉,一场不可思议的巨变却在不意之中,令人意想不到地发生了。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没有人知道白文成的丹田之中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斗争。
  
  只有白文成能够真切地感觉到,在他的体内,有一股强烈的力量在运转,这股力量,就是灵力,是他盼望已久的灵力。
  
  只有这么灵力能够持续下去,白文成相信,他的修为一定可以恢复的,肯定可以恢复的。
  
  而此时此刻,半空中那只巨大的盖过了白文成的头顶,朝着他是劈头而落,完全是一巴掌要拍死一只苍蝇的态势。
  
  陈衬看到白文成就在了死到临头的时候,却还不是正面迎敌,而是迅速转过身去,用个屁股对着他们,心中真是充满了愉悦和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