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北冥天尊第496章 白文成你还没死 新,重生之都市北冥天尊第496章 白文成你还没死 新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之都市北冥天尊 > 第496章 白文成你还没死 新
白文成听到这里,对着天空说道:“我只想将我心中的感觉表达出来,我的心,在你那里。”
  
  辛千亦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这些话,你还是留到以后再说吧,你刚刚是在玉蟾蜍的肚子里,玉蟾蜍本来吐一口气便能千变万化,你在他的肚子里,所处的世界,那是更加地虚无缥缈。”
  
  白文成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过来。
  
  难怪一开始,他遇到的事情总是那么虚幻,原来都是玉蟾蜍变幻而成的。
  
  就在这个时候,辛千亦的声音停止了。
  
  白文成有些费尽一切力量,高声地叫喊,不住地叫喊,可是辛千亦已经不再回复,也从此之后不再出现。
  
  与此同时,白文成的眼前突然一阵光亮,出现了一片模糊的景象。
  
  景象越来越清晰,渐渐的,白文成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那正是阎罗王的阎王殿,还有阎王殿里面的阎罗王和判官。
  
  此时此刻,阎罗王和判官正在窃窃私语之什么,根本就没有想到,白文成会凭空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判官是最先发现白文成的人,他顿时就结巴起来了。
  
  “白,白,白文成,是白文成!”
  
  阎罗王被判官这么一说,整个人顿时也就颤抖了一下,说道:“白文成?白文成在哪里?”
  
  可是他的声音才刚刚落下,自己也马上就看到白文成了。
  
  “不可能,白文成,你怎么可能就回来了!”
  
  白文成并没有去理睬判官和阎罗王,而是瞬间就感知到自己的修为回来了,完好无缺,真是天人的修为。
  
  他当时就抬起头,对着阎罗王说道:“怎么,阎王爷,难道我就不能回来吗?”
  
  “你,难道你去的,不是阿鼻地狱吗?”阎罗王真的有些不能相信白文成的话语。
  
  白文成却娓娓道来:“我怎么不会去到阿鼻地狱呢?我在哪里见到一个人,一个上身是人,下身是椅子的老者,见到天上的万景流萤,见到九烈风暴,还见到玉罗刹,你说,我去的地方,会不是阿鼻地狱吗?”
  
  阎罗王细细地听着白文成的话语,听到那个奇怪的老者,听到万景流萤和九烈风暴,听到玉罗刹,整个人顿时就有了精神,那个地方不就是阿鼻地狱吗?被玉罗刹控制着的阿鼻地狱。
  
  可是,白文成怎么会从阿鼻地狱出来了呢?
  
  这是不可能的,从来就没有人能够从阿鼻地狱之中出来的,所有进入阿鼻地狱的人,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迷失在阿鼻地狱之中,从来就没有人能够还能从里面出来的。
  
  白文成看着阎罗王那吃惊的样子,只好说道:“怎么,没想到吧,真的没有想到吧,我回来了,而且我回来以后,你阎罗王的麻烦,也就来了。”
  
  阎罗王却还沉浸在白文成出来的惊诧之中,说:“玉罗刹呢?玉罗刹哪里去了,他怎么会让你出来的。”
  
  白文成只好继续说道:“玉罗刹死了,他不死,我又怎么能够出来呢?”
  
  阎罗王听到这里,整个人顿时没有办法站稳,登时就跌坐在地上。
  
  也是,如果玉罗刹不死的话,白文成怎么可能出来呢?
  
  判官没有阎罗王来的坚定,顿时就站不住,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白文成马上说道:“好了,阎王,现在我们之间的账,是不是应该好好清清!”
  
  阎罗王装出一点都不知道的样子,说:“什么,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以清算的?”
  
  白文成顿时把脸一横,说:“你自己说吧,我爷爷和父母在哪里,如果你不交出来,诉我就要把整个阎王殿掀翻了。”
  
  阎罗王脸色一边,说:“白文成,你敢!”
  
  白文成的脸色也是瞬间就变了。
  
  “我有什么不敢的?”
  
  白文成觉得,他如果不给阎罗王一点颜色的话,阎罗王还是以为他只是在开玩笑而已。于是,他话语还没有说完,大手便往地上一拍。
  
  这一片,阎王殿里面的大量地板瞬间就碎裂了,化作无数的粉末,散落在地面之上。
  
  白文成还没有打算住手,而是开始拆柱子。
  
  一拳过去,一根柱子马上就碎灭了。一拳再过去,柱子又再马上碎灭了。再一拳过去,再碎灭。
  
  顿时,整个阎王殿轰隆隆的样子,屋顶上已经有无数的粉尘洒落下来,那是整个阎王殿真的要散架了的意思。
  
  阎罗王虽然不是孬种,但是对于白文成的这种行径,那也是从心里感到十二分的惶恐。
  
  没有办法,阎罗王只好高声大吼道:“白文成,以你这样的态度,你绝对我可能把你的爷爷和父母的魂魄归还给你吗?先别说这样子合不合规矩!”
  
  白文成听到这里,整个人顿时就恼怒了起来。
  
  他现在是天人,天地法则,什么时候可以在他这里得到规范。现在,他就是规则,他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这整个世界是没有人可以左右他的。
  
  白文成想到这里,马上嘴里就说了出来。
  
  “难道要我舔你的脚趾头吗?现在在这里,我就是规矩,我就是一切,你们不服从我的意愿,你们就统统都得死!从来就只有你们舔我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我舔别人的。”
  
  白文成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是充满非常强大的豪情的,显然,他已经阿鼻地狱的沉沉情感负担之中脱离了出来。
  
  阎罗王听到这里,冷冷一笑,说:“白文成,现在这件事,是你求我,而不是我求你,是你要从我这里带走你爷爷和父母的,而不是我要从你那里带走我的爷爷和父母,你这样子说,有意思吗?”
  
  白文成顿时就哈哈大笑起来。
  
  “有意思,非常有意思。我实话告诉你,如果你把我爷爷和父母带出来,你就会看到,这件事到底有多少意思。”
  
  阎罗王想了想,说:“我正有这个意思。”
  
  说着,他把手一挥,判官马上就心领神会了起来。他马上将白文成的爷爷和父母带了过来。
  
  只见出来的,正是白文成的爷爷白头翁,接着是白文成的爸爸白修明,落在最后的是白妈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