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北冥天尊第505章 淤塞,重生之都市北冥天尊第505章 淤塞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可是,当白文成靠近吾目果的时候,阳佟辉几乎看傻眼了,而白文成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只见那颗吾目果不但没有要靠近白文成的意思,反而急剧地往外跑,仿佛看到厉鬼一样,又似乎嗅到无限的煞气,只有奔跑,才能表达它此时此刻内心的惶恐和不安。于是,吾目果像脱弦的利箭,朝着荒林的深处急速而去,根本没有给白文成任何靠近他的机会。
  
  阳佟辉脸色一变,似乎已经恼怒到了极点。他身上修为快速运转,秘术大肆展开,加快催动白文成身上的灵气,试图让白文成身上的灵气加倍宣泄而出。
  
  白文成看着吾目果急速奔逃,毫不犹豫选择了追赶,可是,正当他与吾目果的位置达到平衡,正当他已经看到吾目果显现出一点点疲弱迹象的时候,他的丹田之中却掀起一股惊涛骇浪,磅礴的灵气像暴风雨一样,瞬间席卷了整个奇经八脉,透过身体的毛孔呼啸着宣泄到了外界之中。
  
  随着灵气的宣泄,吾目果身上的疲倦忽然一扫而光,竟然快速地奔驰起来。而白文成正想提气追赶而去,却沮丧地发现,因为灵气的大量宣泄,修为不但无法继续爆发,而且还有迅速萎缩下去的危险。
  
  “阳师兄他竟然还在继续拨弄我的丹田,而且还要让我宣泄出更多的灵气,难道真的不顾我的死活了吗?”白文成想到这里,内心一阵淤塞,是一种十分沉重的感觉,“真的不能让他如此继续下去,不然的话,不但吾目果没有抓到,估计我也要命丧在这里了。”
  
  然而,阳佟辉却没有要收手的意思,因为他的最后一个诱饵——陈师弟已经死了,最近,他获得吾目果的数量已经少之又少,几乎到了没有的地步,如果不能及时补充的话,估计当下一个半月期限到来时,他自己也会毒发身亡。为此,阳佟辉真是绞尽脑汁想要获得吾目果,在白文成到来的第二天,就急着把他拉到这荒林来采撷吾目果。而现在,终于看到吾目果出现了,阳佟辉哪肯放过这个采撷的大好机会?于是,当看见吾目果竟然在白文成面前急速奔逃时,阳佟辉二话不说,立刻催动修为,施展秘术,大肆地宣泄白文成身上的灵气,红了眼睛,一定要将吾目果吸引到白文成的灵气圈套中来。
  
  正是这时,白文成身上的极九境剧烈地颤抖起来,是对阳佟辉的操控产生了强烈的反抗,俨然是在等待白文成的反应,似乎只要白文成一声令下,它马上便可以对阳佟辉的这种操控作出反弹。
  
  白文成感受到极九境的强烈信号,内心一横,觉得阳佟辉确实也是太过分了,如果不进行反制的话,他迟早会被阳佟辉弄死的。于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白文成体内极九境持续运转,瞬间爆发。随着这一爆发,白文成只感觉全身上下,从丹田到经脉,都在持续地颤抖着,或者说,这不是颤抖,而是一种有意识的抖动。这种抖动一下子便将阳佟辉的秘术操控震荡了个碎裂,并顺着阳佟辉的操控轨迹,一路持续碎裂,一路一直蔓延而去,直至到达阳佟辉身上。
  
  阳佟辉一惊,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感觉上一息还好好的,可是突然之间,他的秘术操控便断绝了,并且随着断绝,他的身上不断的颤抖起来。阳佟辉赶紧运转修为,想要止住这种颤抖。可是,他的修为才刚刚运转起来,却发现全身修倒转,竟也无法操控地哆嗦了起来,似乎与颤抖产生了共鸣,这下子,不但身体颤抖地剧烈,连丹田,经脉,五脏六腑,甚至骨头也都跟着颤抖起来。阳佟辉只感觉整个人给震得天旋地转,眼前的世界天昏地暗,整个人已经陷入深深的无力感之中。
  
  “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呢?”阳佟辉一脸惊悚而又茫然的表情。
  
  其实,阳佟辉不知道,他的这种颤抖一开始确实只是来自外界,来自白文成的传递,可是随着他运转修为进行抵御,他那普通的凝气境在遇到白文成的极九境时,却有如小兵遇到君王般地颤抖起来。这种颤抖,是透着骨子里的惊悚,是无法抑制的害怕,是极九境对普通凝气境的碾压。
  
  为了制止这种颤抖,阳佟辉无知地以为,只要他的修为能够持续爆发,肯定就能够顺利地止住颤抖。于是,他强忍住颤抖,持续加快运转周身修为,试图通过修为的爆发止住身上的颤动。然而,他的修为才刚刚爆发开来,那股抖动却瞬间加剧,而且随着他修为的爆发,急速地强烈起来,最终抖动变晃动,晃动变摇动,阳佟辉整个身体忽然悬空,急剧向上冲撞而去,又好像被什么东西顶了回来,可是回到半路,又被什么东西弹了出去……不断地来回,不断地重复,就好像身体装在瓶子里,被人拿在手里不停地摇动着,是一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悬空不停弹射的情景。
  
  “啊,啊……”阳佟辉不停地叫喊着,已经是一幅惊慌失措的表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怎么了!”
  
  与此同时,白文成却无心欣赏阳佟辉的闹剧,因为他发现随着极九境的爆发,他手上的家传御戒顷刻间也跟着抖动起来,只是这种抖动,与之刚刚的颤抖却有着天壤之别。在家传御戒的抖动中,白文成立刻发现他身上的丹田和经脉泛起了一阵浑浊,是无数的沉淀从抖动中被激荡起来。而在这些浑浊中,分明有一些浅黄色的粉末,正是当日阳佟辉诱骗白文成服下的“五使袪毒丹”,其真实的名字“太精九台丹”,而阳佟辉正是通过这个丹药对白文成的灵气进行了操控。
  
  “那是,五使袪毒丹的粉末?”白文成忽然明白过来,显然,阳佟辉就是通过这丹药,才得以对他的丹田进行操控的。
  
  令白文成感到惊讶和不解的是,这丹药分明已经融化在他的奇经八脉之中了,可是那枚家传御戒竟然还可以将那些消融了的丹药析解出来,凝结成粉末。白文成隐隐觉得,从南泽村的嵩偲鱼,到天极宗的元阴花,他的这枚家传御戒似乎有着莫大的功效,而他对这枚戒指的了解实在太少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