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北冥天尊第567章 在房间一角,重生之都市北冥天尊第567章 在房间1角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之都市北冥天尊 > 第567章 在房间一角

第567章 在房间一角

白文成站在房间一角,摸着自己滚烫滚烫的脸面,听着小岚慌张的解释,心里想着:卧槽,在大荒林的时候,我抱着你一路走了好远,怎么不见有什么激烈的反应,反而是现在,却突然把我的脸给打了!可是他嘴上却不好将心里想的说出来,只好低声喃喃道:“没事,没事的,我知道。”
  
  小岚见状,却更加紧张起来,还是不停地连连解释,俨然是一幅生怕触犯白文成的样子。
  
  白文成看着小岚神情不安的样子,想想如果不是因为他身上的大日七杏丹完了,更如果不是主卫大宅里的家丁没有及时把大日七杏丹送来,也不会弄到两人如此尴尬的地步。他越想越恼火,越想越窝气,说了说去,最应该怨恨的,就是这主卫大宅的家丁,特别是明子民,如果他们能够把大日七杏丹及时送来,也就不会有后面那么多事情。
  
  于是,白文成忍不住拿出传音玉简,对着里面大声吼道:“班房的人,你们都死哪里去了,到底有没有收到我的传音?叫你们把大日七杏丹送来,你们到底有没有人把东西送过来?”可是,传音玉简里却一片安静,连半点回响都没有。
  
  小岚眉头一蹙,聪明地顺着白文成的话语说道:“哦,是,公子身为聚青墟主卫,是可以每日免费领取一颗大日七杏丹的,可是那家丁竟然没有给你送来?”
  
  白文成见小岚终于把话题转到这里,赶紧说道:“是啊,都已经一两个时辰过去了,竟然一点回应都没有,这也太可恶了!”
  
  小岚拍了拍额头,似乎恍然大悟地说道:“公子,你确定刚刚已经吩咐下去了,而不是没有人知道你让他们把大日七杏丹送来?”
  
  “吩咐了,真的吩咐了的,我已经按照宅子里的指引,传音下去了,要求他们傍晚时候马上送来,而且第一次还是有人在那里的,就是那个明子民。”白文成说着,对于小岚的跟着转移话题,心里不觉暗自好笑起来。
  
  “可现在哪里是傍晚的,华灯都已经上来一二个时辰了。”小岚却一本正经地说着,似乎刚刚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似的。
  
  白文成觉得这个时候他应该恼羞成怒,于是立即愤怒地说道:“走,我们去班房里看看。”
  
  小岚立刻跟在白文成后面,是想要将刚刚的尴尬彻底化作对班房那些家丁的愤怒。
  
  非常快的,他们便穿廊过门,来到了所谓班房面前。可是看到的,却是里面灯火黯淡,人影灭迹,一点动静都没有。
  
  “公子,你确定这里就是班房?”小岚有些迟疑地问道。
  
  白文成也是脸上充满了狐疑的神色,内心十分郁闷地说道:“不对呀,刚刚分明是明子民跟我传的音?”于是,他伸手推开房门,朝里面大声喊道:“班房里还有没有人在,有没有人呢?”可是整个班房空荡荡的,除了他自己的回音,其他半点声响都没有。
  
  这时,小岚忽然指着墙上一张纸条,说:“公子快看,这里有一张字条,里面好像提到你了!”
  
  白文成连忙顺着小岚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张纸条张贴在门栏上面,写道:“简主卫命准备大日七杏丹一颗,马上送去。”
  
  白文成看到这张纸条,不禁又是一声怒吼:“明子民!”他的内心又是火冒三丈,简直就要把这整座主卫大宅给焚烧了。
  
  小岚却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问题的关键就在这张纸条上,传音的人显然是连话都懒得说,直接把你的意思写在纸上,贴在这里就完事了。至于班房的人看没看到,他根本不加理睬的。而且照现在的事实看来,班房肯定不知道这张纸条的存在,更不用说还会为我们准备大日七杏丹的了!”
  
  这时,在井布弈的房间里,明子民却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井管家,你看这事我做的怎么样?”
  
  井布弈立即说道:“妙哉,甚好,甚好!”
  
  明子民看着井布弈一幅满意的表情,又说道:“我可是有对班房那些人特别吩咐的,对于那张纸条,所有人都必须假装看不见,谁敢说,谁就倒霉。”
  
  “对,就是要这样,我们只有拧在一起,一致对敌,才能将整个白文成撵出去,把景主卫迎接回来。堂堂聚青墟的主卫,并不是随随便便一个阿猫阿狗便可以胜任的,这个职务完全非景主卫不可,其他任何人想来,我们都要把他赶走。”
  
  “是,井管家说的极是。”
  
  井布弈又悠悠说道:“他白文成想要大日七杏丹,我们就偏偏不给他,看他没有大日七杏丹,往后的日子还能怎么过!”
  
  明子民却有些沮丧地说道:“井管家,我听说那白文成是百毒不侵的,红瘴地元毒对他半点作用都没有。”
  
  井布弈却捋着小须,傲然地说道:“那是因为红瘴地元毒的浓度还不够,有一些人修为高一点,或体质好一点,稀薄的红瘴地元毒确实对他们半点作用都没有的。”
  
  明子民却汗颜,说道:“哪里会不够浓烈,我听说,红瘴地元毒都化成血色云朵了,就像棉花糖那样,可是那白文成依然能够在里面来去自如地穿梭着。”
  
  “还有这样的事情?”井布弈又捋须,自信地说道,“那就要看我这颗红瘴地元毒丸了。”
  
  说着,井布弈从身上掏出一个瓶子来,从里面倒出即刻细小的红色药丸,继续说道:“红瘴地元毒一般只停留在空气里,含量也相对比较稀薄,可是我这里的红瘴地元毒丸却是从空气里提炼出来的,而且经过无数次提炼,纯度几乎达到九成半,我就不信了,这种浓度的红瘴地元毒他白文成还能平安无事地度过。”
  
  明子民看着井布弈手里的红色小药丸,吐了吐舌头,说道:“那这个东西要怎么办呢?喂给白文成吃?”
  
  井布弈却摇了摇头,说道:“不不不,让他吃太麻烦了,到时你就会知道的。我已经和景主卫商量好了,先把白文成赶出主卫大宅,只要他一只脚踏出我们这里,我马上就会对他动手,让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死在离开这里的路上!”
  
  明子民忍不住对井布弈伸出一只大拇指,面露喜色地说道:“高,井管家真是高,小明子真是佩服,佩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