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第六百九十三章 抛弃仇恨,雷霆第693章 抛弃仇恨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雷霆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抛弃仇恨

第六百九十三章 抛弃仇恨

王凤德看宋世文目光呆滞,好像被惊吓的有些站立不稳,心中再次对眼前这个混蛋刮目相看,不仅暗道:“这货连死都不怕,怎么会为这么几句话惊吓成这个样子?”
  
  他心里虽这么腹诽,却‘哈哈’大笑道:“宋处长,你呀你,每次遇到危险后,不但能转危为安,还能受到上峰提携。尤其是这次,当省里刘高参听说你在料理他闺女的后事,说一定要重谢你。”
  
  好像刚反应过来的宋世文重重的摇着头:“不、不会的,刘佳是因我而死,而且还背着潜入内部军统分子的罪名,刘高参怎么会这么高调的处理这件事?简直是不可理喻。”
  
  “可以理喻,刘佳这个潜伏在内部的军统分子被当场击毙,特高课知道后,马上命令我,以参与围剿军统分子,在激战中牺牲的名义,处理好刘佳的后事。
  
  我向饭冢大佐报告,我们的宋世文处长正在收敛刘佳,省里的刘高参悲痛之中对你大加赞赏,说事后一定重谢,你说你是不是因祸得福?”
  
  “王主任,谁都知道刘佳是潜伏的军统分子,为引诱我进入军统提前布下的暗杀圈套,在激战中被军统击毙,现在怎么把她说成、说成.......。”
  
  “宋处长,这就是政治,既然特高课知道刘佳的父亲是省里的高参,为了稳住和继续拉拢,耍个小手段也是政治需要。
  
  所以,刘佳不但不是军统分子,而且还是不惜生命与军统武装英勇做战的英雄,这个结果不但你想不到,包括我和知道内情的人,都被惊诧的大跌眼镜。”
  
  “这不是藏猫猫,纸能包住火吗?”
  
  “主要皇军认可,别说纸能包住火,水都能当油烧。好啦宋处长,我看你已经将刘佳收拾处理的非常圆满,再说你的伤势还没恢复好,后面的事就交给其他人吧。”
  
  宋世文没想到刘佳最后是这么个结局,可这个结局会改写刘佳的历史。
  
  那就是她作为一名坚定有信仰的军统抗日分子,引诱大汉奸在激战中光荣牺牲,应该在抗战胜利后立碑续传,得到后代赞扬。
  
  可现在这个结局,是把她当成和他宋世文一样的大汉奸,在激战中被军统分子击毙,前面是与敌奋战光荣牺牲,后面是为鬼子卖命,成了死后也是汉奸的下场。
  
  宋世文不知刘佳是否死后会满意这么收场,如果她在冥冥之中,知道现在就要给她盖棺定论成汉奸,刘佳能安眠吗?
  
  现在晏城敌人对抗日组织和抗日分子,进行空前的残酷屠杀,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宋世文不知是否应该为保持刘佳的名节,挺身而出的为刘佳呐喊。
  
  这不是一件小事,看起来是为死去的人在争名节,可一旦明目张胆的与特高课作对,不但他宋世文有危险,就连刘佳的父亲也会被牵连。
  
  为了处理好这件事,宋世文决定暂且不作任何表态,等向晏城特委汇报后,再做理论。
  
  宋世文将刘家的尸体移交给王凤德,然后指着林小平的尸体说道:“王主任,就是这个死而复生潜伏在咖啡馆斜对面、影楼平台上的军统分子林小平,端着狙击枪向我开了第一枪,差点要了我的命,此时已被击毙,被我带到这里。”
  
  王凤德不知宋世文这么做是什么意思,蹙眉看着宋世文问道:“宋处长,你的处事风格往往跟别人不一样,不知你把击毙你的林小平的尸体,抬到咖啡馆意欲何为?”
  
  “王主任,林小平生前,特高课和特务机关就怀疑他是军统分子,还把我连累上,后来遭到暗杀、尸体被盗,我又被特高课怀疑为杀人灭口,对我带进审讯室严刑逼供,到现在也没有洗清我与林小平的关系。
  
  现在参加这次围杀军统分子的人员,尤其是冯爽副主任,都知道是这个我儿时陪读、最好的兄弟林小平,要开枪击毙我这个大汉奸。
  
  现在这混蛋被击毙,人已经死了,也就没有什么立场问题,他虽然要击毙我这个大汉奸,对我不仁,可我不能对我这儿时的好兄弟不义。
  
  既然生死两相隔,我总不能看着这个陪伴我,欢乐度过少年时代的兄弟,抛尸野外而不顾。我要把他收敛入土为安,这个请求,不知王主任和冯副主任是否能满足我。”
  
  王凤德没想到宋世文这个年轻人会以德报怨,对一心要杀了他的敌对分子,竟还存留着一颗仁慈之心,那颗还没有全部丧失的人性,不仅得到激发。
  
  “宋处长,我佩服你这种非常大度的表现,答应你可以按照你的意愿处理林小平的后事,我相信冯爽副主任也不为出手阻拦,你说呢冯副主任?”
  
  冯爽一直在观察宋世文,此时听王凤德问他,这混蛋瘪嘴说道:“王主任,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像林小平这种死不悔改的抗日分子,被击毙后就应该暴尸荒野以儆效尤。”
  
  “冯爽,你什么意思?要是你有一点人性,就不会说出这种话来,我今天就告诉你,谁都别想阻拦我如何处理林小平的后事,如果有人想与我作对,我会以死与他......。”
  
  “宋世文,你目无长官我就不计较了,但总应该听别人把话说完吧?我可以告诉你,你如何处理林小平的后事,与我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
  
  我也懒得管你这闲事破事,但你要记住,做人不可太狂、太任性,适可而止才能保住性命,这是我对你的忠告。”
  
  冯爽说着转身就走,头都不回的冒出一句:“可悲呀可悲,一个不知好歹的人,活的叫人看着就恶心。”
  
  宋世文对站在身边的特务委员会、第一分队分队长说道:“吴玉队长,请你帮我找人打造一副棺材,好好成殓林小平,在城西郊外找个清净的地方,早早下葬叫他入土为安吧。”
  
  他走到王凤德跟前,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王主任,谢谢你对我的关照,宋世文以后一定鞍前马后的跟随在你身边,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言重、言重了宋处长,你放心,这次你与林小平的案件,应该已经一清二楚,你与刘佳的关系也能撇清,同时也洗去了你,就是潜伏在内部的军统代号‘利刃’的嫌疑。
  
  我希望有一天,你也能洗脱地下党潜入内部代号‘雷霆’的嫌疑,到那时,咱们老兄弟俩在晏城可谓......。”
  
  “多谢王主任为我洗清嫌疑,只是说到在晏城咱老兄弟俩,宋世文年幼无知,实在不敢当,只能作为您的下属忠于职守,唯命是从的好部下,我就满足了。”
  
  宋世文不想在咖啡馆耽误多长时间,也不想与刘佳的父亲有什么瓜葛。
  
  与王凤德告别后,他走到斜对面的影楼,把已经成功打入特务委员会,在宋世文利用王凤德的关系,很快被提拔为第一分队副队长的丛培亮叫到跟前。
  
  低声说道:“老丛,你要想尽一切办法,与晏城特委一号首长联系上,就说我有重要情况汇报,等待他的指示。”
  
  丛培亮借故离开咖啡馆和影楼枪战后的现场,马上与晏城特委一号首长邓旭奎联系上,将确定下来接头的地点时间,告诉了宋世文。
  
  宋世文回到经济委员会时间不长,美智子亲自过来传达命令,命令宋世文马上到特高课向饭冢大佐报到,不得有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