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第六百九十四章 与魔鬼论道,雷霆第694章 与魔鬼论道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雷霆 > 第六百九十四章 与魔鬼论道

第六百九十四章 与魔鬼论道

宋世文早就料到特高课,不会在这次咖啡馆事件中,打消对他宋世文的怀疑。
  
  现在饭冢大佐命令他马上过去,他正好想借此机会,在林小平事件、咖啡馆事件中,洗脱敌人对他的怀疑。
  
  走进特高课饭冢大佐办公室,宋世文一脸悲愤之色,立正敬礼后,用一种极为不满和委屈的声调说道:“饭冢大佐,您这次一定要为我宋世文做主啊。”
  
  “做主?做什么主?难道宋处长遇到了大麻烦,有人栽赃陷害,还是被人背后打黑枪,才如此悲愤和委屈?”
  
  “大佐阁下,宋世文冤枉啊,您知道为了林小平事件差点把我牵扯进去,到头来林小平这个军统分子竟死里逃生,埋伏在影楼开枪杀我。
  
  我又被爱慕的女人军统分子刘佳设下圈套,引诱到咖啡馆,差点送了性命。
  
  这次军统组织设计埋伏在天府咖啡馆,暗杀我这个大汉奸,不知饭冢大佐和特高课,是否还认为我就是潜伏在内部代号‘利刃’的军统分子。
  
  要是还对我有怀疑,那我真应该离开晏城,趁还活着回到父母身边,以解脱追杀和怀疑的旋涡。”
  
  “宋处长,你的身份确实非常复杂,因为在军统实施盗窃军事文件时,出现过疑似你的身影,虽然没有捉拿到对你指认的证据,但是疑点还是不能排除。
  
  至于在这次军统组织动用这么大的武装,对你进行暗杀,甚至不惜牺牲潜伏特务刘佳的生命,也要除掉你,你不觉得这件事非常的蹊跷,蹊跷的叫人更加疑惑吗?”
  
  宋世文听饭冢朝吉的口气,哪怕在这次军统暗杀行动中自己被击毙,好像也洗脱不掉特高课,对他就是潜伏在内部军统特务的嫌疑。
  
  不仅态度严厉的反问道:“饭冢大佐,难道你真要叫宋世文死了才能盖棺定论吗?
  
  如果您还这么认为,那我宋世文这次遭到军统暗杀,非常明显是军统设下的阴谋诡计,那军统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要是饭冢大佐通过这次暗杀我的连环事件,对我还存在怀疑,像这种永远得不到信任的我,又何必自寻死路留在晏城?我还是辞职吧,虽然我舍不得这个职位,但保命要紧。”
  
  “宋处长,清者自清,你没有必要自寻烦恼,如果你认为你是死心塌地效忠皇军的支那军官,而又没有干出隐秘的抗日活动,就不应该在乎任何人对你的指责和怀疑。”
  
  “哈、哈哈哈,饭冢大佐,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您鞍前马后死心踏地的效忠上峰,而您的上峰总是怀疑你背后在给他捅刀子,每时每刻对您设防,还不时找您的麻烦,而这种麻烦处处针对的是想要了您的命,不知您有何感想?
  
  “宋君,不可以这种态度对待饭冢大佐,你的这种做法是对上峰的大不敬,你的明白?”
  
  站在一边的美智子,对宋世文以这种掉脑袋的反问态度,跟饭冢朝吉说话,吓得她赶紧出面斥责,实则提醒。
  
  宋世文知道现在小鬼子通过咖啡馆暗杀事件,应该对他宋世文的怀疑有所缓解,而且以他背后庞大的家境,以及个人才能,鬼子还会继续重用,才有所倚重的大放狂言。
  
  “美智子上尉,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也可以把我刚才说的话,拉到你身上体味一下,你又有何感想?”
  
  饭冢大佐确实在这次咖啡馆发生的暗杀事件中,对宋世文就是军统潜伏在内部代号‘利刃’的怀疑,有了进一步的认识,那就是宋世文很有可能不是军统分子。
  
  但是狡猾的饭冢大佐,更倾向于这是军统设下的一个圈套,设计暗杀宋世文,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潜伏在内部的这颗钉子,但愿这只是一种猜测,不然就太可怕了。
  
  为了继续笼络住宋世文为皇军卖命,饭冢朝吉在咖啡馆暗杀案件发生到结束,将搜集到的情报及时向久野将军报告,这两个特高课的特务头子,对这次事件进行了缜密分析。
  
  决定暂停对宋世文的跟踪监视,对外宣称解除宋世文是潜伏在内部军统分子的嫌疑,继续重用宋世文。
  
  但是更要对宋世文加强极为隐秘的跟踪监视,不拿到确实可以定罪的证据,千万不要惊动宋世文。
  
  要是军统采取的这次冒险行动,确实是为了保护宋世文,那给这个身份复杂的家伙表现的机会,一旦事实清楚,抓捕劝降,拒不认罪立即格杀勿论。
  
  饭冢大佐的开场白如期拉开帷幕,经过短暂的试探和察言观色,现在觉得应该进入正题。
  
  那就是大棒加甜枣,笼络加控制,在跟踪监视中迫使这个支那军官,死心塌地的效忠大日本皇军。
  
  “宋处长,我很欣赏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关乎到声誉、甚至生命,而不遗余力不计后果的与上峰据理力争。
  
  但是,你的是支那人,为了个人的思想和追求,可能暂时依附于大日本皇军,如果不对你这样的支那军官严加管教和束缚控制,恐怕总有一天会调转枪口消灭我们。”
  
  宋世文不得不佩服饭冢朝吉的远见,无论被奴役的哪个国家臣民,都不会心甘情愿的做敌对国家的奴隶。
  
  有的委身于敌营,有的受迫无奈,有的打入敌人内部,但他们的骨子里始终流淌着先祖的血液,只要机会成熟,就一定会付出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与敌决一死战。
  
  “大佐阁下,您的高论宋世文受益匪浅,难得您有这种想法,只是我宋世文接受的是国民和岛国教育,应该另当别论,是否您还能继续看好我,我宋世文只能拭目以待。”
  
  宋世文的说辞不畏权势,虽然说得不是入骨三分,但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一时叫饭冢朝吉还真不能从中挑出什么毛病,因为宋世文说的也是心里话,只是没有那么直白。
  
  饭冢大佐与宋世文经常交锋,无论是在跟踪监视,还是唇枪舌战,两人真可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不禁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
  
  “宋君,如果没有这场战争,我饭冢朝吉一定与你交为知己朋友,永远在一起探讨无休止的话题,哈哈哈,很有意思、非常的有意思。”
  
  “多谢饭冢大佐厚爱,我也希望战争早点结束,两国邻邦友好相睦,岂不是我辈幸事?”
  
  美智子被饭冢朝吉和宋世文这种火药味极浓,又带有挑战和求好的态度,给搞的有些懵,既插不上话,又替宋世文担心,就怕这家伙一时上来鲁莽和意气用事,丢了卿卿性命。
  
  饭冢朝吉为了更好地利用,这个不可多得的支那人能力,主动示好的站起来,走到宋世文身边,拉着宋世文的手说道:“请宋君坐下来说话,我的越来越对你感兴趣,哈哈哈。”
  
  宋世文看饭冢朝吉这个凶险狡诈的特务头子,情绪变化无常又主动示好,也就不再话锋那么凌厉。
  
  面带谦恭的说道:“饭冢大佐,要是您不是一名军人,而是一名求得世界大同的文人,我宋世文正如您所想,愿意结交您这位异国朋友。”
  
  “但愿如此,但是现在我的国家为了拯救大东亚,拯救全世界,正在努力做到,请宋君一定要继续效忠大日本皇军,你的前途将不可限量,你可愿意?”
  
  就在饭冢朝吉和宋世文要谈入正题时,门外传来一声沙哑的嚎叫:“报告饭冢大佐,被送往宪兵医院抢救的抗日分子重要人物,现在已经完全苏醒,是否马上进行审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