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剑宗第0172章大战不休 五 新,天下剑宗第172章大战不休 5 新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下剑宗 > 第0172章大战不休 五 新

第0172章大战不休 五 新

身上的几道伤口虽然是不足以致命,可是终归还是不太好。
  
  陆岩涩的目光之中露出几丝狂妄的嘲讽之意,注视着陈尘,语气冰冷的说道:“陈尘,我倒是想要知道你有多少鲜血可以流干?”
  
  陈尘身躯站定,轻声说道:“我也想知道难道你的剑道修为只有这么一点吗?”
  
  陆岩涩厉声说道:“当然不是,这下且看我一剑威力如何?”
  
  言语方歇。
  
  陆岩涩手中的长剑一颤,爆发出浩荡的锐利剑气。
  
  一步踏出。
  
  陆岩涩中正平直的一剑陡然斩杀而出。
  
  这一剑更加的玄妙,更加的平平淡淡。
  
  犹如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头小子刺出的一剑。
  
  陈尘的面色一沉,身躯倏然一动,试图躲过那锋利的一剑。
  
  嗤啦——
  
  锋利的剑直接是刺破陈尘的衣衫,然后刺入他的肩胛之中。
  
  悍然一拳砸出。
  
  露在陆岩涩的胸腔之上,一声闷哼之声顿时传出。
  
  以伤换伤。
  
  陆岩涩的身躯朝后倒退而去。
  
  手中的剑斜撩而上,陈尘的胸腔之上顿时增加了一道狰狞的伤口。
  
  鲜血之味传出,刺激着陈尘神经。
  
  眼角不由的跳动着。
  
  陈尘缓缓的闭上双目,轻声说道:“你这一剑,如此而已。”
  
  言语落下。
  
  陈尘双手抬起。
  
  刹那之间,大地之中无尽的剑气陡然爆发而,势如大龙出渊,井喷之威恐怖无匹。
  
  须臾之前。
  
  那凌厉的剑气斩杀向陆岩涩。
  
  陆岩涩面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剑气气势如虹,冲杀而出。
  
  陆岩涩节节败退。
  
  一口鲜血吐出。
  
  陈尘大声的说道:“要说是用剑,我可是你的祖宗。”
  
  言语方歇。
  
  陈尘的身躯冲出。
  
  蓦然之间,轰出一拳,陈尘游历江湖多年,斩杀的武道高手上百人,这其中不乏武道高手,曾经陈尘在斩杀一位拳法宗师之时,领略了他刚猛一招,若不是他身躯之中积蓄的内力足够的雄厚,否则将会死于那一拳之下。
  
  如今。
  
  陈尘言明不用剑。
  
  当初领教的一拳他照猫画虎的使了出来。
  
  这是那位拳道大宗师多年沙场厮杀的经历中悟出的一拳,托枪为拳,以铁骑冲锋为势,名为凿阵。
  
  下一刻,陆岩涩一剑刺入陈尘的腋下,陈尘的一拳狠狠轰击在陆岩涩心口,两人分别后退,双脚在僵硬的地面上划出两道沟壑,陈尘侧身一脚踏落地面,止住后退趋势。陆岩涩也如出一辙,以手中长剑刺入地面,剑锋在地面上划出一条长长的沟槽,停下身形。
  
  两人遥遥对峙。
  
  陈尘笑了笑,却未急着出手,笑意玩味。
  
  陆岩涩的面色一沉,开始大声咳嗽,胸膛就像一面破鼓,嘴中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沾染衣袍前襟。
  
  两人看似是不分胜负。
  
  可——
  
  陈尘毕竟有伤在身,来不及恢复,陆岩涩却是不一样,吞噬战场之上大半气血,战力重返巅峰,在一番激烈交手之后,新伤牵动旧伤,好似原本还能勉励维持的王朝末年,又遭遇了外敌入侵,牵一发而动全身,终究是大厦将倾,全面崩溃。
  
  不过——
  
  此刻遭受了一拳的陆岩涩情况似乎是更加的糟糕。
  
  破鼓万人捶。
  
  陈尘的脚下陡然一动,身躯如弓,拳头如箭。
  
  一拳再次砸出。
  
  这一拳全力以赴。
  
  细看之下,陈尘的身上万千血丝从身上看不到的微小裂缝中渗出,染红衣袍,更染红了他脚下的地面。
  
  一条长长的血路顿时出现。
  
  陆岩涩的嘴角掀起一丝笑意,想要抽剑而退,可是陈尘的身躯宛如鬼魅一般,在这一刻仿若回天神下凡,轰出难以招架的一拳,狠狠砸在萧慎的小腹上。
  
  这一拳,堪称无敌。
  
  陆岩涩腹部血肉模糊,双脚离地,跌落出十余丈之远才轰然落地,七窍流血。
  
  这一拳之后,陈尘收手站定,内力流转,滋润着身上的伤口,染血的衣袍一把扯下,露出精壮的胸腔。
  
  陆岩涩摇摇晃晃的从地面之上爬起。
  
  目光看向陈尘,尽是不甘心。
  
  “你有何资格能击败我?”
  
  陆岩涩轻声说道。
  
  言语落下,无法抑制的大口鲜血吐出,陆岩涩的气机快速的衰减着。
  
  陈尘笑着说道:“你永远是一个失败者。”
  
  言语落下,陈尘右手一动。
  
  陆岩涩手中的剑顿时被强行夺取,飞入陈尘的手中。
  
  “这才是剑。”
  
  陈尘神色严肃的说道。
  
  话音未落,陈尘手中的剑快如闪电,刺杀而出。
  
  “住手。”
  
  忽然之间,一道威严的声音传出,犹如是天雷炸响。
  
  西楚军营之中,一道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
  
  来势汹汹。
  
  陈尘的面色之中露出一丝凶狠,怒声道:“老王八【蛋】,你终于是稳不住了吧!”
  
  当下,手中的剑变得更快。
  
  寒光闪现,人头落地。
  
  “不——”
  
  一道怒吼之声传出。
  
  陈尘好似是全然没有听到一半,身躯一动,直接是捡起落地的人头。
  
  ——
  
  一道身影从远而近。
  
  衣衫猎猎。
  
  老者是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神色杀意浓郁,目光看向陈尘,右手一动,巨大的束缚之力顿时笼罩向陈尘,根本不给他丝毫挣脱的机会。
  
  正当此时。
  
  一道声音在陈尘的耳畔响起。
  
  “端木长鸣,你还真的是无耻啊。”
  
  茅清雨的声音响起。
  
  瞬息之间,陈尘顿时感觉到如沐春风,原本笼罩向他巨大的威压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茅清雨站立在陈尘之前。
  
  “茅清雨,你这就是教出来的好弟子啊。”
  
  端木长鸣的声音无比的冰冷。
  
  茅清雨笑着说道:“观音宗的弟子实力不济,这还要怨我们吗?”
  
  端木长鸣目光如剑,道:“我已经出声让他住手了。”
  
  “还是你出声的有些迟了。”
  
  茅清雨神色平静的说道。
  
  从始至终,他与端木长鸣都是在关注着陈尘与陆岩涩的交锋,原本陆岩涩的胜算很大,却是没想到陈尘可以绝地反击,斩杀陆岩涩。
  
  局势逆转的太快。
  
  即便是端木长鸣有心,却也是来不及阻止了。
  
  “杀人偿命。”
  
  端木长鸣厉声说道。
  
  茅清雨笑着摇摇头。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