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十九章 吓煞人香,大宋超级学霸第19章 吓煞人香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十九章 吓煞人香

  中年男子叫做刘宏运,他家在蒋湾村中家境很不错,在镇上还开了一家杂货店。
  为了给儿子更好的教育,三年前他们举家搬到镇上,儿子进了一家有名的小学塾读书,儿子也很努力,去年考上了延英学堂。
  刘宏运呵呵笑道:“今天难得一见,我们去吃午饭,我请客。”
  自秦汉以来,普通百姓每天只吃两顿饭,早一顿、晚一顿。
  到了宋朝时,由于商业大发展,食物丰富,餐饮小店遍地开花,普通百姓的饮食习惯开始转为每天三顿饭。
  但这种转变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一个逐步转变的过程,宋仁宗时代正好是两顿饭和三顿饭并存的时代。
  家境贫寒一点的,比如范宁家,一天就是两顿饭,家境富裕一点,像这位刘员外,已经跨入能吃三顿饭的小康生活了。
  在范铁舟的一再坚持下,他们来到码头附近的一家饮食店。
  这种小饭铺当然比不上大酒楼气派,其实就是靠墙搭一座草棚子,下面摆四五张桌子,三面透风。
  条件虽然简陋一点,但胜在量足价廉,非常实惠,深受寻常百姓的欢迎。
  两家四人在一张桌前坐下,刘宏运要两盘羊肉馅的蒸饼,四碟爽口小菜,一条蒸白鱼,一盘羊羹,一盆烧蹄髈,又要了四碗羊杂汤。
  这几道菜在大酒楼至少要五六百文钱,但在这种小饮食店,只需百文钱就够了。
  刘宏运招呼众人,“快趁热吃吧!大家不要客气。”
  范宁肚子也委实饿了,他伸手便拿起一只大馒头啃了起来。
  在宋朝,只要是面做食物都叫饼,烤的叫烧饼,煮的叫汤饼,蒸的就叫蒸饼,蒸饼在北方又叫做包子,在南方则叫馒头。
  平江府的太湖羊在天下颇有名气,所有冬天吃羊肉自古就是平江府的风俗。
  范宁又喝了口香喷喷的羊杂汤,整个身体都暖和起来。
  刘康这才继续说刚才的话题。
  “我也是进了学堂后才知道,面试题目有四个档次,最容易是背《百家姓》,其次是背《千字文》,再其次是大段背《论语》或者《孟子》。
  但最难的是考官随便说一句经文,一般都是无头无尾,你必须要准确说出它的出典,这道题目叫做寻根溯源,如果你抽到这道题目,而且答上了,那你面试分就高了,相反,《百家姓》背得再好,就算通过面试,但得分也不会太高。”
  范宁这才明白自己面试的题目叫做寻根溯源,他想了想又问道:“这个寻根溯源有没有什么范围?”
  刘康笑了起来,“当然是《论语》和《孟子》,小学塾还能学别的东西吗?”
  范铁舟连忙问道:“宁儿,你抽到的是什么题?”
  范宁笑了笑,“抽到的就是寻根溯源,问的是《孟子》中的一句话,我正好很熟,所以答上了。”
  范铁舟大喜,“太好了!”
  刘康也竖起大拇指,“你的运气不错!”
  范宁想起一事又问道:“那个面试的主考官是谁?”
  “可是一个面色白皙,留着长须的老者,他今天好像戴着乌纱帽,看起来很儒雅的一个人?”
  “就是此人。”范宁道
  刘康笑道:“他不是延英堂的教授,是我们吴县学政赵修文。”
  众人都吃了一惊,学政怎么来这里当主考?
  范宁也很好奇,学政就相当于县教育局长了,却跑来给延英学堂当主考官,这又是什么缘故?
  “具体原因我不知道,反正他每年都要来延庆学堂当面试主考官,至少有五六年了。”
  范宁正吃得兴高采烈,忽然又感觉到又有尖硬的东西在戳自己后背,他顿时不高兴了,回头怒道:“你到底没完没完......”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背后不是小萝莉,而是两条大长腿,他慢慢抬起头,果然是大宝剑女侠.
  她站在草棚外,手执一把三尺长的大宝剑,一脸冷漠。
  范宁忽然明白小萝莉喜欢用短剑戳人后背的坏毛病是从哪里学来的了。
  范宁哼了一声,转过身继续喝他的羊杂汤。
  桌子上其他三人对望一眼,目光中都忍不住惊叹,居然有这么高的女子。
  还是范铁舟先反应过来,人家在找自己儿子呢!
  他连忙问道:“这位姑娘找我儿有事吗?”
  “我家主人请他过去一趟。”
  女侠用大宝剑指了指范宁,范铁舟的脸上抽搐一下,虽然宝剑带鞘,可是用它指人,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
  他连忙拱手道:“请问你家主人找我儿有什么指教?”
  “爹爹别睬她,她主人就是船上那个小丫头片子。”
  范铁舟有点糊涂了,哪个小丫头?他当时没认出小萝莉是女扮男装。
  “就是那个上了马车,你说富贵人家和咱们没关系。”
  范铁舟恍然大悟,原来那个孩童居然是小娘子,自己还真没看出来,听说是小女孩找自己儿子,他顿时放心下来了。
  “既然人家小娘子专程来请你,你就过去一趟,你是读书人,读书人不可无礼。”
  也亏得张三娘不在,否则她一定会问人家要八字算姻缘了。
  范宁着实不想过去,不过这个大宝剑女侠是小萝莉的保镖,万一动起手来,自己恐怕要吃亏。
  也罢,好汉不吃眼前亏,过去看看也无妨。
  范宁很勉强对女侠道:“我本不想去,不过父命不可违,我就跟你走一趟。”
  范宁慢慢站起身,摆足了架子,迈着八字脚向对面的酒楼走去。
  .......
  对面的酒楼叫做顺天酒楼,是镇上最大的酒楼,三层楼高,后面还有几间院子。
  此时考试已经全部结束,酒楼里坐满了客人,都是考生和他们家长,他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喝酒聊天。
  范宁跟随大宝剑女侠上了二楼,只见小萝莉独自一人站在楼梯前,范宁走上前笑问道:“莫非小官人要请我吃饭?”
  小萝莉撇撇嘴,“别自作多情好不好,又不是我找你!”
  范宁一怔,“那是谁?”
  “跟我来就是了!”
  范宁跟她上了三楼,来到一间雅室前,小萝莉直接推门进去了。
  范宁跟着她走进雅室,只见一扇巨大的屏风将雅室一隔为二,里面坐着五六个人,似乎在讨论什么?
  门口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士子,长得十分英俊,他叫徐寿春,今年解试第三名。
  小萝莉看见他,顿时眉开眼笑道:“表哥,我把人找来了。”
  “嘘!”
  年轻士子竖起手指小声道:“稍等一等,他们马上就讨论完了。”
  他又向范宁歉意地笑了笑,范宁对他也有了几分好感。
  屏风后传来几个老者的议论声,其中一个好像是那个主考官赵学政的声音,原来是他找自己。
  “太湖春这个名字不太好,虽然有特色,太普通了一点,不够雅致,再换一个。”
  “那平江小眉茶怎么样?”
  “也不太好,有点小家子气,而且咱们平江府一直叫苏州或者吴郡,这个平江不足为代表。”
  “表哥,他们在议论什么?”小萝莉小声问道。
  “他们在给吓煞人香取个新名字呢!”
  范宁立刻明白了,就是范仲淹带给欧阳修的贡茶,明清时叫做碧螺春,但宋朝称为新血茶,当地人叫做吓煞人香。
  新血茶这个名字确实不太雅,吓煞人香更是粗俗,所以当地名望士绅想改个名字也是可以理解。
  这时,一个焦黄面皮的老者捋须笑道:“还是应该以产地起名,像杭州宝云茶、白云茶、香林茶都是得名于地名,咱们贡茶种在洞庭山,我建议叫做洞庭春。”
  另一个老者摇摇头,“可是‘洞庭’这个名字已经有了,岳州和长沙那边种的茶不就叫洞庭茶吗?”
  “我看不如就叫碧螺春吧!”外面传来一个少年清朗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