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三十二章 字帖引发的血案,大宋超级学霸第32章 字帖引发的血案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三十二章 字帖引发的血案

  今天虽是旬末放假,但下午的书法课依然要上,到下午申时正式放学。
  每天下午都有书法课,实际上就是自习课,教授不管,学生们自己安排学习内容。
  范宁在自己位子上坐下,却发现后面隔着两排位子的范疆已经先来了,他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眼珠子乱转,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范宁心中冷哼一声,今天不好好收拾一下这个范疆,他不知以后还会变得多骄横?
  先让他得意一个下午。
  范宁铺上纸,打开柳公权的碑帖,准备开始练字,他发现小萝莉朱佩才是自己的劲敌,搞不好年末考试,第一名会被朱佩摘走。
  自己必须尽快补上书法不足的短板。
  朱佩的卷子他也看过,一笔行楷确实写得漂亮,飘逸流畅,有点书法的味道了,比自己的字实在好得太多。
  得分上上甲等,名至实归。
  如果是书法考试,自己的得分恐怕就是中下了。
  范宁刚写了两行字,便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他一抬头,只见朱佩昂着头从自己桌前走过,绕到另一边坐了下来。
  范宁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朱佩下午都不会来,今天她怎么回事?
  “奇怪,我不能来吗?”朱佩冷冷瞪了他一眼。
  “没什么?”
  范宁低头继续写字。
  朱佩咬一下嘴唇,从书袋里取出一卷手稿放在桌上。
  “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字帖!”
  范宁顿时有了兴趣,连忙接过来,眼前顿时一亮,不是印刷的字帖,而是手稿原本。
  手稿用线装订起来,封面写着《平江集》,落款是丁谓。
  范宁当然知道丁谓,宋真宗时代的宰相,平江府长洲县人,本地乡党,范宁翻了翻,这是他的诗集手稿。
  后面盖了个章,印着‘官拍’两个字。
  范宁顿时明白了,这应该是后来丁谓被抄家,部分物品公开拍卖,被朱佩的祖父买下来。
  丁谓虽然被定位为奸臣,但他毕竟是宰相,进士出身,一笔行楷写得异常灵动,让范宁看得爱不释手。
  朱佩见范宁看得入神,便得意洋洋道:“这本原稿可是我祖父花五百两银子买下来的。”
  “嗯!”范宁已经看入神,没有听见朱佩在说什么,随口应和一声。
  朱佩见他不听自己说话,心中恼火,一把将原稿抢了过去。
  “你听没听我说话?”
  范宁的心已经被书稿钩住了,他感觉里面的字特别适合自己,他连忙笑道:“你说,我听着!”
  “哼!”朱佩哼了一声,指着书稿道:“我告诉你,这本稿子值五百两银子,我可以借给你看几天,但有条件。”
  “你要什么条件?”
  朱佩早有预谋,她眯眼笑道:“当然是给租金,一两银子一天。”
  朱佩是在谋算祖父那柄扇子,她知道范宁家贫,拿不住钱来,最后只能老老实实把祖父的扇子交出来做抵押。
  这样就算祖父问起来,她也能名正言顺说是互相交换学习书法,否则祖父若知道她是用钱买回来,肯定会很生气。
  范宁摇了摇头,“那就算了,我可没钱给你!”
  朱佩见范宁不上道,心中着实有点恼火,她把书稿往范宁桌上一推,赌气道:“那你说给多少?”
  这时,范疆却在旁边出现了,他抓住机会,嘲讽地笑道:“朱衙内和范宁谈钱,不是让他难堪吗?”
  “关你什么事?”朱佩瞪了他一眼。
  范疆碰了一鼻子灰,半晌说不出话来。
  范宁没有睬他,他笑了笑又道:“可是我穷得连一文钱都拿不出,你说什么办?”
  朱佩心中恼怒,脱口而出,“既然你家这么穷,那你怎么还来这里读书?”
  “就是!”
  范疆也趁机煽风点火道:“家里穷得叮当响,还居然跑来延英学堂读书!”
  范宁脸色一变,把书稿扔给朱佩,“我这种穷人不配看五百两银子的字帖,你拿回去吧!”
  “你!”
  朱佩气得七窍生烟,指着书稿对范疆道:“拿一两银子来,这本手稿借给你看。”
  “有!有!有!”
  范疆摸出一两银子放在桌上,接过书稿,还特地在范宁面前晃了晃,得意万分走了。
  “哼!你现在想看也没有了。”
  范宁脸色十分难看,默默收起书袋,起身到另一边的空桌前坐下。
  朱佩一下子愣住了。
  这时,后排一个学生低声对朱佩道:“今天中午在饭堂,范疆骂范宁是穷鬼,两人差点打起来。”
  朱佩的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她蓦地站起身,来到范疆面前,把银子扔给他。
  “书稿还给我!”
  范疆一愣,“你答应给我看的。”
  “胡说,我几时答应过你?听见没有,马上给我!”朱佩的拳头慢慢捏紧了。
  范疆好不容易才找到羞辱范宁的机会,他怎么能轻易放过。
  “我就不给!”
  朱佩眼中闪过一道寒意,她伸手一把揪住了范疆的头发,猛地向后一扯,范疆痛得杀猪般的惨叫,朱佩抓起桌上的砚台,狠狠向他脸上拍去。
  只听‘啪!’一声脆响,范疆脸上开花了,鲜血直流。
  “书稿给我!”
  “我给!我给!”范疆哭着把书稿交给朱佩。
  朱佩怒气冲冲回到自己位子坐下,这时,其他学生吓一个个噤若寒蝉,他们从未见过这么暴力的小娘子。
  有些学生原本嫉恨范宁和她坐在一起,此时他们的念头早已丢到九霄云外。
  范宁却当什么都没看见,专心致志练字。
  课堂上十分安静,只听见范疆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终于熬到放学时间,钟声响起,学生们欢呼一声,拎起书袋便飞奔而去,范疆也低着头满脸泪痕地走了。
  范宁开始收拾自己的书袋,这时,朱佩慢慢走到范宁面前,把书稿递给他,柔声道:“我和你开玩笑的,借给你看,一文钱都不要。”
  范宁摇摇头,“我不要!”
  朱佩眼睛顿时红了,她咬一下嘴唇,小声道:“我不知道你和他有矛盾。”
  范宁把书稿递给她,笑道:“这件事和他无关,我真不想看。”
  “你这个混蛋!”
  朱佩的满腔委屈终于爆发了,她将手稿撕得粉碎,狠狠扔在地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转身便向课堂外跑去。
  范宁拾起被撕碎的丁谓手稿,已经无法恢复,他猜到这手稿定是朱佩偷出来的,想必是他祖父心爱之物,自己怎么能顺便借走。
  哎!这个暴力小萝莉,手稿真的可惜了。
  刘康和范宁走出学堂,刘康心有余悸道:“那个朱家小娘子太可怕,你不知道她下手多狠,牙齿都打掉三颗。”
  “她被家里人宠坏了!”
  “不过我觉得很解气,简直太痛快,今晚我要一醉方休!”
  “至于吗?”范宁笑道。
  “那当然!”
  刘康恨恨道:“你不知道他们几个平时是怎么欺负我。”
  两人说说笑笑,不多时便来到了码头,范宁远远看见父亲站在码头台阶前等着自己,他顿时感到心中一阵温暖。
  “我先走一步!”
  “我们后天见!”
  两人分了手,范宁快步向父亲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