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二百零二章 省试结束,大宋超级学霸第202章 省试结束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二百零二章 省试结束
这时,掌柜匆匆走来向朱佩见礼,朱佩摆摆手,“你去忙吧!我不需要你来照顾。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掌柜吩咐伙计再上两个好菜,这才告辞走了。
  
  朱佩望着掌柜的背景,冷冷道:“据说有人昨天在这里寻衅滋事,打了掌柜,还辱骂朱家,说这里是猪楼狗楼,还真以为朱家是面捏的?”
  
  范宁淡淡道:“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败家子而已,你和他计较做什么?”
  
  朱佩不满地瞪了范宁一眼,半晌哼了一声道:“你是怕被连累?”
  
  范宁摇摇头,“我若怕被连累,昨天我就不会站出来了。”
  
  朱佩注视范宁的目光变得柔和下来,她低下头小声道:“刚才我说话过激,向你道歉!”
  
  范宁笑了起来,朱佩向自己低头道歉,这还是很少见的。
  
  但他知道朱佩性格极为要强,她绝不会容忍别人对她人格或者姓氏的侮辱,不过他还是有必要提醒朱佩。
  
  “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虽然昨天张椿的所作所为很过份,但你这个时候动他,恐怕很容易让人想到是朱家所为,朱家虽然不怕事,但为这点小事和张家结仇,恐怕不值,我劝你秋后再算帐。”
  
  朱佩狡黠一笑,“谁说我要对付他了,若明天他出了什么状况,和我朱家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
  
  当天晚上,张椿和一帮权贵子弟在清风楼喝酒,结果喝醉酒不慎失足,从清风楼的二楼摔下楼,一条胳膊惨被摔断。
  
  由于正好是右胳膊被摔断,导致张椿无法再参加第三天的科举。
  
  张尧佐气得暴跳如雷,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便下令数十名家丁连夜砸了位于潘楼街的清风酒楼。
  
  就在整个京城都在谈论昨晚发生在清风酒楼的事情,既为清风酒楼无辜受牵连而抱不平,也为张尧佐孙子摔断胳膊而大呼痛快。
  
  而与此同时,第三场科举考试正在考场内紧张地进行着。
  
  第三场科举考两门,一门是默经,另一门是作诗,时间也是一天,但比前两天多了半个时辰。
  
  虽然第三天的考试相对而言最简单,但考试强度却最大,尤其是早上开考的默经题,考了包括《尚书》、《诗经》、《周易》以及《礼记》在内的多篇文章。
  
  要默写的内容多达近五千字,这就要求考生对经文极为熟悉,写字要快也要好,甚至连稿纸都没有时间使用。
  
  从考卷发下来开始,所有考试都抓紧时间提笔默经,有的考生甚至连作诗题都没有来得及看。
  
  范宁却很从容,他并不急于动笔,而是将题目全部看了一遍,将诗题也看了。
  
  诗题也是一句诗‘承平此事比应难。’
  
  看起来好像无头无尾,语焉不详,水平也一般,但如果知道这句诗的出处,那这首诗就好写了。
  
  这首诗是宋太宗赵光义写的《缘识》中的一句,写的是平灭北汉后,朝廷文武有序,君臣和睦,努力共建大宋太平盛世的期望。
  
  实际上就是要考生描写当今太平盛世,歌颂君恩君德,科举的诗题中,大多是写歌颂君王方面的内容。
  
  科举向来张弛有道,要你发挥水平的时候,你就必须立意新颖,观点明确,词句简练有力,像对策文和议论文都是这样。
  
  可要求你中规中矩之时,就必须稳重,甚至平庸,像今天的作诗题,这种诗在政治立场上非常重要,只要能够表达出对君王感恩之意,加上押韵、卷面各方面符合要求,都能得满分。
  
  相反,作诗题最忌讳新意,像劝谏、针砭时弊等等,诗写得再好也不合格。
  
  所以极少听说科举诗能流传千古,就是这个原因。
  
  范宁将诗题放一边,又转回默经题上,他大概已经估算好了字体大小和间距,这才提笔写下第一篇默经。
  
  第一篇开头有两句提示,‘惟十有三祀,王访于箕子。’下面要你继续默下去,到‘其害于而家,凶于而国’为止。
  
  这是《尚书》中《周书.洪范》一篇中的内容。
  
  默经一科是唯一考得比较冷僻的科目,像《论语》、《孟子》这种小学生的上课内容是不会出现的,出题者挖空心思,专门寻找冷僻的经文来考士子们。
  
  像今天这篇《周书.洪范》,如果不熟悉经文,恐怕连文的出处都不知道,或者半天想不起来,就算最后记忆起文章,也来不及默写完。
  
  范宁毫不思索,提笔写道:王乃言曰:“呜呼!箕子,惟天阴骘下民,相协厥居,我不知其彝伦攸叙。”
  
  .........
  
  今天考四个半时辰,也就是九个小时,至少要在三个半时辰内做完默经题。
  
  也就是七个小时写五千字,书法要好,速度要快,且不能有错,也不能有涂改。
  
  这对众考生是一个十分严峻的考验,能一字不错,按时完成的,大概也只有三成左右,大部分都是会有一处或者两处的涂改。
  
  甚至有考生发现错误后,也不涂改,赌审卷官没有时间和精力细细阅读五千个字,企图蒙混过关。
  
  有这种自作聪明的考生还不少,但他们忘记了还有抄誉院的存在,抄誉官们当然希望能减轻自己抄写的负担,一旦发现考卷中有错误,他们立刻停笔将考卷封存,交给审卷官来判断。
  
  这些有错不改的考卷,无一例外地被刷掉。
  
  当然,有错涂改过两处以上的考卷也会被刷掉,只是晚一步而已。
  
  范宁奋笔疾书,终于在午时刚过,将默经题做完了。
  
  他又取过一张草纸,在草纸上写下一首中规中矩的科举诗。
  
  ........
  
  ‘咚——咚——’
  
  随着交卷的钟声敲响,皇佑二年的科举省试终于结束了,一群群考生走出考场大门,虽然每个人心情各异,但每个人放松的表情却完全一样。
  
  随着省试结束的钟声敲响,考场外顿时一片欢呼,大家相约去喝酒,去逛街购物,去青楼求欢,这个时候,礼部也不会再过问考生们的个人行为。
  
  苏亮长长出一口气,“终于考完了?”
  
  “今天你.......”
  
  范宁还没有开始说,苏亮便一挥手,忿忿道:“不管考得上也好,考不上也好,我已经尽力了,现在你再也不要问我说考得怎么样?我现在要去喝酒,要去找圆圆出去游玩,一句考试的话都不想听!”
  
  范宁摊了一下手,“我本来就不想和你谈考试,我是想问你今天有没有时间,带你去发笔小财,既然你要去找圆圆,那就算了。”
  
  苏亮顿时眉开眼笑,拉着范宁袖子连声道:“范宁,大哥,到底是什么发财机会?”
  
  “先回住处拿银子,到时候自然会告诉你。”
  
  苏亮一肚子疑问,又不敢多问,只得跟着范宁回到了住处。
  
  刚进门,便迎面遇到正要兴冲冲外出的明仁,范宁一把拉住他。
  
  “哪里去?”
  
  明仁笑嘻嘻道:“我去押一注,试试手气!”
  
  “等一下,等会儿一起去。”
  
  苏亮这才明白,惊愕道:“范宁,你说的发财是去押注啊!”
  
  范宁没有理睬他,又问明仁道:“李大寿回来了吗?”
  
  “刚刚回来,在门上贴了个休息勿扰,他说要睡个几天几夜,让任何人都不要打扰他。”
  
  “那就算了,不打扰他。”
  
  范宁又探头看看里面,问道:“其他人呢?”
  
  “我爹爹带着阿庆一早去店里,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程氏兄妹去城外交割房产去了,除了李大寿在睡觉,就只剩下一个杜鹃看家。”
  
  “我去拿点银子,等一下。”
  
  范宁又回头问苏亮,“你去不去?”
  
  苏亮其实对下注不感兴趣,他认为自己从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也是因为程圆圆不在,若程圆圆在,他肯定留下来陪美人。
  
  苏亮犹豫半晌,终于点点头,“那就去吧!我少买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