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二百一十二章 殿试,大宋超级学霸第212章 殿试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殿试
    殿试和朝会的时间一样,卯时三刻入殿,也就是早晨六点半。
  
      天不亮,近六百名考生分乘百余辆朝廷的马车驶入了宣德门。
  
      马车在一排高大宫殿前停下,士子们纷纷跳下马车,一名礼部官员喊道:“列队,跟我去沐浴更衣!”
  
      五百九十六名士子立刻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五十名童子试考生走在前面,众人跟着礼部官员向宫殿内走去。
  
      沐浴更衣虽然是一种礼仪上的需要,但对于科举,它还有另一种特殊的作用,那就是防止挟带作弊。
  
      毕竟都考上了省试,再像之前那样搜身就显得对士子们无礼,所以沐浴更衣就是一种变通文雅的办法。
  
      士子们沐浴更衣只是一个仪式,并非让他们真的洗澡,稍微冲洗一下,再去一趟茅房,把三急事情处理干净。
  
      将近半个时辰后,穿着一身新白色朝服的士子们开始列队向大庆殿广场走去。
  
      天还没有亮,一轮明月还挂在空中,但远方天空已经出现了一抹青色,月色中,高大雄伟的大庆殿矗立在考生们面前,黑色的身影显得更加威严。
  
      这里是大宋的政治中心,也是皇宫的主殿,每年正月初一的大朝会就在这里举行,一些重大政治活动如太子册封、新帝登基等等也会安排在这里。
  
      五百九十六名士子就默默站在大庆殿前,等待着入殿时间到来。
  
      天色渐渐亮了,一抹朝霞已在远空出现,给天空抹上一层绚丽的玫瑰色。
  
      这时,殿内传来清脆的云板声,一名官员走出大殿,在玉阶前高声大喊:“时辰已到,考生入殿!”
  
      五百九十六名士子穿着白色朝服,排成长长的两行走沿着十八级龙首道玉阶走进了大殿。
  
      大殿内已经准备就绪,整齐地摆放着六百张桌子,但没有椅子,这是殿试的传统,站着笔试,这就对士子们书法要求很高,几乎都要悬腕写字。
  
      不过这也是书法的基本功,问题不大,但对士子的体力考验却比较严峻,如果体弱多病,加上内心紧张,恐怕大半天的考试就会支持不下来。
  
      好在即使中途退场,也不会有什么太严重影响,最多评分为第五等,最后依旧是赐同进士出身,这些并不涉及品德的过失,天子对士子们还是比较宽容。
  
      最后殿试成绩和省试成绩两者综合起来,评为五等。
  
      第一等为‘学识优长、辞理精纯、出众特异、无以伦比。’
  
      第二等为‘才学该通、文理周密、于群萃中堪为高等。’
  
      第三等为‘艺业可采、文理俱通。’
  
      第四等为‘艺业稍次,文理粗通。’
  
      第五等为‘文理疏浅,退落无疑。’
  
      其中考中第一等和第二等的士子,且排名前二十,就将有天子亲自面试的机会,状元、榜眼和探花就会出在其中。
  
      状元、榜眼和探花上进士甲榜,称为进士及第。
  
      前二十名士子即使没有能获得前三名,但也能上二甲榜,赐进士出身。
  
      成绩若为第三等,当然就没有面试机会,上三甲榜,也是赐进士出身,只是将来同僚之间比拼起来,排名就不如二甲榜,地位稍微低一点。
  
      成绩为第四等和第五等,则上乙榜,赐同进士出身。
  
      人数最多的就是三甲榜和乙榜,占了士子总数的九成五以上。
  
      卷子和考题都已经发下来,摆放在桌上,桌上笔墨都有,卷子同样要进行弥封,也就是糊名。
  
      虽然殿试是由皇帝主持,但皇帝只是高高坐在龙榻,实际上的主持官员是几名宰相。
  
      文彦博、宋庠、庞籍、高若讷、梁适等五名宰相分别在大殿内来回巡视,当然还有礼部左右侍郎为监考。
  
      时间是清晨开始,到日暮结束,可以提前交卷,但必须等天子退殿后才能交卷。
  
      范宁迅速瞥了一眼大殿深处,光线很昏暗,只见丹陛上站着几名内侍宦官,最上方隐隐坐着一人,看不清模样和服饰,估计就是天子赵祯了。
  
      他把心思收回来,打开题卷,确实只有三道题,第一题为富民之策,第二题为安民之策,第三题为治民之策。
  
      题目都很大,恐怕百万字都写不完,不过题目下面却有详细说明,每道题都很多个细节方向,考生可任选一两个方向进行详细阐述,要求每题不低于五百字,不超过千字。
  
      范宁将内心平静下来,他在草纸上将每题的内容写了一个梗概,然后发挥时就不用再写草稿了,时间就比较容忍。
  
      第一题为富民之策,下面汇总了有十几个方向,减税、劝农、兴商、贸易等等,归结起来,无非就是开源节流,让利于民,范宁在草纸上写下了自己选择的方向,以贸易富民。
  
      .........
  
      时间一点点过去,大殿内只有一片沙沙之声,天子赵祯坐在高高的龙榻上,一边喝茶,一边打量着近六百名士子。
  
      望着一张张年轻而充满活力的面孔,赵祯心中也颇为感概,只有年轻人才有改革的锐意,胸怀大志,或许他们中间将出现大宋改革的中坚。
  
      这时,赵祯的目光落在最前面三排士子身上,这些都是少年士子,应该是童子试考生。
  
      赵祯在暗处,考生们在明处,考生看不清楚他,但赵祯却能清晰地看清每一个考生。
  
      他的目光最终落在范宁身上,赵祯笑了起来,若不是事先了解,他还真认不出这个三年前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少年了。
  
      范宁脸上的稚气已渐渐消退,虽然还是少年,但脸庞已经依稀出现了年轻人的轮廓,尤其他脸上的淡定从容,尤其让赵祯欣赏。
  
      “陛下,吃药的时间到了!”一名宦官在旁边小心翼翼地提醒赵祯。
  
      赵祯已经坐了一个多时辰,确实也有点乏了,他便吩咐道:“让相国们好好招待贤才午膳,朕暂时退下。”
  
      赵祯起身离去了,大殿内的士子都没有注意,他们都沉浸在抒发自己的胸中大志的思虑之中。
  
      这三道题都十分容易入手,每个人都能各自的角度进行阐述,抒发心中的志向。
  
      这也是出题者的本意,通过殿试来了解每一个士子的心胸及志向。
  
      很快,中午时分到了,数十名宫女移步进入大殿,给每个士子一份热腾腾的饭菜,这个待遇有别于省试,大家都已经是准进士,朝廷自然也会善待他们。
  
      而且大部分士子都已经做到尾声,这个时候作弊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宫女是随机奉上饭菜,就算有人想给某人送纸条,纸条也未必能到目标人的桌上。
  
      很快,宦官又送来椅子,给士子坐着吃饭和休息的机会,让很多站得腰酸背痛的士子们感激涕零。
  
      休息了半个时辰,士子又继续悬腕奋笔疾书,下午时分,随着钟声响起,士子可以交卷了,开始有士子三三两两地交卷走出大殿,在一处指定之地喝茶休息。
  
      又过了半个时辰,越来越多的士子交卷了,黄昏时分未到,最后一个士子也离开了大殿。
  
      数百名士子坐在偏殿内,一边喝着茶,一边窃窃私语。
  
      “范宁,你考得怎么样?”趁人不注意,苏亮小声问旁边的范宁。
  
      “就这么回事呗!”
  
      范宁喝了口热茶,淡淡道:“把自己所思所想写出来就是了,大不了第五等。”
  
      “我也是,想通了反而发挥得不错,至少三道题都做出来了。”
  
      苏亮看了一眼坐在前面的柳然,小声对范宁道:“那个柳然听说考了省试童子科第三名,很嚣张!”
  
      “或许最后他会考得不错!”范宁笑了笑,他并没有把柳然放在心上。
  
      “听说童子科只有前三名有面试机会,你可别在最后败在柳然的手中。”
  
      “没关系,我只想拿第五等评分,混一个同进士出身就心满意足了。”
  
      苏亮听得直翻白眼,这厮说话是多么的言不由衷。
  
      =====
  
      【说明一下,是相国宋庠,读xiang,而不是宋痒,老高前面搞错了。】